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记奥克兰历史上第一位华人议员的诞生

   作者: 魔王    人气: 1530    日期:2018/9/13

纵观全世界,华人在海外从政的并不稀罕,一个小小奥克兰当选一位华人市议员,本没有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但这次却有很不寻常的意义。9月中旬一条新闻震动了奥克兰华人社会与主流社会,奥克兰市议会Howick区议员补选中,新西兰华人杨宗泽(Paul Young),成为奥克兰历史上第一位华人市议员!他也是新西兰历史上第一位主要由华人选票支持而成功当选的政要!这个新闻中的这些“第一”,令奥克兰华人沉浸在欢欣鼓舞之中,朋友圈也刷了屏。

 

其实在新西兰,有华人担任过但尼丁市长,而现在的吉斯伯恩(Gisborne)市长也是一位华人,同时也涌现过数位华人国会议员。他们的施政被主流社会与当地华人们交口称赞,但是华人们似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那就是他们在成为市长或议员的这个过程中,他们其实并没有普遍参与。新西兰华人的不爱参政议政是全国有名的,曾经有东区的一位白人议员问杨宗泽,为什么你们华人只知道请议员吃饭、照相,却不知道投票呢?这个问题令他非常尴尬。奥克兰市共有20名市议员席位,奥克兰亚裔的人口有25%以上,其中约一半是华人,也就是说市议员中“理当”有一两名华人,然而现实却是,历史上直到今天华人所占的席位一直是0。在奥克兰东区,亚裔人口大约有40%以上(大多为华人),华人市议员的数量一直是0。今天,这个“零的记录”被打破了,而打破的原因只有一个:新西兰华人新移民广泛的社会觉醒和热忱支持。

杨宗泽被我们年轻一些的人称为“Paul叔”,他并不是一位政坛“新人”,2011年起他就开始参与奥克兰东区的地方选举,直到2016年参加市议员选举,他的支持率也很难达到第二名的一半。但是Paul叔强烈而坚定的参政意识感染了所有认识他的人——这个品质正是不热心参政议政的华人所缺乏的——“反正投票也没用、反正参政也会失败,何必还去参加呢?”,Paul叔向大家证明了,毅力不仅是个人成功的不二法则,也同样是海外华人政治话语权提升的不二法则。70岁的奥克兰东区市议员Dick Quax在任内因喉癌去世后,便触发了这次补选事件,因被认为是“非常规选举”,补选活动一般来说民众投票率较低,但是毅力惊人的Paul叔决定在“老之前”再拼一把。

 

媒体攻势

 

 

Paul叔积极在当地华人媒体上现身

 

大众媒体在选票政治中的运用是西方政治研究者一直以来的热门议题,然而在新西兰这样的“大农村”,选举活动大多还主要靠“上门拉票”和“路边广告牌”的形式,这种人力耗费太大的选战方式远不如利用高效的现代媒体。从补选一开始,除了每天辛勤地树立路边广告牌,Paul叔还经常活跃在当地华人媒体第一线。纸媒、电台和电视频道里,他一个人抵得上几个地产中介的活跃度,但他当议员的收入却远并不如他们的多,很明显这种意志力是他赢得此次选举的关键因素。

 

值得注意的还有网络社交媒体的参与,不热心参与社会活动的华人其实在虚拟世界“风骚”的很,这次选举,华人众多的微信群和公众号也加入了宣传阵列之中。近年来在新西兰有许多政党和政要都纷纷开设了微信公众号,以求得到华人社会的支持,这标志着随着科技进步和大批华人移民定居,当地民主形势开始有了新的变化。其他民族还并不能有效利用华人媒体,也许可以预料,此次令他们惊讶的补选也会让他们重视华人媒体的作用,新西兰华人媒体有望迎来其他民族政要的青睐。

 

新西兰华人的社会觉醒

 

事实上传播竞选广告并被选民熟悉并不是难事,Paul叔说最困难的是让华人进行选民登记和走出家门寄送选票。由于新西兰选举相关的材料极少有中文,且选票投递方式还未电子化,投票还需要亲自前往并不顺路的图书馆,这对大多数英文不佳的移民尤其是中老年华人构成了严峻挑战。唯一的办法只能是通过家里年轻人的帮助投票,以及亲朋好友之间敦促投票。这需要现实中社会团体成员的帮助,否则许多华人只会“云参政”,心里支持却懒于折腾一番而真正投下票去。

一些华人接受主流媒体采访称,新西兰选举信息对华人来说并不畅通

 

社会团体在现实生活中凝聚力较强,成员往往人脉较广并积极外向,对朋友有影响力,所以寻求活跃的华人社团帮助,是获得选票的必经之路。刚刚又向本地慈善机构捐助23万纽币救护车的新西兰潮属总会,就是全力支持Paul叔的华人社团之一,他们向当地社会捐款的目的就是希望提升华人的社会地位,而支持华人候选人当然也是另一种有效方式。对于华人社团来说,其他民族的政客如果愿意为华人发声也是欢迎的,但如果有热爱本民族的华人,自然是优先支持的。

Paul叔得到了广大华人社团和众多侨领的支持,他们在各种公开场合帮他拉票

 

印象中在几年前,新西兰华人社会还对主流社会隔绝,而如今不仅华人媒体开始大量翻译报道主流社会的新闻,华人社团也开始积极参与当地慈善,积极政治捐赠和参政议政的华人也越来越多,关于“融入”的话题的讨论也越来越积极。我好像看到一个长期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工终于挺起了胸膛,望向远方。新西兰华人的社会觉醒是近年来经济崛起后产生的质变,华人经济地位的提高带来了更高的政治需求,华人市议员的当选除了个人的努力和民族的团结的因素外,隐约也有其历史的必然。

 

两岸三地华人大联合

 

   Paul叔是来自台湾的移民,长期在文艺界工作,而香港歌星周华健是他的众多老朋友之一。这些朋友即使远在香港或台湾,也远距离给Paul叔助选,周华健还特地给新西兰收音机前的听众朋友们唱了一段《朋友》。在此次选举中,两岸三地的华人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同为华人的社会地位而奋斗,没有族群分裂,没有地域歧视,真诚相待,倾情支持,并且最终赢得了选举,这不仅仅是Paul叔一个人的胜利,也是全体华人的一次凯旋。也可见意识形态并不一定导致族群分裂,兄弟同心为中华民族奋斗,才能其利断金。

东区的白人朋友表示对选举结果表示震惊,而我并不

 

相对来说,主流社会对Paul叔还非常陌生,可能以为Paul叔还是那个没有华人积极支持的Paul叔。不过不要紧,以后会慢慢熟悉的,现在他们面对的已经不是20年前甚至几年前的的华人社会了,而是一个更有多元文化价值的,更强有力的社会一份子和命运共同体,绝对是一股令人尊敬的合作力量。

 

在选举结果出来后,市议员杨宗泽发表了诚恳的当选感言。其实作为奥克兰华人的这个“第一”,即使只是补选而无法就任满届,他的责任压力一定还是山大的。作为第一个大多由华人或亚裔一人一票选出来的市议员,他该如何在任期内履行竞选承诺,回报支持他的乡亲,以至于不让他们为今后的华人候选人失去期待,将可能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更不要提奥克兰确实还有无数的市政问题需要解决。他的职位只是20位市议员之一,最终许多决策并不一定会遂愿,但想来一屋的议员至少会看在他的面子上不会出台明显危害华人利益的政策,或者出台政策根本不去询问华人社会的意见,深感欣慰。毕竟在他身后,站着的是千千万万的奥克兰华人。








上一篇:奥克兰房价未来会涨还是会跌?
下一篇: Paul Young真的是奥克兰“第一个华人市议员”吗?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