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香巴拉:莫其卡和奇穆——印加文明前的文明(秘鲁,2019)





莫其卡和奇穆——印加文明前的文明(秘鲁,2019)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2376    日期: 2019/4/20


南美这片广袤而遥远的大陆,对于世界人民来说充满了神秘和悬念。究其如此,主要是因为没有文字记述,所以考古发现对南美文明的印证变得尤为重要。 

从利马沿海边公路向北500公路左右,有秘鲁北部最大的海边城市特鲁希略,它曾经是西班牙最早的殖民地,也曾经产生了南美早于印加文明之前更早的文明,莫其卡文明和奇穆文明。

莫奇卡文明,出现在公元前300年到100年之间,是秘鲁北部沿海一带的古代印第安文化。特鲁希略附近的考古发现——月亮神庙和太阳神庙为其典型代表。也被称为前奇穆时代,于公元800年左右没落。

我们先从特鲁希略去了昌昌古城,然后又乘公共汽车去莫其卡的月亮神庙和太阳神庙的。从昌昌古城出来,在路边等公共汽车,招手便停,十分方便,1.5索尔的车票。上来一辆车,汽车乘务员是个小伙,我问他去月亮神庙和太阳神庙在哪里下车方便,他一头雾水。后来发现当地人把月亮神庙和太阳神庙叫莫奇卡,小伙子才知道了我们要去的地方。

我们懵懵懂懂地提前下了车,他示意我们上车跟着他继续走,他会告诉我们哪里下车(西班牙语+肢体语言)。我们跟着他们的车转了几乎整个城市,最后都怀疑是不是早就该下车,他却淡然让我们不要着急,直到一个地方,才让我们下车,并嘱咐同下车的一个青年,我们要去莫其卡。语言不通,肢体语言有时难免出错,我们下车后走错了方向,他又停车下车纠正我们,让我们跟着那个青年去坐车。在此感谢这个特别善良热情的巴士小伙,他大约只有二十出头的年纪,却是如此温厚纯良。

来特鲁希略的路上遇见一个中国女孩,她在利马和瓦拉斯时被好心人警告,特鲁希略的出租车司机都是带枪的,有的会抢劫,吓得我和湘湘有点见车生畏。头一天晚上下来长途巴士到预定的住处有3公里多,天色已晚,十四的月亮明光光挂在天上,我俩商量,还是打了汽车公司的出租车,10索尔送我们到查韦斯宾馆,我还偷偷拍了人家车牌。司机好像没有带枪,至少我们没看见,他还特别好,把我死沉的行李箱送到酒店门内,上了三个我打怵走的台阶。

其实,秘鲁人热情厚道,比很多地方的人都好。但穷人太多,小偷大盗也难以避免。我在去圣十字徒步时,营地里被偷走了100美元,只带了一百美元,晚上吃饭时包放在帐篷里,大约有四十分钟的作案时间,除此之外包一直在身上。那一晚上没有任何一个路人走过我们的营地,所以我才放松了警惕,认为熟悉的人哪好意思偷东西,实际上,人性经不起考验。我没难过,权当是扶贫了。但也再次明晰一点,人性真的经不起考验,自己明白就是了。

去昌昌古城的路上我们买面包,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拍我的肩膀问我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我说中国人,他便紧紧拉住我和湘湘的手,很亲切。他的样子不像华人,有白人血统,也许是华人的混血后裔。这里曾在一百多年前被当时的秘鲁政府买来很多华人和日本人充实人口空虚,所以秘鲁很多人看起来像中国人。

其实我俩当时讨论最多的是,看过有人写的游记,在南美被拍肩膀,就被下了迷魂药抢走物品钱财的。我说老头不会给我下迷魂药,他走都走不动,下了迷魂药也抢不走东西。不论历史或者现实,南美因为遥远,都和我们有着很大的隔膜,便有了很多的误解。

这是闲话,先去莫其卡的月亮神庙看看吧。

 

特鲁希略附近多沙漠地带,年降水量只有不到20毫米。我俩一路走来被秘鲁的雨季搞得抓狂,几乎天天下雨。所以早晨一看阴乎着天,我穿了冲锋裤,湘湘带了雨披,就怕下雨淋湿了鞋袜。结果一天被晒,下雨成为传说。据说就是因为荒漠里太阳老是毒辣辣地晒着,莫其卡人认为月亮比太阳好,对月亮更崇拜,而把太阳视为破坏者,不被看好。与之相对应的是,我们去了月亮神庙景区,10索尔买好了月亮神庙和太阳神庙的门票,却被告知只有月亮神庙可以参观,太阳神庙关闭,不能参观。

一座不高的黑山脚下,一片被挖掘过的遗迹,看起来非常不起眼,但真正走进去接触实质内容,还是被惊到了。月亮神庙(Huaca del aluna),均用未经烧制的泥砖建成,层层叠叠,要用上亿的泥砖,也是极宏大的工程。但相对于印加人的石质工程,应该还是容易很多。月亮神庙,是一座有阶梯的平台,其上建有房屋,内饰壁画和浮雕。

先来看一组壁画,颜色很赞,只是保留下来的很少。关于莫奇卡文化,由于缺乏文字记录,仅仅是靠考古发现解读,还是很缺失的。搜尽网上可以查阅的资料,我大约了解了莫奇卡文化的主要几个方面。

农业种植发达,会利用水利工程灌溉农田,曾经修筑100多公里的运河,会制陶,冶炼金铜等。莫奇卡文化的宗教以至高无上的神—埃阿佩克为主神。它从山洞中现身,在不同的情形下变身为豆、木薯根、玉米和马铃薯。另一个重要的神是月亮神,或莫奇卡神祇,因其对捕鱼的有利影响而受到尊崇。

莫奇卡文明的金字塔令人惊叹,据推测它们是用于宗教目的,其中太阳金字塔和月亮金字塔,是安第斯美洲地区最大的两个土砖建筑,共有1050英尺长、480英尺宽、180英尺高,估计大约用了14亿块土砖。 


太阳神庙关闭没有开放,当我们步入月亮神庙参观,其挖掘出来的神庙七层建筑彩绘美轮美奂,代表着莫奇卡人的七层境界。也有研究者认为,莫奇卡人的等级制度类似于印度人的种姓制度,与生俱来,且永远不可以更改。(上图歪了,怎么更改?)

七层境界的最底层是平民百姓,渐次向上到祭祀,国王是半神半人,属于最高境界。这些精美的彩绘,参杂着海洋生物之类,也说明了古代文明总是离不开赖以生存的动植物,以及原始崇拜。

奇穆文化继承了莫其卡文化,并进一步发扬广大,在特鲁希略附近昌昌古城的考古发掘,就是奇穆文化的典型代表。昌昌古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和濒危遗产。据说,昌昌古城的城墙在10年间下落了5米,濒危显而易见。

这个广大的古城散落在荒漠之中,太阳炙烤着这片大地,我们下了公共汽车走了大约快一公里才走到古城门口,10索尔的门票包括四个景点,真正可看的还是昌昌古城遗迹。

这是南美最大的土建筑,大约建于1300年左右,继承了莫奇卡文化,成为西班牙人征服南美时最大的城市,也是西班牙人最早占领的城市,1534年开始西班牙殖民化。

昌昌古城占地三百多平方公里,鼎盛时是6-7万人口的城郭,有一层层的围城和巷道,最外边的高墙达到18米,非常厚实,上部甚至可以走人防御。

内城也是根据等级划分,据说每一个国王的诞生都会在最核心部分修筑一个城堡,城堡里有精美的装饰,那些栅栏形状的格子,像极了今天我们摆放红酒的格扇,不知道那时候是否也是用来摆放东西的?还是仅仅用来装饰?

据说每一个国王死了,就会把他的城堡封死成为坟墓,曾经用来居住的房屋里摆满了各种他需要带往另一个世界享用的财宝。新的国王会在城中另外修建新的城堡,直到死亡。昌昌古城里有10个这样的城堡,由此推断奇穆帝国曾经有过10个国王。

1476年,奇穆帝国被印加人所灭。1534年,印加帝国的特鲁希略被西班牙人占领。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哪一天是大同世界?不得而知。但还是祈祷这世界没有战争,只有和平。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砍头祭神,一场勇者无惧的比赛(奇琴伊察,墨西哥,2019)

去琴奇伊察,观神秘玛雅(墨西哥,2019)

一年一度之塔拉布科狂欢(玻利维亚,2019)

殖民时期的辉煌——银都波托西 (2019年3月,玻利维亚)

基多与贼多

亲历“五一”基多大游行(厄瓜多尔,2019)

不可思议的印度

天空之城——马丘比丘(秘鲁,2019)

艰苦跋涉Salkantay,徒步攀登马丘比丘(2019,秘鲁)

香草铺就人生浮岛,天马行看湖光岛影(2019,秘鲁)

情深此蓝——的的喀喀湖(2019,玻利维亚)

赏天空之镜,品人生之盐(2019,玻利维亚)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