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香巴拉:基多与贼多





基多与贼多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794    日期: 2019/5/8


基多住的客栈叫Hostel Quito Backpacker,就在老城区附近,距离基多最著名的教堂只有几百米,交通也很方便。只是这个客栈住得我们塞心,因为就在住进来的第二天白天,我们的行李箱被撬,里面的现金被盗走。我的苹果耳机是在第三天晚上要用时发现也被偷走了,幸好我的苹果笔记本没有被拿走,否则这篇文章就没法写成和发布了。估计笔记本目标太大,做贼心虚,怕被发现才放手的吧。 

那一天早晨九点钟,我和湘湘去了赤道纪念碑公园,下午五点钟回到市区。湘湘说要去买点东西,我就先回到了客栈。开门时发现门锁极难打开,我一度怀疑走错了房间,实际上是门锁被撬变了形。最后费劲打开了锁,把外套、背包、帽子等放在床上,无意中发现我的行李箱开着,东西也放的乱七八糟,笔记本醒目的放在最上边。我心想早晨这么粗心,没有锁箱子就走了?我看看湘湘的箱子,好好地站在那里,好像是锁着的。(近视,细节看不清楚。) 

走近箱子看,发现边上有一把红色把手的有机透明螺丝刀。为什么多了此物件?缺乏经验的我,突然间脑洞大开,意识到箱子是被撬开的,螺丝刀就是作案工具。脑子立刻就轰了一声,心脏急剧狂跳。我第一反应是完了完了,箱子里的美金一定全被偷走了……我本能地去找我的钱包,腰包里的钱没有了,但另外一个地方的钱包却还在,钱也在。早晨我把腰包里的钱取出来一部分放在了另外一个地方,腰包里剩了一部分。贼拿走了腰包里的钱,另一部分没有发现。

我一把抓起钱包塞进上衣口袋里,心脏狂跳的好像我是贼人一般,也好像周围布满了强盗,隔空就能被抢走了。此时的心情难以形容,平生第一次被入室抢劫,让我感觉格外紧张害怕。南美之行,一路顺风顺水,一直暗自庆幸马上就平安离开,没想到最后被贼算计。我当时想,湘湘的箱子幸好没有来得及撬,实际不然。 

我和湘湘住的这家客栈,网上评价很高。两个临街的门总是锁着的,感觉安全措施严格,管理严密。很多游记警告来基多的人注意安全,遇到的安妮姐姐几次提醒我要注意防盗,居住酒店的人,路上遇到的陌生人,商店里的卖主都提醒警告我们,要小心手机、钱包等,在街上极易被偷抢。我们还被警告不要随便吃别人给的东西和水,有人会下迷魂药,抢你的钱财。所以我们感觉放在酒店里锁着,也许比带在身上更最安全。然而,在一个盗贼猖獗之地,钱财放在哪里也不安全。 

我冷静下来,决定还是去找客栈老板。锁好门下了楼,值班室关着门,敲老板的房间里面没有人。恰好此时,遇见在顶楼餐厅值班的小伙子,他总是戴一顶毛线帽,模样俊郎,英语讲的很好。我告诉他,他迅速跟我到楼上去看了情况。然后,他下楼去找客栈老板。 

此时,湘湘回来敲门,我把她拽进来告诉她我的箱子被撬开了。她第一反应当然是检查她的箱子,然后告诉我箱子拉索把手拧断,被贼动过了。她立刻打开箱子,找到腰包摸到了里面的东西在,说钱包在,实际上是护照在。打开看,钱全部消失不见了——她个人的钱,我俩的少许公款,还有少许人民币。贼得手后,竟把箱子拉索拉上,按照原来的样子放好,贼的心理素质多好!我误以为贼没有动过她的箱子,来不及或者被人冲了。实际上,贼偷的很从容镇静,她的双肩包也被从下到上翻过。 

老板和小伙子进来,他们都很着急紧张,知道我们丢了钱,决定报警。几分钟后,小伙子再来叫我们到了三楼一个空房间,地上放了一个廉价大黑色双肩包。小伙子把双肩包打开给我们看,包里是几个大纸板壳子,主人已无影无踪。这应该就是贼的障眼术,冒充住客进来,得手后包也不要了。 

我问小伙子,酒店里应该都有监控录像,此人作案可以看到吧?实际上他们的摄像头只能监控,没有录像,而现在淡季,平时前台只有一个人,有事时常会离开,监控也形同虚设,有按门铃的可以看看外面是什么人?这是主要的作用。 

这人为什么这么淡定和知道底细?出手就成功。难道他知道我们去了赤道公园,一时半会回不来?我问酒店小伙子,他什么时间住进来的?他说下午两点钟左右,那行窃时在2-5点之间,这个时间段我们是很可能回来的?难道有人给他站岗放哨? 

那一刻,我脑子里最清晰的画面是电影《新龙门客栈》里那随风荡来荡去的门,和着尖利的风声,在旷野里发出可怕的吱咛声。这个客栈难道像新龙门客栈一样鱼龙混杂?店里难道有内奸?里通外和?通风报信?站岗放哨?怀疑令人恐怖,信任危机是最可怕的——四面楚歌,草木皆兵。此时,我心中阴云密布,好像贼随时可能破门而入……我真的很害怕。 

酒店小伙子带我们去附近派出所报了案,警察问了几个问题后,两个警察又随我们回到酒店现场。他们站在房间里到处看看,我指给他们看作案工具——螺丝刀,他们只是看了看,没有什么兴趣。对我的笔记本倒是很感兴趣,拿在手上看了又看。螺丝刀即没看也没带走,这可是作案工具啊。几分钟后,小伙子让我们跟他们走,现场照片没拍一张,就这样走了?怎么破案? 

出来酒店,我们跟他们上了一辆警车,我仨挤在后边,中间有铁栅栏,这是真正的警车,平生第二次坐。第一次坐是在烟台,那一次我在大悦城地下停车场丢了羊绒披肩,价值两千块钱,第一次戴就丢了。停车场负责人让我报警,我打了110,很快来了两个警察。警察来了也没有找到,是丢的还是被偷走了,没法确定,因为我无法确定当时有没有锁好。他们让我去派出所录口供,坐的就是警车,但中间是没有铁栅栏的那种。我在车上和俩警察大哥聊天,车从停车场出来开到北马路大悦城的南门口,开车的警察让他的同伴再陪我去一趟,要求停车场放监控录像。警察又陪我去了大悦城停车场,和停车场负责人交谈期间,过来一个老头,是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问我是不是丢了东西?我说是的。他再问是不是丢了围脖?我说是的,他说他捡了一个……就这样,我的羊绒披肩找到了。我谢了老头,更谢了警察。但在基多,我也谢了酒店的小伙,谢了执勤的警察,只是他们什么也没有帮我找到,甚至感觉警察连找的想法都没有。 

警察局里,我们录了口供,他们给我们出示了警察证明材料,事情就算结束。警长倒是很客气,开车又把我们送回来。临走握手告别,很热情,只是破案的热情不高。录口供期间,外边发出混乱的声音,有人大声喊话(西班牙语),其中一个警察下去看了一下很快就回来了。他们的职责也许就是保证不发生动乱,市面看起来没有打架斗殴即可。至于说偷抢,你自己看管好自己的物品,警察不管。还有一个细节,录口供时,酒店小伙拿去了入住者的材料,也有那个盗贼的身份信息。我问小伙这是真实的身份信息吗?他说是的。我再问他是厄瓜多尔人吗?是的。即然有名有姓,是真实身份,找他岂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这样的案警察都不能破,你说这里的警察都在干什么?真真无语。 

我想起在苏克雷遇到的安妮姐姐她们三个,有两个人在基多被抢了手机,甚至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被抢,其中一个姐姐的手机在包里放着还被抢,你说盗贼多猖獗。

 

公共汽车上,有很多小偷会用计调包,抢走你的东西。我和湘湘乘夜班车进入厄瓜多尔时,就有两个人热情邀请我们把包放到行李架上。因为坐在第一排上边没有行李架,我们把双肩包都放在座位前边。我去上厕所,湘湘看着东西,那两个人唱双簧,趁湘湘注意她的右侧时,从左侧拿走了我的双肩包,幸好湘湘回头发现,去把包抢了回来。过后我们分析,这些人是厄瓜多尔贼惯用的方法,不是秘鲁人所为。

 

基多的大街上警察很多,仅限于维护城市治安的表面文章。很多商铺铁栏杆把门,老百姓防盗防抢的警惕性非常之高,我们虽然也知道,但是没想到事实比想象更严重。


事情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懊恼也没有用。湘湘是我见过内心最强大, 思维最理性的人之一,她很快调整好了心态。惊吓之后,我也迅速恢复——无论如何,我们安全走完南美,没有遇到持刀、持枪抢劫的,现在只是损失了一些钱财,也不算太糟糕。基多是最后一站,再坚持几天就可以离开了。


旅行,会遇见各种不同,有好事也有坏事,这是旅行的困难也是魅力。有道是,“在家千般好,出门事事难”。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能力和勇气,还是不要出门的好。哪怕不是自由行,去法国集体购物,不一样被抢了吗?旅行有风险,千万要自知。


当然,这不足以阻止我们自由行的步伐。因噎不能废食,防贼也不能不出门。只是前车之鉴,让我们更加清醒和智慧。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砍头祭神,一场勇者无惧的比赛(奇琴伊察,墨西哥,2019)

去琴奇伊察,观神秘玛雅(墨西哥,2019)

一年一度之塔拉布科狂欢(玻利维亚,2019)

殖民时期的辉煌——银都波托西 (2019年3月,玻利维亚)

亲历“五一”基多大游行(厄瓜多尔,2019)

不可思议的印度

天空之城——马丘比丘(秘鲁,2019)

莫其卡和奇穆——印加文明前的文明(秘鲁,2019)

艰苦跋涉Salkantay,徒步攀登马丘比丘(2019,秘鲁)

香草铺就人生浮岛,天马行看湖光岛影(2019,秘鲁)

情深此蓝——的的喀喀湖(2019,玻利维亚)

赏天空之镜,品人生之盐(2019,玻利维亚)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