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 几年来耳闻目睹之怪事情(三)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87. 几年来耳闻目睹之怪事情(三)

作者: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5/3/29


 

曾经十二万分不理解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为什么不接受邮件方式办理各种手续。如果说是因为近年华人人数巨增,工作量暴涨,怕出错,那么多年前华人少,到总领事馆办事从来不用排队,而且是谁都可以把车停进总领馆大院,那个时候也一样必须亲自到场办事。从纽西兰这几年看到、听到、碰到的一些怪事,现在我似乎理解了,在这个地方,要办重要的事情如签证什么的,用邮件确实不是一个好办法。

这就引出了关于移民局的怪事情。

 

怪事之五 移民局衙门深似海

劣质低效却耍大牌

 

这话您听起来既熟悉又刺耳是吗?没想到,这个号称清廉、高效的国家,也有移民局这种万人诟病的衙门。

先从王先生的故事讲起。

王先生为父母办理探亲签证延期手续,填好了所有表格,附上了所有材料,包括收入证明、购房手续,又检查了一遍,确认无误了,才把父母的护照夹在材料中间,到邮局买了个快件信封,寄给了移民局。

这样的申请一般少则两个礼拜,多则一个月就办妥了。王先生不是第一次办这样的手续,从来没出过问题,所以非常自信:一定会顺利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父亲问起签证延期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他才一拍脑袋:哟,每天忙着公司的事,都把这茬儿给忘了。拿出申请材料复印件一看,呀?时间怎么过得那么快,都四十多天了。

“爸妈的续签办好了吧,寄回来的护照是不是你收着了?“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在厨房做饭的妻子,头也没抬。

“签证不是你在办嘛?怎么来问我?”妻子回答说。

“怎么?难道移民局还没办好?不会吧,怎么会那么长时间?!”直到这时,他所想到的还只是移民局的动作太慢,效率太差。

他决定打电话到移民局问问。

This is Mr. Wang, I’d like to make an enquiry about the visitor permit application for my parents please.”(我是王先生,我想打听一下我父母探亲签证申请的事。)

接电话的人要他报上申请人的姓名、地址、生日。他照办了,又等了半天,那边的人说:“对不起,你所说的申请我们没收到,所以现在我没法帮你。”

“您再给查查,我是用快件寄的,都40多天了,没理由收不到的。”

“你或许寄出了,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收到了。你应该去问快寄公司而不是我们。”说完电话就挂掉了。

王先生赶紧找出快件投递存根联,给快寄公司打了个电话。经查证,邮件已经送到了移民局,并且有人签收了。

王先生又把电话打回移民局,接电话的是另外一个人,他只好把情况重新说了一遍。对方说,电话记录显示,刚才我们已经告诉过你,我们查不到你的材料。

“我查到了快寄公司的记录,说东西已经寄到移民局,有人签收了的。”

“那我再查查,有消息再告诉你。”

王先生这回不再那么放心了。他每天都在等待着移民局的电话。只要自己的手机或者家中的电话一响,他马上抢过去接起,每次都相信那会是移民局的电话,然而每次都让他失望。家里人都说他变得有些神经质了。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他实在按捺不住,又给移民局打了电话,结果还是说,没查到,再查查。就这样,反复了好几个来回。王先生生气了,他说他要投诉,让接电话的人把电话转到负责人那里去。对方找来了另外一个人,听口气是个管事的。他不耐烦地听完王先生的话,说:“你说我们收到了你的材料,是吗?可是我们就是找不到。不然这样,你去补办护照好了,费用我们可以考虑为你出。”

“你认为这是丢了一件用品再去商店买一个那么简单吗?你知不知道补办护照有多么麻烦?!”

“有多麻烦不是我们要关心的问题。我们能做的就这些,是否接受我们的建议,你看着办。”语气中充满着傲慢。

王先生久久没有放下电话,他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到这么窝心的事情。他非常想不通,在朋友的介绍下,他找到一位华人国会议员。在这位议员的干预下,移民局才把这当回事,最后说找到了他的材料,把签证办好,寄回了王先生家。可是,移民局好象什么事也没发生,没有表示歉意,信中甚至连一句客气的话都没有,还是那几句电脑打印的口水话。

虽然不痛快,但不管怎么说,他父母的签证办妥了。王先生如今走到哪都宣传,跟移民局打交道最好亲自把材料送到办公室,当面叫对方签收,还要把签收的字据保管好。如果是非寄不可,更是一定要保留好存根。

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幸运。再看看另一个人的故事。

小青的学生签证还有两个礼拜就要到期了,她赶紧到皇后大街的移民局办公室领了份表,填了写了,把表格与附加文件连同护照一起装进一个大信封,放进了移民局前厅的大信箱里,然后放心地上学去了。

两个星期过去了,还没有接到移民局的通知,她有点犯嘀咕:签证应该好了吧,怎么还没消息?因为学习忙,她自己跟自己说:哦,或许申请的人多,时间可能要长一些,再等等吧。这一等,又是两个礼拜,还是杳无音信。旧的签证早过期了,新签证还没下来,她开始感到有些心慌:莫非我附的材料不全?那也应该通知我呀?不行,得打个电话。

拨通了移民局的0800号码,线路忙(永远是忙),录音信息要她等。拿着话筒听了半天音乐,终于有人接电话了。她把情况一说,对方叫她等一回儿,要去查查。过了一会儿,那人说:对不起,我们查阅了所有递交的申请,没看到你的材料。

“我确定是放进那个信箱了呀!”小青说。

“我不知道你是否放进去了,反正我们就是没有收到。”移民局“官员”的口气冷冰冰的。

“那我应该怎么办?” 小青几乎要哭了。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对方一点也不同情。

“可是我原来的签证到期了呀!”

“说到这里我要提醒你,没有有效的签证,你呆在这里是非法的,你将会被驱逐出境。”语气冷酷得可以让滴水结成冰。

好久没联系,我不知道小青的事情最后是如何解决的,只听说她差点被遣送出境,还是就学的学校帮忙才留了下来。

 

前两天与几位久未谋面的朋友聚会,席间朋友谈起,纽西兰移民局有一条规定,要求已经到达纽西兰就学的留学生,申请延续学生签证或者办理新的学习签证,必须出具银行的存款证明。根据所申请签证的长短,账号里必须有若干额度的余额。天下最“司徒彼得”(Stupid)的莫过于这条刻板呆滞的规定了。人家成千上万的学费都交了,莫非还没有钱做生活费?如果真的没有钱,你这个政府会给留学生管饭吗?不会吧!实际上,不管是有钱没钱,人们都会有办法,借也好,贷也好,怎么也会弄一笔钱到账户里,打出结单,马上就可以把钱转走,反正你又不查。如此一来,要那一纸存款证明又有何意义?纯粹是瞎操心,典型的文牍主义。这么一条毫无意义的规定,可压根儿没人想到要去改一改,移民局的官僚作风由此可见一斑。

听罢,我深以为然。

 

有人说,一个好的制度可以让魔鬼也不敢为非作歹;一个坏的制度可以让天使沦为魔鬼。这话我信,不过我却时常迷糊:这纽西兰的制度到底是好是孬?纽西兰政府的清廉不是举世闻名吗?

看来清廉的政府不一定拥有好的制度。否则纽西兰移民局的作风和效率不会如此无可救药。

 

                     2005年3月28日 奥克兰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文章


119. 女说男说(6): 老人

118. 女说男说(5):名人

117. 女说男说(4):梦醒时分

116. 女说男说(3): 动物、人和天堂

115. 女说男说(2): KIWI人,KIWI装

114. 女说男说(1): 山歌

113. 他说 她说,我说

112. 寂寞

111. 孤独时你会想起谁?

110. 风景这边也好

109. 罪与罚

108. 阳光的片断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2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