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魂断莫斯塔尔桥(波黑)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5713    日期: 2018/10/23

美丽的舞蹈演员玛拉,在滑铁卢桥邂逅英俊上尉罗伊,他们一见钟情。第一次世界大战将其分离,当他们再次重逢,玛拉的世界已经容不下爱情。爱恨怨悔,更多却是哀叹无奈,她选择了用死亡追悼爱情。幽幽一缕芳魂,戛然消失在滑铁卢桥——这是好莱坞电影《魂断蓝桥》的桥段。这个哀婉的故事,断的是魂魄,是情缘,却不是桥。


今天我要告诉你的故事,断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魂,几个人的魂,而是几个民族的魂。且不仅是魂断,连存在了427年的一座桥——莫斯塔尔桥,也断了。



这座桥,曾是世界上最宽广的拱形桥,也是一座特别的、美如彩虹般的精神之桥,连接着桥两侧的穆克两族。1992年4月波黑战争爆发,1993年11月9日,老桥被硬生生炸毁。毁它的人,就是想让两岸的人临渊而栖,生死不再往来!呜呼,我为桥哭。我也为你哭,莫斯塔尔!



莫斯塔尔距萨拉热窝130多公里,乘汽车、火车都非常方便。9月21日下午,我们的“乌日策小分队”,不约而同再次在萨拉热窝火车站集合。火车到莫斯塔尔,已是华灯初上。我和小熠找到缤客上预定的青旅,一个特别粗暴而敏感的女房主接待了我们。她像一个随时会被激怒的狮子,你说话的语气、速度、用词等任何瑕疵,都会令她喋喋不休,言语犀利。以至于自由行打磨多年的我和小熠,对她的苛薄忍无可忍。小熠本身做旅游的,是个特别讨人喜欢的女孩。我自信也不算讨人厌,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令她满意。本打算多住两日,因遇此人没了兴致,遂决定次日上午九点半的班车离开此地。我和北京女孩瑞塔去黑山小城科托尔,小熠去克罗地亚的杜布洛夫尼克。



次日清早,天没完全亮透,我和小熠,北京女孩瑞塔,就匆匆去了老桥附近的老城。小城还在迷离朦胧中,街上行人很少。穿过几个街口,就看到了那座老桥的赝品。


波黑战争结束之后,在联合国的督促之下,莫斯塔尔重新架起这座桥。很多石头是从河水里打捞上来的,桥也原样重建,但毕竟已不是那座桥。




我们先在桥四周打量一番,然后慢慢度上桥来。石板路被磨得溜光,几个孩子打闹着从桥的另一端跑过来。



莫斯塔尔古桥始建于奥斯曼帝国苏莱曼一世,1567年7月7日建成,历时9年。桥的两侧有两座塔楼,据说曾经是存放弹药的仓库。



桥如一道彩虹,高高悬架在碧绿的河水之上。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桥都非常的漂亮。莫斯塔尔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座桥。如果没有这座桥,莫斯塔尔瞬间就失了灵气,没了魂魄,也没有人愿意到这里来旅行。




站在桥上顺光而看,那条清流小河碧水如镜,如诗如画般缓缓地流出城去。阳光慢慢爬上远处的山峦,略显荒凉的山峰便带着些许的金芒。再有几天就是中秋节,大山深处的莫斯塔尔依旧绿树葱翠。但秋天很快会让树叶染色、凋落,一个漫长的冬天即将来临。



老桥很高,下边的水很深,桥上跳水也是莫斯塔尔一景。时常有当地人先是桥上表演一番,忽悠起观众的兴趣,化了缘,然后从从容容地从桥上跳下去。桥上观看的人得了兴致,便兴奋地鼓掌喝彩。人类喜欢看热闹,恰好有人喜欢冒险制造个悬念,莫斯塔尔桥便是最合适的舞台。



站在桥上,看着垂钓的人,我真心羡慕他们有如此清澈的河流。



朝着太阳升起的东方,还有一座普普通通的桥,与我们脚下的桥形成了诺大的对比:一个仙如虹,一个凡如土。



时间紧张,我们三个还是快速地走下桥,穿过老城的街巷,到对面的桥上遥看一下老桥。

桥两侧的塔楼幸好没有被炸毁,让赝品老桥多了一些份量。



这座老城,曾经风华绝代,文人墨客滞留,显赫繁华多年。很多老屋带着奥斯曼时代的辉煌,虽经过了战争的创伤,弹痕累累,却依旧每天喜来送往各方游客。



波黑战争,给莫斯塔尔带来的经济损失很久难以弥合,小城看起来颇沧桑与破败。



很多房屋上的弹坑和枪眼依然历历在目,惊恐之余,不免唏嘘不已。南斯拉夫解体,一个国家分裂成六个国家,每一个国家要求独立,都曾发生过前南政府军的武装干预,但经历战争最残酷最持久的却是波黑。原因就是波黑的种族最复杂。



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基本上是信奉天主教的基督徒,虽然也有信奉东正教的塞族人,但毕竟少数,难成气候。它们宣布独立后,立刻便被主流国家承认,仗小打小闹,很快结束。马其顿,黑山宣布独立之时,南斯拉夫解体大势已去,很容易就既成事实。


唯独波黑,克族穆族联邦宣布波黑独立,波黑塞族强烈反对,波黑内战开始。萨拉热窝被塞族军队围城三年,死伤无数,莫斯塔尔也是各族势力争抢的重点。

战争初始,穆克联盟对付塞族武装,但很快各族争抢地盘,混战越演越烈,穆克联盟撕裂,穆族和克族也打了起来。


莫斯塔尔老桥,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克族军队炸毁。四百多年的老桥,顷刻间化为灰烬!!!呜呼!南斯拉夫电影《桥》的场景再次出现,但炸桥的意义已全然不同。



这座老桥,连接的不仅仅是河的两岸,更是穆族、克族的和平与友好。今天,桥虽已被重建,但昔日的和平友好却所存无几。



其实冷暴力比热暴力更伤人。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还有什么伤害比这更能腐蚀人的心灵?



当我们漫步老城,清晨一片安静祥和,唯有河水潺潺,小鸟清音。


风景如画,却不堪细思太过的沉重,便觉得这美景也有着几分苦涩。




那残破的墙屋,密集的弹坑,无时不在提醒人们,不要忘记战争。不要忘记的目的,不是伺机再战,应是“不要战争”。



当我桥边问路一个大哥,他看了看我们,没有吱声。不得不承认,战争让人心变得坚硬,青旅的老板娘也归此类。



一座城,一座历时文化名城,可看的不仅仅是现在,更多的是过去。忘记不快,莫斯塔尔城,的的确确是一座很美丽的古城。



小桥流水,老屋新舍,都别有风情。



虽然我们匆匆一过,但还是感叹它的魅力风情。


再次回到桥上,一只可爱的狗狗趴在桥边朝远方望去,其模样憨态可掬,令人产生多少遐想。


可爱的小熠对着狗狗狂拍,狗狗被惊动,离开桥边。小熠依旧狂拍不舍,狗狗不再配合,扭过脸去。


我走到小熠身边,狗狗朝着我走了过来。


它温柔地接受我们的抚摸,摇着尾巴表示它的友好。人和动物,到底谁更包容,更有情怀?




我和小熠,在桥下拍了幸福的合影。相逢何必曾相识,相识何必会相逢。人间情缘,分分合合;小桥流水,西西东东。


在桥下我祈了一个愿,唯愿桥不再塌,人心能够被温暖,世界可以有和平。


魂断莫斯塔尔桥,就让它成为一个久远的噩梦。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抚不平的伤痛——萨拉热窝(波黑)
下一篇: 黑山之恋——科托尔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2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