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时评 新西兰治安恶化,以暴制暴不是解决办法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魔王时评

新西兰治安恶化,以暴制暴不是解决办法

作者: 魔王    人气: 3524    日期: 2022/5/15


新西兰近来治安状况极度恶化。近来新西兰出现了一股“冲撞抢劫”的浪潮,抢劫犯是团伙作案,他们会趁夜黑风高之时开车冲撞一个购物中心或是路边的商店,在撞开门后进行抢劫。犯罪现场往往是满地破碎的门窗玻璃,一片狼藉,在平和的新西兰社会极具视觉冲击力,引发新西兰舆论高度关注。

图片


令人恐慌的是,这样的“冲撞抢劫”近期接连发生了很多起,人们不知道下一起将何时在哪发生,更值得注意的是,犯罪嫌疑人基本是未成年人。并且在这些“冲撞抢劫”案中,有些有时候连廉价衣服店也会遭殃,或是零售店被撞开后,抢劫犯却只抢走了一些烟和冰激凌,气得店主对媒体说,抢走的东西倒不值什么钱,但撞毁的门窗和收银台却让他损失巨大。据新西兰媒体之前报道,社工们反应,这些未成年人策划抢劫似乎并非是因经济不景气而劫财糊口,而是未成年人缺乏家长监管,他们夜间出门寻求刺激,他们“冲撞抢劫”似乎是为了拍下上传到社交媒体(比如Tiktok)炫耀。


在“冲撞抢劫”让新西兰社会人心惶惶,新西兰政府也焦头烂额,近期媒体民意调查显示,大约80%的民众认为新西兰警察部门太软弱。与此同时又一条关于治安新闻在5月12日成为了“热搜”。


图片


新西兰一对父子将闯入家中的窃贼(也是未成年人)的手指头砍了下来,却最终被法庭判处无罪。这个无罪判决震惊了新西兰媒体,但是在网络评论中有相当多的网友居然对此判决赞同。我对此也很震惊,过去的新西兰社会是什么样的?窃贼假如在偷窃时割伤了手,医疗账单是可能要寄给屋主的,或者窃贼被屋主的狗咬伤,屋主也是要负责的。而现在屋主居然可以剁窃贼手指了,让我感觉新西兰一夜变成了穆斯林国家。

图片

新西兰优先党老皮(Winston Peters)也在近期对越来越多的黑帮犯罪和贩毒问题表达了看法。他强烈认为新西兰应该铁腕禁止黑帮。现在新西兰司法和舆论风向如此剧烈的转变,很值得讨论一下。


1,“冲撞抢劫”主要还是教育问题


我认为这个“砍窃贼手指无罪”的判决的产生与当前民众对治安状况的恐慌有很大关系,但是我不认为以暴制暴可以解决根本问题。


“冲撞抢劫”的犯罪动机主要是寻求变态的刺激,未成年人缺乏夜间监管、过于沉迷和迷失于社交媒体并出现跟风模仿犯罪潮,这体现的都是家庭和社会的问题,新西兰应当考虑如何“整治”大人,而不只是小孩。


新西兰很多父母工作繁忙和疏于管教,甚至一些族裔的家庭文化对未成年人没有什么学业压力,若是低龄未成年人还可以在父母身边“瞎玩”,不会干扰到别人,但14-17岁的未成年已经有了一定行动能力,使得这个年龄段缺乏管教和进步压力的未成年人很容易“学坏”和对社会造成破坏,也因为法律对未成年人的宽容而对犯罪肆无忌惮。


社工对媒体表示,这个年龄段的未成年人也有很多娱乐的诉求未能得到正确引导。所以我认为新西兰政府和社会应该想办法去帮助一些家长去占领这一年龄段未成年人的课余时间,将有利于减少这一年龄段未成年人的犯罪、吸毒问题,也对他们未来获得高收入和阶层跨越有利。我认为新西兰政府应当出台政策支持家长、社会组织和教育机构,来强制或半强制组织这一年龄段无所事事的未成年人接受课余兴趣爱好教育


2,“以暴制暴”将升级暴力


    法庭判“砍窃贼手指”的父子无罪引起了很多新西兰网友的叫好,但这些叫好者可能不知道,如果犯罪增加的根源没有解决,这个判例可能会引起未来入室劫匪使用更暴力的手段“自保”,那么持枪持械入室抢劫的现象可能会增加。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西方一下打不死俄罗斯,只是给乌克兰送更厉害的常规武器,只会升级战争而不会有赢家(扯远了)。


我认为屋主父子在已经制服窃贼并在已经报警了的情况下砍掉窃贼手指并不算是正当防卫,无论何种辩解,砍掉窃贼手指更多像是一种私刑或报复。而大量新西兰网友(包括陪审团)同情砍断窃贼手指的父子,应该某种程度上是在发泄他们对当下治安状况的不满和对政府的不信任,这里所有人似乎都处于一种非常负能量的不理智心态。


从各国法律可以看出,当民众越对警察力量不信任,就越容易形成支持甚至依赖自我使用暴力手段保护自己的文化,并推动政府和法律将防卫权下放到个人,形成类似美国的法律,“当陌生人闯入领地时,屋主有权采取暴力甚至致命手段”,即美国自由拥枪以及合法自卫的法律。但美国真的就因此安全了吗?当然不是。美国每年因枪支造成的人员伤亡每年达10万人左右,新西兰人基本都很清楚,那并不是解决方案。新西兰显然需要的不是强有力的民众自我保护,需要的是强有力的政府和警察力量,我们的努力方向不要反了。


3,处理新西兰帮派问题需要治本

图片


新西兰工党政府给黑帮资金补助用以帮助戒毒,遭到了新西兰舆论的不理解和嘲讽,但其实新西兰要想做到老皮期待的“消灭黑帮”相当困难,可能还不如工党的怀柔引导的策略有用。新西兰也不太可能派警察直接将那帮骑着哈雷摩托的纹身汉子们抓起来,因为在法律上并没有证据证明他们触犯了什么法律,必须先立法将“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入罪和入刑,这也一定会涉及非常多的法律层面的技术问题和人权问题的争议,这在新西兰有点不太容易实现。


而且这样做最终有可能只是打击了黑帮们“穿着黑皮夹克骑哈雷摩托车遛街”的行为,但对他们的贩毒、犯罪和地下帮派活动却依然无能为力。要知道现实中的新西兰黑帮并不是有固定总部的严密组织,而更多是一种社团和社区(《雷神3》中奥丁说:阿斯加德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人民),比如一些黑帮还会组织帮助救灾或给学校孩子做午餐,而且他们人员流动分散,很难真正取缔。


《武状元苏乞儿》中皇上问苏灿:你们丐帮弟子几千万,一天不解散,教朕怎么安心?苏灿回答说:丐帮有多少弟子不是由我决定,而是由你决定的...如果你真的英明神武,使得国泰民安,鬼才愿意当乞丐呐。很显然要想真正消灭帮派的犯罪行为,关键问题并不在于帮派,而需要的是积极进取的社会环境,当帮派们认为犯罪的收益不如好好工作时,也就只是一个个普通社区而已了。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魔王时评 文章


公开回应市议员杨宗泽的律师函:你告错了人

假如新西兰卷入台海危机,一点都不要奇怪

“九问Wayne Brown”

答选民问:我将如何改善奥克兰治安、交通和物价?

希望媒体把焦点放在我的机器人政策上

“华人高调参选”有错吗?

九问杨宗泽(补文)

市议员候选人肖志鸿:奥克兰应欢迎所有国家的机器人技术

市议员候选人肖志鸿:只有选我才可以救奥克兰经济

市议员候选人肖志鸿:只有选我才可以解决奥克兰治安问题

奥克兰市议员杨宗泽污蔑中国,被国家党老议员痛斥

就“华人竞选广告牌集体被毁”事件答英文记者问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2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