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王时评 复盘华社参与2022年地方选举的成果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魔王时评

复盘华社参与2022年地方选举的成果

作者: 魔王    人气: 2502    日期: 2022/10/14


复盘华社参与2022年地方选举的成果

MorganXiao 魔王时评 2022-10-15 14:30 发表于新西兰

奥克兰地方选举10月15日最终计票结果公布,现在终于可以进行总结评论(之前评论太急,数据不准,已删除)。


华社代表度令人担忧


华裔在新西兰政坛的代表度一直远低于其人口比例。本次地方选举的最终结果显示,总共25名华裔参选人,共产生了9名华裔区议员,0名华裔市议员,0名华裔市长。那么华裔在地方政府中的代表度现在如何呢?很显然是远远不够的,按照人口比例,奥克兰应该有两名华裔市议员以及十几名华裔区议员。


而这也只是最基本的标准,事实上议员的华裔血统未必就说明其真的能代表华社发声。“华裔”和“华人”还是有区别的,比如有个别华裔区议员,中文都不会说,更不愿意在华社走动,华社也很少有人知晓他们的存在,想必也很难找他们去发什么声,甚至连“吃饭照相”的作用都没,他们主要得票也来自洋人社区。这样的“华裔议员”的存在,很难说会有助于华社的政治权益伸张,毕竟大多数新西兰华人是新移民而母语是中文。


当然假如非华裔的议员能帮助华社解决问题和在议会发声,也仍然可以提升华社民权水平,据我所知这样的地方议员是存在的,他们有心也有经验为华社服务,他们对华社的价值可能超过一些华裔议员,只是由于语言和信息差问题而不被华社熟知而已。


华社投票率低令人担忧


选举期间因言语冒犯华社而陷入公关危机的西区Whau候选人殷浩,他的最终票数是4,209,依然超过在华社名声好得多的Steven YU (2,679票) 和 Bruce XU (2,258),东区的情况也是类似,在华社名声较好且毫无争议的候选人Vinson YU(2,596),票数也距离当选差不少。(以上选区都需要5000多票才能当选


图片

(Howick东区市议员选举:杨宗泽得票11876,我得票3840。根据2018年数据,Howick选区“亚裔(Asian)”人口为65,541,其中大多为华人


这说明在讲中文的华社,无论华人喜欢谁或讨厌谁,哪怕发生了任何争议事件,最终都属于“茶杯里的风暴”,并不会对选票产生多大影响。也说明杨宗泽的落选的主要原因也是华社投票率低。


再纵观所有当选的华裔区议员,无一主要靠华人票当选,大多还是靠洋人团队提携或“连任票”(主要也来自洋人社区)。而单一在华社做社区服务和竞选宣传的华人新候选人,不仅没有如预料的那样当选,票数也差得很远,这说明华社的投票率很低,即使在华人聚居区,主流社区依然起决定性作用。


本次地方选举华社投票率低可能产生一系列后续反应:


1,一些华人候选人可能会对华社心灰意冷,减少在华社的活动和服务以及未来继续参选的意图。

2,各族裔候选人未来将不介意得罪华社,对华社提出的提案或求助也会丧失帮忙的兴趣,因为他们发现即使华社喜欢也换不来多少选票,华社讨厌也损失不了多少选票。

3,由于华社政治献金积极性被打击,外加华社低投票率,未来各政党对华社的重视度将会降低,也会连累大陆出身的华人在各政党中的发展。

4,华社与主流社会之间的隔阂将因此继续加深,华社民权水平可能螺旋下降。

5,中新关系也将最终因此受损。


华社投票率低其实并非文化差异问题,而是思想出了问题。华社投票率也有高的时候,比如上次大选时因同时有“大麻合法化公投”,华社有高达80%的投票率。然而这次地方选举中,一些成员众多的区域性华人社团,并没有组织甚至哪怕提醒会员参与投票。原因是很多社团侨领对地方选举有偏见,有的认为华人社团只是老人玩乐的地方,不应插手“当地政治”;有的认为选举是候选人“个人利益”,与华社无关;还有的看不起地方议员,认为国会议员才有“统战价值”而值得助选一下;由于这种偏见早已存在,华人社团普遍并没有组织投票的经验。


华社先锋人士都如此,大部分华人民众也自然好不到哪去。这次地方选举的中文媒体宣传热度我认为已经足够大,大多数华人选民不可能不知道发生了地方选举,但多数华人居民并未作选民登记,且寄到华人家中的选票很多还是进入了垃圾桶。


很多华人以为加大宣传热度可提高华人投票率,但在上述思想问题未解决前,在选民投票积极性被调动起来之前,空洞的宣传作用不会太大,华社的有识之士势必需要想出解决方案,否则来年大选华人的投票率也会成问题,毕竟不会每次大选都有“毒品合法化”的公投。



华社走向民主自由


接下来讲积极的方面。相比过去的地方选举,华社的政策讨论非常普遍和热烈,有华人社团也举办和广泛参与了中文政策讨论活动,使得华社选举已从过去无脑地打种族牌变成了更高级的形式。


华社也在这次地方选举中,打破了“议员”这一职业的神秘感。华人选民审视、监督乃至批评了各种候选人,而由于参选华人众多,“议员”已在华人心中变成了一种参选门槛很低的服务类角色,回归了其本身应有的地位。


当然还有一些未习惯这一变化的华人,他们还不习惯华人议员被民众审视、监督乃至批评,他们还曾抱怨甚至恐吓打压这种民主言论自由,有的还乱扣“华人内斗”的帽子,但仍以失败而告终。这些人不乏那些经常批判祖国体制的“民主人士”,然而一旦民主规则不利于他们支持的华人议员,他们马上就成了最积极反对民主规则的人。这也说明所谓“民主人士”,他们穷其半生满口“民主自由”,其实根本不支持也不懂民主,难以引领华社参与新西兰民主的历史重任。


此次地方选举所营造的民主透明风气也将会延续下去,未来还有任何候选人或议员做了对不起华社的亏心事,也必将迟早被发现、曝光和批评,过去那种靠谎言和信息差来包装花瓶议员然后两头骗的时代,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这也是本次地方选举华社最大的收获,可能比“有几个华人议员当选”意义要大得多。也只有在此风气之下,未来涌现的华人候选人的质量才会较高,华社投票率的提高也才有社会土壤,所以我对华社参政议政的未来还是持乐观态度。


(完)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魔王时评 文章


盗用《人民日报》名义就能洗白杨宗泽吗?

盗用《人民日报》名义就能洗白杨宗泽吗?

新西兰《毛传媒》涉嫌诽谤,魔王将坚决维护合法权益

魔王众筹打官司: “我输了,华社就输了”

总理“突然”撂挑子不干了,新西兰还能怎么“救”?

陪同新西兰工党议员访问Unipharm联合制药

幕后的故事:这场反犯罪大游行是如何组织起来的?

新西兰总理的访华要求还有戏吗?

不应对中美关系回暖抱有幻想

今年APEC会是中国和新西兰改善关系的契机吗?

谍战新西兰:情报官当面警告间谍然后离去

参加2022年奥克兰地方选举后的感言(重发)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3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