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香巴拉:不可思议的印度





不可思议的印度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1835    日期: 2019/4/30


2014年,我要去印度旅行,亲友反对声一片。主要反对理由大抵如此:

1 印度贫穷落后。虽有六千年文明,可电视上看他们扒火车,踩踏死人,诸如此类。

2 流氓多,老有印度女性被强奸。

3 跟中国有边界争端,对中国人不友好。

4 印度太热,每年都会热死人。

5 印度太脏,喝自来水会拉肚子。


当然,还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我知道不让我去都是为我好,怕我遭罪,怕我受伤害。我老公甚至让我把机票废掉,换个地方去旅行,比如欧洲。我都没听,执意要去。玄奘大和尚一千三百多年前,走着都去了印度,我现在怎么就不能去?再说印度不打仗,贫穷落后不算事。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就想去看看印度到底什么样?!

我去了印度半个月,主要是北、中印六个城市。现身说法,大概回答一下上边的问题。

 

印度是文明古国,名副其实,先不看书籍记录(奥义书等),光林林总总的世界文化遗产就有三十处。一千多年前的,两千多年前的遗迹都有,且大多原汁原味,保存完好。虽然印度历史也是战争不断,伊斯兰也曾把某些印度寺庙拆毁盖了清真寺,但破坏的毕竟少,保存下来的多,印度没有”文化大革命”这样巨大的破坏。  

 

印度的落后,只是说制造业欠缺,我们乘火车从西往南往东走,一路上是碧绿的田野,庄稼地里有很古老的大树,却很少看见工厂。很多纺织品的加工,还停留在手工作坊阶段。但印度的软件业很强,美国很多的IT行业,都把软件外包给印度。所以,印度的落后之说,有待商榷。中国人不能自视甚高,只把自己的长处去比人家的短处,而人家的长处却看不见。

 

我们在印度城市间穿行,大多乘火车,没看见有扒火车的。印度的火车站不用检票,直接上车,但车厢里秩序井然。印度宗教多,宗教庆典也特别多。在印度新德里,我们遇见了锡克教的一个宗教庆典,持续了二个多小时,人山人海,但秩序很好,没有发生踩踏现象。

 

印度流氓的确有,哪个国家都有,我在印度没有感觉更多些,因为我没有遇见过。加尔各答乘地铁,有专门的女士车厢。混合车厢里人挤人,女士车厢里人少,但男人也不去女士车厢。车厢里到处贴着警示牌,报警电话,提醒女士警惕流氓骚扰。流氓肯定有,事件也肯定发生过,但印度政府还是尽心尽力想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因此,流氓不是印度的主流,而是极少部分。印度人也好,中国人也好,不能谈“虎”色变,吓得不敢出门了吧?!

 

印度人对中国人友好吗?更深的交流没有,但我感觉他们对中国游客是友好的。友善是人的天性,难道人与人交往,还要去研究历史,考察边界不成?国家利益当然重要,但有些芥蒂也好,仇恨也罢,不能把这些过节记在百姓身上。大同世界,就是要求同存异,互相尊重,热爱和平。在乌代浦城市宫殿,我们遇到几个印度大哥大姐,他们要求与我们合影。合影后热情拥抱我们,一个大姐伸出两个大拇指,深情地比划着说:“中国和印度,姐妹与兄弟。”这让我记忆深刻,哪怕现在中印关系紧张,我都会记起这句意味深长的话。

 

印度热,大约在四五月份,会很热。我们三月初去的,不仅不热,还特别冷,新德里需要穿薄羽绒服。所以,去任何一个地方旅行,选对季节很重要。至于说印度脏,的确是脏。我们一路上喝的,都是烧开的自来水,没有拉肚子。

 

真实的印度是很复杂的,种族,宗教,语言,文化等等,都呈现多样化和矛盾性,我感觉这也正是印度的魅力所在。套用印度的官方宣传,叫做“不可思议的印度”。印度的种姓制,被世人所诟病。外来征服者雅利安人,成了印度的最高种姓者,印度的当地人,却成了劣等人、贱民。硬硬的把人分成优劣,这非常不公平,但种姓制在印度存在了几千年,各个种姓族群相安无事,让人匪夷所思。

 

印度是佛教的发祥地,但印度人信奉的多是印度教、伊斯兰教、耆那教等,佛教几乎销声匿迹,却在印度境外发扬光大。

 

印度贫富差距巨大,全球最富的人,印度人有很多,一日消费可以养活成千上万的印度平民。但在加尔各答,能看到很多露宿街头的乞丐,真的是一无所有。更奇葩的是,曾有机构在很多国家做过调查,看看哪个国家的人民感觉幸福?结果是,印度人感觉自己最幸福。印度人的那种乐观、开朗,也真的没谁了。我看了很多印度描写战争场景的雕塑,载歌载舞,鸡鸭羊狗都跟着,这哪里像打仗?分明是一个庆丰收的大派对。

 

印度的软件产业这么发达,但我在瓦拉纳西的小手工作坊里,看到好多小伙子在昏暗的灯光下绣花,眼睛紧眯着,视力被严重损坏。

 

据说印度政府开议员会议,必须自带翻译,因为官方语言有很多种,不带翻译听不懂彼此的话。印度自誉为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但从圣雄甘地开始,很多的政府首脑、政客被暗杀。

 

印度是世界文化集大成者,神秘,原始,包容,也血腥。有人说,任何人去印度,都可以发现你想要的。还有一种说法,印度是背包客的天堂,印度是背包客的地狱。

 

我最喜欢的,是一个叫克久拉霍的地方。一千年前,这里曾经是昌德拉王朝的首都,10、11世纪达到极盛,修筑了85座神庙。克久拉霍以婆罗门教、耆那教的神庙建筑群闻名于世,雕塑是建筑群中最精美的部分,且以性爱雕塑而蜚声世界。这些性爱雕塑试图阐释宇宙、人类的阴阳合一,精神的极乐以及灵魂的解脱。以后穆斯林入侵,神庙虽然没被破坏,但却遭遗弃。直到19世纪才重回人们视线,198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名录。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慕名涌入这个小镇。起初交通严重不便,现在小镇修了机场,铁路也延伸过来。克久拉霍宏大的建筑群,精致逼真的雕塑,的确令人震撼。但我喜欢克久拉霍,更多的原因却是遇到的一些人,他们的善良、热情、真诚,给我留下无比美好而温暖的记忆。

 

普遍来说,印度比中国要贫穷。在印度打车,一般是三轮摩的,俗称突突车。克久拉霍下了火车,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招呼我们。他黝黑的脸庞,几分木讷,一脸温厚的笑容。火车站到小镇很远,他要价很低,我们没有还价就上了车。突突司机把我们送到预定的酒店,给我们提行李,帮我们入住。酒店老板对他有点歧视,也许他的种姓低,但我们决定在克久拉霍期间用他的车。次日参观完毕,他把我们送到酒店,非常羞怯的和我商量,希望我们去他家做客。他解释说,邻居看到有中国贵客临门,他会非常荣耀而快乐,他用了Happy这个词。我们求之不得,随约好了时间。

 

回到住处,我们简单地吃了饭休息。从酒店窗子里,可以看到他站在马路对面,也许在等生意,我们没在意。后边发现他走了,在他站立的地方,来了一个年龄相当的女人,望着我们这边,好像也在等人。反复看了几次,感觉不太对劲。我下了楼,过了马路,冲着她走了过去。她看见我,笑了,有点羞怯。我问她,你是在等我们吗?她点了点头,她能听懂英语,只是不怎么会说。印度曾经是英国的殖民地,英语普及率很高。我再问,你是突突车司机的妻子吗?她又点了点头。我突然明白,突突司机一直在等我们,当有人用车时,他把妻子叫来替代他。这让我非常感动,他们默默等待,默默守候,但不去打扰你,只看你们的方便。

 

我赶快叫来同伴,簇拥着她,拐过很多暗黑的小巷,甚至还翻了一个小坝子去了他们家。走进他们家的瞬间,我们还是被惊到了。按理说,突突司机一家,在当地人中,生活应该是中等水平。但他们的家,几乎家徒四壁。房子有两间,都很小。一间用来起居,一间是厨房。家里的物品屈指可数,一个很小的电视机(十寸左右),一张床翻起来竖在墙边。我们一进去,司机妻子就赶快让她女儿帮忙,把床放下来好让我们坐。家里没有凳子、桌子和柜子,没有任何摆设。墙上挖个洞,搭上个板,放衣服,放一点杂品。厨房里只有一个液化气罐,煤气灶在放在地上,没有桌椅板凳。突突司机的妻子把我们安顿好,便进了厨房。她坐在地上,煤气灶点着火,用油炸一种糕。突突司机急急忙忙赶回来了,满脸堆笑,一边道歉一边不知道如何招呼我们才好。他们有两个女儿,大的十二岁,小的八岁,都在上学。俩孩子身材瘦弱,黝黑的小脸上,有双奇大的眼睛。她们好奇的看着我们,我把小女孩揽在怀里,她像小猫一样温顺。我们把带来的小礼物送给她们,她们的样子是欢喜的。不一会儿,突突司机拿来一盘炸好的油糕让我们吃。过了一会儿,他又给我们送来红茶。招待虽然简单,但他们一定是认真准备,尽其所能的。这是一个温暖和美的家庭,不富裕,但过得幸福安详。我们告别回去,夫妻俩一直打着手电,把我们送回酒店。我们四个人都很感动,只是天黑了,他们的街坊邻居,估计很难看到我们的拜访。

 

回到酒店,不远处锣鼓喧阗,我们又去看热闹。印度人的婚礼,在晚上举行。我们走进小院,一下子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来参加婚礼的大约有百八十人,我几乎被多半的人拉去合了影。七八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前呼后拥一直跟着我。我被他们拖着,一会儿去吃这,一会儿去吃那,你不吃硬塞到你的嘴里(撑死,一晚上吃了三次饭)。然后,把我一遍一遍地介绍给他们的家人,再围着我跳舞,只差把我请到礼宾台上主持婚礼了。哈哈,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被这样重视过,我竟然有恍恍惚惚,找不到北的感觉。

 

还有一个小故事,也特别有趣。在克久拉霍,进神庙是要脱鞋的。在一个小神庙前,我看见一双手工制作,尖头翻翘,色彩艳丽,印度特色浓郁的女皮拖鞋。我经不住诱惑,忍不住伸脚进去试了试。这个过程很短暂,但一点也不会减少我的快乐。出来后,我们去了另外的神庙。一条小路上,迎面遇到一个年轻的妈妈抱着一岁左右的孩子,旁边跟着她的老公。她见到我就停下脚步,微笑着和我打招呼,然后脱下鞋子,走过来就递给我。我好惊讶,不知所以然。她给我解释,原来我刚刚试穿的拖鞋就是她的。她说看见我喜欢,非要送给我。我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但鞋我不能要她的。她把孩子交给她老公抱着,把鞋子硬硬的塞到我手里。我问她,给我鞋子,你穿什么?她说光着脚就可以。我知道印度人有光脚的习惯,但此时初春季节,石板路多寒凉,我怎能忍心让她光脚走路?再说我试穿仅仅是好奇,压根没想到要她的鞋子。但这对夫妻极度实心又热情,非要把鞋子给我,我费了好大力气才让她把鞋子穿上。后边在小镇上又遇到他们,女士再次坚持要送我一双鞋子,不是她穿过的那双,是双新的,她推说做鞋子生意(实际上他们从新德里来游玩,不是生意人),一心想让我接受。我有点较真,岂能无功受禄?我再次好不容易的推却了他们的盛情好意,过后又感觉自己都有点残忍。有道是,盛情难却,我却一而再的拒绝人家的好意。我只好和他们啦啦家常,希望得到他们的理解。也充分表达了我的谢意,推说还要去很多地方,携带辛苦之类。简单的交流,知道他们来自新德里,大学毕业,男的还去过中国。他们对去过中国而自豪,同时也充满再去的向往。我说,欢迎他们有机会再去中国,去我家做客,我们互留了电子邮箱。回到中国,我也没有联系过他们。他们的那份热情和真诚,真的令我无法忘怀。这是人性的温暖,超越一切国界。

 

印度,是个有趣的国家,虽然有点脏乱,但却稳定和平。这个古老的国家,孕育了诸多的文明,神秘而博大,迷人而不可思议。我喜欢印度。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库斯科——世界的“肚脐”,印加的“心脏”,我最喜欢的城市(秘鲁,2019)

南美历史之一鳞半爪

砍头祭神,一场勇者无惧的比赛(奇琴伊察,墨西哥,2019)

去琴奇伊察,观神秘玛雅(墨西哥,2019)

一年一度之塔拉布科狂欢(玻利维亚,2019)

殖民时期的辉煌——银都波托西 (2019年3月,玻利维亚)

基多与贼多

亲历“五一”基多大游行(厄瓜多尔,2019)

天空之城——马丘比丘(秘鲁,2019)

莫其卡和奇穆——印加文明前的文明(秘鲁,2019)

艰苦跋涉Salkantay,徒步攀登马丘比丘(2019,秘鲁)

香草铺就人生浮岛,天马行看湖光岛影(2019,秘鲁)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