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香巴拉:科洛尼亚de闲散时光(2019,乌拉圭)





科洛尼亚de闲散时光(2019,乌拉圭)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1624    日期: 2019/3/13


乌拉圭的足球世界闻名,但它身处何地,估计很多人未必知道。要去南美旅行,我在世界地图上寻找,才发现原来它在这里啊——阿根廷和巴西之间,犹如一个旋转的足球,被两个巨人用脚瞬间定格在拉普拉塔河和巴西热带雨林之间。

 

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和乌拉圭小镇科洛尼亚,隔着拉普拉塔河,快船只需要一个半小时。如果有美签,签证也免了。原打算从科洛尼亚去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小转两天的,因为看布市的跳蚤市场,遂缩短了一天时间,最后选择放弃蒙得维的亚,只在科洛尼亚住一晚。科洛尼亚是乌拉圭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城虽然小,名气却大。

 

布宜诺斯艾利斯,我们乘64路公共汽车在码头附近下车后,导航定位码头,显示附近有一个赌场。我们很容易找到了河边,泊着一艘船,但却找不到码头。问一个女孩,基本不懂英语。翻译给她看,让我们再走一段路,她指着那个大的圆形建筑。

烈日当空,我和湘湘一前一后走到圆形建筑门口,一个保安非常热情,引导我们走入大厅,里面极度富丽堂皇,铺着紫红的地毯。我问什么地方买票?说不需要买票,寄存一下包裹就可以。我说我们要坐船,怎么可能把行李寄存?

诧异间,看见个像中国小伙,我问,果然是。他说这里不是码头,是赌场。 哈哈,看我们两个风尘仆仆的像来赌博下注的吗?真是开国际玩笑。那个好心的小姑娘不知道凭什么判断我们要去赌场。再次绕了一大圈,总算问到明白人,我们找到了码头,只是要等3个小时。

坐在船上,望着浩淼的河水,感叹用如此久的时间才能渡过河去。入境极其简单,下船直接走就可以了。科洛尼亚,导航定位再次出错,转了一大圈才找到预定的青旅。一间特别好的房间,通风,又可以看到前后院。

门楣是蓝色的装饰,是我最喜欢的颜色。一院子的阳光,照着后院里的几棵大树。牛油果树,我第一次见,树上挂着很多牛油果。还有一棵柠檬树,树上也结满了果实。一个有果实的小院,祥和。

科洛尼亚,散发着一种慵懒、安闲的气息。小城似乎只有一条主道,中心区也有很多小店、超市和酒吧,但行人和游人都不算多。马路上的参天大树,也是法国梧桐,不知为何长得这么高大、茂密。这些树有年头了。一个城市,让老树活下去,这不仅仅是生命的传承,也是一个城市的自信。

科洛尼亚,兼有葡萄牙和西班牙的风格,因为历史上曾被两个殖民地国家你抢我夺,轮番坐镇。其实葡萄牙和西班牙比邻而居,原本风格也极其相似。走在街上,我分辨不出那些房子是西班牙风格,哪些是葡萄牙风格。

科洛尼亚,后边又被阿根廷和巴西争抢,抢手是因为它是一个良港。遇见一个大白胡子,他问我来自中国哪里?山东烟台,不得不再加上一句,在北京和上海之间的一个海滨城市。他说去过中国,西安,广州等城市。

我们先是去银行兑换了当地的比索,买了水果和蔬菜,回到青旅做了简单的饭。吃过,休息片刻。等阳光温和下来,我们顺主街道一直往河边走,很快便走到了老城的中心。

老城就在河边,白色的灯塔是明显的标志,小巧精致,用不了半个小时就可以转一圈。只是,不能这么走马观花吧……我们走走瞧瞧,时间就这样延宕下来。此时正是阳光最好的时候,这些古老的街道和院落,有很多的花、藤装点,再加上别有情致的门牌和路灯,显得古朴而典雅。

石板路被踩得很光滑了,像祖传的老玉一般,泛着柔和的光,来自久远年代的润泽。有不能开的老爷车,停在很多人家的门前,仿若时光可以倒流,这些漂亮的流线型的车,载着俊朗的青年和美丽的姑娘,在石板路上穿梭而过……

来到河边,有游客在等着看日落,也有很多垂钓者安然静坐,等着鱼儿上钩。我们顺河边走了很远,从不同的角度看这个不像河倒像海的拉普拉塔河。

拉普拉塔河,世界上最宽的河,最宽处有290公里。它是巴拉那河和乌拉圭河汇集后形成的一个河口湾,说白了,就是乌拉圭和阿根廷之间的那个入海口,长约320公里。

拉普拉塔河,曾发生二战的第一次海战——“拉普拉塔河口海战”。1939年12月13日,德国的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于当年9月开始,在大西洋和印度洋进行破交战,攻击盟国商船,吸引了大量盟军军舰。

在拉普拉塔河口海域,德国佩斯上将号遭遇三艘盟军巡洋舰——皇家海军的埃克塞特号、阿贾克斯号及新西兰海军的阿吉里斯号的拦截。埃克塞特号受到重创,其余两艘巡洋舰也受到损伤,但它们成功地将佩斯上将号围堵到蒙得维亚港内,最终迫使德国人将军舰凿沉。

 一艘邮轮驶过拉普拉塔河的远处,不知它是归航还是出发?夕阳慢慢地向水面沉下来,河面上一片火红耀眼。近处几个垂钓者收了杆,把放在水中的网子提起来。离开水,网里的的鱼顿时活蹦乱跳、拼命挣扎。好大的鱼,大的足有四五斤。我们羡慕地走近了看。 

潮水下去,河边留下一个个的水汪,也被夕阳照的红彤彤的。一个小男孩趴在水汪边看,他看到了什么?


一滴水,可以看到太阳的光芒。一个水汪,在孩子的眼里也该有一个清明的天空吧。

 太阳落下去了,风轻轻地吹过来,令人心旷神怡。我索性躺在脚下的大石头上,热热地,我的腰瞬间好熨帖啊。最后一抹光越来越淡,有一瞬间它似乎特别的瑰丽迷人,但很快便消失殆尽。

垂钓者都陆续走了,小男孩也极不情愿的被奶奶拽走,河边只剩了三三两两的人。我们也依依不舍地离开,迎着华灯初上的街道,很多酒吧放着迷离的音乐,闪烁着迷离的霓虹灯。

都说科洛尼亚的落日美,的确是美。它的美散发出一种怀旧的气息。

次日清晨,我俩再次来到河边。港湾里的小船泊在那里,平静的水面上影子和船在纠缠着,好像小船从来就没有出航过。

很多老旧失修的房子,被废弃了,无人问津,但依然保持着昔日的风格。葡萄牙或者西班牙,也早已成为昔日黄花,它们最辉煌的时代过去了。

而今的拉丁美洲,虽然依然在讲着西班牙语或者葡萄牙语,但早就独立成为一个个主权国家,和这些殖民者没有了任何关系。但西班牙或者葡萄牙或者意大利等新移民的子孙后代却落根在这里,一代代繁衍生息,一代代交汇融合,成为新的民族——拉丁人。也许多少年后,他们甚至不会承认自己流着的血液里有着殖民者的基因。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一年一度之塔拉布科狂欢(玻利维亚,2019)

殖民时期的辉煌——银都波托西 (2019年3月,玻利维亚)

基多与贼多

亲历“五一”基多大游行(厄瓜多尔,2019)

不可思议的印度

天空之城——马丘比丘(秘鲁,2019)

莫其卡和奇穆——印加文明前的文明(秘鲁,2019)

艰苦跋涉Salkantay,徒步攀登马丘比丘(2019,秘鲁)

香草铺就人生浮岛,天马行看湖光岛影(2019,秘鲁)

情深此蓝——的的喀喀湖(2019,玻利维亚)

赏天空之镜,品人生之盐(2019,玻利维亚)

送你一只火烈鸟(2019,玻利维亚)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