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首页 > 读者文摘 > 乡关何处

作者: 余秋雨    人气:     日期: 2003/11/12








本文的标题,取自唐代诗人崔颢《黄鹤楼》一诗中的名句“日暮乡关何处是?

烟波江上使人愁。”看来崔颢是在黄昏时分登上黄鹤楼的,孤零零一个人,突然产

生了一种强烈的被遗弃感。被谁遗弃?不是被什么人,而是被时间和空间。在时间

上,古人飘然远去不再回来,空留白云千载;在空间上,眼下虽有晴川沙洲、茂树

芳草,而我的家乡在哪里呢?

崔颢的家乡在河南开封,离黄鹤楼有点远又不太远,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那

他为什么还要这样发问呢?我想任何一个早年离乡游子在思念家乡时都会有一种两

重性:他心中的家乡既具体又不具体。具体可具体到一个河湾,几棵小树,半壁苍

苔;但是如果仅仅如此,焦渴的思念完全可以转换成回乡的行动。然而真的回乡又

总是失望,天天萦绕我心头的这一切原来是这样的么?就像在一首激情澎湃的名诗

后面突然看到了一幅太逼真的插图,诗意顿消。因此,真正的游子是不大愿意回乡

的,即使偶尔回去一下也会很快出走,走在外面又没完没了地思念,结果终于傻傻

地问自己家乡究竟在哪里。

据说李白登黄鹤楼时看到了崔颢题在楼壁上的这首诗很为赞赏,认为既然有了

这样的诗,自己也就用不着写了。我觉得,高傲的李白假如真的看上了这首诗,一

定不在于其他方面,而在于这种站在高处自问家乡何在的迷茫心态。因为在这一点

上,李白深有共鸣。

只要是稍识文墨的中国人大概没有不会背李白“窗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

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首诗的,一背几十年大家都成了殷切的思乡者。但李白

的家乡在哪里呢?没有认真去想过。“文化大革命”中几乎完全没书看的那几年,

突然出了一本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赶快找来看,郭沫若对杜甫的批判和嘲弄

是很少有人能接受的,但他对李白籍贯和出生地的详尽考证,却使我惆怅万分。郭

沫若考定李白的出生地西域碎叶是在苏联的一个地方,书籍出版时中苏关系正紧张

着,因此显得更遥远、更隔膜,几乎是在另一个世界。李白看罢明月低下头去思念

的竟是那个地方吗?

奇怪的是,这位写下中华第一思乡诗的诗人总也不回故乡。是忙吗?不是,他

一生都在旅行,也没有承担多少推卸不了的要务,回乡并不太难,但他却老是找陌

生的路去跋涉。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一条路直通故乡,一条路伸向异乡,李白或许

会犹豫片刻,但狠狠心还是走了第二条路。日本学者松浦友久说李白一生要努力使

自己处于“置身异乡”的体验之中,因此成了一个不停步的流浪者,我看说得很有

道理。

置身异乡的体验非常独特。乍一看,置身异乡所接触的全是陌生的东西,原先

的自我一定会越来越脆弱,甚至会被异乡同化掉,其实事情远非如此简单。异己的

一切会从反面、侧面诱发出有关自己的思想,异乡的山水更会让人联想到自己生命

的起点,因此越是置身异乡越会勾起浓浓的乡愁。乡愁越浓越不敢回去,越不敢回

去越愿意把自己和故乡连在一起--简直成了一种可怖的循环,结果,一生都避着

故乡旅行,避一路,想一路。

谁家玉笛暗飞声,

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

何人不起故园情!




声明:在澳纽网频道上发表的内容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关于友情
下一篇: 华语情结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