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乾坤 :街巷相罵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扭转乾坤

街巷相罵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3850    日期: 2013/2/21


兒時居於廣州西關,家居對面便是一條青石板條鋪地的窄巷,兩邊住戶各自把晾衣的竹竿,用丫叉頂起架在鐵勾上,讓濕漉漉的褲衩、褻衣与尿布,在行人頭上滴水。經常見到兩位女街坊為晾衣空間的佔據多少而爭吵,其聲也大,其調也高,其言也毒,其時亦長 。一旦開罵,短則半句鐘,長可達一個多小時。至於相罵的內容,妈咪絕不肯讓我聽,那時也不明白,為什么不可以聽。因為我總覺得,兩位街坊的聲浪,同白鵝潭上艇妹唱的咸水歌大同小異,都那麼抑揚頓挫,那么跌宕起落, 那麼穿雲裂帛,而且韻味十足。不是地道的廣州人,還真難有此一罵。

  待馬齒徒增,也就聽懂了兩位巳為人母長輩的罵。 一般從「問候」對方的老母開始,以男性口吻先「侵犯」對方老母一次,被侵犯者自然要回敬,也以自己不具備的器官侵犯對方老母,但要加上「爛臭」二字,以示區別及加倍的侮辱。

  侮辱完老母上一代,對罵就升級了,向祖母一代去「侵犯」之。如先人巳作古者,回咀的自然會幸災樂禍地教對方下陰曹地府去「侵犯」好了。一來一往,對祖宗的「問候」是會一直延續追溯到十八代或更多的。

  供奉在神台上的「某門歷代祖先」,此時就會統統被驚醒,默默地在雲天高處,非旦享受不著三牲六畜的祭供,還要俯瞰觀摩這場完全与已無關的爭吵,忍受陌路之人跨時空對自已極盡侮辱之能事。

  相罵除了言辭犀利惡毒,表情還要注意表現出極端的蔑視,手可以叉腰以壯氣勢,但臉卻未必一定正對著被罵者,一是避免對方下毒手來撕破臉皮,二是通過在對方家門口及左鄰右舍間移動,讓未露面的聽眾,充份而完整地接收揚棉被抖臭屁一般曝出來的醜事。

這時從對方的女兒「未打鐘先入飯堂」(婚前性行為),到捱過老公的毆打,都是拿得出手的「秘密武器」。吵架吵到這個份上了,除了中氣与嗓門,全看誰掌握對方的內部资料最多了。

  問 候畢祖宗十八代,抖完家底醜事之后,跟著就是咀咒下一代了,「生仔冇屎忽」(生兒子沒屁股)是句很重的話,若對方膝下有兒又未娶媳婦的話,這句話可能傷了 她的兒子以及兒子未來的兒子。對方沒兒子也不打緊,罵她女兒「生仔生不出」也能氣她個半死,因為兩個悍婦均曾為人母,生育之苦誰沒受過,從這兒罵起,定能 教對方勾起難忘記憶。

  孩子們聽到大人罵兒罵女罵到自己頭上,都擠到門邊戰兢兢地張望,聽到老母井噴一般湧出口的粗言穢語,平日因說髒話挨過耳光的他們,不由吃吃竊笑,一邊心里納悶,這些話如何她說得,我們就說不得?!

  爭 吵相罵到了這份上,悶在屋里不屑与婦人一般見識的老公,見事態可能失控,往往會出來喝止﹕「衰婆,同那個八婆嘈乜野呀?」(「嘈乜野」意即「吵什么」)這 就撞正開罵對方的槍口。這女的和男的若是一旦駁火,鄰里街坊的興致也就來了,耳朵全豎得尖尖的。潑婦本色如今才披露,在男人聲嘶力竭以雄性優勢「侵犯」了 潑婦之後,他馬上就會後悔自己為何忘記了「好佬怕爛佬,爛佬怕潑婦」的千古明訓。

  倒 霉的男人開始被潑婦修理,從頭到腳,尤其是床第間的夫婦私隱,包括對男人某方面能力的質疑,慰妻不力導致紅杏出牆,頭戴帽子是否轉綠等等,對門的潑婦罵得 越來越順溜与精彩,男人的失敗從一開始就注定,盡管咀上還在招架,身體卻在滿臉通紅的妻子推搡下,悄悄往屋里移動,直到把大門關上,對方再意猶未盡地叉腰 立於窄巷之中,咒多兩句最羞辱男人的「隔夜油炸鬼」(隔夜油條),算是追窮寇的尾聲,這場世紀大爭吵就告收場了。

  鄰里街坊四散,站在窗邊觀罵的张太告訴我妈相罵戰果,還贊嘆那罵贏了的婦人真是舌如利刃無人可擋。妈咪看著書,頭也不抬,淡淡應了一句﹕「罵得再好,也只是罵。市井之徒小人潑婦的罵,贏了又怎樣?在孩子面前,多丟自己的臉,有失身份!」

  世紀大罵結束後,我不無遺憾地立在窗前,望去那窄巷里只剩下三姑六婆在討論相罵兩方的表現。媽咪剛才的話,卻是很深地印在我心底,自此長大成人後,便永不与市井之徒小人潑婦計較或相罵,非不敢或不能,只是不屑也。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扭转乾坤 文章


為過去爭吵將使我們失去未來

二選一還是貨比三家

行走雲端的紐西蘭防疫

封城日子怎樣過

我們如何以及何時拿到通往自由的門票

我們都是《魷魚遊戲》的參與者

紐西蘭抗疫政策的三個版本

為紐西蘭之子拍的電影

Britomart火車站和Te Komititanga廣場

在紐西蘭打疫苗

不要成為「自己成功的受害者」

孤島不孤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