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香巴拉:亲历“五一”基多大游行(厄瓜多尔,2019)





亲历“五一”基多大游行(厄瓜多尔,2019)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日期: 2019/5/2


厄瓜多尔基多,比国内晚13个小时。13个小时前,我在朋友圈沐春风、享安乐,被祖国的花团锦簇包围着,被朋友圈的脉脉温情抚慰着,可依旧在异乡的梦里凄愁……还要很多的日子,才能回到故乡啊!

醒来,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心情倍感快慰。今天是我们在基多最后的一天,明天晚上的航班就要离开了,湘湘飞上海回重庆,而我要到美国女儿那里再住一个多月,到六月底才能回家。

八十天的南美之行即将拉上帷幕,虽然一路风风雨雨,些许波折,但我俩所有的困难不在话下,所有的磨难视为财富,为了生命更自由,坚决向快乐出发!

客栈早饭后,看看手机、上上网,闲散到十点多钟,我们准备出去溜达溜达找食吃。走上街头,看到不远处大马路上人众嘈杂,湘湘说有游行的,咱们赶快去看。

厄瓜多尔,赤道上的国家,首都基多正在上演一场庞大的游行秀。今天是什么节日?看来看去,不像是庆典,西班牙语虽然不认识,但No却认识,是很生硬的拒绝。

 我用翻译软件查了那位先生纸上的字面意思,大意是不能出卖电气系统(电力系统)。谁出卖了电气系统?厄政府?出卖给谁了?既得利益者?(有点类似国有资产流失的味道)。

通向总统府前独立广场,老城区的两条主要街道上都是游行的人群。男女老少,各色人等,多为基多市的工薪阶层吧。 

追着队伍走,或停下来拍照。各种诉求,只是西班牙语看不懂。 

一开始感觉很好玩,看热闹不怕大。很多人手里拿着火炬冰激凌,我开玩笑说是冰激凌Party吗?后边越走越热,哦,冰激凌是用来降温的。 

透过人众,突然发现不远处有熟悉的巨像——那不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吗?好激动, 像在丛林中找到木屋,汪洋中看到大船……

灵光一现,今天的游行是因为“五一”国际劳动节吧?!马恩列斯大林是谁?是无产阶级的代表,是劳苦大众求解放,翻身闹革命的伟大领袖啊!

红色的旗帜在飘扬,厄瓜多尔人民寄希望于社会主义革命来拯救落后的经济,混乱的治安,是吗?我还看到很多人打着老苏联的旗帜,苏联解体了,地球人都知道吧?

这个小国,有着美丽的田园,自然生态极好的海岛,热带雨林、火山等众多的旅游资源,但却小偷、强盗猖獗,就我遇到的或听说的,来过此国的小伙伴绝大多数中招,不是被偷就是被抢。

十几天时间的观察,这里的居民都大门紧闭,商店多用铁大门把守,只留一个小口用来买卖交易,人民的生活很是没有安全感啊。

切·格瓦拉,南美人民心中的革命神父,他的照片在南美很多地方都看到过,今天又成为一个符号,一杆旗帜,让游行队伍充满了许多理想主义色彩。

巨大的彩旗,护佑着妇女儿童。这些娃娃,从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长大了会怎么样?

人们得有多痴心才会带着如此柔弱的小宝贝来游行?看到很多小孩子,我不禁为他们担心,游行示威,我都感觉危险,何况这些抱在怀里的孩子?

红旗猎猎,彩旗飘飘……多么熟悉的场景啊。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谁来拯救人民?                                    

发展、富裕、文明、法制……说起来简单,其实哪有那么容易!权力,民众,怎么才能和谐统一?怎么才能利益共享?

南美国家,曾经的西班牙殖民地,为什么易混乱不堪?厄曾经也是军政府,也是纷争不断。现在的委内瑞拉,难民排着队,浩浩荡荡的队伍到了厄瓜多尔……秘鲁政府曾经说过负责任的话,他们将无条件的接受委内瑞拉难民。所以难民到了厄瓜多尔,厄瓜多尔政府免费派大巴,把难民直接送到秘鲁边境……湘湘的朋友,现在正和委内瑞拉难民一起去秘鲁呐。

纵观整个游行队伍,只有上边拿彩旗的小老太太是原住民的衣着打扮。

游行队伍组织严密,人很多,但井然有序。

先前的人还比较平和。

越往后,很多人看起来比较激动。

也有很萌的。

也有拥抱哭泣的。画面中间的俩人,好像失散多年的兄妹突然相见,激动的哭了又哭。

下边顶绿球的爸爸领着一个小宝宝,球时常会掉下来。

各种装扮,令人耳目一新。

莞尔一笑很倾城。

很多游行队列,做足了准备。音乐很好听,节奏很欢快。

我大致翻译了一下——今天和90年代的厄瓜多尔差不多(注释:没有发展,就等于倒退。)

我的伙伴湘湘在马路对面拍照。

这个女子的派头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