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时评 从政纪实:从政被谣言攻击怎么办?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魔王时评

从政纪实:从政被谣言攻击怎么办?

作者: 魔王    人气: 1065    日期: 2021/2/21


从政纪实系列:从政被谣言攻击怎么办?

魔王Morgan Xiao 魔王时评 今天

我在新西兰参政这几年并不总是鲜花和掌声,遭受了很多反对声音,还有竞争对手的排挤和攻击。但我并未灰心,因为其实哪个职场都是这样,所以读者如果有志于从政,也请做好心理准备。2019年地方选举时,我就遭受了连番攻击,这些攻击还绝大多数来自华社,时过境迁,这段经历背后的故事已经可以拿出来分享,以给后来者前车之鉴。

 

痛骂反华势力事件

   

我写文章骂反华势力是“王八蛋”是参加地方选举前一年的事情,当时还并未计划参选。反华势力当时只知道我是华社具有代表性的作家,没关注我的工党籍,只是把我当成“华社亲中”的一个论据。即便如此,工党支部主席和一些国会议员也对我进行了劝慰,纪实系列已对此写过不提。后来当反华势力发现我出来参选时很惊讶,跑论坛和小众媒体上“曝光”我,但工党早已知晓并有准备,更根本没有处罚我的意思,然而一些华人当时以为我“倒霉了”,趁机对外释放谣言说我因此事“被工党开除了”,或“退出了工党”。

 

我当时在参加工党支部会议时提到了这些谣言,支部的同志们对此谣言都表示不可思议和同情。我说某些人做梦都想让我离开工党,工党本来华人就少,而且我的党费可是刚交过的,我才不会走。众人都笑了。以前的文章也提过,就在我被造谣“被工党开除”的仅一个月后,我便顺利代表支部参加了Wanganui工党年度大会,懂的人都知道,这一个隆重的公开场合,政治上犯错的党员即使是议员都是不允许参加的。不久后我还参加筹办了一些工党的活动并有华人社团广泛参加,那些谣言马上就自打脸了。

 

 很多华人并不了解,反华和亲中两个立场在新西兰都有言论自由,反华在新西兰远没有达到绝对正确的程度,辱骂对立政治派系只算是双方论政时出现的用词瑕疵,在用词上道歉即可,这样的用词瑕疵连国会这种场合都偶有出现,公众关注寿命不会超过一个月,更不会严重到政治生命终结。那些认为我因此“政治上完蛋了”的人,显然根本不懂新西兰政治。

 

红包风波

 

 红包风波是我在微信群中给“竞选发布会”打广告的事情,“涉案金额”是每人几分钱。新闻如实报道了“每人几分钱”的数值,由于以前发生过类似先例,所以没有太大的关注,英文报道点击大约只有小几百,评论也并不多而且大多在议论“发微信红包”这个中国文化是不是真的。其实这种选举中的小瑕疵我知道其他政客也时有发生,大多媒体都懒得报,即使被针对了曝出来四处宣扬,也并不会造成什么实际影响(反而过度攻击会引起围观者同情)。其实选民对政客要求没那么苛刻,至少要比政敌宽容的多。

 

于是又有华人造谣说“我因贿选被处分了”。但其实组织选举的奥克兰市政府一句话都没吭,反华教授布莱迪在后来的一篇“国会报告”上指责,奥克兰市政府没有着手调查红包事件是在包庇我。然而也不了了之了。还有一个插曲是,英文媒体报道此事时,还把我们竞选团队名字和Logo登了出来,但由于“罪行”太轻微,搞得更像是在帮我们制造热点炒作,以至于我的竞选经理看后乐得说这简直是免费的广告。果然不久,那篇报道也发现了不妥而删除了团队Logo,那时候新闻已经过期了

 

X传媒造谣事件

 

在华社对我公开造谣最活跃的应该是X传媒。不知是受人指使还是政治立场不同,曾经与之没有任何过节和交集的X传媒突然开始对我大规模造谣,造谣的手段是引用所谓“网友评论”,以为这样就可以逃避法律责任。但其实这种“传谣”也同样要负责的,这在法律上是有先例的。之所以没有提告,是因为这个媒体知名度并不高,造谣水平也很低没什么人信,实际只是在帮我提升知名度。该传媒称我并非是2004年来到新西兰的而是2013年,但其实2013年来新西兰移民是不可能在2019年前就获得国籍的,这是所有移民都知道的常识,当然对政治避难分子可能不是。我后来顺利完成了选举,我的国籍真实有效不证自清。

 

某华人市议员造谣事件

 

 当我曾应工党之邀在奥克兰中区参选时,某市议员对我态度还是不错的,直到我又“突然”出现在他所在的选区组队时,他对我的态度突然就变了,微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拉黑了我,我与他并无竞争关系,想也许是因为我的团队中有他的竞争对手吧。直到竞选最热时,有朋友突然转给我微信截图,我才发现该市议员在微信号里含沙射影,说是“魔王”破坏了他的竞选广告板和砸了他朋友的咖啡店。

 

我想这就不厚道了,平白无故拉黑我原来就是想干这个啊。竞选团队给我的建议是告他,我也确实跑律师行商量过了,但后来有朋友劝慰,出于种种因素还是决定降调处理,然而他跟我并不是一个党派,我还是可以不客气地写文章反击一下的,于是就这么做了。后来一些朋友分析,该市议员估计也是听信了某些谣传,误以为我已经是没有政党或社团支持了才对我出手。不过后来他也在某个社团活动中主动与我搭了话,我想,跟他政治和解应该也没什么问题,这件事就算了。

 

其他流言蜚语

 

 华社中曾有人向工党传言“华人更喜欢女性当华人议员”,以至于有一些工党洋人还跑来找我求证。我当时回答了,并且还写过英文的分析文章在脸书上,说华人并没有这个文化,因为中国的女性早已解放,中国有很多官员、名流和富豪都是女性,男女相当平等,所以没有太强烈的“女权政治正确”,我说,只要是接地气、躬身服务民众的政客,不管男女,华人都喜欢。

 

华社中曾有人向工党传言说我“参加过国家党”。显然并没有,这个谣言其实对我没有伤害,是因为这对工党来说很好查证。况且在新西兰政坛里,“参加过别的党”、“支持过别的党”或“在别的党里有朋友”什么的都不算大问题,我认识的不少议员生活中都有对立党派的私交要好,议员甚至部长换过党籍的也有不少案例。新西兰政坛追求任人唯贤,政治上比较务实,“对党忠诚”的政治正确并不强烈,所以这套谣言一定出自那些对西方政治不大了解的还比较有奴性的人。

 

华社中曾有人向工党传言,说一些有影响力的华人社团“不再支持我了”。确实有人尝试说服过社团不再支持我,但目前还未发现有“原来支持但后来不支持我”的社团。事实上支持我的华人社团是越来越多的。

 

华社中还有人向工党传言,说华人媒体不再邀请我做政治评论了,并且在这个谣言之前,有人试图要求华人媒体不再给我曝光度,也确实有个别媒体这么做了,显然这是一个两头造谣。然而我的文章发表平台减少,不等于说我没有影响力了。我们有幸生活在自媒体时代,传统媒体的流量有时候并没有自媒体大,该谣言不久后,我写了一篇评论“港独牙医”的文章,仅用于存档的公众号一夜就收获了两万点击,论坛上收获一万点击,加上其他合作媒体转载则难以统计,并被其他媒体评论为“满城风雨”。这是大多数新西兰华人文章难以企及的影响力(当然,那些花钱买假流量自欺欺人的不算)。其实写文章和做议员是一样的,无论在什么平台(政党),成功的关键在于关心读者(选民)的诉求,也就是接地气如果不接地气,平再好也不会有点击率,平台越好还可能被更多的人骂连累平台的声。此案例证明,如果接地气,就算被人恶意挤压了平台,也照样可以有影响力。

 

此外,还有一些社团小范围流传说“中国政府不喜欢我”。虽然我不太清楚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和什么目的,但这是我还是列出来吧。

 

为什么从政不应轻言放弃

 

 以上并非是我遇到的所有阻力。当时很多社团的朋友同情我,担心我要退出政坛。我回答说,他们攻击我说明他们害怕我,特别希望我退出政坛,那我为何要遂他们的意呢?他们害怕我,说明他们认为我有本事,他们这么看得起我,我高兴还来不及,为何要退出政坛呢?

 

当时我的竞选经理,也是现在某支部的主席,教导过我:民主制度下的政坛是一个流动性很强的地方,10年后的政坛与10年前的政坛完全是不同的一拨人,谁都不会“江山永固”,如果从政遇到了什么阻力,这些阻力也会遵循这一原则,随时都会出事走掉;人都是健忘的,人们总是会忘掉一个人旧印象并被这个人的新印象刷新,所以只要不是原则性的错误(比如攻击同党或触犯法律之类的),只要年轻,就没有什么风波是过不去的。

 

几年前华社呼吁鼓励华人参政议政时我就有一个疑问,过去参政的华人其实并不少却纷纷淡出了政坛(政坛洋人也看不起这样的华人),新西兰华人参政环境一定有什么问题。如今我已经探明了症结:吸引华人从政的往往不是理想而是名利。华社似乎给了从政华人过分的荣誉,这就很容易吸引太多醉心名利者进入这个圈子,那么出现华人议员用议员头衔为个人牟利的现象就不可避免,华人之间没有政治辩论却只有造谣攻击的现象就不可避免。由于只是追求名利政客就会显得缺乏耐性,遇到点挫折或暂时当不了议员就很快退出政坛,这就是政坛华人少和寿命短的根本原因。

 

能支持一个人长期参政的绝不是名利而只有理想。我一直羡慕工党内那么多活跃的老人党员,相信其他党派也有这样的人:他们毫无兴趣“选议员”为自己谋名利,却愿意为政党义务奉献一生,并为自己关心的群体在党内发声——没错,其实不是议员也是可以发声的。所以每当有社团的朋友担心我退出政坛,我就会讲这些老党员的事情。想想现在我才三十多岁,对我来说还要至少从政四十年,咱不能让人小瞧了华人。


(纪实系列文章将收录于未来自传)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魔王时评 文章


新西兰华人为何不相信“新疆种族灭绝”?

华人应该把防疫二维码当红包

新西兰主流媒体:华人并非房价上涨的祸首

评新西兰总理斥责华社因疫情而遭受的歧视

新西兰养老修正案对新移民不太公平

新西兰华人也是新西兰的主人

小心那些在国会里用中文宣誓的人

中国说“戳瞎五眼联盟”,新西兰总理如此回应

RCEP将如何改变新西兰和中新关系

反华教授布莱迪要被大学开除了吗?

新西兰大麻没有合法化,军功章有华人一半

新西兰是纳粹国家吗?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