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香巴拉:天空之城——马丘比丘(秘鲁,2019)





天空之城——马丘比丘(秘鲁,2019)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1301    日期: 2019/4/29


安第斯山脉,雄奇险峻,横亘在南美大陆。其中有一座山峰,海拔只有2350米,不是最高,不是最大,但却是最奇特、最迷人、最吸睛,它就是马丘比丘。它是世界新的七大奇迹之一,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和自然遗产名录,是南美最受欢迎的旅行地。

马丘比丘,始建于1440年印加帝国最伟大的皇帝帕查库蒂(Pachacuti),直到1534年西班牙殖民者控制了库斯科城时都有人居住。印加帝国灭亡,马丘比丘也被湮没于安第斯山脉的丛林之中。直到1911年7月,美国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宾厄姆发现并广告天下。

自此后,马丘比丘走入人们的视线,炙手可热至今温度不仅不减,似乎是越来越热。

过去马丘比丘只是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的观光地;而今,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来到马丘比丘。

马丘比丘,值得你不远万里、旅途艰辛、语言不通、南北颠倒、时差混乱……来此观光和凭吊。

它不仅是印加人的神圣之地,也是世界人民心中的天空之城。虽然可以选择呈火车、汽车登上马丘比丘,但我们却从库斯科出发,徒步三日到达山脚下的热水镇,次日一早再徒步攀登马丘比丘山峰。

那个黎明前的黑暗里,雨水穿过密集的森林,让攀登越加艰辛。早晨四点钟起床,急匆中没核实带没带头灯,黑暗里攀登陡峭的石阶,无异于走在危险的边缘。明明知道也许头灯就在包里,因为雨大也懒得打开双肩包寻找,只能借助同行者微弱的灯光前行。心脏功能没有那么强大的我,急速攀登无异于百米冲刺,我走得好辛苦。连日来每天十个小时的跋涉,翻越4650米的雪山垭口,积攒的疲劳让我每跨上一个台阶,似乎离天堂就近了一步。

但这样的困难不会让我却步,我慢下脚步,顺应自己的心脏功能继续前行。马丘比丘像一座灯塔,它照耀我心中的幽暗,让我一步一个台阶,成功走向山顶。

天亮了,雨也止息,马丘比丘在云雾缭绕间时隐时现。它神秘庄严、美轮美奂。相见的刹那,我已被它完全征服。人文与自然的完美组合,存在与消亡的极端印证……方圆之间,都囊括在这个虚无缥缈的险峻山峰之上。

走进马丘比丘遗迹,压住极度激动的心跳,轻轻呼吸,怕碰碎飘过的云纱雾幔。马丘比丘,我来了,我来看你了,想你很多年……

山脚下的乌鲁班巴河,犹如万马奔腾,咆哮着,冲击着河床,也冲击着人们的视觉神经。我似乎感觉到它有一种怒气,在为消失了的印加帝国而大呼不平。

遥想当年,西班牙殖民者扶持的印加帝国傀儡皇帝曼克,被极度侮辱所激怒愤而反抗,印加军队在包围库斯科失败后,被西班牙人一路追杀,逃到了马丘比丘。

一个没落的帝国难敌几百人西班牙殖民者,令人缄默无语。逃亡者曼克,知道马丘比丘也不是带给他和平、安宁的世外桃源,遂继续逃亡,遁迹于安第斯山脉热带雨林的更深处,直到最后被杀。

浑圆的山顶上,被遗失了几百年的印加古城,整齐有序的排列着。那些打磨精致的石头,散发着因年代久远而温润、拙朴的气息。

这座随着印加帝国消亡而被遗失的城市,五百年寂寂无闻,荒草萋萋。1911年美国人发现它,之前虽也曾有人来过,但毕竟是宾厄姆让马丘比丘重见天日、举世瞩目。所以去热水镇的高贵铁路,现在用宾厄姆命名。

马丘比丘古城,最流行的说法是为皇亲国戚修筑的庄园,也是祭奠太阳神的圣殿之所。印加人,自诩为太阳的子孙,太阳神是他们的原始崇拜。

太阳神庙呈半圆形,不仅是祭拜之地,利用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构造,也能完美观测太阳的运动。每年6月21日南半球的冬至时,阳光通过一个小的梯形状窗口直射神殿中央一块大花岗岩的中央。有天文和考古学家推测这块花岗岩起着印加日历的作用。另外,有考古学家揣测太阳神庙下面的洞穴(Royal Tomb) 曾经存放着印加帝国最伟大的皇帝帕查库蒂的木乃伊。但是发现者宾厄姆声称,1911年他来到此地时,并没有在洞穴里找到木乃伊或人骨遗骸。


关于马丘比丘遗迹,虽被专家广泛解读,但印加人没有文字记录,所以各种说法都有。通常古城被解读为三个区域,神区,皇宫贵族区和为皇宫贵族服务的平民区。

三个区域有规整的甬道分割,皇帝可以从自己的居所走隐秘而安全的通道去皇家花园。其实这座城市不需要花园,什么样的园林能像马丘比丘一样拥有如此丰富多彩的大千世界?四目所望,目及所触都是人间极致的风景,花园岂能和它们相媲美?

印加人对石材的利用和切割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令人叹为观止。精准切割这些坚硬而巨大的花岗岩石块,几百年前原始落后的手工,他们如何做到的?至今是谜。

石头被打磨得如此精致,墙砌得如此严丝合缝,片纸难插,令人匪夷所思。

据说这种建筑方法叫做阿什勒技术,精确装配的石块之间没有灰浆,允许单个石块在地震期间移动,并可以恢复到原来的位置,石块形状之间也有极好的咬合性,坚固耐用,防震能力极强。

古城里的石屋,茅草房顶早已荡然无存,但依然散发着生命的活力,好像那些死去人们的幽灵一直生活在这里,保护着这座城池。山顶四周直达山底600多米的岩壁,让马丘比丘高悬天空,云雾缭绕,难睹真容。如果你看到了马丘比丘的全貌,你是幸运的。

高山之上,农耕牧作的印加人修筑了层层叠叠的梯田,梯田砌石都是极度考究。他们对石头的热爱到了痴迷的程度,否则不会有如此炉火纯青、登峰造极、匪夷所思的建筑技术。

关于700多个梯田还有另一种说法,它们不仅用于农业目的,更重要的是为加固城堡,保持水熵。它们的结构稳定了斜坡,防止可能淹没城市的滑坡和洪水,土质吸收水分使之安全流到地下。

梯田是古城最重要的部分,没有这些天鹅绒般的绿地,马丘比丘立刻逊色很多。当我走向山顶更高处的太阳门,山脊一侧的梯田之陡峭险峻让我大惊失色,诧异万分。

这些筑在岩壁上的梯田不用说去耕作,就是看看都惊出一身冷汗,他们怎么修建的?如此窄、险,下边就是直落600米的谷底,一不小心掉下去可是粉身碎骨啊。你敢去梯田里站站,就是英雄。我承认我不敢。


走向太阳门之路,我的心情恣意欢快,轻松舒爽。山谷里的雾气快速蒸腾抬升,化为云纱,化为仙气,飘来飘去间让马丘比丘更像仙境。群山环抱,峰峦叠嶂,云蒸霞蔚,这是一个如此神奇之地,让人过目不忘。沾染此等仙气,我由衷庆幸,为此人也变得通透明亮。

印加帝国,亡在168个西班牙殖民者之手,也亡在因权力之争的兄弟相残。内讧易惹外欺。虽世事难料,然世界却有一定之规。和则强,分则稀。弱肉强食,纷争必裂。

太阳门处远看马丘比丘古城,它更加扑朔迷离,神秘莫测。印加人所创造的灿烂文明不仅仅是马丘比丘,他们对历法、水利、冶炼、纺织、筑路等都拥有极高的造诣。他们的政治体制也非常有效,他们修筑的印加古道时至今日还在使用。

太阳门的高台上,当我一个人坐在众多洋人之间,除了风景,我也观察他们。像我一样,他们悠闲地观看着四周的风云变幻和美丽景致,不再有当年殖民者的耀武扬威。殖民时代早就过去,秘鲁以及很多南美国家也早就独立。

一只小鸟出现在我的眼前,它静观四周,随时发现人们遗失的面包屑。一个美丽的女子走近它,有一刹那,好像他们在互相注视,但随之小鸟飞走了,女子也离开了。

很多人离开了,我也准备离开……此地太危险,不可久留。

再次俯瞰山脚下的乌鲁班巴河,它拐了一个大弯,混黄的河水依旧在奔腾不息,不管世事变迁。

路边岩石上的那些苔癣,虽然微不足道、弱不起眼,但生命力却最强壮,但凡有一点水汽,它们就可以肆意地生长蔓延。

一朵鲜红的蘑菇长在苔癣间,如此妖艳!一定是毒蘑菇,但确实美丽、灿烂。

一个念头出现:“旅行就像这朵妖冶的蘑菇,美丽灿烂也有毒。”刚巧一个赤脚女子走过,她那光洁柔软的小脚丫,真真诠释了我的观点。如果这里不是马丘比丘,她能愿意赤脚走过如此针扎石硌的山地?——嘿嘿,我偷笑了。

 

路边忙着吃草的羊驼呆萌可爱,不惧人众,我停下脚步看它,它抬起了吃草的头。羊驼啊,让我对你说一句知心话——来来往往的过客都是浮云,只有你才是马丘比丘真正的守护神!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砍头祭神,一场勇者无惧的比赛(奇琴伊察,墨西哥,2019)

去琴奇伊察,观神秘玛雅(墨西哥,2019)

一年一度之塔拉布科狂欢(玻利维亚,2019)

殖民时期的辉煌——银都波托西 (2019年3月,玻利维亚)

基多与贼多

亲历“五一”基多大游行(厄瓜多尔,2019)

不可思议的印度

莫其卡和奇穆——印加文明前的文明(秘鲁,2019)

艰苦跋涉Salkantay,徒步攀登马丘比丘(2019,秘鲁)

香草铺就人生浮岛,天马行看湖光岛影(2019,秘鲁)

情深此蓝——的的喀喀湖(2019,玻利维亚)

赏天空之镜,品人生之盐(2019,玻利维亚)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