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乾坤 :愛護我們講和寫的華文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扭转乾坤

愛護我們講和寫的華文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3962    日期: 2013/2/27


721535172306778812827538798805643355842199596 886! 」

  這不是《紅燈記》里鳩山逼李玉和交出來的密電碼,而是一封情書,是一個中國男孩子寫給另一個中國女孩子的情書﹕

  「親愛的﹕我想我已經愛上你了,親親你!抱抱你餓不餓?吃午餐吧,去走走吧。你無聊时想想我,我發誓愛你久久!我走了,拜拜囉!」

  這 種「異形」的華文,有時真令人啼笑皆非。年前回廣州省親,在三元里付近的通衢大道上,赫然見一大標語﹕「人和種豬交配中心」。其實當地有一小鎮的確名為 「仁和」,但為何要改此一字吸引眼球呢?為了讓更多農戶送母豬來打種,就可以侮辱包括標語制作者父母子女的整個人類嗎?!

  還有用字母的,「GGGF是個JR,還扮YK去找VIP」。這句的意思是「哥哥的女友是個賤人,還扮小女孩去找有錢佬。」

  如果不用字母改用華文字,大概總能看懂了吧?非也,一樣教人如墜五里霧中。「偶在罎子里見到板斧烘培雞里的漫迷粉油墨,灰常灰常弓雖,偶稀飯。」這句話不是電腦亂碼,其意是「我在論壇里見到副版主個人主頁里的漫畫很幽默,非常非常強,我喜歡。」

  至於諧音修辭的泛濫就更驚人,中國古詩文中常見的諧音體語句,比比皆是,如古樂府《讀曲歌》中的:「殺荷不斷藕(諧「偶」),蓮(諧「憐」)心已複生」 ﹔以及李商隱的:「春蠶到死絲(諧「思」)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巧用諧音手法,能增添情趣,富於創意。而民間過年用「蝙蝠」、「鹿」与「魚」諧「福」、「祿」与「餘」,意取雙關,預兆吉祥,用得恰到好處,故能傳世,并相沿用至今時今日。

  但近年在公眾傳媒新聞報導与廣告用語中,出現大量的諧音手法,有的為了抓住受眾的視聽注意力,刻意扭曲華人固有的語彙定勢,形成一種後現代社會的拼貼文化,將各種文化碎片作拼貼、雜交 、並置與戲仿,肆意拼湊在一起,卻引起不良的語言文字污染。

  譬如用「立肝(竿)見影」來推銷治肝病新藥,理髮店取名為「最高髮(法)院」,餐館標榜「与食(時)共進」,女性隆胸寫成「豐(逢)胸(凶)化吉」,賣女褻衣寫成「玩(完)美女人」,醫病的「有痔(恃)無恐」等等,不一而足。

  對 於華文受到的污染,已令中國大陸學者与有識之士憂心如焚,華文作為唯一老而不死的代表性的象形字,有著獨特的表形与表音結合的構成方式,文字有「依類象形 謂之文,形聲相益謂之字」的意思。這么一種恆久、美麗而高雅的文字,在時代与社會的進步中,必會產生變化与革新。令人憂慮的是,大量英語及音譯詞、字母 詞,還有異形的語言蔓延到中文里面來了,影響了中文的純洁性。一部《康熙字典》收集了四萬七千零三十五個漢字,《中華辭海》中的漢字多達八萬七千零十九 個,雖然日常用字只是兩三千左右,已足以作書寫与交流之用了。為什么還要「創造」出這麼多新的所謂「流行語言」(本人稱之為「異形中文」)來呢?

  隨著電腦与手機等電子產品在中國迅速的普及,八零後、九零後這幾代人逐漸成為网絡主人,新新人類的网絡語言佔領了网絡天地,并滲入人們的日常生活用語之中。在商海錢潮的推波助瀾之下,這些流行新詞語,是快節奏的、浮躁的、多元的現實生活在語言上折射出來的「成像」。此外,正如一位學者所揭示的﹕「掌握著話語霸權的電視等媒體以及學校畸形的語文教育難辭其咎」。

  至於「草泥馬与河蟹」、「七十碼」、「躲貓貓」、「GCD」、「雞的屁」和「俯臥撐」等网絡語言,則為部份网友出於爭取公共與論空間言論自由所創,代表了中國互聯网的一種現象,為免本文主題失焦,就不贅述了。

  在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初期,文革的「政治性」不再被突出和提倡,中國方興未艾的「文化熱」中,出現過「人文性」与「工具性」之爭,可惜「提升人的人 文素質,在道德、思想、精神等方面得到升華」這一「人文性」未能受到重視,在「傷痕文學」的短暫文藝复興小陽春之後,華文的精神受到很大傷害,人們對偉大 而莊嚴的華文失去珍愛之情,甚至讓它成為人人得而褻的玩物,造字改字錯別字不以為忤,假大空的「党八股」与「大批判」式文風流毒仍在,俗文化排斥雅文化,最後導致國民華文水準下降,連一流學府清華大學的校長,也把黃遵憲致梁啟超詩中「亻瓜」字都唸錯了,國際問題研究所副所長劉江永教授,在央視現場直播節目中,竟不知書法中有篆棣楷行草,弄出一個「大棣」、「小棣」的笑話來。

  新新人類獨創的「異形華文」,已經成為「网絡文化」,堂而皇之從网絡論壇博客聊天室還有手機里,走進了電視、廣播、報刊、書籍、電影、音樂等領域,甚至高考的殿堂,連二零一零年「春晚」都未能免俗,「我充其量也就是雷鋒的傳人,可以叫我雷人」這種台詞,也通過電波傳播向千家萬戶的海內外華人。

  其實在网絡世界佔絕對優勢的英文電腦迷与手機迷中,也有流行的网絡語言英文版,只不過与華文語境中的華人社會相比,未至於泛濫成災,禍及母語的純潔与生存罷了。

  我們的政府官員、媒體、學校与父母有沒有設想過,當今的所謂「新新人類」日後將是國之棟樑,社會精英,如果他們現在習慣了以「異形華文」的网絡語言,在電腦与手機里進行人際溝通与擢取資訊,并運用此種語言思考与書寫,屆時的華文將蛻變成一種什么樣的語言呢?

  假若說有數千年歷史的華文,是一棵根深葉茂的大樹,网絡語言作為一種時代產物的出現,可以成為大樹下的一株新葩存在,但當它如籐蔓逐漸纏繞攀昇,正在絞殺這棵大樹時,就不得不引起華夏子孫的警惕了!

  海外華人社會中近年也開始出現「異形華文」,亦見諸於報章与网絡,個人認為我們在適應融入僑居地主流社會的同時,應該本著對民族、對先祖對後人負責的精神,在人際交往、書文寫作及傳媒等方面,堅持使用正确的華文語言,慎用傳統語彙之外的新語彙。

  要 講出或寫出隽美的華文,惟有去學習古典文學中對詞語運用的凝練、傳神及其意境之美,尤其要虛心向五四以來的文學俊彥學習,一些大師的作品足以成為華文經典 的范本,其文字之美、情意之切、思想之深,迄今無人可以逾越。我等在海外常將使用華文视為一種對自身傳统的繼承,講和寫正確的華文,就顯得更加重要了。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扭转乾坤 文章


為過去爭吵將使我們失去未來

二選一還是貨比三家

行走雲端的紐西蘭防疫

封城日子怎樣過

我們如何以及何時拿到通往自由的門票

我們都是《魷魚遊戲》的參與者

紐西蘭抗疫政策的三個版本

為紐西蘭之子拍的電影

Britomart火車站和Te Komititanga廣場

在紐西蘭打疫苗

不要成為「自己成功的受害者」

孤島不孤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