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冷鼻子的土地紛爭

作者: 阿 爽    人气: 2082    日期: 2021/1/12


伊胡馬陶(Ihumātao)的歷史

 

伊胡馬陶(Ihumātao)是一個毛利村莊,距離奧克蘭機場附近的曼格里(Mangere)約三公里。紐西蘭文化遺產部把Ihumātao  譯成cold nose;我姑且中譯為冷鼻子”。

毛利人早在公元14世紀就定居於該區,根據記載,最早的定居者是Ngā Oho族人。他們的後代成Te-Wai-o-Hua部落。Ihumātao的村莊(Papakāinga)被視為毛利人在奧克蘭最古老的定居點;并廣泛發展成農業區。

1863年懷卡托戰爭期間,當地大部份毛利土地被紐西蘭政府沒收,作為懲罰毛利人支持毛利王運動 (Kingitanga Movement)的代價;但這卻違反了1840年政府與部份毛利酋長所簽訂的威堂義條約(Treaty of Waitangi)

直到2016年下半年,弗萊徹建築公司(Fletcher Building)收購了該片土地,并有意開發成住房。

期間卻遭毛利激進主義者 Pania Newton 帶頭組織的拯救我們的獨特景觀” (Save Our Unique Landscape 簡稱SOUL) 極力反對,開始佔領該土地並進行示威抗議活動。

20197月,SOUL被警方驅逐出現場,并被逮捕了十一人,其後又在Ihumātao  引發了數百人的大規模佔據;一直糾纏到20201217日,現任工黨政府介入調停,才平息了紛爭而結束了示威行動。

 

史上著名的土地抗爭活動

縱觀紐國歷史,自上世紀70年代開始,毛利人為抗議歐洲移居者巧取豪奪他們祖先的土地,及強迫土地異化政策而進行的土地抗爭行動便方興未艾,如火如荼;至今仍未消停過。

1975年,發生了史上最著名的首次土地示威活動,那是由被譽為紐西蘭國母的菲娜庫帕 (Whina Cooper) 所帶頭的土地長征(Land March)

1975914日,當時年屆80歲的菲娜帶領著50名毛利人組成的核心隊伍徒步示威,從北島最北端的特哈普阿 (Te Hāpua)浩浩蕩蕩出發,沿途得到各地毛利人大力支援,接待他們夜宿于當地會堂;其後示威隊伍日漸壯大,竟增至5000多人。

1975923日,聲勢浩大的示威隊伍抵達奧克蘭市最負盛名的奧拉基(Orakei)會堂時,菲娜將領隊的雕像及旗幟移交給Ngati Whatu 毛利信託委員會成員Joe Hawke,并委任他為秘書;得到了Joe大力支持加入隊伍繼續長征。直到同年1013日,隊伍到達首都惠靈頓,完成了1100公里的徒步抗議行動;菲娜向國會請願,為毛利人不斷失去祖先土地而據理力爭,向政府提出抗議。那次可說是紐西蘭史上毛利人首次大規模抗議和改革的重要里程碑。

其後又引發另一次土地抗爭活動那就是Joe  Hawke 帶領的稜堡要塞運動(Bastion Point 或稱Takaparawhā Movement)。19771月至19785月期間,Joe與族人進行了另一次曠日持久的土地抗爭;他們在Bastion Point堅持了507天後,事情才獲得解決;而在此次Ihumātao土地抗爭中,SOUL也得到當年參與稜堡要塞運動的抗爭者全力支持。

 

此次抗爭活動的組織者

 

潘妮雅·牛頓(Pania Newton)是紐西蘭毛利人的土地權律師和維權人士,她是Ngapuhi Waikato Ngati Mahuta Ngati Maniapoto部落的成員。

潘妮雅在奧克蘭南部出生長大,從小便在伊胡瑪陶(Ihumātao)的毛利學校Te Kura Maori O Nga Tapuwae就讀。2015年她在奧克蘭大學完成了法律與健康科學學位,畢業後便搬到羅托魯瓦(Rotarua),并任職于一所律師行;後來才回到奧克蘭住。

2016年,潘妮雅動員了她的五名表兄弟姐妹和其他支持者組織了拯救我們的獨特景觀

Save Our Unique Landscape 簡稱 SOUL)” ,并花了大量時間在組織及領導伊胡瑪陶

(Ihumātao )土地抗爭活動中。

 

代溝成了土地抗爭主因

此次伊胡馬陶土地抗議活動是該片土地被政府沒收了一百多年後首次發起的抗爭。

由潘妮雅和她的表兄弟姐妹發動,他們一直在抗爭,企圖將弗萊徹建築公司 (Fletcher Building) 所擁有的土地歸還族人;但是,來自Te-Kawerau-a-Maki族的一位長老 Te-Warena-Taua卻持反

對態度,認為抗爭是漠視及反對族長的行動,不值得支持!

期間Te-Warena-Taua還為弗萊徹建築公司開發住房的進展祈福,希望能和平結束這長達兩年半

的抗爭。他說:我在這生活了60年,對這裡的一切都很了解,可惜我們當中的許多青年人卻

不了解毛利傳統文化,甚至不遵守正規禮節;發生諸如此類的抗爭實在令人不安!相信我們的祖先也不支持他們的胡作非為;這些年輕人總愛跟長者對抗,實在可悲!  言下之意,他認為侄女潘妮雅和其他青年人發動示威是公開反對長者的不敬行為。

 

根據協議,弗萊徹斯建築公司已承諾將原址的公頃土地歸還給毛利王運動組織(Kingitanga),此舉確認了歷過25年抗爭的Te-Warena-Taua終于使他的部落在奧克蘭擁有合法的繼承權。

Te-Warena-Taua表示:我們將以共有產權的方式將480所房屋歸還我們族人,這對我們都有好處,因為族人都能重歸故土,並為子孫帶來更好前途。

但是潘妮雅卻說她從未見過書面協議,並堅持在歸還土地之前會一直抗爭到底。

 

弗萊徹斯建築公司和馬其部落Maki Iwi的權力機構認為,他們已盡力說服由潘妮雅所創立

SOUL成員,并表示他們公司的住房開發是對毛利族人最佳的決定。

值得一提的是,Te Kawerau a Maki是奧克蘭地區六大毛利部落之一,其領土從懷塔奇爾山脈

Waitakere Ranges)一直向北延伸至羅德尼角(Cape Rodney);佔地極為遼闊。

Maki的祖先Te Kawerau MakiTainuiTaranaki地區的移民,他們控制了TamakiKaipara

之間的大部分土地。Te Kawerau a Maki的父親和奧克蘭另一極負盛名的Ngati Whatua族人

曾在地瓜種植園發生糾紛因此而出名; 於是Maki便成了這部落的族名。 Maki的曾孫Te Auotewhenua控制著Muriwai和馬奴考海港(Manukau Habour)之間的土地。

 

期間,1977年曾佔領稜堡要塞 (Bastion Point/Takaparawhā)的莎朗·霍克(Sharon Hawke

悲傷地憶起當年她也受到部份長者的非議。她自19771月至19785(507)的抗爭中一直處於最前線。她說:我們的族人希望拯救土地,所有毛利人都這麼希望;雖然我們得到大多數長輩支持,但仍有小部份墨守成規的長者另起爐灶與我們對抗。

據毛利歷史記載,當年曾有600多名警察到場并派出軍逮捕抗議者,又拆除臨時住所,平息了佔領稜堡要塞活動。莎朗希望稜堡要塞事件不再重演,但不幸的,幾十年後的今天,伊胡馬陶土地抗爭活動還是發生了,也同樣受到部份頑固長者的反對。

莎朗對此感到慨嘆,她遺憾地表示歷史是何等驚人的相似啊!這皆因毛利人之間沒有統一聲音,所以無論何時何地,我們與政府之間的土地紛爭將隨時發生,并會一直持續下去…

阿爽寫于2021-1-10

本文部份內容及照片轉載自維基網絡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紐西蘭新任的紋臉女外交部長
下一篇: 前塵往事話激流島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