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魔王:新西兰华人从政纪实3:竞选广告牌的故事





新西兰华人从政纪实3:竞选广告牌的故事

作者: 魔王    人气: 686    日期: 2019/8/15


在台湾、美国或日本的选战,往往是汽车在街区使用扩音喇叭进行宣传,声势浩大的演讲会和热火朝天的电视和网络宣传,相比之下,新西兰的选战就非常的安静文艺。

 

7月份时我们就可以开始进行选战宣传了,主要的内容就是“想办法让选民认识你”,认识你的名字,脸,以及你的施政纲领。一些老政客告诉我们,很多选民不会有兴趣去关心你的施政纲领和能力,填写选票时只会草草选自己熟悉的名字和脸孔,所以用你的名字和脸“洗脑”选民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选民如此浪费自己的选举权令我有些伤感,但这就是现实。新西兰的选战充满了大农村特色,社交网络宣传只是辅助而已,主要的宣传方式还是敲门和立广告牌,如果你对当地政治不感兴趣,很可能都不会知道有选举,可能以为那些人是卖房的中介(至少以前我就是这么以为的)。不过奥克兰东区本就是大农村的生活方式,这一套土掉渣的方式似乎很符合国情。

(大概这个样子)

 

立广告牌首先要抢占位置极佳的围栏墙。围栏墙大多属于私人,必须要经过屋主许可,否则屋主有权将其拆了扔掉(有一位市议员候选人的牌子就因此被拆掉了),广告牌是我们花不少钱订制并花时间钉上去的,被拆可是一大损失。由于我的竞选伙伴Tofik是工党在Botany选区两届国会议员候选人,在东区与一些路段的屋主早有交情,所以总体来说轻车熟路,不过依然发生了很多有意思的事件。

 

有一位屋主很警惕地问我们:“你们是哪个党派的?”,这在主流社会很可能是个送命题,但我们心口一致地回答:“我们是独立身份参选,也完全会与任何党派的同事合作。”屋主欣然同意了我们借用她围栏墙的请求,后来闲聊时才得知,这个屋主讨厌任何党派政治,只支持想要做事的候选人。她家的围栏至今只有我们竞选团队“EAST VISION”的广告。

 

有一天,我们有一个广告牌被人摘掉了,而这个围栏是经过了屋主许可的。经调查得知,原来是屋主邻居摘掉的,于是我们拜访了这个邻居老人。我们很礼貌地向他解释这个广告牌并不在你的围栏墙上,而这个老人则向我们解释他为什么要摘:“因为中文不是新西兰的第二官方语言”。原来我们的广告牌为了争取华人的选票,都加上了一段简单的中文“请投票给我”,Tofik当时还说“这事从来没有人做过”,结果居然惹人摘牌了。在我们的劝说下,老人从自家车库中拿出了我们的广告牌还给了我们,我们则很有礼貌地告诉他,其实我们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团队,另一个成员就是一位毛利裔女士JESS。事后我在脸书上发文讲述了这件事,重申了我们竞选团队的价值观,尤其是尊重多元文化的部分。

 

第三个故事则是关于国家党的国会议员Simeon Brown,他并没有参选地方选举,广告牌最近也遭了殃。他作为选区议员召开话题讨论会的广告牌,几乎都被人恶意切割掉了头像,站在他旁边的人则并没有被波及,看起来更像是私仇。这种现象发生在看起来和平淳朴的新西兰,也是蛮触目惊心的。获悉另有一位市议员候选人的广告牌也被摘除了,候选人圈子里开始互相怀疑,我在一个路口也损失了一个广告牌,罪魁祸首至今不明,所以至今我在隐隐担心哪天广告牌又被破坏了。


(最近广告牌被恶意破坏的事件很多)

 

选举中的恶意破坏有时候不一定是物理伤害。当时我们的广告牌贴出去后,华人中就有人造谣说,EAST VISION团队跟Jamie-Lee Rose是一伙的。这个谣言起初是“洋人圈”中攻击Tofik的,Jamie-Lee Ross在上届大选期间曾用不文明语言辱骂工党候选人TofikJamie-Lee不久前对Tofik公开表达了歉意,这个动作居然被某些人扭曲成了“Jamie-LeeTofik联手”,并且还翻译成了中文传到华社。其实在此之前Jamie-Lee也跟Jacinda表达过歉意和友善,不知道这些造谣者对此如何解读。这个谣言是谁传到华社的我很清楚,这个人还年轻,我就不计较了。

 

除了把广告钉在围栏上外,我们还可以自己动手搭建立式的广告牌并插在公共草地上,这些广告牌需要自备木头并亲手搭建,比钉围栏墙的方式费时费力,不过由于不需要任何人许可,公共草地资源也不用抢,所以大部分候选人都采取这个方式。一开始Tofik和我的竞选经理可能觉得我是一介文弱书生,他们并没有叫我参加这个体力活,但我还是穿上了厚厚的防风衣,顶着冬季多雨和冰冷的天气帮忙去了。钉广告牌的过程中也遭遇了不少小挫折,比如租来的射钉枪根本不能用,只好用锤子等等。看我使了几下锤子后,竞选经理就发现了我好像是熟手,我得意地说,连我家都是自己动手装修的,这种小手工没问题。结果他就天天叫我出去干活了。


与竞选团队的朋友们时常在家中商讨选战计划,相约搭建广告牌,一边闲聊政治一边干活,雨来了狼狈地躲在树下,雨鞋上沾满了泥和鼻涕虫,这些应该是我感到最融入到新西兰选举生活的事情了。与几位竞选伙伴互相照应,没有嫉妒、背叛和勾心斗角,同心向一个目标努力,当遇到挫折,朋友们则相互鼓励,如此可爱的团队,让我之前遭遇的一些不快也一扫而光,并且深感:我们并不是高人一等的官老爷,都是普通的劳动者而已,参选则是我们人生的一段插曲,比当选更重要的,显然是同志友谊和开心的生活。


Morgan Xiao写于8月15日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如何振兴东区商业

暴风雨中前进的East Vision

MorganXiao对红包事件接受媒体采访的细节

澄清一位写手对我的造谣

Morgan Xiao是中共间谍吗??

魔王谈香港问题

我参政是为了服务谁?

可能Decile评分已经不再适合奥克兰

聊北岸Albany小学学区重划事件

▆▆奥克兰市长做客、副部长主持晚宴,欢迎大家参加▆▆

新西兰华人参政纪实2

为什么新西兰华人不投票?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