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乾坤 :這不是「個人恩怨」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扭转乾坤

這不是「個人恩怨」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3823    日期: 2013/4/15


 甚麼是歷史,昨天發生的事,到了今天﹔今天發生的事,到了明天,其中值得一書的大事,就都成為了歷史。

  因為人類歷史是由人類自己創造的,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某一段歷史的一部份。許多許多的個人之經歷,作為一塊一塊小小碎片,凑在一起就構成了大歷史的拼圖。

  我發現越是遠古的人類歷史,因為受書寫工具与資料保存的限制,再加上戰亂破壞以及人為的刻意損害摧毀,能完整保存下來的就越珍貴稀少。近代有印刷術、照像術之後,尤其是現代發明了信息圖像科技,歷史資料的記錄就幾乎能夠得以永久保存。

  撰寫与研究歷史,最須要相關的文字、圖片、影像、數字作為基本資料,沒有這些資料作依據的歷史就不是信史,而是經過篡改編造的偽史,道聽途說的野史。

  搜集歷史的途徑很多,其中源自活於歷史現場見証人的記憶,最為珍貴。歷史現場見証人可以通過撰寫文章以及提供日記、信函与文件回憶歷史,也可以通過接受訪問回憶歷史。前者就是文字歷史,後者則是口述歷史。

  許多重大歷史事件的見証人未必具備良好的文字表達寫作能力,所以由這些倖存的遺世者通過錄音錄像或他人筆錄,敘述親身經歷目擊事實,可以留下許多珍貴的原始資料。

  這就是所謂的歷史拼圖的碎片。這些碎片只是原始材料,必須從中抽取有關史料,再与其他歷史資料進行比對,去偽存真,才能得出更接近事實的歷史。

作為個別歷史见証人,每一個人雖然只是如實講述在歷史事件中的個人与家庭經歷,他講述的其實正是集體記憶之一部份。

在中國近代歷史里,除卻抗日戰爭与南京大屠殺、二二八事件等已樹立紀念碑、建立博物館与公園,成為比較一致的集體記憶。關於反右、大饑荒、文革与六四的歷史還未徹底整理,集體記憶尚未在衝突中完成磨合,達到尊重歷史,兼容并蓄的境界。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這些歷史事件的真相未有完全披露,許多见証人沒有或者是不敢留下親身經歷的記錄。

可足堪慰的是,今天在世界各地包括中國大陸都有許多见証人,都在書寫或口述親身經歷的各個歷史事件。無數影音錄像、文字、數字正在迅速地被發掘、整理与公佈出來,歷史的拼圖越來越完整与清晰,集體記憶也越來越强烈。

  作為歷史事件的遺世者,盡已之所能講出与記下自己的所見所聞,不應被视為是一種「個人恩怨」胸臆的抒發,積郁的渲泄,因為「個人恩怨」僅指兩人之間的仇恨恩惠之瓜葛糾纏,而歷史見證者的回憶記述,絕對是集體記憶的一部份,是大歷史的一部份。

  有人老是想把這些歷史事件见証者的個人經歷,說成是「個人恩怨」,意欲在「民族大義」、「國家利益」等冠冕堂皇的籍口下大而化之,這是辦不到的!因為這是發生在過去的歷史事件中的個人經歷,根本不是甚麼你差我錢、我欠你情的「個人恩怨」。正是無數個人的經歷,構成了一整個民族与時代的歷史,把具體见証者的經歷抽去剝離,所謂歷史就成為空洞的概念。「歷史是人民創造的」說的就是這一道理。

每一個歷史事件见証者的遭遇,都是侵略者或執政者的國家罪錯所造成的,這些所謂「個人」,有時即使在官方的統計數字里,也顯示出多達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甚至過億,誰還能把這說成是「個人恩怨」一筆勾銷呢?!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扭转乾坤 文章


為過去爭吵將使我們失去未來

二選一還是貨比三家

行走雲端的紐西蘭防疫

封城日子怎樣過

我們如何以及何時拿到通往自由的門票

我們都是《魷魚遊戲》的參與者

紐西蘭抗疫政策的三個版本

為紐西蘭之子拍的電影

Britomart火車站和Te Komititanga廣場

在紐西蘭打疫苗

不要成為「自己成功的受害者」

孤島不孤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