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96. GARAGE SALE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2005/6/8

 

搬家来到新的住所已经一个多月了,仍然没有收拾利落。每日里下班回到家,看见堆在车库、阳台的那些闲置不用的沙发、床、桌子,他才想起今天又忘了做一件事,那就是,没有打广告售卖这些物件。

终于有一天下了决心,到了办公室,他没有如往常先理睬公务,而是用电子邮件、电话、传真分别给几家报纸发了广告,决定在星期六清早来一个GARAGE SALE,把那些东西处理掉,让车库还原。

广告上写明GARAGE SALE从七点开始。可是,六点不到,天还没亮,就听到汽车停靠在路边,发出刹车、熄火、开门、关门的声音,接着,有人叩响了门环。

从那会儿起,人们就络绎不绝。

看着人们来来往往,他突然觉得,这GARAGE SALE就是一次独特的展示秀,从大门口绿色的篱笆垂直延伸到屋门长长的车道,仿佛就是模特们行走的T型舞台,而前来后往的客人,就是舞台上的演员。

那借着黎明的星光,最先走来的,是两个魁梧的男人。他们穿着结实的工程大皮靴,迈着厚重的脚步,敲击着水泥地面,摩擦出铿锵的声音,这声音仿佛震颤着车道两边的树墙,发出沙沙的轻响。门口停着的工具车无言地吐露着,他们是那最早被太阳唤醒然后又去唤醒整个世界的人。他们或许以这种买和卖为职业,也许,车上林林总总的用具就是这样逛GARAGE SALE,用最经济的付出得到的最实用的物件,这些物件成了他们DIY修补自己的居屋乃至以此谋生的凭借。他们的脚步是厚实的,他们的心情是爽朗的;他们的从容和笑容,使尚未破晓的晨光下的车库亮堂了许多,他们那Hello的招呼声仿佛是从胸腔深处发出的,回旋着共鸣,散发着迷人的感染力,使他不由得要去跟他们交谈一番。

那踩着时间的脚步,准时出现在车道上的是节俭的家庭主妇,她们的手上牵着咬着手指头的孩儿,身边陪伴着忠实的丈夫。如果说走在这车道舞台上,每一个姿态都仿佛是他们生活的演绎和再现,那么主演的是这担当着妻子、母亲的双重角色的女人。她们的安祥告诉着人们,周末,生活的烦和累已被反锁在自家的屋檐下,一家人的身心也被释放到这GARAGE SALE的舞台。今天,不再需要男人那付丈夫或父亲的肩膀去作担当,而是由妻子或母亲拿起平时藏在箱笼里的令箭,主宰着在周末这特有的辰光,于是周末逛GARAGE SALE便成了一家人重要的节日。做丈夫和父亲的,也乐得卸下一周的劳累,自得地享受着被妻子临时颐指气使支配的快乐。男人脸上自信的笑容泄露了他的狡黠:周末是休憩的时节,等到周末结束的钟声敲响,他仍旧是家这艘航船掌舵的人,他那双有力的手,依然将掌控那船上迎风的帆。

如果在这里,在这GARAGE SALE的舞台上,女人是主演的角色,那她的儿女和丈夫,只是一种衬伴。可是,这衬伴绝对不是一种可有可无,分明昭示着一种圆满。

偶尔也有华人朋友光顾,他们是精明的,也是独特的。在走进车库前一直没有声音,只有看到这GARAGE SALE的主人也是华人,才放下了无形的拘谨。他们不习惯打招呼,只是用眼睛看着车库里摆放的各种物件以及物件上标示的价签。没有看见有他们需要的东西,埋头就走开了,走时没有说一声再见。

那姗姗来迟的是GARAGE SALE舞台上最生动的人们。壮硕的身材、悠闲的脚步仿佛一根无形的绳索,牵引着生活的缩影,展示在人们的眼前;一个脚步便是一个字句,诉说这着平日里生活的内涵。或许是因为祖先是最早来到这片土地的主人的自豪,毛利人脸上写满着笑靥;而岛民同胞们,一定是因为自己来自南太平洋上海风不停吹拂的岛屿,每日里和海风奏响的悠扬音乐相伴,他们永远是最快乐的人群,他们不会为了抢购东西而牺牲日上三杆才起床的舒适和慵懒。看见我们的车库里只有大件的物品,有人便问,有没有衣服、鞋子这些东西。“对不起,没有。”听见这样的回答,他们的目光仍然没有停止向车库的四壁逡巡,似乎觉得不可思议,GARAGE SALE怎么可以没有那些东西。他们一点也不羞涩地告诉他说,“我们身上穿的,脚上蹬的,大多数都是上GARAGE SALE买的,便宜,实用,划算。”然后,迈着跟来时一样悠闲的脚步走出车道,走下这另类的舞坛。

直到临近中午,他们的绝大多数东西依然无人问津。“看来GARAGE SALE不适合售卖这些大件物品。”妻子说。话音未尽,又有人走进了他们的院落。虽然没有看见小件物品,但冰箱、床具的面上挂着的彩色价签却吸引了他们,那低廉的标价显然让他们感到意外。看着分别标着$20$30$40的大小床具,一位太平洋岛裔男人用将军般的手势和口吻说,$10$10$20,卖不卖?我们要了。

他本来就打算,只要有人要,出价就卖。这会儿当然乐得出手,否则这些东西堆在车库里,就如同堆着烦恼。但为了让岛民朋友更有成就感,他还得扮出很痛心的样子,“艰难”地应承了他们还的价钱。

高兴地付了钱,买者回去开来了货车。当把东西装上货卡,他们脸上的笑容让几缕阳光穿透了厚厚的云层,他们朴实的快乐分明感染了这阴沉沉的地和天。

还有冰箱、沙发和一架从香港带来的三层儿童床、餐桌静静地蜷缩在几个角落,它们沉默着,有些落寞,但仍旧执著地期待着有人垂看。过了许久,门前都没有听见有汽车的声音,GARAGE SALE似乎到了结束的时间。这时一辆吉普车装载着满满一车人,直接开进了车道。这“隆重”的架势很符合压轴谢幕的规范。他又打开了刚关闭的车库门,把来者迎进了里边。那对五十多岁的夫妇模样的老人只是在脸庞挂着微微的笑,沉默寡言。三个五、六岁的女孩子嬉笑着,把手里的皮球拿出汽车,从车道拍到了车库里面。老人身后的一位二十多岁的女子是他们的代言人,来得这么晚,可竟然发现还有完整的一套沙发、完好的冰箱、结实的餐桌和一架正好适合那三个小女孩的三层床,喜出望外之情溢于言表。不由分说地,她“喧宾夺主”地把标价打了个对折,用岛人女子生动的肢体和言语表达着需要这些东西的热切程度,同时诉说囊中缺少钱币的羞惭。他和妻子被这热烘烘的话语烘烤得无法拒绝,相互交换了眼神,把头点了点。

“你们要搬新家吗?”他顺口问道。

“嗯,是的,不过要搬得很远。这是我父母,”女子指着两位老人介绍说,“他们在纽西兰住了几年,依然想家,要搬回汤加。汤加那边的房子已经空无一物,需要许多家具。”

“汤加?那不是要漂洋过海,花很多的钱?”他的问话里隐含着这样的问题:把一些旧家具从这里运到汤加,值得吗?

“是的,是要花很多的费用,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跟你讲价钱。”女子很聪明,听出了他话里的问题,“我买不起新的家具送给父母,只好买一些旧了但还好用的东西给他们。”

听了女子的话,他翻遍了工具箱,为这些家具配齐了螺丝,确认每一个部件都没有失落,还反复演示如何安装,直到对方表示已经领会和明白。妻也搜罗来一些依旧好看的一些衣物送给他们。女子的孝心感动着他们,他们不想让这份孝心有哪怕一点点缺憾。

日入中天,车库里的每一件东西也都找到了新的主人,他这才恍然觉得有些不舍,对这些无言的木头和金属器具,原来有着许多挂牵。

 

其实,生活的每一个侧面、每一个角落,如同这GARAGE SALE,都是一个舞台,都有故事在演绎,演绎着日出月落,演绎着忧乐愁欢。

 

              2005年6月7日 奥克兰








上一篇:95. 幸运草
下一篇: 97. 房 客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