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乾坤 :在紐西蘭不宜用種族問題做文章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扭转乾坤

在紐西蘭不宜用種族問題做文章

作者: 南太井蛙    人气: 1269    日期: 2020/9/9


一個美國黑人弗洛依德因警察跪頸而死,掀起全美示威和騷亂,并且很快蔓延各國。紐西蘭雖然沒有發生打砸搶,但也有示威,一次不夠,還來第二次,還未知是否再有第三次。

  弗洛依德之死在美國和全球各地大大製造分裂,引發的種族爭議衝突,衍生的相關歷史恩怨的死灰復燃,幾乎無可藥救,甚至是毁滅性的。

  它在人与人之間引起的爭論与分岐將會越來越熾烈,特別是一些偏執激進的團體、個人及勢力在弗洛依德之死中發現可乘之機,從中插手、暗中催化,推波助瀾令事情變得更加復雜棘手,演變的方向也更難以逆料。

  美國的黑人對弗洛伊德的遭遇感到憤怒完全可以理解。因為他們不滿的除了警察對有色人種的暴力執法,還有其他的社會不公、貧富懸殊。美國黑人的群眾運動是社會問題日益嚴重,積蓄己久的爆發。

  正因為如此,盡管元凶警官立即被捕,控以重罪,面臨四十年監禁,市長、州長、司法部長包括總统,都出面譴責警察對有色人種的暴力執法,對弗洛伊德的遭遇表示歉意和哀悼,軍警、市長、州長、國會議長、總統候選人紛紛跪求,并且承諾作出改革。

  但美國的黑人仍然不依不饒,他們自己講所追求的是體制方面的改變。究竟要作出哪些改變,他們才肯罷休,政府如何應對,那就是美國的事了。

  其他國家的人以弗洛伊德事件為名鬧事,特別是紐西蘭發起的示威,就顯得有點牽強。

  民眾只是搞不清楚為什么還有人搞完一次又一次,倒底抗議什麽?向誰示威?

  如果進行一次全國民調,大多數人的答案可能如下:

  紐西蘭有沒有種族歧視?

  當然有。

  是從政府政策到社會都有種族歧視嗎?

  當然不是。

  紐西蘭的種族歧視是普遍性和很嚴重嗎?

  當然不嚴重,因為它只是個別現象。

  紐西蘭一向力推多元文化与種族和諧,法律保護人人平等,社會風氣溫良,種族關係和諧。種族歧視的言行從來都受到唾棄与反對,歧視他人只是每一個社會都存在的極少數偏執極端份子和白痴所為。

  即便是眾多媒體最近不折不撓千方百計努力挖掘,充其量只有極少數的歧視個案被報導出來,根本無法找到更多的事實證明紐西蘭存在嚴重的弗洛伊德現象。

  盡管司法部長利特尓也聲稱我們的司法系統須要改變,但是他所指出的在監獄里的毛利人比例過高,顯然更像是一個社會問題,而不是法律不公的司法問題。他這種刻意迎合示威者的言論,立即受到行動黨黨魁大衛‧西摩的批評。

  我們要注意到,紐西蘭的示威正從種族歧視的焦點轉移向殖民時代的歷史。

  舊事重提第一個遭殃的是哈密爾頓市,當地的一具哈密爾頓雕像被移除,緊接下來就是要求該市易名。

  紐西蘭境內的地名、街名、公園名、雕像及景點,都會有不少与殖民歷史扯上關係,是不是都要跟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一樣統統打倒,來一個破舊立新呢?!

  看來還真有這個勢頭。

  一些政治人物或社會人仕已經提出要大規模破舊立新。

  國家黨的茱迪‧柯林斯也來湊熱鬧,她居然提出國會外的薩當總理(Richard John Seddon)雕像也不合時宜,理由竟然是他在一百多年前曾經歧視華人。

  吃政治飯這麼多年的茱迪‧柯林斯不會不知道,早在十多年前,海侖‧克拉克總理已代表政府就歧視華人的國家罪錯正式道歉,華人社區業已表示接受。意味着這一歷史恩怨已經通過官方正式道歉徹底了結。

  茱迪‧柯林斯在這個時候重翻這筆已經两清的舊帳,真教人懷疑她是不是想重新挑起種族對立?想拉選票也不是這樣拉的。

  温斯特‧彼得斯副總理要比茱迪‧柯林斯更加頭腦清醒,他質疑「為什麽紐西蘭一直有些所謂『清醒的一代』覺得有必要摹仿海外傳入的無腦行為?」

  彼得斯還說了一句鏗鏘有力的話﹕「如果紐西蘭是一個自信的國家,那它就不會消除自己歷史的象徵,無論是好是壞,或者僅僅只是因為過時。」

  在一個多族裔的國家,企圖用二十一世紀的價值觀去審視幾個世紀前的歷史對錯,過度渲染与擴大解讀歷史的恩怨,無疑是所謂民主精英為了政治正確的自尋煩惱。

  每一個國家都有悲慘和不光彩的歷史,那是人類從野蠻進化向文明的過程必須付出的代價。已經發生了的事果是抹不掉的。讓歷史留痕,不單止是為了記住,還是為了更美好的未來。

  姑勿論紐西蘭的歐陸与毛利色彩孰濃孰淡,更多的太平洋群島与亞洲色彩早已陸續添加,這一幅色彩繽紛而又諧調的長卷已經接近完成的佳境。她是各族裔人士安居樂業的屏障,也是舉世歆羨的楷模,任何人為粗暴的強行幹預,不合理的此增彼减,都會為這個平靜的國家招來致命的毀壞。

  重新用放大鏡去翻尋這個國家的歷史舊帳,又或者去檢視挑刎當下的社會現實,除了讓種族之間仇恨之焰復燃,對今時今日的紐西蘭一點好處也沒有。外面的風潮不應該影響政治家和民眾判斷与認知。紐西蘭各族裔在疫情中以彼此的善良与互助,生死與共捍衛了我們的健康与安全,幸運地走出困境,就更加沒有理由因為歷史恩怨或種族問題彼此傷害与撕咬纏鬥。

  天下大亂之際,鬼魅魍魎,三蛇九鼠必傾巢而出,奇談怪論四起,我們務須冷眼正視,謀定而後動,切不可随大流,人云亦云。

  紐西蘭須要面對和解決的問題已經夠多了,不要再製造新的問題了。特別是歷史問題与種族問題,在這個問題上做文章,往往會引火焚身。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扭转乾坤 文章


紐西蘭為甚麼率先走出疫情

如何看美國騷亂

紐西蘭須要一洗陳腔的政治人物

可愛的紐西蘭人

華人議員跟華人是一種甚麼關係

「年晚煎堆」

事難方見丈夫心

「茶黨」的選情

小小的願望

茱迪大嬸對決阿頓姑娘

仰望俯視皆風景

街邊的法國小酒館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0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