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几年来耳闻目睹之怪事情(二)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86. 几年来耳闻目睹之怪事情(二)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5/3/29


上期栏目刊出后,有读者打电话给特约赞助公司要看笔者以前的文章。读者如此错爱,不一定是因为文章写得好,倒可能是生活中发生的这些怪事实在怪得离奇,怪得不可思议。还有人建议把纽西兰的怪事编成顺口溜,跟东北三大怪似的,“窗户纸糊在外,大姑娘叼着个大烟袋,养活孩子吊起来”。这是个好主意,咱们试试?前面两怪咱们是否可以这么说:

怪事之一 偷窃无罪真自在;怪事之二 媒体把道义打折卖

但是目前要把这里的“十八怪”顺口溜一下子编出来恐怕还不行,一是笔者缺才,二是这个国家的怪事实在多,而且每日里怪事都在不断地增加,我怕来不及。不过,以后有机会倒是想和读者诸君一起试试。真要总结出个纽西兰十八怪什么的,或许还算得上个贡献也说不准。

闲花(闲话)少採(扯),咸盐(闲言)少着(说)。我们还是言归正传,继续侃侃纽西兰之怪。

怪事之三 蜗牛敢和警察来比赛

 

凌晨五点,保安监测中心给阳光科技打来电话,说他们的Alarm半夜里响了。原来有宵小乘夜色企图破窗而入,触动了保安警报系统,警报系统铃声大作,盗贼这才仓皇出逃。虽然几张办公桌的抽屉被拉开,翻了个乱七八糟,但并没有东西被偷。明明知道报警只不过是在重复大家多次听到看到的“警察故事”,根本无济于事,但还是觉得还是应该给警察局打个电话。倒不是寄希望警察大爷们能做点什么,而是因为报警反正又不会失去什么,套句俗话:不报白不报,报了也白报,白报也要报。

第二天中午,一位高个警察姗姗而来。坐下后,阳光科技的经理问他,今天这是你经手的第几个案子?警察大哥耸耸肩、摇摇头,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笑着说:第四个,下面还有三个案子等着。

“今天您的工作就是去走访这些被偷的人家和商户啰?”

“噎死(yes)。”警察大哥回答说。

“一天跑七个案件,您可真够高效率,也真够辛苦的。”

“是啊!谁叫咱干上这一行了呢?”这大哥没听出问话者的潜台词。

“假如,我这里说的是假如,这小偷真的被你们逮住了,你们会怎么处理他?”

“那是法庭和法官的事情,我们只管抓人,然后交给他们(法庭)。”

“你们抓得到人吗?”

“坦白说,不知道,这得看我们掌握的线索,还有案件本身的严重程度。”

这警察大哥问了事件发生的时间、被调查者的姓名年龄,最后填了一张表,说用这去跟保险公司交涉理赔,说完站起身,看来他算了事交差了。

当人们申请安装保安警报系统的时候,总喜欢问,如果有状况发生,保安公司的巡逻人员需要多长时间能够到场查看。负责任的保安公司会诚实地告诉你说,快的话只需要五、六分钟,慢的话,有时会二十分钟、半小时甚至一小时。许多人会当场跳起来:二十分钟、半小时甚至一小时?小偷不用跑,慢慢走都可以走出几条街了!还要保安人员来做什么?这一天一块钱交得多冤枉啊!

说这话的时候,人们总是忘了,家里失窃报警,警察要什么时候才会来。您纳的税何止一天一块钱?

人们有太多报警不舒心的经历,二十四小时之内警察能到场调查,这已经算是不慢的了。人们打电话报警的时候,如果盗贼已经离开现场,警察肯定不会马上来,而且还会告诫人们要保留现场,不要去扶起倒在地上的衣架,不要去碰那撬坏的门锁,不要去修被踢破的大门,直到警察出警为止。天哪,守着庄严如城堡的居家却只能让它乱如战场,大门洞开着却不可以关掩,任由东南西北风呼啸着穿堂而过,这简直就是噩梦。

在人们普遍感觉治安状况每况愈下的时候,跟中国人说相声似的,警察部长向全国人们报喜说,过去的一年间是三十年来治安最好的一年,首次出现了犯罪率下降的大好形势。人家可不是信口雌黄,有数据为证。至于现实情况如何,人们感受如何,统统不是部长先生要管的事情。怀疑统计数据不准确?凭什么?是因为有人不报案?谁?亚洲人?谁叫你们不报案的?就是你们不报案,才纵容了偷窃犯罪!

堂堂政府,某些堂堂国会议员,口出如此论调,真的是没天理了!

不过,比起那位在黑暗的旷野中打111紧急电话求助却得不到救助最后香消玉殒的女孩,比起那位被强奸后报警却被告知必须去附近警察局报案的外国旅游者,警察晚来几个小时、几天,真的不算什么,没什么不可以容忍的。

寓言里曾经有过龟兔赛跑,我想,如今应该让蜗牛跟咱们的警察们来一次跑步比赛,照现在纽西兰警察的状况,我敢说,蜗牛有相当胜算。

 

怪事之四  强盗没有警察挣得快

 

您一天挣多少钱?您不会告诉我。

您知道小偷一天能挣多少钱?您或许不清楚。

您知道一个警察一天可以开几张罚单吗?我听说有一个警察八个小时里开出了一百多张交通违章罚款单。平均按每张罚单罚款金额100元保守计算,一天就是一万多元,比年薪百万的老头子保尔·福尔摩斯(Paul Holmes)都多。当然,不同的是,那警察开出的罚单,钱进的不是自个儿的钱袋,进谁的?国库的。

一年多前,英文电台NEWSTALK ZB在一次节目里接到一个听众的热线电话。打电话的是一个保安公司的保安员。他接到公司的通知,说一个客户家里发出紧急求助信号,要他出警。他在风驰电掣赶赴客户家里的路上,被一个警察拦下,原因是这个保安员在50公里区超速驾驶,时速达到70公里。这个保安员赶紧向这个警察解释,是在执行公司的紧急任务,赶赴现场。警察一点情面都不讲,头也不抬地填了一张180元罚单,递给他。他所在的保安公司不给出这笔钱,他只得自己掏腰包。主持人很同情他,但却爱莫能助,只能诙谐地安慰这个保安员:那警察快下班了,可是还没完成他的最后一张罚单任务,你就算帮帮他吧。

行动党一直在鼓吹“对犯罪实施零容忍”。其实当今政府早就已经在某些领域实践着和正在实现着“零容忍”。比如说交通问题,早就已经实施“零容忍”了。超速驾驶,罚!最近还推出一些新的交通规则条款:在交通圆环路口(Roundabout)进出不打灯或打灯不正确,罚!在人行横道上不减速慢行让行人通过,罚!

为了改善道路交通状况,需要经常组织大批经常上路查超速,查酒醉驾驶,查……

于是我们总算搞清楚了,警察太忙,要忙着向那些在50公里区胆敢超速驾驶达到每小时61公里,“严重”威胁他人安全的驾驶者们开具罚单;警察太忙,忙着成群结队设路障检查驾驶者是否喝酒。难怪警察的编制太少,所以才没有足够人手去处理那些鸡毛蒜皮的偷窃案件。

如此看来,交通问题一定比治安问题更重要,否则政府为什么要集中优势警力治理交通问题?你认为整治治安比管交通重要?不是你错了,就是政府跟警察错了! 

突然想到刚才“小偷挣多少钱”的问题,脑海里灵机一动,想起了一个主意。小偷们也蛮不容易的,这工种体能消耗大,作业风险也高,万一被抓住,少不了又要被罚做几天义工。因此给小偷们这么一个建议:反正你们的体质一般都好,或许还会两脚功夫,加上胆子大,还不如改行当警察得了,到公路上开罚单去,这工作一定比当小偷撬门扒窗挣钱来得轻松,来得快当。这样一来,就没人去偷东西,社会就安定了,马上解决了治安问题;同时,能够最大程度地减少那些超速驾驶者的漏网率,提高了道路安全水平;再有,可以给国库带来丰厚的收入,根本用不着加税,弄得人们怨声载道,搞不好就会失去选票,甚至丧失执政机会。如此一举三得的好举措,何乐而不为呢?

 

                    2005年3月20日 奥克兰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文章


119. 女说男说(6): 老人

118. 女说男说(5):名人

117. 女说男说(4):梦醒时分

116. 女说男说(3): 动物、人和天堂

115. 女说男说(2): KIWI人,KIWI装

114. 女说男说(1): 山歌

113. 他说 她说,我说

112. 寂寞

111. 孤独时你会想起谁?

110. 风景这边也好

109. 罪与罚

108. 阳光的片断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2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