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马自由行 巴库,劲风吹过土生金(阿塞拜疆2)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天马自由行

巴库,劲风吹过土生金(阿塞拜疆2)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7447    日期: 2018/7/24


外高加索三国,总有些神秘。北有大高加索山脉阻挡,更北处有虎视眈眈之俄罗斯强国。东西是黑海和里海夹持,南有大国土耳其、伊朗,历史上曾经雄霸一方的波斯和奥斯曼帝国。四周强邻之下,外高加索三国的处境可想可知。


当航班从格鲁吉亚的第比利斯飞往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看见大地上有升腾的烟雾,不知是火山?燃烧的石油?还是天然气?

抑或是燃烧的森林树木?

很多沙漠国家盛产石油,但外表看起来还是贫穷荒寂。

飞过雪山苍茫。温度,不仅仅诠释季节,也描述高度。

山脉连绵,雪山傲立。高处不胜寒,树木选择低暖处生长。

雪山背后的方形山峰,像一堵墙,令人诧异。

越到阿塞拜疆,地貌似乎更加荒凉。盐碱湖泊,让人触目惊心,不知水中是否有鱼或别的生灵?

大地起伏不平,泥土从高处滑向低处。冲击平原,村镇和城市倚势而建立。


巴库,一个多风的城市,不因海水而浪漫,却因石油而闻名。早在十世纪,这里就开始挖井汲油。1877年,世界上开始工业化采油,而巴库已在1873年打出第一口油井。20世纪初,巴库石油产量是世界上最高的,1901年其石油产量几乎占世界产量的一半,由此赢得“石油城”的盛名。


但“巴库”的真实含义,却与风有关。巴库,古波斯语,即为被大风袭击的城市。


哪怕在盛夏炎炎,呆在巴库的几日,也充分感受到了风的威力。窗缝里钻过劲烈的风,犹如万马斯鸣,让人心生惊悸。走到室外,高楼引起的狭管效应,有把人吹跑的恐惧。


风最大的一天,我们去参观巴库最居流线型的建筑Hayder Aliyver center,它的设计是否也与风有关?也许。

路上遇到几个年轻人,满满的青春活力。我忍不住拍他们,她们回过头来朝我摆个Pose,可爱至极。阿塞拜疆,虽多为穆斯林,却定位世俗国家。这里的年轻人没有什么禁忌,可以很随意的穿着,特别阳光也特别友好。

Hayder Aliyver center绝对值得一看。地铁红线可以到达,出站后顺大街步行几百米,突然一个形态迥异的庞然大物出现在你面前。蓝天丽日里,它那臻于完美的线条,可以想象成贝类,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人类历史留下的诸多文明,建筑最显赫。

太阳慢慢西下,阳光变得柔和。风继续吹,吹乱路人的头发。


我们绕着它,从西侧走到前边,再慢慢绕到后边。57000平方米,巨大的广场,这里是巴库最美,最现代的区域。

周围大大的绿地,人们可以随意在草地上游玩。


游人不多,悠闲安逸。这里目前国人来得较少,属于待开发之地。要去趁早,要不可能物价上涨……

不远处传来好听的合唱,还有吉他伴奏。我用手机录像,慢慢地靠近这群青春洋溢的年轻人。大家友好的和我打招呼,招呼我也加入他们。可惜我不会唱,只是欣赏。

弹吉他的小伙,有着大面积的纹身,他不是穆斯林?他又弹一曲,自弹自唱,说是送给我,呵呵,谢谢。末了,还和我合影留念。被关注,就会很开心。

两个女孩,侧影非常漂亮。

阿塞拜疆的人礼貌热情,是一个好客的民族。我喜欢她们,因为友好的温度。

巨大的玻璃幕布,反射着光和影,仿若世事迷离。

草地上有很多的人,三五一堆,或躺或坐,也有踢球的,也有很多的孩子戏耍。

这个小女孩和弟弟一直踢球,她们的爸爸就坐在树下看着。小女孩很皮实,也很能跑,一招一式,蛮有意思。

动中有静,一个女孩坐在瑜伽垫上看书,像夏天的一股清风。

一只小黑狗远远地跑过来,另外的两个小姐弟跟着跑。小黑狗径直跑到我的跟前,跨过我的背包,跑进了我的怀里。我常常想,这些不会说话的动物,为什么会很喜欢我?难道我的前世,就是一只狗狗或者猫咪?也许,所有不能证明的,都不能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