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反华教授布莱迪要被大学开除了吗?

作者: 魔王    人气: 4261    日期: 2020/11/3

反华教授布莱迪要被大学开除了吗?

MorganXiao 魔王时评 今天

前言:我在数月前的文章《反华就是反新西兰》中讨论过新西兰大学学者们联合投诉反华教授布莱迪(Anne-Marie Brady)一事,她所在的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下称“坎大”)收到了学者们对她学术不端的投诉,于是坎大对她过去对中国的研究内容展开了学术调查(见文末附文)。本篇为追踪报道和评论。

 

 正文


布莱迪教授显然心虚地认为坎特伯雷大学的调查结果会对自己不利,可能会被开除而无法再戴着“坎大教授”的头衔四处招摇了,于是困兽犹斗、负隅顽抗。据报道,她近来纠集了一帮学者和议员为自己联署发声,打着“学术自由”或“国家安全”的幌子给客观独立的学术调查扣政治帽子,制造干扰噪音。声势还挺浩大,还有个别政客加入了她的队伍。

 

最近,国家党在中区Tamaki刚刚拿了华人票上任的国会议员Simon O’Connor也出来给反华教授布莱迪撑腰了。下面我就吐槽一下国家党国会议员Simon OConnor的这封公开信的内容。

 


 

 

第一段里,Simon认为坎大对布莱迪教授的学术调查违背“学术自由”,认为学术论文应当公开辩论,而不是暗箱调查。

 

乍一听冠冕堂皇,其实漏洞百出。首先,坎大现在对布莱迪教授仅仅只是调查而已,还并未进行任何处罚,到时候若她真被坎大处罚了,再谈“违背学术自由”不迟,Simon显然太急了点。其次,教授拿着坎大的工资,顶着坎大的头衔与学术声望,坎大对其工作内容进行调查,属于对自己员工的正常内部管理,天经地义,他人无权指手画脚。教授也并非公职人员,其研究的学术性也很强,大多新西兰人并不懂,理论上没有公开辩论的义务和必要。但即使公开辩论也没问题,也许Simon并不知道布莱迪教授的所谓“研究成果”有多么见不得光。布莱迪教授以前写论文时显然没有料到日后精通中西文化的新西兰居民越来越多,她的论文中谎言太多太低级,有的甚至别人翻翻字典就能露馅。新西兰媒体曾就我批判布莱迪一事采访我,当时就压下了我的爆料内容而不敢报道,最害怕公开辩论的是哪边不言而喻。

 

第二段里,Simon抬出“上一届”国会的外交国防贸易委员会主席的身份给布莱迪背书,认为她的研究成果是“非常宝贵的”(invaluable)和真实的。他还指出,他的“外国同行”也很喜欢这些研究,尤其是关于新西兰的大学与中共之间联系的部分。

 

这段话是Simon在利用国会头衔为布莱迪背书,称布莱迪教授的研究是“真实有理”的。显然他的这个结论并没有经过公开辩论或学术调查来认证,只属于个人观点,却试图拉上国会这么中立神圣的机构背书,属于公器私用。我还特别注意到“外国同行(counterparts overseas)”这个词,Simon作为新西兰的国会议员,居然如此深受“外国同行”意见影响,我很好奇这个“外国”究竟是哪个宗主国家,以至于让Simon这个新西兰议员如此俯首帖耳?这算不算是“外国影响力”?

 

第三段里Simon指责对布莱迪教授的调查是一种类似网络暴民的“抵制文化”(cancel culture),也是在“试图封杀政治观点”,尤其这些观点是关于“国家主权和安全”时,他认为这种封杀更是不可容忍。

 

首先,在新西兰首先挑起“抵制文化”的正是教授布莱迪和她的朋友们,她在新西兰煽动“抵制中国”、“抵制亲中新西兰人”已经很多年了,也没见Simon出来谴责一下“抵制文化”,怎么布莱迪教授被“抵制”了一下就受不了了?虚伪的双重标准。其次,布莱迪教授被调查的是“学术研究”而不是“政治观点”,学术研究要力求客观真实,而政治观点则是自由的个人意见,这是两个概念。如果学术研究被发现不符合客观事实,甚至之所以不符合客观事实是由于学术不端所致,就会有损大学的学术声望,大学有权封杀,这叫“维护学术权威”和“尊重事实”;而如果只是布莱迪的个人政治观点,就算布莱迪真被坎大开除了,也照样可以天天在网上发表,哪来的“封杀政治观点”?至于Simon担心的“国家主权”问题,我觉得一个新西兰议员总是受“外国同行”的意见指导,才是最值得担心的“国家主权”问题,无论这个“外国”是中国还是美国。

 

结语

 

我就很纳闷,Simon O’Connor作为奥克兰中区富人区的议员,身边住着这么多华人,却非要依赖一个没怎么去过中国的白人来研究和分析中国,却非要依赖“外国同行”的指导意见。在中国议题上,华人之中随便挑一个刚从中国来的移民就比连“洋为中用”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布莱迪教授更权威,Simon O’Connor选择性无视华社的观点,实在令人质疑其判断力,也为大选投他票的华人选民感到不值。

 

Simon O’Connor的这篇公开信也许是在吸引反华民意的选票,阴谋论一点,也可能是在替国家党测试华社的反应,如果华社没什么意见的话,国家党可能会跳出更多的国会议员支持布莱迪教授和煽动反华情绪来挽救自己的支持率。曾在中国称赞中共的前国家党党魁桥哥,作为Simon OConnor的连襟,不知道对他的这篇公开信是否预先知情以及有何看法。

 

另外我还是比较同意Simon“公开辩论”的主意的。如果Simon不是为了骗选票,而真的是为了真相和学术自由而战,那么就应该把举报布莱迪教授的新西兰学者们质疑的学术问题都列出来,翻译成中文打印出来,派发给各个华人社团以及华人媒体进行广泛的实名问卷调查,让住在新西兰的这么多真正的中国专家们,民主地、公开地评判布莱迪教授的研究成果,是不是真如Simon所说的“真实”和“无价”。当然我个人估计Simon没胆子接受这个挑战。


Simon的公开信下有人评论他很“勇敢”,他真的勇敢吗?)

 

魔王写于113










=============================================


附文:反华其实是反新西兰(写于816日)




新西兰学界质疑和调查布莱迪教授

 

很多新西兰人近年来谍战剧上身,把新西兰的华人当作中国派来的间谍,好像把羊群当敌人冲锋的当代唐吉坷德。其实几年之前新西兰并没有这种舆论风潮,而坎特伯雷大学教授、美国库背景布莱迪就是煽风潮、带节奏最活跃的代表。然而新西兰stuff网站报道,坎特伯雷大学日前收到学者们的联名举报,决定启动对布莱迪教授的学术调查,副校长Ian Wright对记者说,举报方认为布莱迪教授的论文含有很多“明显的事实错误和误导性推断(manifest errors of fact and misleading inferences)”。这件事说明新西兰学界已经开始对布莱迪过去对中国的“研究”产生了质疑与反感,若她的谎言被戳破和公开,将会颠覆她过去的反华宣传成果,而华社形象会就此翻身。

 

被布莱迪教授惹怒的除了她所在的坎特伯雷大学外,还包括梅西大学、奥克兰大学和维多利亚大学等。比如布莱迪教授指控与中国石河子大学有合作关系的梅西大学,石河子大学在新疆,她硬是将其与“迫害少数民族”联系起来,并且指控梅西大学的一名华人教授为中国国防科技大学输送人才,而该校发言人回应,梅西大学与石河子大学的合作只是农业学科。她的论文还指控维多利亚大学的一个华人高管与中国军方背景大学的人员合作,并接受华为公司资助,以及指控坎特伯雷大学和奥克兰大学与中国西北工业大学在军用科技上合作并为其培养人才,并且指责奥大一名华人教授“住在海外却心系祖国发展”(“who lives abroad but whose heart is concerned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he ancestral land”)。

 

评论1:“明显的事实错误和误导性推断” “manifest errors of fact and misleading inferences”

   

拿她宣传最猛的文章“魔法武器(Magic Weapon)”为例,布莱迪教授将毛泽东号召的“洋为中用”歪曲翻译为“让西方人服务中国”,并以此臆断中共号召普通中国人到国外去占领和奴役西方人。这种歪曲翻译毒害甚广,听信的西方人不仅会厌恶中共,还会因此怀疑和歧视身边的普通华人,形成类似“黄祸论”的种族歧视思潮。你以为她黑的只是中共,但其实她黑的是全体华人。其实“洋为中用”的唯一意思是“中国人应该学习西方”,只要翻翻字典就能查到,布莱迪教授要么是学术不精、字典都不会查,要么是为了政治目的故意歪曲事实、学术不端。林肯说过,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学界只要认真客观调查,必能发现她很多类似的谎言。

 

评论2:“住在海外却心系祖国发展” (“lives abroad but heart is concerned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the ancestral land”)

 

“心系中国发展”有什么问题吗?那么多成天关心中国人权状况的人士,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为了中国好”,算不算是“住在海外却心系中国发展”的人?布莱迪教授为什么不指责他们还和他们合作?看来在她眼里,这些人其实在“破坏中国发展”啊,而她认为“希望中国发展”的人一定不是中共就是亲共分子。布莱迪教授的这个逻辑相当于在说,“只有共产党才爱中国”,这可能是我遇到的称赞中共最猛的人了,蒋公叹“天下何人不通共”,这让出资养她的美国情何以堪?


 换个角度思考,除了心系中国的发展,新西兰人包括华人也完全可以心系美国发展、欧洲发展、亚非拉国家的发展,说到底这算是“国际主义精神”,只是华人语言文化相通,了解祖国,所以会优先关心中国而已。新西兰是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国家,凭什么指摘华人的“国际主义精神”?


近来还有一位华人劝我说,“华人出国了就应该与中国划清界限,才能融入主流和从政”。新西兰可不是反华国家,如果是,那么就立法、或者在华人移民时告诉他们“新西兰不欢迎心系祖国的华人”,如果没有或者不敢这么做,那么就请尊重华人的想法。“住在海外却心系祖国发展”的想法在新西兰相当常见,印度人这么想,欧洲人这么想,亚太岛国人这么想,华人为什么不能这么想?就因为有人不喜欢“华人的祖国”?那如果有人不喜欢华人的肤色,华人是不是也要为了融入主流或从政而漂白一下?“融入新西兰”的第一课应该是了解自己的公民权力,包括言论自由的权力和不跪着接受歧视的权力,这位华人还是好好学学吧。


评论3:反华就是反新西兰

 

新西兰学界此次对布莱迪教授的反击体现了部分觉醒的新西兰人对这股“猎巫”风潮的厌恶。除了攻击学界,布莱迪教授在新西兰政界和商界也都四处攻击华人以及对中国友善的非华人,奥克兰市长、国家党前党魁桥哥和新西兰总理杰辛达等都被她攻击过。可见为了美国利益而反华,她与全新西兰为敌,对她不满的人其实非常多。

 

国际关系方面看,新西兰是小国,面对一个友好了近半个世纪的强大国家,若不继续与之友善相处和沟通交流,而是受谎言蛊惑、处处挑衅对方的核心领土问题,背后怂恿的那个国家却弥补不了多少新西兰因此损失掉的利益,我不知道这种赔本把强友变强敌的行为,对新西兰国家利益有何好处。新西兰人需要有长远的视野,中国发展稳健,人民支持率高,“中国崩溃论”在国际政治学界早已破产,新西兰的生存之道应当是接受中国崛起的现实和未来,努力保持与中美两国的平衡关系,并从中左右逢源获取国家利益,而不是贸然踏入这两个竞争的巨人之间充当某一方的炮灰。

 

 新西兰虽然是五眼联盟国家,但其实“五眼联盟”只是新美几十年前基于联盟关系的一个合作框架,其本身并不代表新西兰与美国是同盟关系。这里科普一下,2010新西兰与美国之间的官方外交关系被确定为“新型战略伙伴关系”,而1986年到2010年之间,两国只是“友好国家”而已。反而中国和新西兰才是经贸方面的同盟,两国的官方外交关系叫做“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凭什么说美新是盟友而中新是敌人呢?

 

内政方面,华社也是新西兰举足轻重的少数族群,如果新西兰主流社会在讨论和决定中国相关议题时不聆听和尊重新西兰华社的意见,很可能同时会伤害华社情感。这只会加剧新西兰社会的对立和分裂,民主精神沦丧。新西兰华人普遍了解中国,与中国有密切的经济文化联系,由于反华基本都是完全建立在“对中国的错误认知”基础上的,一些人不应幻想华人也会因无知而反华。试图用“五斗米”逼迫华人政客放弃“亲中”也是徒劳无功的,因为不能代表和维护华社民意的华人政客,最终对政党和新西兰都毫无价值。

 

总结:


    新西兰人必须,也迟早会意识到,冷战思维对外不适合当前的全球化市场经济时代,对内不适合多民族多元文化的社会,新西兰搞冷战思维,对抗的绝不仅是中共而是全体华人,对抗的也不仅是华人,而是天下大势和新西兰的国家利益。我一直相信新西兰人民是成熟而有智慧的,会最终会打破偏见谎言、拨云见日,把国家推向正确的发展轨道。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新西兰大麻没有合法化,军功章有华人一半
下一篇: RCEP将如何改变新西兰和中新关系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