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首页 > 读者文摘 > 人性的角逐

   人气:     日期: 2003/11/16






1979年,全球著名的GE公司董事长挑选继承人的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公司中的每个“王子”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幸运之神会光顾哪一位。杰克·韦尔奇当时是GE消费品业务部门的执行官,经过近20年职业生涯的奋斗,他离权力塔尖只有两层之遥。1月底,老董事长雷吉请杰克·韦尔奇去他的办公室,关上门,韦尔奇进行了一次“飞机面试”——

  “杰克,假设只有你和我在GE的商务飞机上,但不幸的是,它要坠毁了。你认为,谁应该成为下一任GE董事长?”

  你们猜猜杰克·韦尔奇推荐了谁? 当我把这个故事讲给我的同事听时,有人提出:杰克·韦尔奇推荐了一个他在公司中的“敌人”。

  但是错了。杰克·韦尔奇顽固而坚强地推荐了自己。

  杰克·韦尔奇和其他大多数候选人一样,凭直觉立刻选择了爬出废墟和自己掌舵。但雷吉礼貌地解释说那不可能。韦尔奇坚持认为他能逃出这场劫难。但雷吉断然否定:“那不可能,你我都不幸蒙难。那么,谁应该成为董事长?”

  韦尔奇只能告诉雷吉:“我对自己是最合适人选是如此充满信心,以至于我实在提供不出另外的选择。”

  “等等,”雷吉打断了韦尔奇:“你完蛋了,谁应该得到这个职位?”

  杰克·韦尔奇最后只能推荐公司主管技术和服务业务的埃德。到了6月,“飞机面试”的题目再一次给出,飞机再度面临坠毁,不过这次雷吉说:“杰克,这回轮到我死了,但你还活着。那么,这回谁是GE下一任的董事长?”

  “这样好一些。是我。”杰克·韦尔奇毫不犹豫地坚持推荐自己。

  当我读《杰克·韦尔奇自传》到这里时,能感觉到韦尔奇和雷吉的人性是自然的,没有扭曲。雷吉在选取接班人上的深思熟虑和开放的态度,韦尔奇的自信和“舍我其谁”的魄力,都引起了我的思考。如果我在雷吉的位置上,我也会优先考虑投杰克·韦尔奇一票。

  一个对自己都不能信任的人,谁还敢信任他?尤其是把一个员工几十万、年销售额15亿美元的公司领导人的位置交给他。领袖人物的气质之一就是自信和魄力,他必须有在惊涛骇浪中勇于负责的精神。尤其是商业世界,开拓进取的素质与自信是相生相伴的。当然,雷吉也不会只凭一个人“舍我其谁”的言论就把公司“王位”传给他,雷吉还会根据韦尔奇以往的“政绩”,根据他长期的观察和判断,来最终决定把“王位”传给谁。

  与“舍我其谁”的自信和真实的人性相对的是,一种虚伪、谦让的扭曲人性——明明对权力要津非常喜欢,嘴上还要装出一副谦虚谨慎的“德性”,生怕“枪打出头鸟”或者“出头椽子先烂”。我们检省一下我们在这方面的俗语,如“人怕出名猪怕壮”、“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实在是太多了,传统文化中的这种摧残真实人性的故事实在太多了,而像战国时期“毛遂自荐”的故事太少了,有自荐的,也多半是自荐当“忠臣孝子”,去争着牺牲奉献,而很少自荐担当权力重任。

  为什么“舍我其谁”者越来越少,而“唯唯诺诺”者越来越多?这不能不怪我们传统的选拔人才的机制。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强调消灭人的欲望的一面占了上风,在克制自我的同时,也磨灭了人最后一点自我。没有自我的荣光是虚幻的荣光,没有自我的尊严是虚幻的尊严。克制贪欲无疑能占据道德高地,但没有正常的欲望推动,人类也不会卖力做事。这是西方那些性恶文化所熟知的常识,也正是东方的性善文化所力拒和回避的。所以在传统体制内,谁要是像韦尔奇那样如此顽固地坚持和推荐自我,只能被视为张扬,视为恃才傲物,极大的可能是“打入冷宫,永不录用”。有了太多的前车之鉴,人们就会变得谨小慎微。

  在开放的社会,追求权力、财富、名誉的途径也极为开放,“君子爱财,爱名,爱权”,都得取之有道,尤其在权力领域,社会有一套成熟的机制和程序。在社会权力领域,人们强调的是民众与政府是一种契约关系,民众在一段期间内把社会权力授予政府,委托政府行使公共服务的有限权力,一旦发现政府贪污腐化,随时通过票选或独立的公众舆论使政府下台,另行聘请代理人来服务。所以开放社会的政府不会高唱着“千年万年我照干”的曲调,不会恋栈不去;但是同时,在获得社会权力的竞选中,那些参选者们(注意:不是候选人。因为候选是一个被动语态,是等待被选)各显其能,恨不得作政治秀,亲小孩的脸也不顾小孩脸上脏兮兮的,但目的是一句话:“请投我一票!”没有谁吃饱了撑的,花钱费力:“请投竞选对手一票吧!”

  与社会生活的权力必须公有化(如果不是全民公有,至少也应该是绝大多数人公有,而非“天堂”里的一小撮人公有——叶利钦称这一小撮为“神仙们”)相对,经济生活的权力多半是私有化或集体化的,是属于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因此,杰克·韦尔奇要想执掌GE的大位的话,除了要得到雷吉的传承外,也需要董事会的赞成。

  这确实是一场人性的角逐,一场尊严的角逐。人,必须尊重自己,才能赢得别人对自己的尊重。那么,在这些权力角逐中,失败者的命运会如何呢?

  我们首先确定权力是一种资源,获得这种资源,不仅有助于获得者更高个人价值的实现,也为获得者带来更高的个人利益,或者换言之,如果个人利益过低甚至被埋没、贬损,导致人才的价值与价格极不相符,人才一定会挂冠而去。同时,我们看到,开放社会的权力资源是多元的,是广泛的,比如在公司董事长这一职位的竞争上,如果杰克·韦尔奇竞争不到GE董事长的位置,别的公司也会抢着聘他去做董事长。而在社会生活领域,公共权力的设置使人才看到了更多的机会,比如4年一次的总统角逐和不得连任的规定,就比20年或30、40年任一届总统的国家,人才获得权力的机会要多,这是一道简单的算术题。再比如,一些国家的宪法规定:国家总统只要年满35岁的公民就可以担当,这无疑又给45岁以下的成熟的、有领导能力的公民更多的机会。而由于社会公共权力领域的透明度高,使得公共职位没太多的油水可捞,人们那种获得权力的心情可以稍稍淡泊些。

  在GE的几任“王位”的角逐和传承中,我们可以看到真实的人性在发光。1994年,也就是在杰克·韦尔奇登上GE王位的13年后,日渐老去的韦尔奇也开始挑选GE的新“王子”了。幸运之神这次光临的是一位叫做杰夫·伊梅尔特的年轻人。对于全球排名数一数二的公司掌门人来说,43岁确实是年轻人。

  但是,公司“王位”只有一个,角逐失败者怎么办呢?失败者是吉姆和鲍勃,他们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吉姆对韦尔奇说:“我想让你知道我是很希望得到这份工作的,但是同样我也想告诉你,我认为这个过程是公平的,因为你在整个过程中一直都是廉正的,你给了我们每一个机会。”

  程序的公正,是人性化角逐的前提。失败者表现出真实人性和绅士风度,使我再一次想到了在棕榈滩选举计票失利的戈尔,他们服从程序、尊重程序,才使得社会生活秩序有条不紊。

  当公司王位角逐战落定尘埃,杰克·韦尔奇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为他充分自信地挑选了最好的接班人而感到高兴,同时也深感痛心:让两个为公司做出了那么多贡献的老员工失望了。杰克·韦尔奇发誓要当这两人的经纪人,帮助他们在别的公司寻找到合适的职位。10天以后,吉姆被选为3M公司的CEO,鲍勃到家居仓储(HOME DEPOT)公司当了CEO。

  这是人性的胜利,没有那种“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杀戮之气;这是真诚的胜利,因为他们都不必像阴谋家一样地掩饰自己、隐藏自己,永远戴着厚厚的面具生活,直到面具长成一张皮在脸上不能揭下。

  近年来,中国的社会也正在开放和变革,也有人在自己的单位站起来呼吁:“请投我一票!”这些无疑会给中国人的性格注入活力的元素。我们希望中国人中“舍我其谁”的自信者多起来,在人性和尊严中,度过有意义的一生。




声明:在澳纽网频道上发表的内容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如果
下一篇: 感动需要一生来体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2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