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专栏: 魔王:新西兰华人参政纪实





新西兰华人参政纪实

作者: 魔王    人气: 1800    日期: 2019/5/20


新西兰华人参政记

——参加奥克兰地方选举纪实

 

这个华人就是我自己,写此文是为了鼓励更多的年轻华人参政议政。今年下半年奥克兰市就会迎来三年一度的地方选举,近来便是各方推举候选人阶段。地方选举将同时选出一个城市的区议员和市议员,而我今年计划参加的是区议员选举,下面先讲一下游戏规则。

 

新西兰两大党为左翼的工党和右翼的国家党(目前执政党为工党),但由于地方市政技术性较强,意识形态性质弱,所以候选人即使有所属党派,也倾向于以独立身份参选。但仅称“独立”实在不能概括自己的理念,于是很多候选人会以千奇百怪的“党派名”参选,比如“Putting People First”(把人民放在第一位)或者“Taking The Shore Forward”(引领北岸前进)等,但本质与“独立”相同(也有很多人在工党铁票区以“工党”名义参选,而国家党暂无此现象)。

 

新西兰公民参与区议员选举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独自参选,一种是组团,由于选民一次可选3名区议员候选人,且一个区政府有8个席位,所以竞选团队一般会推举出8名或3的倍数的候选人参选。我作为萌新,跟团显然是最佳选择,然而几周前,在总共只有3人申请的情况下,工党奥克兰东区的提名委员会否决了我以“工党”名义参选的申请,并建议我助选,理由是“入党时间太短”。工党在东区本就极其缺人,支部主席都是被强迫拉出来参选的“壮丁”,结果我却被拒绝参选,令我有些意外。

 

但我倒并没有失落,因为不少朋友曾劝我以独立身份参选得票会更多,这是因为奥克兰东区主要是中产和富人居民,这个阶层更倾向国家党,而且东区大约30%的人口是厌恶工党的华人居民,“工党”旗号在东区不会有什么胜算。然而我以独立身份参选的话,工党的两个参选人就成了我的竞争对手,我就无法再用自己的影响力帮他们助选了。

 

事实上支部主席与我曾经并不愿意以“工党”名义参选,我们曾主动联系一个叫“City Vision”的竞选团队并希望用他们的名字,很久我们才得到消息,“他们对东区没有兴趣”。然而就在我准备独自参选时,有两位中区的区议员联系到了我,说她们很喜欢我在脸书上发的文章并且欣赏我的社会活动能力,所以邀请我跟她们见面并参加他们的竞选团队。而这个团队正是“City Vision”。

 

City Vision是由工党、绿党和左翼无党派人士组成的地方竞选团队,实力很强,牌子很硬,奥克兰中区的北、中、南部三个选区的区议会里大部分都是他们的成员,我参加的则是中区中部选区的候选人提名。中部选区分有两个小选区,各需要4个候选人,西面Mt Albert小选区白人较多,由于新西兰总理Jacinda同时也是Mt Albert选区的国会议员,显然这是工党人的铁票区和“中央区”,被选为区议员候选人就基本如同当选,参选人很多都是现任的区议员,社会根基深厚,所以竞争将非常激烈。东面Mt Eden小选区则为华人聚居区,涵盖著名的华人商铺一条街“倒霉路”,所以在我被邀请的那一刻,就预料自己大概率会被安排在这里,所以我还在报名表中的Mt Eden前打了两个勾。当然无论在哪个小选区选,一旦当选都将会服务整个中部选区,甚至可能需要帮City Vision服务整个奥克兰中区的华人。


如图:这就是我将参选的区政府服务范围,以中间为界,东面华人较多,西面则是铁票区。(奥克兰市中心就北面地图之外)

 

报名之后我就准备拼一把了,先参加的是西面Mt Albert的提名。邀请我参加City Vision的两人之一就是在这个选区现任区议员,我居然要跟我的伯乐同台竞争了。但其实党派内部竞争是非常正常和健康的现象,不能被认为是“内斗”,合法公开透明就好,我也算目睹和经历过不少“党内政治”的人,她肯定经验更丰富,知道个中区别,并且我们都清楚,我肯定竞争不过她,所以并不会伤和气。当然事后请她吃烤串是必须的。

 

在通知邮件中,CityVision告知我可以在提名会议上带“支持者”。我曾犹豫是否要多带人,如果我带的人多却没选上岂不是“当众出丑”,如果人少就显得没有社会根基。在与伯乐和朋友们商议后,我决定邀请所有平时支持我的侨领们,因为其他候选人大多已经互相熟悉,一般只带两三个亲友,而我是新人什么都没有,所以即使明知很难选上,也要借机介绍一下我自己。我与那么多现任区议员们同台竞争,失败了也算“虽败犹荣”,没什么可丢人的,而且那么害怕失败还从什么政?于是我在开会前一天微信邀请侨领和媒体人,他们平时就都支持我参政,这次明知道我可能落选,能来的还是都来了,不能来的也送上了祝福。在会议厅里我们这十大几个华人在不到百人会场里形成了一道罕见的风景线,因为这类活动长期以来是没有什么华人参加的。


我也算有参加提名会议的经验的人了,所以提前写好了演讲稿,到时候照着念,所一点都不紧张。5分钟演讲内容主要介绍了我的履历、能力、理念、竞选和当选后的计划(详细内容我将单独撰文公布),我还特地念出了亲自到场支持我的社团名单,我知道这才是City Vision邀请我来的原因,是我的最强的履历。新西兰华人参政和投票的比例都少得可怜,并且相比国家级政要,华人也极少与地方官互动,但其实海外华人在当地生活居住,遇到很多困难和诉求都是地方政府才可以解决的。比如华人的郊区度假村希望设立一个公交站,华人社团希望修公园、设红绿灯或租用市政府场地,往往因为语言文化问题不知道找谁,只好“有诉求却忍着”。对于地方政府和政党支部,辖区庞大的华人人口却像还在另一个国度生活的过客,拉不到选票不说,区政府很多工作也无法进行。这种“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已经持续了多年,对华人和主流社会都是悲剧,而这次我相当于带着半个华社到了主流社会的门口敲门,想必能让大家看到一点希望吧。

 

果然在演讲环节后的休息阶段,不断有观众席中的人主动找我攀谈,他们有的是某个选区的工党支部主席,有的是主流社团的社工,有的是City Vision的成员,还有我早已认识的党内朋友。他们本是来支持其他候选人的,却跑来对我表示欢迎,眼睛里充满了欣喜和希望,有的还很激动,抱了又抱,侨领们也都纷纷与他们聊天说笑,我似乎看到了华社和主流社会之间的桥墩子露出了水面,这种气氛绝不是天天有的,尤其在这个笼罩在反华阴霾中的新西兰

 

与选美一样,之后是答辩环节,8个候选人坐在主席台上接受提名委员会和观众的提问,问题中鸡毛蒜皮的地区议题不多,大多是问区议员如何在一些国家级问题中做贡献。这些议题我都写过文章,发挥都没有问题。除去毫无悬念的市议员提名部分,区议员提名部分就耗时三个小时(其他选区一般两个小时内就搞定的),其中提名委员会内部讨论就用了一个小时。最终结果出炉,我没有被选上。提名委员会主席还说,“我们这个决定做的非常艰难”。我的“伯乐”没有悬念的被选上了,她显然会连任下去,而她则不停地安慰我,一会儿担心我生气,一会儿担心侨领们生气,我告诉她别担心,事前我已经告诉过他们竞争很激烈我不一定被选上,并且从政本来就不会总赢,大家都懂的。一位提名委员会的成员下来也安慰我,说下个提名会将支持我,外加其他一些City Vision成员的安慰和鼓励,我的心里暖暖的。

 

这场会议想必对于侨领们来说也是比较新鲜的,大家平时参加的更多是华人自己圈子里搞的文艺活动,不过由于会议全程英文,一些侨领听不大懂,应该是很辛苦的。并且由于耗时超过预期,很多人没来得及吃晚饭就来了,有的年纪大侨领都低血糖了还在挺着,对此事后我都一一发了微信致谢,向他们表示今后绝不会辜负大家的支持和厚望。

 

一般来说新人得要参选好几届才能为人所知,而我还未真正参选就被这么有实力的团队邀请,被这么多社团支持,我已心存无限感恩。我仅为这天这么多人——无论来自主流社会还是华社——对我的希望和期待,无论未来的困难和阻力来自党内、其他党、反华势力抑或是我自己,也会毫不退缩地拼下去,将主流社会和华社就此连接起来,互相交流、信任并因此永世繁荣。

 

   魔王(肖志鸿) 写于20195

 









再次鸣谢这次事件中所有支持我的社团:

 

City Vision、分布全奥克兰的多个工党支部、工党印度人支部

 

新西兰潮属总会,屋仑华侨会所,华人文学和艺术界联合会,华人收藏家协会,民安会

 

PakurangaNorthcoteRemuera华人协会等

 

湖南、海南总商会,广州、辽宁同乡会等

 

来自电视、广播、报纸和网络的多家新西兰华人媒体,和喜爱我的观众和读者们

 

以及多家支持我的公司企业等

 

并且我相信未来这个名单将更长。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新西兰移民政策:印度人要到奶吃,华人还在内讧

中新关系未来一年展望

魔王发律师函欲起诉市议员Paul Young​诽谤

魔王痛斥无良传媒

如何振兴东区商业

暴风雨中前进的East Vision

MorganXiao对红包事件接受媒体采访的细节

澄清一位写手对我的造谣

Morgan Xiao是中共间谍吗??

新西兰华人从政纪实3:竞选广告牌的故事

魔王谈香港问题

我参政是为了服务谁?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