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钓鱼岛与芷江--湖南行随笔之二

作者: 文扬    人气: 2445    日期: 2012/9/10

随着钓鱼岛争端的不断升温,关于中日钓鱼岛争端这一问题之由来、演变以及现状,中国民众中能够说出个一二三的,已不在少数。

最近这次香港民间保钓人士成功登岛之日,正是日本战败投降的纪念日,虽然已过去67年,中国民众对于1945年8月15日这个日子,以及当时日本投降的大体情况,也都还有所记忆。

然而,了解和记忆并非十分清晰和完整。

日本虽然战败投降了,但作为战败国的它,日后不仅从美国手里又完整地收回了琉球,还顺手控制了原本不在琉球列岛地理界线之内的“尖阁群岛”。而中国虽然胜 利了,但作为接受日本投降的战胜国,却不仅未能得到比《马关条约》之前更多的领土,而且直到今天也未能完全实现《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所规定的全部 领土回收,包括自古以来属于中国的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换句话说,仅就领土的增减而言,日本还是赢了,中国还是输了。

这里的全部原因,在中国方面,一直难以一一说清。

中国战胜了日本,但中国有抗战胜利凯旋门和纪念堂吗?对于日本宣布投降、中国抗战胜利并收回东三省、台湾及澎湖列岛等被日本窃取的全部领土这样一个自 1840年以来中国人最为伟大和光荣的胜利,为什么见不到在隆重程度上与该事件的重大意义相匹配的全国性纪念地、纪念物、纪念日?在中国,人人都知道中国 正式接受日本投降的第一个地点在哪里吗?更直接些,人人都还记得芷江这个地方吗?

六十多年来,没有哪个地方比位于湘西怀化的芷江,更沉重、更惊心地背负着这些疑问。

走进芷江,走进位于县城数公里之外七里桥村那个孤悬于农田和小路当中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旧址”,也就同时走进了历史的厚重阴影。面前一座高不足 十米,宽不过十几步小小的“受降纪念坊”,据说就是中国的抗战胜利“凯旋门”,与全球其他五座凯旋门——罗马、柏林、米兰、巴黎、平壤凯旋门并列。

而就是这个唯一的纪念建筑,当年也并非中国政府所树立,而是由时任芷江县长的杨化育向民间筹资并指挥百姓扒了芷江县城东门的城墙勉强修建而成。不仅如此, 它还全部毁于“文化大革命”,因为上面镌刻着蒋中正、李宗仁、何应钦、白崇禧、于右任、孙科、王东原、居正、王云五等众多当时国民政府军政要人的题词。

芷江受降旧址,是1945年8月21日当年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举行受降仪式、签发相关命令、部署全国十六受降区102处缴械点受降工作的原始场所。旧址 房屋和新修的纪念馆里陈列着照片和文物,据讲解员介绍,其中大部分是从海外收集来的,而现场记录了受降仪式的那段极为珍贵的影片资料,竟然还是从日本的档 案馆中找到的。尽管当时的会场上挤满了中国记者,中国人自己却一丁点也没保留下来。

暂且撇开国共两党的是是非非不谈,作为一个民族,如果我们对于自己的战争胜利、战胜国的利益、历史的真实面貌都满不在乎、语焉不详,如何指望敌方民族正视历史、深刻反思呢?

钓鱼岛争端的深层原因,是日本仍在顽强地努力争取着它的“战败国的胜利”。如果中国方面仍在有意无意地继续着自己的“战胜国的失败”,难道不是对于日本最大的纵容吗?

芷江,八年抗战中国军队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最后一场大会战“湘西会战”纪念地,美国第十四航空联队、著名的飞虎队大本营“芷江机场”所在地,先于9月9日南 京受降的第一个受降仪式举办地,为什么会失之荒野,不见荣光,没有被大书特书?如果说日本人有意通过占有钓鱼岛作为其战败国的胜利象征,那么中国人对于芷 江的遗忘和忽略,正是一个战胜国的失败标志!

在这个意义上,芷江这个被很多中国人遗忘的地方,却是当今钓鱼岛争端的一个重要注解。

为了钓鱼岛,为了百年中日之战的最后一笔,最后一笑,中国人是否应该重振战胜国精神、再现胜利者威风?是否应该从重修芷江、大建芷江做起?曾记否?当年还有设立“芷江省”以为抗战胜利纪念之动议!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地方政府的圆梦政治 — 湖南行随笔之一
下一篇: 近代“湖湘精神”的文化源流—湖南行随笔之三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