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首页 > 新西兰旅游 > 新西兰纪行之四

   人气:     日期: 2004/10/4

彩虹摄影




依然是一路的山,一路的牧场。然而我们的目的地却是海,诱人的南太平洋的海。周末,路上有很多车(相较于平常,10分钟内没有一辆车而言)。很多车后面都拖着小快艇,看样子是举家出游度周末。还有的车后面拖着间小房子,到哪里都可以随遇而安了。

空气渐渐湿润,带来海的气息。
阴天,山却看得更加清楚。

经过一个小镇,正是中午时分。下车休息一下,顺便在小小的超市买下一顿的晚餐。两天的经验知道原来每一个backpack都会有厨房,锅碗瓢盆俱全,再加上油盐调料。厨房里的东西千奇百怪,不怪我少见多怪,那里汇总了各个国家的厨房用品。有的是主人提供的,有的是客人拉下的,还有的客人无偿赠送的。调料更是丰富,黑胡椒,白胡椒,各种各样的小叶片碎末,一二十瓶整整齐齐排在那里。有一个Free Food Box,里面的东西都是大家不想带上下一段旅程,拿出来共享的。每一个都标明了日期,真的很感动与那种互助与周到。
新西兰的牛奶出奇的便宜,750ml的矿泉水要1.55,而1L的鲜牛奶只要1.40。相较之下,决定以奶代水。

超市的对面是一个Take away。要了两个Burger。囊中羞涩,Burger是我们旅程中的主食。然而我的目光却停在两个冰淇淋柜上,满满排着十种味道的冰淇淋。蛋卷那种。一个单球的只要1元。毫不犹豫要了一个。伙计是个年级轻轻的男生,满满舀了一勺,我正满心欢喜准备接过来。他又舀了满满一勺,恐怕他以为我要双球,忙跟他说“Single, please.”。他冲我笑笑“yeah, I know.”,又去舀第三勺。
我的上帝,最后给我的是三个球,一个连一个停在蛋筒上,几乎和蛋筒一样高。才1块钱!我都快要欢呼了!刘斜着眼看我“你吃得下吗?”可怜的男生,碍于面子想吃而不可得,只好灰溜溜地啃汉堡。
发下豪言壮语,每到一个小镇都要买一个吃,可以省下许多饭钱。刘很不以为然,认为我还是去南极比较好。

车开的飞快。阴云被我们抛在后面,头上又是蓝天。

“快要到海了。”
“你怎么知道?”
“我闻到了海的味道!”

果然,海忽然就出现在左边,没有预警,却似乎存在了好久了。
那是一片蔚蓝的海,透过薄薄的雾气和天接在一起。海浪不大,却很密,一层接一层地涌向岸边,象一幅幅舞动的蓝绸上白色的流苏。
公路就建在海边,海风包裹了我们一路。

Orama是一个比较大的城市了。正好赶上周末的市集。在一个小小的大厅里。欢声笑语,仿佛是在开Party,而不是卖东西。大都是家做的东西,羊毛的围巾,手套,衣服,还有很可爱的婴儿衣饰。小摊的主人是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正兴高采烈和邻家聊天。有一家把纺机都搬了过来,现纺现卖。还有木制品,石头,古董,旧电器,嘈嘈杂杂,却又温情十足。小摊的主人大多都是老人,并不在意买卖,或许这样的气氛让他们变得年轻,每一个人都是神采飞扬。
在一个老头那里挑中了一个贝壳。是那种光光的大贝壳。贝壳没有什么希奇,可是贝壳的表面却根据纹路刻了一只鹤。刀功有些稚嫩,构思却很独特。老头很乐意地给我包装,虽然只有3块钱。一边包一边拉住我聊天,在他看来,聊天远比生意有趣得多。
在一家玩具店,点主人很自豪地告诉我店里的陶器玩具都是他设计的。那是各种各样的企鹅,一顺溜地排在那里,憨态可掬。那种小小的蓝色企鹅经常会光顾这里,于是这种小企鹅就成了Orama的标志。

Orama的附近有一个火山蛋的群。大大小小几十个火山蛋散落在海滩上。
每一个都是球形,或大或小。大的半径大约两三米,小的也有一米。一半深深陷入沙里,一半晒着阳光,展示着它们身上的裂痕。有的裂开来,露出红色的岩石。在空中快速的冷却只是外表,它的内心依然炽热,留下了这火红的见证。
几万年前,它们是火山的岩石。那一次激烈的爆发让它们离开了那曾经以为不变的依恋。谁说海枯石烂可以矢志不渝?沧海桑田,有谁可以知晓?又有谁可以阻挡?小小的海鸥停在石上,是在诉说海的故事还是在诉说石的故事?

到达Dunedin的时候,天色已晚。兜了几个圈子找到订的Aunty’s backpack的时候,已是满身疲惫了。可是那家backpack又让我眼睛一亮。两层楼的民居,典型的英国式的房子,尖顶,长长的窗对着一个小小的漂亮的花园。推开高高厚厚的木门,是一道走廊,铺着好厚的地毯。客厅很大,有一个漂亮的壁炉,几个年轻的女孩子蜷在沙发上看电视。厨房和饭厅连在一起,几个以色列人在做晚餐,满室奶油的味道。卧室在楼上,踏着地毯沿着楼梯往上走,就仿佛我是穿着一身曳地的晚礼服,正提着裙摆踏着水晶鞋去参加王子的舞会。
卧室里摆着三张上下铺的木床。也有一个壁炉,壁炉上摆着花瓶。墙上悬着一幅油画,那应该是去Mt.Cook的路上吧。画的年纪应该不小,还是土路马车的时代。主人告诉我们这个房间是火灾的逃生房间。果然,窗户外面是个小小的窗台,连着向下梯子。
“这里可以演罗米欧与朱丽叶。”
大家都笑了。

晚饭的时候和一个瑞士女孩聊天,向她介绍Mt.Cook的美景。她在羡慕我们有车自由,我却羡慕她有那么多时间可以玩。当我请20天的假的时候,同学都说好长时间啊。可是在这里遇到的没有一个人是下1个月的。旁边桌上一对老夫妇认真地在作笔记,摊得满桌的地图和书。

大家都很友善,互相交换着对某个地方的看法。各种各样的口音夹杂着各种各样的香味。灯光暖暖的,CD机在放Jazz,很轻,但是富有魔力的嗓音弥漫在空气中。好像在家里,真的,一路上都是家。



声明:在澳纽网频道上发表的内容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新西兰纪行之三
下一篇: 新西兰纪行(五)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2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