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时评 公开回应市议员杨宗泽的律师函:你告错了人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魔王时评

公开回应市议员杨宗泽的律师函:你告错了人

作者: 魔王    人气: 1810    日期: 2022/9/30


今天有一个陌生人闯入了我家院子,敲门给我递上了一份打印律师函,是市议员杨宗泽(Paul Young)委托某律师事务所送来的。与一年前我因评论“防疫演出”收到的电子邮件律师函相比,这次的律师函是派人登门送达,威胁感十足,函上还要求我在很短时间(3个工作日)之内向杨宗泽道歉、删文、并赔付5000纽币律师费,然后向“新中友好协会”捐款,否则会将我告上法庭。


图片

(律师函第一页)



图片


律师函列举了我曾经发表的一些文章,称我文章中对杨宗泽的涉台独的指责都是诽谤。要求我再也不许评论杨宗泽“是一个台独支持者”。律师函还称如果我不回应,杨宗泽将搞一个有陪审团的法庭,来公开检验我对他的指责是否有坚实的证据。


在律师函最后,附上了早已经帮我写好的道歉信,就等着我签字画押然,后找各种媒体广而告之了。

图片

(此为事先“帮”我写好的道歉信)


这种用律师函限时强迫回应是律师界惯用的手段,目的是让人措手不及,为了免去麻烦而被迫道歉或认罪,也使得最后的法律判决和文件,其实未必代表真相


我看过这篇律师函后有如下观点跟公众分享:


1,杨宗泽市议员显然告错了人

我文章中认为“杨宗泽涉台独”有足够且来源可靠的依据。这些依据并非来自杨宗泽的自说自话,而是来自台湾方面的官方媒体或平台报道,这些大量的报道和图片都清楚地表明,杨宗泽曾以奥克兰市议员身份,为“台湾加入CPTPP”和“Taiwan Can Help”等华人公认的“台独”运动站台。如果真有诽谤,杨宗泽也应该先起诉这些首发的台湾媒体,而不是我这个新闻评论者。这些报道5月2日就登出来放在那里了,怎么杨宗泽不去告这些台湾媒体,现在被人爆料和评论了就想起提告爆料人了?同理,关于《新西兰英文先驱报》有关杨宗泽攻击中国政府的报道,杨宗泽若有什么不满,也应该先起诉该媒体而不是我这个评论者。


图片

图片


2,杨宗泽想否认自己“支持台独”很难


杨宗泽似乎以为别人无法证明其“言论”支持过台独,但其实杨宗泽的“行为”早已证明一切。支持“Taiwan Can Help” 和台湾加入CPTPP” 在全球大陆华人社区公序良俗和认知中,就是在“支持台独”;台湾民进党当局在全球华人社区的普遍认知中就是“支持台独的政府”,杨宗泽所参加或支持的那些台湾当局“以主权国家身份”进行的各种国际政治运动,也都已经被中国大陆外交部声明多次,毫无疑问就是在“支持台独”。


律师函中第13条称,杨宗泽作为台湾人,上次选举时竞选广告板被人涂鸦“CCP”,所以就说明杨宗泽“属于支持一个中国政策的阵营”。我认为这个辩解逻辑很牵强,我想问问杨宗泽,“你如何排除那些涂鸦是你自导自演的可能性呢?”,并且你如何解释,你一个自称“亲中”的人,为何会怀疑中国政府派人监视你或干涉你连任呢?(见《英文先驱报相关报道》)



图片

(主流媒体:杨宗泽指称中国试图阻止他连任)


 图片


律师函第14条还否认新西兰的台湾华夏协会支持台独,但证据表明该协会公开支持台湾加入世界卫生组织,而这是一个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组织。在全球大陆华人社区公序良俗和普遍认知中,这就是在“支持台独”。


图片


“台独”在华人的公共认知中已是一个非常宽泛的定义,并不仅仅是口头喊“支持台独”才算“支持台独”。有的台湾人认为“台湾早已独立,所以不必再喊支持台独”,在华人的公共认知中也属于“台独”,支持台湾加入只有主权国家才能加入的组织,也算“支持台独”,用词暗示“台湾”是个国家,庆祝“台湾国庆”,同样会被公认为“支持台独”。


图片


“支持台独”也并非是口头承认一下“一个中国政策”,或参加一下“亲中活动”就可以“洗白”的。如果一个人在嘴上“支持一个中国政策”的时候却多次做出“支持台独”的实际行为,他依然会被华人社区公认为是“支持台独”。


3,我的评论文章是出于关心公共利益


文章中我已多次说明,我认为杨宗泽行为会让新西兰卷入国际乱局,也让华社遭遇灾祸,这违背新西兰公共利益。这说明我所写的文章,无论是否有些瑕疵小辫子,都主要出于对新西兰国家和华人社区利益的关心,是对新西兰人民福祉的仗义执言。


律师函暗示我的所为掺杂选举私利,以此来暗示我有诽谤恶意,但该争论事发时恰逢选举时期,候选人当选的私利和公共利益交织,很难分辨和证明。我也曾在非选举期间,就公共议题公开质疑过杨宗泽以及其他公众人物,所以不能因选举就否定我的公心


我一直坚持认为,并且希望通过法官、陪审团来告知主流社会以下观点:


台湾当局在新西兰推动“台湾加入CPTPP”和“Taiwan Can Help”是在干涉新西兰内政,会损害新西兰国家利益,还会给华人社区带来类似俄乌冲突时俄罗斯移民遭受的歧视。我认为新西兰官员永远不应该以损害新西兰利益为代价,来为境外政府的利益站台。并且我以后再遇到这样关系到新西兰国家利益的事情或疑点,即使背负再多的政治打压,我也依然会当仁不让。因此我不仅不是一个无根据恶意造谣的人,还是一个捍卫国家利益的勇士。


我也认为,台湾当局可能并不希望新西兰公众听到“台湾企图影响新西兰政治”的事情。所以我并不介意杨宗泽“成立陪审团”,或者其他什么“公开论坛”,让我们一起合作把事情闹大,将台湾当局的上述企图以及后果都告知新西兰公众并引起反感,我认为这可能比我向“新中友好协会”捐款更有助于“新中关系”吧。


4,杨宗泽市议员应正面回答质疑,尊重言论自由

当我拿出台湾媒体的报道并评论后,杨宗泽从始至终只是口头否认,从未据理反驳过最关键的“台湾方面相关报道的真实性”,选举中也没有找我在华人媒体上对质辩论。我在《九问杨宗泽》中也对他提出了九个有关公共利益的问题,他不仅拒绝回答,反而现在威胁起诉我这个提问者,目的很明显,杨宗泽可能希望我闭嘴以掩盖某些事实。如果杨宗泽真的像律师函中表现的那么“自信”和“相信公众”,为何不现在就把律师函中那些为自己辩解的部分公布出来让民众审视呢?


杨宗泽市议员作为手握百姓赋予之权力的公仆和候选人,理当坦然面对和包容群众、媒体及政坛对手在公共议题上进行监督、诘问和批评,而不是耍官威和挥舞律师大棒威胁,试图将新西兰司法当作打压言论自由和民主监督的工具和私人卫队,这类官僚主义和暴政做派,是在破坏新西兰民主法治文化,只会在法官和陪审团面前丢华社的脸。


总结


我对杨宗泽市议员的涉台独的评论有充足且可信来源的依据,我的文章不属于诽谤。杨宗泽要想否认,必须要先从源头做起,先起诉或驳倒相关台湾媒体报道。


我的作文动机也纯粹是为公共利益之善意,并无“诽谤”之恶意,也属于选举期间针对公共议题的辩论,一直都欢迎和等待杨宗泽公开回应澄清,而不是威胁,希望杨宗泽停止用律师信恐吓民众和钳制言论自由,回到开放政治讨论中来。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魔王时评 文章


新西兰总理的访华要求还有戏吗?

不应对中美关系回暖抱有幻想

今年APEC会是中国和新西兰改善关系的契机吗?

谍战新西兰:情报官当面警告间谍然后离去

复盘华社参与2022年地方选举的成果

参加2022年奥克兰地方选举后的感言(重发)

参加2022年奥克兰地方选举后的感言

假如新西兰卷入台海危机,一点都不要奇怪

“九问Wayne Brown”

答选民问:我将如何改善奥克兰治安、交通和物价?

希望媒体把焦点放在我的机器人政策上

“华人高调参选”有错吗?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2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