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香巴拉:送你一只火烈鸟(2019,玻利维亚)





送你一只火烈鸟(2019,玻利维亚)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2208    日期: 2019/3/15


告别智利的圣地亚哥,两个半小时飞到紧邻玻利维亚的小城圣佩德罗,用了4个小时,去了地球的极旱地看了落日。风景也好,感慨也多,此时不待叙述,直接跨到玻利维亚的乌尤尼之行。 

到圣佩德罗,很多人还是因为乌尤尼。乌尤尼盐湖,天空之境,这个风景名气太大。据说,在遥远的卫星上看地球,是可以看到乌尤尼盐湖的。这片120公里*100公里的白色区域,就像地球上的一块白色地毯,非常醒目。它是地球上最大的盐湖。

雨季有水时,乌尤尼盐湖成为天空之境,大地和天空完美映合。走在盐湖中,仿若走在两个巨大的镜子之间。天上有个湖,湖中有个天,极致的美丽,极致的奇妙。

盐,是人类文明不可或缺的东西。盐,有分量,比水重。盐,有味道,有能量。盐,曾经或者现在都是被国家控制的物品。但在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沼,白花花的盐遍地都是。然而,光有盐不行。没有水,不会成为被追逐的风景。3月份的玻利维亚,雨季刚刚结束,天空之境依然可能。 

圣佩德罗到处都是旅游公司,乌尤尼更是炙手可热的线路,可以选择时间长短、绕圈或者单线。我们选择了3天2夜的单向(one way)乌尤尼之行。询问了很多家旅游公司,报价在10万比索到13万比索之间,其中一家开价11万比索,我问可以给个折扣吗?接待我们的叫胡里奥,答应明天下午看看情况,可以减掉1万比索。他很客气和善,也很实在,告别时和我们握手,好像已经成交。

次日上午,我们又看了几家,都不甚满意。去找胡里奥,我们倾向于选他家。他的店开着门,人却不在。我们坐在沙发上等,大约一刻钟他来了。我告诉他,下午四点钟我们要去月亮谷看日落,回来他应该下班了,所以现在能否回答我们。他非常痛快地答应给我们折扣,10万比索,按汇率换成美元150刀,每人。

每人换50美元的玻利维亚货币,备三天两晚的使用。买国家公园门票150,洗温泉也需要买票,所以至少需要准备200玻币。汇率极差,三家选了一家,1刀兑6.2(乌尤尼兑6.9)。

清晨7点,胡里奥准时来客栈接我们,共12人一辆中巴车,送到玻利维亚边境,交给玻利维亚接待方,6个人一辆越野车,负责全程吃住行,费用都包括在150美元里。玻利维亚的消费比智利和阿根廷要低很多。

在智利边界等待出境,被我拍了无数遍的雪山就近在咫尺。晨光里,大地静美如画。湘湘告诉我,这里海拔4650米,你不要多走动,注意不要高反了。多少米?湘湘说,4650米。没有搞错吗?我再次怀疑她的苹果,她说不会错。可是,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呐。

当我在阿根廷冰川公园,以为巴塔哥尼亚高原有3000米海拔时,湘湘告诉我,这里235米。到了百内国家公园,依旧是巴塔哥尼亚高原的范围,以为海拔高度怎么也高一些了吧?否则怎么会叫巴塔哥尼亚高原。在公园营地帐篷里,湘湘再次告诉我,这里136米。

近在眼前的雪山,只有荒草的原野,像极了西藏阿里。空气里流动着丝丝寒意,让原本暖和的羽绒服也薄如蝉翼。是的,这里的确是高海拔地区了。世界上最高海拔的国家,玻利维亚,我们在寒风中等待着扑入你的怀抱。

一个多小时后,交接完毕。我们和另外三个英国年轻人,一个加拿大漂亮女孩,共6个人上了一辆车。司机叫桑多斯,印第安人模样,黑黑的脸一笑特别和蔼可亲。随后的三天时间,他将陪我们穿越玻利维亚西南高原地区,去看我们朝思暮想了很多时日的风景。

三个英国人,两个黑人小伙,非常英俊的那种,是兄弟。另外一个白人姑娘,他们是朋友还是旅友?哥哥和加拿大女孩是情侣,一路上女孩都无所顾忌地去亲吻黑帅哥。他倒是淡定,从来不主动示爱。

四个年轻人身强体壮,活力四射,一路高歌,且绝对是专业水准。他们把手机接到车载音响上,放着他们喜欢的歌曲,和的一丝不差,气韵节奏完全一致,我和湘湘甚至怀疑这些歌曲是不是就是他们唱的?

听着音乐,看着风景,有人管吃管住,还有什么世间忧愁让我铭记于心?No。此时此刻,我心满意足。可以没有金钱、地位、功名、利禄,有山、有水,有健康,能够自由地行走,足矣。

自由,是多么好的东西。拥有自由,也不是那么容易啊。多少人,团体,国家……抛头颅洒热血,不就是追求自由吗?当我们拥有这样的自由,为什么不加珍惜?!活在当下,来世不可靠,时间不等人。

荒原无际,很多的越野车飞驰而过,拖着一溜溜的尘烟。我想起西藏阿里,曾经和湘湘同乘一辆车,像今天一样飞驰在荒野里,后边也拖着尘烟,车里的空气也有泥土的味道。那是2014年的马年,我们还一起去转了冈仁波齐山。

这次我俩再次同行南美,自由行走82天。同样的喜好,让我们享受同样的风景,把艰难困苦也看作旅行的一大乐趣。

第一天,看几种颜色的湖水,搭配着不同的风景。在走了很久的荒漠,吸了很多的尘埃之后,终于看到一个白色的湖。白湖,这是今天必看的第一个湖。

走到湖边,看到一个泉眼咕嘟咕嘟冒着至清至纯的水,流入湖中。掬一把喝,竟然特别的甘甜。这里看起来干涩荒芜,地下水系却丰富,也是淡水。如果湖水咸了,不是水的原因,而是大地有着太多的盐分。

车继续开,不多会又看到一个湖,这是第二个必看的湖——绿湖。湖水真的很绿,有雪山近在水边。风很大,比所遇见的巴塔哥尼亚高原的风更大,更冷,这里是真正的高原,玻利维亚高原,平均海拔在3800米,大部分地区在4000米以上。高原北部土地肥沃,居住者居多,尤其是的的卡卡湖,更是印第安文化的发源地。

而我们走的地区,却是玻利维亚高原的南部荒漠,人烟稀少,一天时间没有看见一个村落甚至一间村舍,只有为游客提供服务而修建的一些简易设施。

绿湖附近,有露天温泉,很多游客选择花几十块钱到池子里泡20分钟。我们放弃了,因为很麻烦,且暴晒。湖边,我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闭上眼睛小憩。

午饭就在附近吃的,倒是格外地丰盛。玻利维亚,已是印第安人的主要聚集区,他们的饮食习惯和我们比较接近。一万年前的冰河世纪,他们的祖先,或许中国人、日本人、蒙古人……反正就是亚洲人,通过白令海峡来到了南美洲。所以,他们的饮食习惯和我们比较接近?可是,一万年前,我们吃什么?

随后几天的饭菜没有让我们失望,感觉这150美元,花得太超值。

司机桑多斯一直都在忙着,吃住行都是他一人负责。午饭属于来料加工,是他随车携带的。

间歇泉也是必看一景,冒着白色的水烟气,散发着严重的硫磺味。

安第斯山脉长8900余千米,是地球上最长的山脉,有四十多座活火山,最高峰阿空加瓜山就是一座死火山。

这片地热区域不大,周围有很多越野车和游客。第一次走这样的地方,多少有点害怕。万一地下熔岩泥浆突然爆发怎么办?那我岂不成了人类化石了吗?

离开此地,便走到今天的最精彩处——红湖,有火烈鸟,很多很多的火烈鸟。风依然巨吹,顾不上怕高原反应,急速地奔向湖边,奔向火烈鸟。

红湖,红白相间的咸水湖,湖水含有红色矿物质而呈红色,又叫科罗拉达湖。湖中还有白色小岛,是因为白色硼砂之故。湖中的藻类,为罕见的詹姆斯火烈鸟、智利火烈鸟和安第斯火烈鸟提供了丰富的食物。

火烈鸟,长长的脖子,很容易就弯成几道弯,且是真正的吃货,一直把头扎在水中吃吃吃。野生的它们,是惧怕人类的。当人朝着它们走去,它们就一溜烟地走开。当感觉你停住了脚步,它们立刻又停下来继续吃吃吃。

它们喜欢聚在一起,互相间争抢食物。动物、鸟类、人类,天性都极相似。和平是暂时的,纷争是永恒的。 

看它们互相掐,也很有意思。我用长焦拉过来,拍了一张又一张,仿佛不按快门就失去什么。其实,如果联想到后边要删掉很多张重复的照片,我应该克制一下。人啊,你为什么会烦恼?就是因为贪心啊。

很多火烈鸟飞起来又落下,让我激动不已,拍了一张又一张。

终于到了该离开的时间,三步一回头,舍不得。最后一眼望过去,禁不住又拍了一张。


旅行多美好,红湖送我火烈鸟。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库斯科——世界的“肚脐”,印加的“心脏”,我最喜欢的城市(秘鲁,2019)

南美历史之一鳞半爪

砍头祭神,一场勇者无惧的比赛(奇琴伊察,墨西哥,2019)

去琴奇伊察,观神秘玛雅(墨西哥,2019)

一年一度之塔拉布科狂欢(玻利维亚,2019)

殖民时期的辉煌——银都波托西 (2019年3月,玻利维亚)

基多与贼多

亲历“五一”基多大游行(厄瓜多尔,2019)

不可思议的印度

天空之城——马丘比丘(秘鲁,2019)

莫其卡和奇穆——印加文明前的文明(秘鲁,2019)

艰苦跋涉Salkantay,徒步攀登马丘比丘(2019,秘鲁)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