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香巴拉:徒步世界的尽头——火地岛(2019,阿根廷)





徒步世界的尽头——火地岛(2019,阿根廷)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1256    日期: 2019/2/27


火地岛,被称为世界的尽头,距北京2万公里之遥,是一个梦都难以去到的地方。望名生义,“火地岛”,被巨火焚烧过吗?在我想象里, 它是何等的遥远、孤寂而荒凉。但当我行走在公园的徒步小径上,眼前所见,让我大跌眼镜。这哪里是火地岛,分明就是热带雨林嘛! 

火地岛,迎接我的不是火,而是缠绵悱恻的细雨。云幕低垂,遮住了周围的雪山,似乎也掩盖了这里靠近极地的寒意。二月的火地岛,是一年之中最暖和的月份,但早晚也很冷,需要穿着羽绒服。

当买好了从乌斯怀亚去火地岛来回的班车车票,无论天气如何,都无法改变我们去徒步的打算。一夜大雨,打在客舍的房顶,叮叮咚咚,敲打着我们的忍耐和信念。清早起来,雨下得更紧。女房东贴心地对我们说,如果不想徒步了,可以坐着车在公园里游览。我说,徒步,没问题。她伸出大拇指,算是鼓励和赞许。

火地岛国家公园距离乌斯怀亚,几十公里的车程。有很多汽车公司的摆渡车,来回车票650比索,景区门票490比索,淡季免费。

火地岛被原始森林所覆盖,给我的感觉是“亘古不变、地老天荒”,森林好像一直都存在着。走在浓密的森林里,树木遮天蔽日,淡绿的树挂像树木的纱衣,在诉说着年代的久远、地域的孤寂以及远离大陆人群才有的空气的清新。每当遇到一棵老树,几个人都无法环抱过来,却也郁郁葱葱,生机盎然。人们说,老树会有灵成精,我好想问问它:“您老高寿?” 

还有很多的树,看起来像我国江南的树木,开着白色的花,清秀典雅,应是备受娇宠的小家碧玉,怎会也生活在荒蛮的极寒地带了呐? 

更不要说那些青翠欲滴的苔癣。在日本,它们被封为“天人”,在这里铺天盖地,在枯叶间,在树根下,它们享受着生命的自由,不被关注不被摆弄的自由。拥有爱,很多时候是要付出代价的。日本那些备受宠爱的苔癣,它们哪里有火地岛的更自在,更活出真滋味!  

我们走了火地岛国家公园最经典的徒步线路,一会儿穿行在茂密的森林里,一会又来到海岸边。海边沙滩上,我们看到很多无人问津的海虹和贝类。烟台的海边,三十年前海虹、螃蟹都有,现在已经是芳踪难觅。这里也是帝王蟹的产地,但我们没有吃。一天走了16公里的泥路,回去后已经没有力气找地方吃它了。 

人生有看不完的风景,也有吃不完的美食。学会放弃,才能让自己轻松。

在海中的小岛上,站立着很多奇怪的不像鸟的东东,我用相机的400毫米端拉过来一看,原来是小企鹅啊。可爱的小企鹅,如果我能更靠近些看你就好了。 

很多的海鸥在天空飞翔,竟然还有来此度假的大雁。“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大雁,你几时动身北飞,请捎书一封给我老妈,告诉她我在南美很好的,放心勿念。实际上,我出来瞒着她老人家,她对世界尽头的火地岛认识不多,如果知道了该多么牵挂。所以,瞒是最好的选择。大雁,就不劳你大驾了。再说,老太太会使用微信视频聊天,她想我就会拷我的。大雁,你现在的职责就是过好自己的日子,享受生活。鸿雁捎书的时代,早就成为了传说。 

其实,火地岛名字的由来的确与火有关。1520年10月航海家麦哲伦驾船驶达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麦哲伦海峡时,看到岛上的土著人正在燃起堆堆的篝火,遂将此岛命名为火地岛(Tierra del Fuego)。 

现在的火地岛硬硬被分成两家,一半属阿根廷,一半属智利。欧洲人发现美洲大陆,这是改变了世界格局的大事。但是,欧洲人没来美洲大陆之前,这里已经生活了很多土著人。非但如此,这里也有着伟大的文明。

我和湘湘在广袤的森林里穿行,地上因雨而泥泞,但空气清新,满目绿色,别提有多神清气爽,景色宜人。我们感叹着大自然的美丽,造物主的神奇,让火地岛美的一塌糊涂。湘湘是我多次出行的旅伴,她个子不高,能量很大,身体极佳,也有冒险吃苦的精神。我俩曾一起去西藏阿里,一起转冈仁波齐。走在自然的怀抱,我们都有着同样溢于言表的喜悦,像野人一般浑身是雨水和泥水也在所不惜。我说,只要不下刀子,今天我们一定要完成火地岛徒步之举。她完全同意。

徒步小径有明显的标志,是黄色的木柱,隔一段就设一个,提醒你没有走错。实际上,林中也没有多少分岔,一般不会走错。但是,过了游客中心,简单吃点自带的面包,我还去发了几张明信片,再上路后不久就迷路了。

幸好同行的尚有三个阿根廷人,但估计他们也是初次来这里,也不知道路。我们沿着海岸和森林转了一圈,居然又回到原来的地方。我们放弃了继续寻找正确的方向,回到公路上,走了一段路后切入另外一条步道。三个阿根廷人继续在林子里转悠,最终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走出的迷途。 

这一段称为2号的步道,我们看到了火地岛最绮丽的风光。湖光山色,有中国云南或四川的俊美青逸,但这里却不是湖而是海。更难得的是天空渐明,阵雨间歇,可以看到蓝天和白云,让山势水色更美。 

我们不得不还把冲锋衣穿好,一片云来可能就是一阵雨。这些自然完美的风景,得益于远离人类啊。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包括南极大陆的旅游开发,保护地球最后的净土将变得异常艰难。来了阿根廷才知道,去南极不是那么困难。我们就遇到了好几个赶末班船去南极的小伙伴。我们也很想买到一张廉价的船票,等明年也去南极一趟。去干什么?打卡?科考?游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也不想给自己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人生很多时候是盲目的,风吹树叶就会动,仅此而已。 

太美的风景,耽误了我们太多的时间。走在公路上,很多班车从我们身边一闪而过,有司机向我们打招呼,我们也微笑示意。 

当我们看了时间,才明白司机也许想拉上我们去班车点吧。因为只有几分钟就到发车时间,而我们还有一刻钟的路程。我们决定在路边等班车。五点四分钟,过来一辆班车,我们摆手,车停了。我俩上来车,司机看了车票,说不是他们公司的,但他没有让我们下车。他西班牙语加英语,我明白是坐错了车,他说把我们拉到一个地方换另外的车。

果真,这条线路有很多汽车公司在营运。游客中心,很多等车的人。我们终于等到了要乘的车,回到乌斯怀亚的客栈。

雨,还在下。从海边到客栈要爬很大的坡,等待我们的是温暖而柔软的床垫。只是发愁那双满是泥土草屑的登山鞋,怎么才能穿进房主干净整洁的客厅。

一天走了16公里的火地岛徒步小径,泥泞的步道带给我们是清清爽爽的心情。平生最爱徒步旅行,虽然累,但却回到了人类最原始的状态。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初心?回归自然就是我的初心。仅仅靠自己的力量生存,就是初心。像野生动物一样。

但我已经没有能力像野生动物一样生存下来,所以初心是虚妄的念头。

所以才有“不忘初心”,不忘和实践毕竟还是两回事。咬文嚼字,人类都喜欢狡辩的说辞。

其实,说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什么。我现在都懒得夸夸其谈,更不喜欢空洞的许诺。能干什么就干点什么吧,不能就直接放弃吧。

其实,迈开腿就可以行走,但很多时间还不是为自己的懒惰找借口?!健康,需要身体的锻炼。我希望60岁拥有40岁的体魄,可以健步如飞。凭什么?走起来啊!

当我和湘湘在荒野里行走,我感觉我们的心情和身体充满活力。运动让生命年轻。

火地岛之行,改变了我对美洲的很多认知。很多地方,如果你不亲临其境,它将永远存在于你的谬误和偏见里。世界很大,的确应该去看看。火地岛,我将永远铭记并想念这个美丽的地方。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殖民时期的辉煌——银都波托西 (2019年3月,玻利维亚)

基多与贼多

亲历“五一”基多大游行(厄瓜多尔,2019)

不可思议的印度

天空之城——马丘比丘(秘鲁,2019)

莫其卡和奇穆——印加文明前的文明(秘鲁,2019)

艰苦跋涉Salkantay,徒步攀登马丘比丘(2019,秘鲁)

香草铺就人生浮岛,天马行看湖光岛影(2019,秘鲁)

情深此蓝——的的喀喀湖(2019,玻利维亚)

赏天空之镜,品人生之盐(2019,玻利维亚)

送你一只火烈鸟(2019,玻利维亚)

科洛尼亚de闲散时光(2019,乌拉圭)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