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乾坤 :閣樓讀書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扭转乾坤

閣樓讀書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3833    日期: 2013/4/5


  近日有位文友寫了「讀書」,勾起在下關於這方面的回憶。

  人首先要識字,才能讀書,我五歲開蒙,始終弄不清自己是如何識字的。

  因為動蕩,四處漂泊,出生後到十歲上下,南來北往,搬了超過十次家。所以家中是極少存書的,幾十年前整個城市只有一間很難進去的圖書館,小學里全校僅有一個雙門玻璃柜里装着百冊圖書。我兒童時代讀的那些書,一是靠省下零用錢購買,二是偷着看成年人的書。

  五十年代的文化生活比較簡單,只有廣播沒有電视,除了聽戲看電影,惟一的消遣就是閱讀。母親每月从家用中撥出两元給我買書,那時一本「格林童話」才三角錢,两元可以買許多書了。我是从童話与寓言故事開始閱讀的,人的品行美德有哪些,寫給孩子們的書里都有﹕誠實、勇敢、憐憫与關懷。憑着想象力在希臘諸神的殿宇与天宮瑶池之间馳聘,樹木有靈,花草能語,封神演義,大話西游,對所有的書饑不擇食,來者不拒。

  父母都有寢前看書的習慣,每天放學在他們的枕頭下掏出厚厚的書偷偷翻閱,我對西方文學的興趣起自這些枕下之書。

  讀廣雅中學時,多虧那里有個很好的圖書館,自己又是寄宿生,晚膳後挾着一冊好書在校園找個僻靜角落,一讀就讀到夜色四合,響起熄燈號。

  青少年時代讀書猶如春潮澎湃奔流心田,文藝情感歡歌響徹胸懷,書中的人与事,喜与悲是鐫刻在心,永不磨滅的。

  那時讀書的范圍在中國古典文學、歐洲文學与俄羅斯文學三者之間,直至文革中從圖書館盜得千冊圖書,在摯友的閣樓上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秘密閱覽室」,另一扇大門才真正敞開,展現了一個從未接觸過的知識世界。

  許是在氣氛恐怖的外界壓抑之下,年輕人趨向真理与光明的求知愈加強烈,窗戶蒙上毛毡,室內一燈如豆,除了各自看書,也朗讀精彩片斷和詩句。還記得讀書讀累了,一位摯友用留聲機放黑膠唱片錄制的古典音樂,我則用水彩繪出黑暗中獨舞的白天鵝,這張画被貼在閣樓的木壁上,「我喜歡她臉上那种憂戚然而不屈不撓的表情!」另一位也在閣樓讀書的摯友如是說。

  我們把所有的書編了號,意外發現一輯世界文學名著叢書,幾乎包括了英、美、法、德、意、俄、西班牙等各國著名作家的代表作。三個偷書「雅賊」各取所需,輪流將其啃完,前後花費幾年時間。其餘的哲史書藉以及畫冊亦有三、四百本之多,有些未及閱讀就失散了。

  我有時就在書堆邊和衣而睡,醒過來再讀,就這樣漸漸得了書中的思想与情感的熏染启迪,越來越覺得充實、有力与無所畏懼。

  讀書的閣樓,是我的「大學」,教授与導師就是那些作者,在那小小閣樓里學到的東西,其後幾十年一直令我享用不盡,是它們給了我一雙翅膀,从眾生苟且匍伏的泥濘中飛起。

  在讀書的閣樓走出來之後,最大的收獲,反而是越讀得書多,越意識到自己依然那樣一無所知。事實也是如此,与古往今來思想深邃、筆力萬鈞的作者相比,自己寫出來的東西只是歪歪斜斜的塗鴉也罷。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扭转乾坤 文章


為過去爭吵將使我們失去未來

二選一還是貨比三家

行走雲端的紐西蘭防疫

封城日子怎樣過

我們如何以及何時拿到通往自由的門票

我們都是《魷魚遊戲》的參與者

紐西蘭抗疫政策的三個版本

為紐西蘭之子拍的電影

Britomart火車站和Te Komititanga廣場

在紐西蘭打疫苗

不要成為「自己成功的受害者」

孤島不孤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