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女说男说(4):梦醒时分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117. 女说男说(4):梦醒时分

作者: 嫣然 杨林沙宕    人气:     日期: 2005/11/8


美人鱼

 

嫣然

 

记得儿时曾经听到过这样一个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是一条美人鱼。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海的深处住着一条美人鱼。 有一天,一位渔夫在船上打鱼。等了一天,他把鱼网拉上船,谁知道,在网中挣扎的竟是一条美丽的美人鱼!

美人鱼被渔网捆绑住差点窒息。她越想挣扎着离开那张渔网,渔网反而缠得更紧。于是她恳求渔夫把自己身上的渔网解开,让她重新回到大海。

渔夫看到奄奄一息的美人鱼,便起了怜悯之心。他想把美人鱼从网中解脱出来,让她重新获得自由,可是他越是要把渔网解开,渔网反而越收越紧。 渔夫很着急很难过,他不想让网里的美人鱼就这样被缠绕下去……

 

 

因为是很久以前听到的故事,我已经不记得故事的结局。

曾经听过美人鱼故事的人应该都知道,美人鱼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虽然只是传说,其实只要你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在身旁有很多象美人鱼一样的故事在发生着。比如在我身边就发生了这样一个故事。

我以前的单位在W市,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位好友。他便是我要说的“美人鱼”。 认识这条“美人鱼”的时候,他热情开放,无所拘束,就像草原上奔放的一匹野马。 后来我换了工作,家里搬到了A市,就好久没有和“美人鱼”联系了。

直到有一天,公司派我去W市培训,培训的地点是一家有名的五星级酒店。“美人鱼”听说我回到W市,就约我晚上出来聊天。

“美人鱼”见到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好幸福啊!小小年纪就住上了五星级酒店。”

我说:“如果住五星级酒店就算是幸福的话,那么总有一天你也会这么幸福的,嗯,应该说你现在就很幸福,不是吗?”

“美人鱼”愣了一下,一时没听懂我的话。

我和“美人鱼”继续聊了聊大家近来的状况。忽然,我手提包中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手机一看,已经有三个MISSED CALL 了。我正要查询打电话人的号码,“美人鱼”忙说,“别找了,我知道是谁打的。”

我听后很纳闷。刚要问是谁,“美人鱼”已经看懂了我的心思,说:“我今天特意把我手机留在家里了,没办法,找我的人太多。我从来就不喜欢带手机的,有事没事的,像牵狗绳一样。我那口子知道你最近回W市了。我手机里有你的电话号码。她不能打电话找我,所以……

“美人鱼”沉默了好久,然后使劲儿地向后仰了仰头,似乎想把什么咽回眼眶里。我当时感觉自己就像是美人鱼故事里的渔夫,虽然想去拯救一只被渔网绞得紧紧的美人鱼,却只怕那张渔网会越扎越紧,更加让他无力解脱。

最后,我只好告别了他。这个故事我没有看到结局。

回到酒店房间里,我眼前总是浮现着“美人鱼”跟我告别时的无可奈何。我忽然非常理解他羡慕我幸福的理由。原因并不是那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

小说《中国式离婚》里提到背叛分为三种:身的背叛,心的背叛,还有就是身心的背叛。同样的,我想自由也应该分为三种:身的自由,心的自由,还有身心的自由。

被长期关在牢房里的人,虽然失去了身的自由,他们的心却可以是自由的。他们可以在监狱里读书、写字,爱恨如心所愿。有些人畅游天地间,虽然有身的自由,他们的心却背上了枷锁,思想有负担,不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能爱一个自己想爱的人。越是想要逃脱这样的羁绊,它反而越发把你抓得更紧,让你无从逃避,无从呼吸。然后你只好任命,让“总有一天,我要为我的心找到一个家成为缥缈的梦呓。

如果在我说的这个故事里,你已经找了美人鱼和渔夫,那么那张渔网又在哪里呢?

**********************************************************************

梦醒时分

 

杨林沙宕

 

我问他为什么总是那么快乐,他叫我先回答一个问题:为什么要不快乐?我踌躇了一下,说,这生活中,总会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嘛。他说,如果不快乐就可以解决问题,那他也可以选择忧戚一回。我说,快乐也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啊?他说,至少,我拥有了快乐。人生图什么?还有什么比拥有快乐更重要的事情?

我不觉得他是个虚伪的人,可潜意识里一个念头总缠绕着我,让我觉得一定有什么地方他不是那么真。

那一次参加一个婚礼,人们举起酒杯为新人送去和杯中红酒同样热烈的祝福。被这气氛和酒精双重熏烤,我泛起一些醉意,我想出去抽一支烟。推开饭店靠大街的落地玻璃门,一阵带着海水咸腥味的海风迎面拂来,我正想做个深呼吸,看见他斜倚在阳台栏杆上,手里捧着一支满满的酒杯。阳台上的灯光给他投下一个剪影。我惊异地发现,在被夜风抚弄着微微飘动的头发下面,他的脸庞浮现着一种我从来没见过的表情,一种深深的忧伤,我无论如何不能想象,这就是几分钟前在给新人做司仪时那个神采飞扬、妙语连珠的他。

“你看,RANGITOTO岛在夜色下也很美,不是吗?”他感觉到了我在他身后。

“你刚才的表情我从来没看见过,怎么了,有心事?”我问。

“就在刚才,我看到了一个昨天的故事。这一幕太熟悉了。”他呷了一口杯里的酒,眼睛依旧凝视着远处的海。

我知道他指的是那对新人,但这会儿说的话跟刚才在台上说的截然不同,我说:不明白。

“刚才,新郎拿起手机来看,新娘一把将手机抢了过去。隔着那么远,我仿佛可以听得见新娘在说:谁又给你发短讯了?”

“这有什么?”我还是有些疑惑。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他和她住在同一个县城,在同一个学校上学,也算是青梅竹马吧。不知什么时候,他俩就把彼此放到了心里。了解他俩的人都说,那牛或许也能生蛋马也可能会生角,但他俩肯定成不了。结果怎么着?不仅成了夫妻,看起来,还有相守一辈子。”

“这不是很好吗?”

“怎么说呢?他们走到一起,是由于爱,一种少年不知情滋味的情感。她有一个习惯,总是要去拆看他的信件,翻看另外他的包。他说,这是对他的不信任和不尊重,她却振振有词地说:我们都成了夫妻了,到底你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稍微晚些回家,她就要频繁打电话、传呼机,问他在哪里,为什么不快点回家; 有一天加班,他身上的传呼机响了,是妻子打来的。他打电话回去,妻子问他在哪里,他说在办公室。刚放下电话,桌上的电话就响了,他突然觉得,这可能是她打来的。他赶紧装着很忙,走进电脑间,由同事替他接听了电话。果然是他妻子,同事问要不要叫他听电话,她说不用了,没事,就问他好不好……

“还有这样的事啊?谁受得了啊?”我瞪大了眼睛。

“虽然受不了,却还要一直受下去。他说,生活就是一出戏。既然上天给了他这么个角色,如果没有能力更换角色,他就有责任一直这么演下去,而且要演好,让她感觉到幸福。可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这么做、愿意这么做。那样一来,受伤害的就不再只是一个人……

从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刻起,每一个人都在做梦,尤其是爱的梦。被日间的风吹着,被夜里的雨淋着,到最后,这世间只剩下了两种人,一种是一直沉浸在梦中;另一种,是从梦中醒来,看见了人群中一双双困惑的眼睛。

我问故事中的他是哪一种人,他说,他是从梦中醒来的人,但是他却要呵护一个不要醒来的梦境。

我问他,故事中的人是不是他自己,他看了我一眼,幽幽地说:外面的风很凉,让我们进去……

 

                            2005年11月6日 奥克兰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阳光屋檐 - 杨林沙宕 文章


119. 女说男说(6): 老人

118. 女说男说(5):名人

116. 女说男说(3): 动物、人和天堂

115. 女说男说(2): KIWI人,KIWI装

114. 女说男说(1): 山歌

113. 他说 她说,我说

112. 寂寞

111. 孤独时你会想起谁?

110. 风景这边也好

109. 罪与罚

108. 阳光的片断

107. 母 亲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