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魔王:我们应该给基城恐袭幸存者永久居留权吗?(已编辑)





我们应该给基城恐袭幸存者永久居留权吗?(已编辑)

作者: 魔王    人气:     日期: 2019/4/11


日前,基督城恐袭幸存者MohammadTofazzal Alam恳请移民局批准居留权(PR),在此之前还有不少要求新西兰政府给基督城恐袭遇难者家属PR的呼声。新西兰清真寺发生此等惨案的确令人对遇难者们心痛不已,但给PR是另外一件事了,我们到底该不该给呢?



记得我在刚来新西兰不久的时候就听到一个传闻,说一名华人老太在新西兰意外被狗咬伤了,最终ACC负责了她的医疗和复健费用不说,她还因需要继续在新西兰治疗而拿到了PR。这个传闻令当时持有学生签证的我们非常兴奋,互相开玩笑说“赶快出去找狗”,不过实在找不到原文报道,也许是真事也许不是,如果有读者还记得的话可以补充一下。

 

现在想来这个传闻确实有其道理,也充满了新西兰风格。工党人士建立ACC制度的目的就是给所有弱势群体一种基本保障,这种保障给所有人包括游客都有一种安全感,从而让居民生活无忧,游客更愿意来新西兰旅游。由于意外事件概率很低,所以最终实际的花费虽然来自纳税人,但负担并不算太重。老太因继续治疗需要而被授予PR,我认为这个决定主要是服务于ACC的治疗需要的,反映了新西兰对ACC“负责到底”精神,同时显然也有人道主义考量,那就是“若老太回中国的话会影响继续治疗和康复”。

 

这种考量几乎存在于新西兰所有的“怜悯PR”案例中,最近的一次当属去年移民部长Iain Lees-Galloway特批给一名捷克毒贩PR的风波。这名捷克人使用了虚假身份生活在新西兰定居,但因贩毒被抓而东窗事发并面临遣返,毒贩称自己使用虚假身份是因为在躲避捷克的腐败警察和黑帮,如果被遣返自己会小命不保。移民部长考虑到这点,一时脑热给了这名捷克毒贩PR(主流媒体报道称他给这名毒贩PR的决定是在1小时内做出的),不过后来他又考虑了一下后,不知是出于舆论压力还是真的觉得自己的决定草率,移民部长又取消了这个PR的决定,准备将这个捷克毒贩遣送回国。这个案例可见,西方人尤其是左派是很容易在人道主义议题上沉不住气的,同时授予PR者如果真的对社会有危害,新西兰群众即使很左,也并不会客气的。

 

另外还可以参考政治庇护签证,华人群体之中有那么一小撮人和律师,作假证明谎称申请人倘若回中国就会遭受各种迫害,以博得移民局的同情,运气好的话就可以拿到PR,很多非法移民和红通的贪官都会尝试这么做,就是在利用西方人的这个弱点。不管这些人在中国干了什么缺德事,但不得不承认这些人对西方社会是没有什么犯罪威胁的,同时西方也有对中国意识形态对抗和宣传的需求,所以这种途径拿到PR的人一度很多。不过在近几年已经变得十分困难了,因为西方移民部门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同情心被利用,并且发现这种方式与中国对抗收效甚微。


移民部长曾身陷“乱给PR”导致的舆论风波

 

综合以上几个案例可以得知,一个申请人要想能最终拿到特许PR,大概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1,如果不给PR会有比较不人道的后果,2,申请人不能对新西兰有潜在威胁,3,在政治和舆论上要有收益或者至少没有损失。那么我们可以按照这个标准去分析这名基督城恐袭幸存者以及遇难者家属。

 

1

幸存者Mohammad身体并没有受到物理伤害,所自称的“心理创伤”也需要医疗单位来认,,倘若ACC方面认为他必须要长期接受后续心理治疗,就可以参考相关先例给予PR,否则他回国中断治疗就是不人道的。其次他回国之后也能与家人团聚,并可以远离潜在的“右翼白人”的威胁,应该是更安全更人道的选择,留在新西兰反而不大安全。Mohammad自称不敢在新西兰见生人,回国之后满街都是同胞,理当有更多安全感。

 

2

我曾在电视节目和文章里多次评论过,我们不能因为“恐怖分子大多是穆斯林”而认为“穆斯林就是威胁”,这和“我们来自中国大陆所以我们是可疑的共谍”是一个逻辑,都是极度缺乏法治精神的猎巫思维。新西兰是法治系统和思想先进的国家,判断一个人是否有威胁需要有侦察和法律系统的认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不是基于对方的种族和背景的一棍子打死。所以认为基督城幸存者和遇难者家属会“对新西兰有威胁”或“吃福利”的论调,纯属偏见和歧视,我们华人自己就是被偏见和歧视的重点目标,结果自己歧视别人的程度似乎更猛烈,这样真的好吗?如果有理性客观的理由反对移民和难民是没问题的,但以种族、宗教歧视为理由反移民,即使结论正确,理由也是错误的,这使得这个看似正确的结论埋下了很大的理论隐患——同样的理由别人可以用来反华人移民。

 

3

作为华人来说,当听到有华人老太被狗咬伤一定会感到同情,再听到被授予PR定会感到新西兰政府慷慨,以及认为华人老太幸运,若是其他民族我们又会作何态度?很多华人担忧会有更多穆斯林“利用规则”来骗PR,以及因此“涌入新西兰”,其实骗PR的方式多种多样,这种方式绝不是其中之一,因为条件太苛刻了几乎无法复制。只有被枪击的那些家庭才会得到如此特殊待遇,并不会有人为了让移民而雇佣枪手杀自己家人,就好像当年我们开玩笑说“我也想被狗咬”一样不大可能发生。至于“穆斯林涌入新西兰”的担忧,则自然有移民法规把关,如果穆斯林符合移民分数,没道理因为他们的信仰和生活习惯而不让他们进入,同一个筛子出来的人,你比他们高级多少呢?

 

4

   基督城恐袭之后,全国上下都对穆斯林群体表现出了极大的同情和支持,以至于穆斯林世界对此友善情谊纷纷表示赞许。倘若新西兰授予遇难者家属和幸存者PR,显然可以收获不少政治和舆论上的好处。由于相关人群是新西兰乃至国际焦点,其政治收益显然远大于接受几百上千不知名的难民,且不可能出现强烈的抵制,尤其是国家党估计也不敢抵制和说三道四;由于相关人群数量有限且案例不可复制,纳税人成本也并不会太高。权衡一下,很容易得出“适合给PR”。


欧洲穆斯林难民潮

 

新西兰是民主的国家,但不等于所有事务民众都有权决定。在给特殊案例PR的议题上,显然移民部长有“绝对酌情权”,毕竟部长职务并不是民选职位且工作内容比较有技术含量,部长需要有一定的独立决断权。不过居留权的诉求已经被媒体公开化,舆论的影响不可避免的参加了近来,这件事就已经政治化了,所以就恐袭遇难者和幸存者案例来说,发PR的可能性会比较高。

 

Morgan Xiao 写于412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我参政是为了服务谁?

可能Decile评分已经不再适合奥克兰

聊北岸Albany小学学区重划事件

▆▆奥克兰市长做客、副部长主持晚宴,欢迎大家参加▆▆

新西兰华人参政纪实2

为什么新西兰华人不投票?

为什么华人讨厌工党?

新西兰华人参政纪实

为什么中国游客素质低?

论工党的资本利得税胎死腹中

新西兰总理访华之后,中新关系前景展望

那些认为华人捐款被打脸的人,你们中招了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