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92. 以中华的名义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2005/5/25

  

 西安后宰门小学校园里的那棵老槐树扬了上百载的白色花絮,飘了近一个世纪的花香,在它行将老去的这一年,走来了五十九年前离开这个校园去了台湾的那个学童,他那精心梳理的头发泛着银色的光泽,已经掩不去岁月在他额头刻下的痕迹,但老槐树还是依稀记得他那总是紧抿着的嘴唇,以及那总是皱着仿佛不停地思索着的眉宇。

时间从后宰门小学的门楼折返,往回走了一日,这一天,是2005429日。13年前,当汪道涵和辜振甫的手历史性地握在一起,开启了台湾海峡两岸对话的时候,历史就为这个日子铸就了一座碑;十三年后的同一个日子,胡锦涛和连战又携着手,分别给这座丰碑披上了红色和蓝色的两条绚丽缎带。无论这两位领导人是刻意选择了这个日子,还是历史老人的无意安排,四月二十九日这个日子变得鲜艳了,使得许多中华人,如同珍藏宝贵的存折一般,把它永久地镌刻在了心间。

海峡那边,从河南当兵去了台湾的老兵笑了,笑得眼眉具开;海峡这头,皓首的离休将领的手颤抖着,忘了弹去指间中华牌香烟长长的烟灰,两颊挂着凝固了的泪痕。

我不知道我那走时肩扛国军中校军衔的外祖父在天之灵如何俯视这新天地间发生的事情。(他于徐蚌会战――也就是淮海战役――战败后返乡接家眷,来不及赶回部队,便在家乡隐姓埋名呆了下来,后被遣返回乡的属下士兵认出,于1950年被新政府“镇压”。)依他儒雅的心性,应该也会感到欣慰的。

虽然有时人们觉得日子过得太快或者太慢,其实时间老人从来都不曾改变他前行的步伐节奏。五十九年在连战的生命里几乎是一辈子,但他说仿佛是在昨天。而二零零四年的三月二十日,却让他觉得相隔已经太远(那是连战最不愿意提起的日子)。那个夜晚,当中选会公布的总统选举结果显示连战、宋楚瑜的泛蓝组合以0.228%的劣势败于陈水扁、吕秀莲的泛绿阵营时,他们站在抗议的高台上,面对如山如海簇拥在凯达格兰大道的泛蓝民众,慷慨宣布了提起选举无效之诉的决定。宋楚瑜在激愤声讨对手玩弄花招的同时,也捎带着把对岸踩在脚下:他们作出了中共想做(消灭台湾)而做不到的事情(大意如此)!当时,他们谁都不会想到,仅仅是在一年之后,就双双先后作出了要到对岸展开和平之旅的惊天决定。否则,不会那么发狠。

这历史性的际遇,其实要感谢的是去年那次选举的结果;而要感谢那次结果,就必须要感谢射向陈水扁、吕秀莲的那两颗诡秘的子弹,更要感谢陈水扁先生。如果没有发生那次枪击事件,连战先生今天恐怕不仅仅是连主席,还可能是连总统,当然,亲民党主席宋楚瑜先生也会龙袍加身,披上副总统的马褂。如果是那样,我打死都不会相信,连总统会想起在2005年到大陆来一次“和平之旅”;如果泛蓝奏响了“冻蒜”(台语“当选”谐音)凯歌,宋副总统断然也不会这么早就定下来,要胡锦涛先生在五月里在北京等着他过去。

当总统选举败北,选举无效之诉渐入息微的时候,国民党内有人发起了更名动议,把名称前面的“中国”俩字去掉。一时间,风声雨声悲情遍野,国民党这棵大树飘摇不已。与之相对的是,早在选举之前,民主进步党就打正了“台湾从来就是主权独立的国家”的旗帜,使民粹主义甚嚣尘上。国民党一看风向有转,匆忙间也鹦鹉学舌,也打起了台湾主体旗号,“中华民国在台湾,台湾就是中华民国。”选民们一看,哦,原来你跟民进党没什么区别。同样是宣扬台湾意识,民进党比你国民党要旗帜鲜明得多!民进党紧接着出招,主张公投入宪,国民党连同亲民党开始是反对,但马上发现势头不对,继而扭转船舵,跟着唱起公投的颂歌。就这样,泛蓝被泛绿牵着鼻子戏弄着,不知所措。对于“中国”、“九二共识”这样的字眼更是讳莫如深,听见都会胆战心惊,哪里还敢去主张。这时候的中国国民党,诚如陈维健先生批评的那样,自我矮化成了台湾国民党,不由自主地把自己割裂于对岸那九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陆地。

如果说泛蓝在去年选举前在民意面前还可能存在着一点点优势,那么,当这脆弱的优势被那两声没人听见的枪响击碎之后,泛蓝势力越见式微。用一句大陆常说的话语:到了亡党亡国的紧急关头。为挽回颓势,国民党、亲民党曾经酝酿合并,可是由于利益分配不均,两党间甚至各自的党内都不能化解分歧,合并案无疾而终。政治其实不崇高,从来就是游戏,永远就是交易。这交易和游戏的规则只有一个:胜者王侯败者贼,结果就是一切,过程永远不重要。做选举,玩游戏规则,陈水扁远比连宋高出一筹。打台湾主体牌,泛蓝败得一塌糊涂,如再不攀附新的稻草,就只会在风浪间翻覆。于是牙一咬、心一横,祭出了中国牌。于是有了连战的“和平之旅”以及宋楚瑜即将实施的五月份大陆之行。与其说这“中国牌”是连宋自己的创意,我宁愿相信是连宋的幕僚所为,而且纯粹是出于政治考量。这是一着险棋,险在可能会背负“卖台”的骂名,在诅咒的口水中翻船、沉没。幸运的是,事实证明这更是一着妙棋,在胡锦涛、连战的历史性握手之后,大陆必定会对台湾释放出极大的善意,为台湾作出前所未有的善举,这正是台湾大多数民众所期待的,因此可以预期,这一举措将从根本上“挽救国亲,挽救泛蓝”。

政治是精英手上玩弄的扑克,可以变出许多魔幻般的花样,只是这花样变好了,有时会成为一个民族的福气。在人民大会堂握手的两个人不论他们是谁,只要他们分别是在中华近现代历史上谱写了重要篇章的那两个党的最高领导人,中华历史的河流就会在这里拐个弯,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奔流而去。

历史把连宋和泛蓝扶上了顺风的船,同时也把难题交给了泛绿的人。时钟已经指向一个时刻,在这个时刻,陈水扁应当去思索何去何从了。

我无任何宗教信仰背景(悲哀!有人说),但诚惶诚恐地相信天地冥冥间一定有着某种力量,在规范着这个世界,否则,这草木不会循环往复春送香花秋献硕果,而人类也不会越来越意识到其实万物间自己才是最大的害虫。因此,如果有机会见到前律师陈水扁先生,我一定会对他说:敬畏天,相信地,世间除了人还有天,用你睿智的头脑去思考,你的肩膀是否已经强壮到可以承担把台湾从中华剥离开去的负荷?你的身心是否经受得住酿致重大历史变故的震荡?你一定要重新度量跟随李先辈登辉先生的脚步,既然无选择地生活在台湾这块土地上,只有一个问题可以思考,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接过祖先的衣钵,重新以中华的名义!

                          2005年5月9日 奥克兰








上一篇:91. 几年来耳闻目睹之怪事情(七)
下一篇: 93. 毛线衣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