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木头城的小火车(塞尔维亚,乌日策)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7348    日期: 2018/9/29

说到小火车,总会给人一些美好的遐想。电影“哈利波特”,小火车带着手执魔法棒的小伙伴们,一次次穿越现实和幻境,游走在凡人和魔法世界之间。“千与千寻”的故事多么感人,里面小火车的原型在斯里兰卡,我去过。我也曾把在车门上,把脑袋和胳膊尽可能向外伸展,吹着扑面而来的印度洋的热风,体验一种冷冷(酷酷)的感觉。今天,小火车可否满足一下我的痴心妄想,载着我驶回天真无邪的童年时光?

当我从红酒小镇赶到乌日策,这个曾经成就了铁托的革命根据地,却有一列梦幻般美好的小火车,木头镇的小火车。

长途汽车站等车去木头镇,一个金发美女教会我木头镇的地名发音,Mokra Gora,“猫可如啊呱嗒”,我用中文标注出来,自己都笑了。上车买票,我直接说“猫可如啊呱嗒”,司机看着我说了一大堆塞尔维亚语,我一头雾水听不懂,他估计也困惑我到底会不会说他们的话。我想起在稻城亚丁遇到几个韩国人,我打招呼“要伯赛尔”,他们就一阵狂说朝鲜语,以为可遇到一个知音,殊不知我就会那一句。我赶快和人家道歉,意思是我忽悠了人家。

在“猫可如啊呱嗒”下了车,三步五步到了火车站。火车站也像童话般,比童话更美妙的是,这里有免费的Wi-Fi。

下午13:30有一趟小火车(票价800塞元)将驶出,驶向哪里?当然是幸福的彼岸啊。什么是幸福啊?就是,就是,就是梦一般的场景啊。


哈哈,不要问我什么是幸福?此时此刻,我就很幸福。我的幸福很简单,笑点也很低,所以常常面带幸福的微笑。

童话里的小火车,寓意着一种梦想、奇幻,带着奶油般甜甜的香气。像一只猫咪躺在羊毛堆里,闭上眼睛,晒着太阳,有暖暖的懒洋洋的味道。

小火车准时进站,我和另外两个小伙伴还在饭店里吃饭。等到最后上车了,发现车厢里坐得满满的。我们站在两节火车的连接处,列车员让我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座位空着。我坐了一会便走了出来,里面看不到风景。后边一节车厢坐满了孩子,是些小学生,老师带着出来度假的。

火车很快开始钻山洞,车厢里的孩子们开始大声唱歌,我打开车厢门,走了进去。他们看见进来一个外国女人,一定认为来了汤婆婆,所有的目光朝向我,歌声有点乱了。我给他们拍照,他们便做出各种动作配合。看我认真听他们唱歌,他们唱的越加起劲,几个善表现的男孩开始朝着我扮鬼脸,做动作,高声大叫,嗨得不行。

我的童心大发,立刻加入他们的狂欢派对。拍手,打节奏,随着他们情绪起伏,开心得哈哈大笑。小火车在山间飞速驶过,窗外的蓝天白云,森林绿树,快速地划过,我顾不上细看。孩子们大声地唱,喧闹,几乎要把车盖掀掉,当然这与我的参与有关。唱完了,他们开始用英语争抢喊叫地问我各种问题。

你是中国人吗?你叫什么名字?你来自哪个城市?北京?上海?你喜欢塞尔维亚吗?你吃猫肉吗?


我来自K娜,叫我爱玛,山东烟台银,喜欢塞尔维亚。


我不吃猫肉,不吃狗肉,一切宠物的肉都不吃。


OK,OK,good, good。

谁宣传中国人吃狗肉猫肉的?拉出来,枪毙!谁吃狗肉猫肉了,也拉出来,枪毙。叭叭叭,统统的巴沟(橡皮子弹)。


郁闷死我了,很多次被问到这个问题,好像中国人就是伤害小动物的恶魔。

火车继续开,我在小朋友间像织布梭子。这个招手让我过去问我这样的问题,那个又试着和我说几句英语,几乎一半的小朋友和我自拍合影,我心想他们回家一定给他们的爸爸妈妈看,我们在火车上遇到了一个疯婆子,哈哈哈……我简直是应接不暇啦,特别需要一个新闻发言人或者秘书之类。嘿,没想到汤婆婆还这么受欢迎。

车厢里大约有五六十个孩子,5年级的学生,年龄一般是10岁、11岁,有两个老师带队。当老师真不容易,哄着这帮调皮的学生。我仿佛成了他们的带队老师,而他们真正的老师一直笑眯眯地坐着。

一个绿衣女孩,模样俊俏,深得老师喜欢的那种。年长的老师鼓励她和另外一个男孩二重唱。女孩的声音有些沙哑,唱的也很好听。调皮的孩子太多,噪音往往会压过他们的歌声。我认真蹲在他们旁边听,车到站台停下来,他们的歌声被打断。

人们都下了火车,站台上顷刻间熙熙攘攘。有人买食品,有人喝咖啡,倒像拍电影。大约一刻钟,铃声响了,人们都上了车。我还在站台上溜达,同行的小伙伴叫我,我才明白过来,赶快爬上车。

原来火车停下来,是参观景点啊,我还以为到站结束了呐。差点耽误事,如果我没有上车就麻烦啦。当天再没有火车了,走回去很远,且穿山越岭都是山洞,爬上爬下拐了无数个弯……如果真的落在那个深山车站,我该怎么办?

谢天谢地,我又搭上了幸福的小火车。那些孩子们为了安全,老师不让他们下车。我再次走进去,再次受到他们的热烈欢迎。我也再次回到美好的童年,和他们玩的不亦乐乎。

我超级喜欢这三个女孩,前边的像宝钗,温婉和厚,看你的眼神里有一种慈悲。中间的女孩像湘云,开朗又活泼,侧影特别好看,漂亮得直来直去、不容置疑。最后边的女孩像黛玉,一般不说话,只静静地观察。我在站台上溜达,她趴在窗子上对我微笑,我说她好sweet,她立刻用英语说谢谢,而且发音好听,口齿特清晰。分开时,“宝钗”和我最舍不得,那个女孩有一股温情,这个可不太像宝钗啊。宝钗是外热内冷……嘿嘿,扯远了。


他们开始吃零食,我被邀请吃,吃,吃,都邀请我吃,这些孩子真可爱。有个孩子非坚持塞给我一包拇指饼干,我拿着走了很多地方才吃掉。那个最调皮的男孩问我,你喜欢吃吗?我说,喜欢吃。不喜欢吃不就得厌食症啦。其实,我不是吃货,对吃的欲望很一般般,不饿、够营养就OK。

吃完便餐,老师让一个孩子拿着塑料袋,到同学们中间收垃圾。孩子们都特别礼貌,丢垃圾后就说声谢谢。这些孩子都特别开朗自信,也友爱互助,比我们小时不知强多少倍。时代真的在进步,中国的孩子一定也是这样,网络时代了嘛。两个小时,至少有一个小时我泡在他们堆里,开心到爆。


后边停车,我决定离开他们,用心感受一下小火车。火车最后边有个露天小平台,有三个小伙子站在上面。我问他们,我可以上来吗?

Yes,Yes!他们特别绅士地让我站在中间,保护我不要掉下火车去。他们英语说的好,我以为是大学生,一问说是已经工作了。他们看我,一脸的笑,指指背后车厢里的小学生们,意思是你在里面和他们闹,我们都关注到了。此时,那些孩子们看我在外面看他们,还挤眉弄眼地让我进去呐。哈哈,算了吧,马老师要歇歇啦,绝不进去啦。


这三个很有风度,没有问我吃猫的问题。小火车,此时此刻,我才感受到它的魅力。火车卷起风,在山野呼啸而过。刚刚在阳光里,又突然钻入黑暗的山洞。到处都是森林绿树,空气尤其清新怡人。说实在的,塞尔维亚的空气,哪里都很清新怡人。人家估计没有雾霾之说,大河小河水都是清澈的。真真羡慕死个人啊。

言归正传,说说木头城和小火车。木头城位于塞尔维亚兹拉蒂博尔山北部附近的一个小镇,在英语中Mokra Gora意为“湿山”,就是我说的“猫可如啊呱嗒”。木头城,是塞尔维亚的一个著名导演为拍电影而建,从地面到房屋,全部用木头建成。

木头城还因为建造了世界上唯一的窄轨距铁路Sargan 8而著名,之所以这样命名,是因为从天空往下看,窄轨距铁路行走的路线像是数字8,蜿蜒曲折。小火车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抛开历史上曾经有过的用途不说,现在完全成为一个著名的观光景点,吸引着来自五湖四海的人来此乘车体验,自然也是最吸引孩子们的地方。

就这样,两个小时,我完成了回到童年的美好穿越。真的好开心,因为有这些孩子的陪伴。


往回走,我们乘的是城市公共汽车,不是长途巴士,票价从420陡然降为125塞尔维亚元。哎,只有走了一遍才知道这些奥秘啊。要不,再去一趟?这钱保准就省出来了。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醉倒在红酒小镇
下一篇: 奥赫里德,心水之湖(马其顿)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2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