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鎖國第二十五天- 為自己辦理後事

作者: 阿 爽    人气: 2830    日期: 2020/4/19

19/4/2020

鎖國第二十五天- 

為自己辦理後事

今天應是鎖國四周中最後一個星期天,下午一點沒再令我失望,

總理Jacinda Ardern和衛生總幹事Ashley Bloomfield一如往常準時在國會通報最新疫情。

今日紐西蘭新增4宗確診病例,5宗疑似病例,總計1431宗。
不幸的是幾天前在因弗卡吉爾(Invercargill)的死者被確認為新冠肺炎,使死亡病例增至12宗。

912人已康復

18名住院,其中3人住加護病房;2人病情危重。 

目前能做的是盼望明天周一(4月20日)政府宣佈是否把警戒降至3级,
但直至周三(4月22日)晚上11點59分前,仍需乖乖待家;以免前功盡廢!

回顧自3月26日凌晨開始鎖國至今,轉眼已過三周多,
俗話說:快樂時光容易過!
可是說實在,過去二十多天宅家還真一點也不難過!

期間除了麻煩乾女兒、親家、朋友代購蔬果,自己免去外出購物外,
其他日常生活照舊,只是少了約會朋友及隨心所欲公車遊的樂趣,
但為了服從政府 Stay Home save lives (待家保命)的規定,
必須絕對遵守以盡公民責任!

綜觀這幾周來,雖然不能與居住奧市中心的小兒子夫婦共聚天倫,也無從約見親友茶聚,
幸好拜科技之賜,每週固定以視頻與遠居香港的長子及小兒子聊天,
還利用Zoom 進行多次義工會議,例也十分新鮮有趣!

期間閒來無事,也趁機順便為自己辦理一些「後事」。
首先是繼續將以前數百本舊照片重拍存檔,然後將其撕裂毀滅,
若與朋友合照的則盡量傳送相中人,如此妥善處理免得死後為兒子增添煩惱!

其次是清理書房,將十多年來存起的舊報紙(特別是大量個人專欄文章)
重點翻閱後丟棄;從中得以在塵封歷史中憶起不少當年時事。

就像以下這篇13年前寫的文章,如今重溫仍然深有感觸:



舊文垂溫


從趙承熙事件談移民學生
阿爽

2007年4月16日﹐南韓藉學生趙承熙造成美國史上最大校園槍殺案件﹐舉世震驚。一般人多著眼于美國的槍械文化﹔可對于經常輔導移民學生的我﹐卻認為家庭及學校也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他十五年來面對的困擾及痛苦﹐終于釀成此次慘案。槍支只是幫凶﹐真正的罪魁禍首其實是孤獨感與受壓抑情緒。 

 
有社會學家認為﹐單親家庭﹑有色人種及難民﹑移民是當今世界上的弱勢群體。而根據教育專家與心理學家研究﹐移民學生更是弱勢群體中的弱勢。一般可分以下四大類型﹕(1)同化﹑ (2)融合﹑(3)邊緣人﹑(4)絕緣體。

同化﹕
移民他國後很快放棄本身文化而全情投入主流文化。這類移民學生雖然積極﹐但流于過激而否定個人身份。他/她們大多是兒時便移民的小學生﹐母語基礎薄弱﹔加上長期耳濡目染移居國文化﹐父母又無能為力或不執意要求在家保留母語。此類學生有部份雖還能操簡單母語﹐但因得不到家長的積極鼓勵或缺少閱讀及書寫能力的訓練﹐時間一久﹐逐漸失去母語能力。大部份早期移民的華人子弟便屬于這類型﹐他/她們多被外人譏諷或自嘲為內白外黃的“香蕉人”。
 

融合﹕
融入主流社會但仍保留本身文化﹐以能操雙語為榮。這類型的移民學生大多在移民前已經接受過高小或初中﹐具有相當穩定的讀寫母語能力﹔有些或許移民時年紀還小﹐但移民後父母仍堅持要其繼續學習母語﹐加上其本身性格較為積極好學﹑理性上進﹐因此既能很快吸收主流文化﹐在家又堅持保留母國文化﹔他/她們在學習上多有較佳表現。這類移民學生的家長也多是具雙語能力﹐適應力強﹐也易于融入主流的成功人士。他/她們畢業後如不回流本國﹐而繼續將所學貢獻回餽主流社會﹐那將是最受移居國歡迎﹐也多會是成功的專業人士。
 

邊緣人﹕
于主流與本身文化之間徘徊而迷惘的群體。這類型的移民學生大多數是母語基礎不穩或對于學習新知識有抗拒感的高小或初中生。他們多是思想不成熟﹐性格懦弱﹑內向﹑甚至有語言障礙﹑憂鬱或自閉症傾向而趨于消極。他們在情緒受壓抑後較難自我解脫﹐也是較難適應的一群。他們的父母也多是難以融入移居國的成人﹔ 或是家分兩地的單親家庭。影響所及﹐邊緣人學生缺乏安全感而變得悲觀﹔或出現心理障礙而無法投入移居國新環境﹐換言之﹐徘徊于主流及本身文化的邊緣而無所適從。 
 

絕緣體﹕
與同化完全相反﹐他/她們多是具有相當鞏固母語基礎的初中或高中學生﹐但因民族優越感作怪﹐沉迷本身文化歷史的意識過于強烈而拒絕融入主流﹐也偏向于故步自封﹐執著不肯妥協。這類型學生的家長也多屬于民族自尊強烈的固執者。移民對他/她們而言或許是“迫于無奈”的選擇﹐因此往往雙腳踏雙船﹐抱著“身在操營心在漢”心態奔波于原居地與移民國之間﹐或父母移民後離異。這些在父母影響或不健全的家庭環境下長大的移民學生﹐多會抱持過客心態﹐成了永遠長不出青苔的滾石。他/她們經常會因缺乏安全感而故意逃避現實﹐漠視主流文化﹐“戀國情結”根深蒂固﹐常希望回流原居地而拒絕融入主流。有部份或許因家長已回流﹐鞭長莫及﹐無法經常直接溝通﹑指導而為所欲為﹔或不知所措。

“邊緣人”與“絕緣體”兩類型的移民學生必須及時得到專業人士的心理輔導及開解﹐家庭方面也得做出正面﹑積極的支持與配合﹔才能將他們從邊緣挽救過來並納入正軌﹐否則極有可能誤入歧途﹐或成自暴自棄慘綠少年﹐或成行為乖異﹑思想偏激的問題青年。
 
據我輔導華人移民學生十多年的經驗所得﹐趙承熙很大可能是“邊緣人”與“絕緣體”混合體。

報載其八十一歲的外祖父聲稱﹐趙承熙小時候十分聰敏,可惜有語言障礙﹐表達能力差。其沉默寡言曾讓父母擔心與困擾。其後一家人移民美國﹐主要是想讓他接受良好教育﹔不想十五年後竟發生此悲劇。

據報載趙一家並不富裕﹐七﹑八歲自韓國移美後父母就離異﹐母親再婚並經營洗衣店﹔想必是整天為口奔馳而忽略了與他溝通的機會。據說趙曾創作過一名13歲男童與其繼父之間的仇恨關係及如何用暴力互相攻擊的劇本﹐引起其教授關注﹐也有說趙作案前曾進過精神病院接受治療。可見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

再從他留下的信件顯示﹐他可能在十多年的美國校園生活中﹐曾經飽受富家子弟欺凌﹑歧視而心存怨恨。因得不到認同而長期壓抑﹐心理失去平衡﹐性格更加孤僻﹔心中痛苦如隨時爆發的活火山岩漿。無處宣泄的情緒最終轉移到電腦模擬世界﹐或許過渡沉迷暴力遊戲﹑又在美國槍支氾濫等因素影響下﹐竟自編自導自演﹐以殺人自殺震驚全世界。這種以暴力控訴貧富不均﹑種族歧視及家庭破碎的血腥手段﹐說來何其可怕﹑無奈與悲哀﹖
 

趙的恐怖行徑確實為那些整天忙于生計﹐忽略子女身心發展的移民父母敲響起了警鐘﹗當您發現孩子過于沉迷電玩﹐或親子之間“無話可說”的情況經常出現時﹐就該及早補救-每天抽出固定時間與子女作正面溝通。

請記住﹐孩子的任何不良行為或沉迷電玩都是他們缺乏父母關注的控訴﹐也是他們尋求心靈寄託的無聲抗議。每個孩子都需要父母適當而有理性的關愛﹐嚴厲處罰或漠不關心都足以令孩子誤入歧途或墮入深淵﹗ 
 
(謹以此文哀悼那位捨身救人的以色列籍教授-To Sir With Love﹐您的死重于泰山﹐值得我們永遠敬仰。)
 
阿爽寫于17-4-07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鎖國第二十四天- 童年美麗的回憶!
下一篇: 鎖國第二十六天- Level 4 順延至4月27日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