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看中国如何左右“世界历史”

作者: 文扬    人气: 2786    日期: 2013/6/3

以中国目前的发展趋势,中国之于世界,将很快不只是“冲击”和“影响”了。未来一二十年内,问题会逐步转变为:中国将如何左右“世界历史”?

学术界所说的这个“世界历史”World History,是一个源于黑格尔历史哲学、至今仍然流行的特定观念。

众所周知,在黑格尔那里,历史是一个总体过程,既有起点也有终点,且带有理性的设计和目的,所以历史也等同于阶段性的“进步”或“发展”;没有任何“进步”或“发展”的历史,就不算是历史。

按照这个定 义,只有西方国家实现了“世界历史”的进程,而很多其他国家都“没有历史”,例如中国和印度。用他的原话说,“中国的历史从本质上看是没有历史的,它只是 君主覆灭的一再重复而已。任何进步都不可能从中产生”、中国“一种终古如此的固定的东西代替了一种真正的历史的东西”、“中国和印度可以说还在世界历史的 局外,而只是预期着、等待着若干因素的结台,然后才能够得到活泼生动的进步”。(《历史哲学》)

在后现代思潮的冲击下,当代人已拒斥了这种“总体历史”观,但由于种种原因,却仍然保持了关于历史过程具有合理性和进步特征的信仰。人们仍然热衷于谋划历史、追随历史,赋予其内在的意义和定向,或基于自然,或基于理性,或基于上帝。

这是一个特 别的时代精神,虽然已没有了黑格尔哲学所提供的根据,“世界历史”的进步观仍然盛行。当今世界,无论哪个国家,无论信奉何种主义采用何种政体实行何种制 度,在信奉“未来更美好”这一点上都毫无差别;普天之下,没有任何政党不靠承诺带给人民一个更美好的明天而上台执政。美国有“美国梦”,中国有“中国 梦”,联合国也一直在塑造“世界梦”,无论内容差别多大,本质却都一样,统统出于这一坚定信念:不靠神不靠天,通过人类自己的努力,就在尘世创建人间天 国。

显然,以人间天国为终点的历史,一定是前行的、进步的、阶段性的,而不是循环的、停滞的、终古不变的。

正是在这个 意义上,历史上的中国一直存在着如何走进、融入“世界历史”的问题。因为与西方数千年阶段分明的“世界历史”相比,中国的确是很晚才皈依这一普世信仰、汇 入这一全球进程,很晚才从一种基本上是循环的、向后看的历史轨迹“并轨”到了前行的、向前看的“世界历史”主轨道当中。

大体上,中国的“并轨”过程是这样的:自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历经1860年洋务运动、1911年辛亥革命和1919年五四运动,分别启动了器物、政制和文化三个层面上的“并轨”;在1949年之后又不断“继续革命”,封死了复古回头的路径,打断了自我循环的轴心;自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并轨”过程加速,其速度之快、规模之大史无前例,一路冲到今天,很多方面已不是“并轨”的问题,而逐渐成为了主轨道本身。

一个长期停留在“世界历史”的“局外”的国家,突然走进了局内,而且迅速成为了“世界历史”之“全局”的重要部分,这个重大事件所带来的全部意义,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都还没来得及充分阐释和理解。

首先,正如很多当代学者所指出的,这个阶段性发展的“世界历史”,既是“进步的”,也是“没落的”;当代世界的“现代性”,既促进了越来越快的发展,也导致了越来越重的危机。

对于现代性导致的危机,西方学者的认识是深刻的。正如列奥·施特劳斯所指出的,在经历了三次现代性浪潮之后,法西斯主义政治已成合理和必然。而西方世界在与法西斯主义的对抗中所凭借的自由民主,却不是现代性浪潮之后的现代思想,而是源自古希腊传统的西方前现代思想。

可以说,如果将西方传统分为两部分,一是自马基雅维利和霍布斯以来的“现代传统”,二是源自古希腊古罗马的“前现代传统”,那么,两者谁也没有完全取代谁,当前的“世界历史”大体上是这两个传统持续博弈的结果。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中国进入到“世界历史”的“局内”之后,将会对这个博弈进程造成何种改变?中国的进入,将加强“现代传统”的力量,还是“前现代传统”的力量?

问题的复杂性在于,实际上,自1840年 至今,中国也出现了自身“现代传统”和“前现代传统”两者的分离和对立。中国在西方现代文明的冲击之下,靠长期的革命斗争艰难地完成了现代国家的建国,并 实现了现代化转型,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形成了一个鲜明的红色政治传统。但同时,中国又保留着一个持续两千多年行之有效的儒家政治传统,秦汉帝国的独特制度 文化一直影响至今。

与西方的情况类似,这两者之间也处在一个既有冲突又有融合的持续博弈过程中。例如,“文化大革命”即可视为两者之间一次暴烈的冲突,而改革开放之后,这两个传统又再次发生了多方面、多层次的融合。

很明显,中国“现代传统”与西方“现代传统”之间有重大关联,中国红色政治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从马基雅维利主义到列宁主义的西方现代政治。但毕竟又因为儒家传统的影响而有很大的不同。毛泽东称自己为“马克思加秦始皇”,再恰当不过地说明了这一点。

综合上述, 中国全面卷入“世界历史”进程之后,将会为西方中心的“世界历史”增加巨大的变数。一些很重大的问题,将会浮现出来,例如:中国的红色政治将走向何方?成 为西方现代性浪潮的一部分?还是向中国前现代传统回归?西方现代传统又将走向何方?将因为现代中国的卷入而发生现代性的“第四次浪潮”?或借助中华传统文 明的力量使危机得以挽救?

无论如何,犹如两江交汇、泾渭并流,中国完全卷入“世界历史”之日,也就是开始左右“世界历史”进程之时。遥看中国如何左右这个进程,必气象万千,好似大历史长河百年一遇之钱塘观潮。

201361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口号政治”是中国政改的大害
下一篇: 有必要承认中美间的政治互补性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