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人生 漫步奥克兰.11 - 奥克兰工程巡礼 南环(2018.02.25)之一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徒步人生

漫步奥克兰.11 - 奥克兰工程巡礼 南环(2018.02.25)之一

作者: 微懂    人气: 2771    日期: 2018/4/9


1. Ferry Building轮渡大楼

皇后街码头的重建促使W H Hamer先生(1905 - 1923年的港务局工程师)为渡轮公司提出了一个新码头的方案,用渡船将北岸和东部海湾与市中心相连。他的1904年计划中,在大厦的基地处建一新的T型渡轮码头。在奥克兰市议会对该建筑高度和选址的反对意见得到解决之后,亚历山大·怀斯曼(Alexander Wiseman)1907年被任命为建筑师并于1909年投标。大楼耗资了6.8万英镑,于1912年完成,是爱德华巴洛克复兴建筑的典范。在Coromandel花岗岩基础上,Phlox&Sons用砖石和悉尼砂岩建造了大楼。采用的是钢筋混凝土基础上的无钢筋承重砌体的施工方法,并且是当时的典型方法。

60年代初期,随着奥克兰海港大桥的开放,渡轮贸易量下降。1980年代,随着地震加固成本的工程报告出炉,大楼几乎要被拆除。 1986年,奥克兰港务委员会将该建筑物租给了Challenge Properties Ltd进行翻修。大楼内部被拆毁,用钢筋混凝土和钢筋加固,并改建成商店和办公室,并不显著地加上了额外一层。翻修费用约1100万。

1916年的轮渡大楼

2. Queens Wharf 女王码头

奥克兰早期的繁荣取决于1850年代的港口设施。第一个码头是通过私人订单于1851年在Official Bay湾建造的Wynyard码头。Commercial Bay的皇后街码头则于次年开始建设,这可能是皇家工程师准备好的计划。当Daniel Simpson于1854年被任命为奥克兰港务局的工程师时,这只不过是一个由木材和石头构成的坚实的填充物。他改进了铺设面,通过传统的桩柱施工,其长度达到了244米。到1871年,它长474米,宽12米,T型码头提供了额外的泊位主要用于海外船只。

总测量师Felton Mathew在1841年选定Commercial湾作为新首都的贸易中心,并表示在他的计划中将进行大量的填海工作。辛普森的1855年的海港发展计划加强了这一点,第一个填海工程是由奥克兰省政府在1859年从Fort Street(最初的岸线)到Customs St . East进行的。到十九世纪八十年代末,Commercial湾已经通过不断的填海而消失了。

发现皇后街码头摇摇欲坠而且过时,Hamer在他的1904年的报告建议取代更新。现在的新的钢筋混凝土皇后码头是在1913年建成的。

1905年的照片,从Queens Wharf向Queens Street方向看。

3. Britomart Transport Center & Central Post Office

Britomart交通枢纽和中央邮政局

The architects were JASMAX Ltd/ Mario Madayag, engineers were Opus International, project managers BECA, and the main contractor Downer.
中央邮政局(CPO)建于1911年,是一座爱德华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在Coromandel花岗岩基础上的用Oamaru石头铺面。这座漂亮的建筑物为奥克兰很好地服务过,直到1989年新西兰邮政局撤出。最初,这个建筑物是奥克兰的第一个火车站,后来迁移到Beach路(1930年)。空地成了市政汽车站,并被命名为Britomart广场。
差不多70年后,奥克兰市议会提出了一个计划,重建20世纪头十年就存在的Britomart商业区; 形成了一个中心城市铁路,公共汽车和渡轮交汇处,经过翻新的CPO形成了地下交通枢纽的大门。经过近十年的政治争论,这个决定终于在2001年实施了。
耗资1.7亿元(CPO加固和底层翻新3500万元,车站1.35亿元)的工程在2004年完成,30,626平方米的地面项目包括一个地下柴油火车车站,高峰时间每小时可处理10500名乘客的流量,有一座玻璃建筑为车站的地面入口通向地下火车站站台,也是车站出口并通往相邻的巴士站和公共场所。
为了满足要求苛刻的抗震规范,靠近大海的地理位置,车站占地面积内的主要建筑物需要在施工期间保持运行以及严格的成本限制,在工程和建筑设计中需要大量的创新。例如在较好地质段"自下而上"而在较差地质段"自上而下"开挖建设;开挖前在地平面上建造主梁,以及在CPO的上层剪力墙中使用喷射混凝土,这节省了时间和模板成本。降低的地面,显现了混凝土柱和支撑在浮台上的基础墙之间的大量钢筋连接。原始的CPO地面是位于现在楼层下方带有Crawling Base的混凝土柱底部,也就是现在的楼层面。这些大型连接现在展示在玻璃箱中。
建筑师方是JASMAX Ltd / Mario Madayag,工程师方是Opus International,项目经理是BECA,而主承包商是Downer。

4. Dilworth Building大楼 22-32 Queen Street

由赞助慈善事业的迪尔沃思信托Dilworth Trust Board于1926年委托建造,Gummer&Ford设计,纽西兰最重要的建筑公司之一Fletcher Construction建造。 冠名Urbis et Porta。它最初的目的是在对面的地址上建成镜像大楼,一起形成城市的门户。 以朴素古典风格设计,被认为是受了英国着名建筑师Edwin Lutyens爵士的影响,设计者WH Gummer曾在爵士早期的事务所工作。

使用电动起重机而不是液压起重机能够快速建造建筑物。 它有一个钢筋混凝土框架和地板,并用波兰石装饰。

1927年的建设场景

5. Dingwall Building 87-93 Queen Street

建于1935年的钢筋混凝土大楼,是1931年Napier大地震后通过新法规后建成的第一个奥克兰结构。 它采用装饰艺术风格建造,正面立面为外悬式结构以使不间断的玻璃线跨过八层楼的每一层。 Gummer&Ford为建筑师,John J Booth负责结构工程。

6. New Zealand Guardian Trust Building 105 Queen Street

这座建筑是由Gummer从Lutyen的伦敦办事室和Daniel Burnham从芝加哥办公室返回纽西兰后设计的。 于1914年开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完成。 它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芝加哥摩天大楼建筑技术。 八层高的大楼(当时允许的最高楼层)是奥克兰最高的建筑之一,直到1960年代。 钢框架结构,混凝土地板和钢框架窗户,旨在具有防火功能。 皇后街立面是Nelson Sandy Bay的大理石。

7. Ligar Canal Under Queen Street

在欧洲人定居之前,Waihorotiu溪流从沼泽地(现在市政厅附近的Aotea广场)流出,在现在的Guardian Trust大楼处流入海里。如同Felton Mathew1841年的城镇规划中所阐述的那样,这条小溪不时侵入皇后大街路面,但最终可能由于它而确定了奥克兰主要街道的实际路线。

沿河西岸开发的Grog商店和酒店,在没有长期的污水污物处理的责任状态下,液体和固体废物直接排入溪中。到1852年,溪流被称为"Ligar Canal"(以第二个总测量师的名字命名),并成为公众嗅觉所厌恶的对象。两边筑有木板墙,沼泽被部分填满了,并且有人企图把它圈起来。坍塌的河岸并不罕见,1865年,Sibbuns剧院(后来的His Majestic剧院)在建造时滑入运河。此时的皇后街只是一条沿河流东侧的步道。
随着一些地方工程和公共卫生行政责任的发展,1860年代发生了逐步的改善。1870年代,溪流似乎已被覆盖而成为女王街的下水道。适当的废水处理直到1914年才开始。
它现在在街道下面是一个看不见的椭圆形横截面的砖砌下水道,与现代水泥管网交错。

1860年的Queen Street,与Ligar Canal并行

Ligar Canal现就在Queen Street下方

8. Civic Theatre Corner of Queen and Wellesley Streets

自1929年开放以来,"巨大的Civic"已经让奥克兰市民着了迷。作为最后一个将要建成的大气景观宫殿之一,它是大洋洲最大的,也是世界上少数幸存的同类建筑之一。它由Fletcher建筑公司和Super建筑公司(悉尼)在短短的8个月内为纽西兰的公共娱乐经理Thomas O'Brien而建。结构有钢筋混凝土柱和梁并将砖砌入和钢结构屋顶。从英国进口的十根长达四十二点七五米的桁架,一百名泥水匠在塑造门厅的印度幻想神庙花园和在2750个座位的礼堂里的波斯皇宫的浪漫的宣礼塔。日落机和云投影机改变了天空的蓝色天花板,深夜变成了由800颗星(从德国进口的24瓦蓝色灯泡"明星")照亮的夜晚。其他功能还包括一个Wurlitzer风琴,一个可起落的缆车乐队坑和在最低层的Wintergardens歌舞表演。

1994年,当租约期满奥克兰市议会收回大楼后,决定恢复和加强大楼结构,把它转换成一个歌剧院,同时保留"幻影宫"的效果。这个任务特别复杂,被形容为像"重新制作结婚蛋糕,但同时保持糖霜不除去"。

新的混凝土剪力墙是在新的基础上沿着原来的砖墙建造的。安装有一个新的更大的舞台,飞塔设施,现代化的设施和技术。为了保持5.8吨的门式拱门完好无损,它被支撑起来,一起吊在观众席上面,而后面的墙被拆除和重建。该项目耗资4180万元。Holmes咨询集团为工程师,JASMAX有限公司为建筑师,而Downer为承包商。

Civic的侧面立视图

在建中的Civic Theatre

9. Auckland Town Hall 301-303 Queen Street

奥克兰于1851年以议会立法成为自治区,但第一届自治区议会仅履职了一年;由于缺乏兴趣,没有进行第二次选举。随着1867年"地方政府法"的通过,奥克兰第二次成为都会市。市议会的事务由不同的办公室管理,直到1911年的市政厅启用。墨尔本的J Clark & Sons建筑师赢得了设计巴洛克风格复兴结构的比赛,让人想起伦敦的Lembeth自治市议会厅。以墨尔本青石为基础石铺上Oamaru石,由奥克兰的Ferguson & Malcolm建造。除了公民办公室外,这座建筑还包括一个大厅(仿照莱比锡的Gewandhaus音乐厅)和音乐厅,分别容纳300人和880人。在1920年代,在市政厅附近的老市场上建造一个巨大的文娱中心的计划被放弃了。后来为了缓解办公室压力而建造了行政大楼(1966),以及现代艺术和会议场地Aotea中心(1990)。
为纪念奥克兰艺术和公民生活的传承和贡献,市政厅于1990年代中期进行了翻新。由于它是由未加强的砖石建造而成的,因此不符合当前的抗震标准,特别是作为集会场所。结构工程公司Kingston Morrrison Ltd(现在的Sinclair Knight Merz Ltd)被指定加强大楼结构,使其不会遭受地震破坏。引进了许多创新的技术,包括在大厅上方布置横隔膜和用碳纤维来加固楼板。在Great Hall大厅里,一个巨大的桁架被螺纹化,一组接一组插进原来的圆形结构中,以支撑高高的细长的墙壁。许多墙壁已经锚定在地下六米的基础岩石上,以抵抗地震的负荷。

1911年,接近完成的市政厅

10. Albert Park Princes Street

这个中心城市公园曾经是一个建于1840年代后期的殖民地防御工事,以抵御毛利人的恐怖袭击。虽然从未受到过围困,作为20年的军事基地直到1880年才被解禁。然后奥克兰市开始把这个地区发展成一个拥有正式维多利亚式花园的7.5公顷的公园。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害怕日本炸弹袭击,市议会工程部门在公园下设计建造了一个大规模的防空地道网,可容纳2.04万人。在入口处使用了一些机械设备,但主要的人工挖掘工作是由多达100位市议会的工作人员进行的。它花费了12万英镑,其中四分之三是由政府支付的。建设中涉及1200立方米的火山岩,砂岩岩石1,隧道用木材作内衬约有14万平方米,纵横总长3400米。为了帮助强制通风,没有死角。还安装了急救站和柴油动力待机电灯,以及一个大功率扬声器系统。在原来的七个入口,一个现在可见的入口是维多利亚街东面顶部的一个椭圆形装饰墙所显示的的已封闭的入口。另一个是Constitution Hill宪法山脚的Parnell钢门。

Albert Park的地下防空洞计划

地下防空洞的入口之一,Victoria Street East顶端

11. Albert Barracks Wall University of Auckland grounds

这座石墙建于1846年到1847年之间,用毛利人劳工,皇家工程师监督,用以保护阿尔伯特军营。 这是总督乔治·格雷George Grey为奥克兰的长期防御计划的一部分。

青石从伊甸山开采,建造了典型的19世纪中期的防御工事,有堡垒保护大门,沿着它的长度有设计台阶可让军队通过墙孔射击。 它保护了军营一系列的服务和主要是简单的木结构建筑物,但也有用石头。 建筑物目的是容纳1000名士兵,虽然只有大约400人在那里驻扎。

这一部分就是全部军营墙的的遗迹。 其余剩下的石头被用来在Mechanics Bay修建Kitchener Street挡土墙和铁路涵洞。

从军营向西看,1868年

军营中的士兵和军需库(图左),1850年

12. University of Auckland Old Arts Building 22 Princes Street

令人印象深刻的奥克兰大学老艺术大楼建于1923年至1926年之间,是由美国建筑师R A Lippincott赢得设计大赛。哥特式的风格,用钢筋混凝土建造,用Mt Somers石装饰。塔高53.34米,基本参照牛津基督堂学院的Christopher Wren的汤姆塔。
该建筑由Fletcher Construction Co建造,公司于1909年由苏格兰出生的木匠James FletcherDunedin创建。在二战后的鼎盛时期,Fletcher的市场遍及整个大洋洲,太平洋和北美西海岸。它现在是Fletcher Building Ltd的子公司。
这座建筑在1985年经过了翻新和加固,其中塔用钢筋支撑,许多混凝土花边被炭纤维替代以减轻重量。钢筋剪力墙和隔板安装在建筑物的其他部分。在塔下门厅的马赛克瓷砖地板是一个特殊特征。翻新顾问是Sinclair Knight Merz Ltd.

13. Old Synagogue 19A Princes Street

旧的哥特式和罗马风格的犹太会堂是由Edward Bartley在1884 - 1885年设计和建造的。他用一种新颖的方法,以矿渣混凝土作为建筑材料,当时认为它与砖和灰泥相似。今天,它将被视为轻质混凝土。因为它比传统的混凝土更有弹性,所以在地震中比在当时典型的砖砌结构中可能更加坚固。巴特利(1830-1919)从海峡群岛抵达纽西兰时才14岁,当过橱柜制造学徒,最终成为建房工人,后来成为建筑师。犹太教堂为犹太商人的需要而服务,其中许多人住在王子街和Waterloo Quadrant的豪宅。
奥克兰市议会强化了这座建筑的抗震能力。这包括在墙上垂直钻孔,并用钢筋灌浆。许多犹太教堂的漂亮的特点仍然存在;包括一个椭圆形的楼梯,圆桶拱形天花板,精致的玻璃和老式方舟上装饰精美的灰泥,该建筑目前归奥克兰大学所有。

1903年的照片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徒步人生 文章


漫步奥克兰.28~Symonds Street Cemetery:Bishop Selwyn’s Path & Waiparuru Nature Trail (2021.10.09)

漫步奥克兰.27~Symonds Street Cemetery:Hobson Walk(2021.10.09)

漫步奥克兰.26~Symonds Street Cemetery:Rose Trail(2021.10.09)

漫步奥克兰.24- Sandringham Shopping Centre Heritage Walk (2021.10.02)

漫步奥克兰.23-Balmoral Shopping Centre Heritage Walk(2021.09.25)

漫步奥克兰.21-Blockhouse Bay Village Walk(2021.09.18)

漫步奥克兰.22-Blockhouse Bay Seaside Walk(2021.09.18)


漫步奥克兰.20-Mt Albert Shopping Centre Walk(2021.09.11)

漫步奥克兰.19-The People’s Mt. Albert Walk(2021.09.04)

漫步奥克兰.18-Genteel Mt. Albert Walk (2021.08.29)

Queen Charlotte Track/Tōtaranui/夏洛特王后步道(2021.05.21~24)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