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雅园 :孙妙捷:【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三)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妙妙雅园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三)

作者: 孙妙捷    人气: 825    日期: 2020/4/8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三)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

作者:孙妙捷(新西兰)

20.03.18


第三章  父亲的自传

   

 江漫扶母亲到她房间休息后,返身回到父亲的书房,江漫一直被心中的一团谜困扰着。直觉告诉她,答案就在这书房里,必须在这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找到解开谜团的答案。

四年前,当江漫把決定結婚的消息传给父母亲后,久久未能收到家人祝福的信函,却在半年后等來了父亲简短的回信:祝你婚姻幸福!请你等待回国的通知。江漫又经过了四年漫長的等待,未曾想,阔别10年后,第一次踏上故土,竟是送別父亲。

   这是江漫自小就熟悉的房间,小时候,乖巧的江漫最得父亲宠爱,那时,正值父亲刚踏上領导岗位,可谓是日理万机,白天处理完公务,晚上还批阅文件至深更。几岁的江漫就懂得不打扰父亲的工作,自己玩倦了就睡在沙发上,只为了等待父亲抱抱她,把她抱回床上睡觉。

    还是这一间简朴的书房,墙上挂满了父亲在各个不同时期获得的勋功章,最大的宝藏就是整整占了一面墙的书柜,江漫在书柜前踌躇片刻,最后眼光落在了一本被牛皮紙包裏着,样子厚重的书上,署名:江城辉自传。江漫拿起沉淀淀的书本,恨不得一口气把它读完。

     首页的几张照片的说明引起了江漫的极大兴趣,其中一组是从一张旧报纸中的剪接,熊熊燃烧的大火正在呑噬着一栋房子,旁边的一队日本兵正在一名年轻的军官指挥下,使劲地往火堆里扔汽油弹。图片下有几行小字说明:“日本皇军芥川上树少佐率一小分队在椰子寨的围捕中扑空,恼羞成怒的鬼子放火烧毀了江城辉同志的祖宅,同时,被无情的大火夺去性命的还有他年迈的母亲。”似曾相似的日本指挥官,額头上的明显黑痣,江漫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袋,全身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

 

   这是一部血泪斑斑的家史,同時,它也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小縮影。

    江漫的父亲江城辉的故乡琼岛,与大陆一海之隔,故土槟城地属琼岛的东部沿海,是岛上起源最早的经济文化重镇,历史悠久,上可追溯至元代已有集市商务往来。据史料记载,该镇有着数百年的县治传统,颇有古城风貌。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聚奎塔」矗立一方,宝塔的悠悠古风经年累月的沐浴着四周的百里荷塘,人杰地灵,绣锦芬芳。海岛上著名的“琼东八景”中的“端山耸翠”、“赵水凝香”、“奎塔凌霄”就出于此地。

    江城辉的祖居就座落于城东的入口,人称“椰子寨”,一处被椰子林淹没的村庄。挺拔秀丽的四季常绿椰子树,棵棵高耸入云,因为土地肥沃,此处的椰子长得更是青葱秀美,一簇簇,一串串的椰果是那个贫穷年代不可多得的膏脂,它是上天賜予的一方宝物。

    江城辉出生于本地一户贫穷的一家,三岁时失去了父亲,家中有母亲、姐姐、哥哥和弟弟,他排行老三。以半工半读完成了小学教育。而后,受到哥哥江城耀的影响,青年时代的他就加入了进步组织,和广大农民群众一起开展减租运动,反对反动民团苛政,废除苛捐杂税,积极倡导设立平民学校,举办识字班、夜校,破除木偶迷信,开展新文化运动,成为当时的激进派青年之一。而后,他和弟弟江城亮跟随着哥哥一起加入了革命队伍,三兄弟一起上战场,哥哥江城耀在抗日战争中壮烈牺牲,弟弟江城亮在解放战争中也残遭杀害。唯有他有幸得到已经嫁人的姐姐帮助,躲过了一次次的围剿追捕,而年迈的母亲最终没能逃过日本軍閥的魔爪,不幸去世。

    1949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中国的解放战争中取得了全面胜利,共产党执政领导新中国。战后的中国滿目桑沧,一穷二白,江城辉等一批无产阶级革命家走上了领导岗位,兢兢業業,先天下之忧而忧,经历了史無前例的种种考验和磨难,体現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热爱祖国的情操和胸怀。

    江城輝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领导和參加过无数次的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在和平年代为了建设新中国付出了不懈的努力。他和他的家人为了党和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恓性,奋斗终身!

   看到这,江漫的整颗心已經沸騰了,虽然自小目染耳闻了一些相关家史的传说,可正規完整的文字记录,却是她第一次读到。她開始快速的收索着整個房間,企图可以找到更多的线索,以解开心中的謎团。最終,她把目光鎖定在書柜最底層的抽屜上,連续翻看了好几个抽屉,都沒有找到她想要的答案,江漫不甘心的拉开了最后一个靠边的抽屜,里面摆放着一个厚厚的档案袋,江漫只觉得心跳加快,一种不祥的預感缠绕着她的內心,可是,巨大的渴望驱使她打开了档案袋。

    檔案袋里分別装着兩个封信,江漫小心翼翼地拿出其中的一个。这是四年前江漫寄給父母亲关于临时決定結婚的消息,里面还夾寄了当时她們的結婚照和夫君芥川太郎家族的一些家庭照。当太郎的父亲,芥川上樹配带着日本軍刀的照片滑落在江漫眼前,江漫只觉得全身的血液一下子被凝固了。而父亲在芥川上樹的名字下面加注:「国恨家仇,岂可忘却?此生怎了?了!了!了!」几个字像刀剑般刺向了江漫的内心。

一切都變得明明白白了,江漫只覺得一阵晕眩,眼光里只剩下了被那熊熊烈火渐渐吞噬的祖屋。

  不知过了多久,江漫好不容易回过神來,她迫切地拆開了第二封信,双手不听指挥地顫抖着。这是一封父亲写給女儿从未寄岀的信。

    “漫,我最亲爱的好女儿!当你看到這封信时,我应該已不在人世了,請原諒你的父亲迟复了你的回信。

    有些東西它不应該被永遠的沉入海底,历史应該被銘記,因為它是人類發展史上的真实記录,是后人加以借鉴学习的宝典,正确的面對历史,尊重事實,吸取教訓,人类才可避免悲劇重演,它是人類进行反思的一面鏡子,更不能让它成為社會前进的絆腳石。

    从你寄來的資料中我們得知,妳丈夫的父亲,也是你未曾见过面的公公,他的名字叫芥川上樹,是一名日本军国份子,在日本侵略中国的战争中,他率領的日本占岛分队在琼岛的槟城抗日战争中,遭到我琼岛抗日官兵的英勇抵抗,最终在我琼岛部队的全面反击下,徹底被打败。隨着日本侵华战争宣告战败,日本的军国主义侵华部队全部退出了中国的领土。返回日本后不久,芥川上树以刨腹自杀的方式谢罪于天下。

    讲到这,你应该明白了事情的原由了,回避你的婚礼是当时我們唯一能做的选择,希望你能夠明白,并请原谅你父母所做的决定。事情不关乎你和芥川太郎,当初,如果沒有太郎的善心相救,今天也就沒有你,再者,我們的党人光明磊落,不搞株连九族的封建体制。

    你们的明天是我們觸摸不到的未來,希望你好好珍惜你和太郎的感情,緣份是天意!”

    

祝你永遠幸福!

你的父亲

江城辉 

1984年秋字”

    读完父亲这封未寄出的信,江漫泪流满面,悲痛交加中只觉得肚子隐隐作痛,急忙伸手按响了父亲书桌上的急救铃,随就晕厥过去......


未完待续

网络图片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妙妙雅园 文章


特刊:邀你写汉俳——纪念汉俳诞生40周年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同题诗

中国知名作家诗人黄秀峰汉诗新作

新西兰【汉俳杂志】总第五期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同题诗

穆迅先生画作赋诗---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群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七)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六)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0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