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雅园 :孙妙捷:【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四)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妙妙雅园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四)

作者: 孙妙捷    人气: 774    日期: 2020/4/9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四)

第四章    历史恩怨

作者:孙妙捷(新西兰)

20.03.26

    

     初冬的陽光和熙溫暖,江漫站在窗口,望着天边的雁阵排排成行,正以人字形向南方移动,心中徒生感慨:候鳥迁移的季节来临了。心上的人啊!為什麼你的距离卻越來越远?你是否已收到了大雁的传音?

    “恭喜你!你已經懷孕了三个月,以后的一切活动都必須多加小心。”那天晚上在父亲书房昏倒后,随即赶来急救的医生讲的一番话还在江漫的耳边回响,她不由自主地把手按在小腹上,仿佛担心肚子里面未出世的小生命知晓了她的心思。

  “姐,有你的信。”弟弟江伟边走上楼梯边说。接过弟弟递过来的信件,不出所料,是夫君太郎从日本寄來的信件。

     这是一封由太郎转寄,他的母親美智子生前写給江漫的一封信。

   江漫急切地撕开信封:“亲爱的漫,你是上天賜給我的女儿,感谢你的到来,也非常感激我们曾经相处过的每一天!

    但我不能祈求能夠得到你的任何宽恕,当你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在我幫你整理衣物时,从你的一份檔案資料中,我已經得知了你的身份。

    我的夫君芥川上树,三十年代从日本军校毕业后,走上了效力于日本的皇军之路。在那些热血沸腾的日子里,从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变成了一个唯军令是从的军官,在那个年代,日本的皇军部队踏遍了世界上的许多国家。这一场战争終于在1945年,以日本宣告战败而結束。战败后的第二年,也是太郎出生的那一年,我的夫君以刨腹的方式謝罪于天下,离开了這個世界。他给我留下了他的临终遺言:“在那个疯狂的年代,一场灾难性的战爭,给千千万万人和家庭造成了惨重的伤害,我,芥川上树,在这场战争中对中国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对江城辉将军一家的所为是极大的犯罪!我万死不足以謝罪!我对不起你和孩子!”

    任何的語言也不能代表我的心情和减轻我的愧疚,只恳请你能给太郞机会,照顾你的一生,希望你得到幸福!”


美智子

1984年春


文后是太郎的加注:

我将尊重你的一切选择——芥川太郎

  

   上天啊!你為什麼要這樣对待我?江漫沈浸在无尽的悲痛中,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透過泪光,窗外的天空明朗,南方早冬的太阳依然灿烂,白云悠悠,葱茏的槟榔碧绿欲滴,似乎一切都是那么宁静怡人。

    那美丽迷人的富士山啊!你留给人的甜蜜回忆,为什么总是如此的绵长,那漫山的樱花盛开,粉雨纷飞之时,谁可与你携手相依?那夜暮下抱着雪人飞奔的背影,为什么总是如此的清晰?善良的美智子婆婆,举手投足之间带给人一种爱的温暖,让人如此的怀念,她对江漫无微无至的照顾,甚至比亲生女儿还更亲。为什么这些灾难会降临在她们身上?这么多年來,这对孤苦伶仃的母子到底承受了怎样的內心煎熬,他们又走过了怎样的艰苦岁月。江漫陷入了回忆的沉思中。

    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反革命份子!打倒反动派!”江漫记得那是在1968年冬天,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那是一个令江漫此生难忘的时刻,一群戴着红色徽章和五角星帽子的年轻男女喊着口号,手里举着小红𣄃冲进家里。其中,一个模样有点像是小头目的男子高声问道;谁是江城辉?“我”正坐在椅子上的父亲不卑不亢地答道,“原来你就是现行反革命份子江城辉,打倒江城辉!把革命进行到底!”一伙人随即同声高呼,“跟我们走一趟,把你的反革命问题交待清楚!”小头目厉声说道,双手伸过去想把江城輝从椅子上拽起来,江漫的父親随就摔掉他的双手,眼露威严,凜然站了起來。当时随同一起被带走的还有江漫的母亲许义明。那伙人临走之前,又闯入了父亲的书房翻箱倒柜的折腾,文件档案洒落了一地,据说是父亲隐藏了反革命的罪状。

自此,江城辉被剥夺一切权力,其间,经过了快10年的劳动改造和囚禁,受尽了种种折磨和考验。这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直至1976年结束,江城辉才被彻底平反,重获自由。

   江漫自小在这栋小楼里长大,她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两个弟弟。解放后,她的父母亲全身心地投入到社会主义国家的建设中,她自小聪明懂事,是个小管家,帮着父母看管两个小弟弟,在学校好好学习,在家里听话做好孩子。大院里,每天都是三姐弟的影子,嘻笑像天鸽,哭闹打破锣。就这样,江漫和两个弟弟在大院里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花样的年华只在一夜之间就破碎了。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江漫的父母遭受了残酷的政治迫害,双双被囚禁失去了自由,而江漫帶着兩個年幼的弟弟流浪街頭,几经风雨,赏尽了人世的辛酸,在一次街头围攻反革命的毒苗事件中,小弟江英被群抠重伤,留下了終身的脑神经障碍,多少次他从恶梦中惊醒哭喊着:「我不是狗崽仔!」江漫小小年紀卻承受了同龄人不曾有的经历,经历了冰与火的考验。

    穿越时光的隧道,思緒像是决堤的洪水,波涛奔涌,拍打着江漫的心岸。父亲在硝烟里冲锋陷阵,九死一生;奶奶在熊熊烈火中葬生的悲惨剪影;多少个日日夜夜,夜夜,自己带着两个弟弟坐在门口等候,盼星星盼月亮,盼望着哪怕是爸爸妈妈从牛棚里寄来的一张小纸片。

  散落的记忆碎片被不断地收拢,又再度重放,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在思忆的长河中奔跑,占据着江漫的整颗心,焦烤着她的灵魂。

    在去留难以取舍中,江漫决定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工作。她回到了阔别10年的母校,以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和多年积累的工作经验,带领着科研团队重新投入到生物医学方面的研究,以实现父亲当年寄予的厚望!学成报效祖国和人民!

  半年后,江漫生下一个男孩,取名江汉。


未完待续

网络图片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妙妙雅园 文章


特刊:邀你写汉俳——纪念汉俳诞生40周年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同题诗

中国知名作家诗人黄秀峰汉诗新作

新西兰【汉俳杂志】总第五期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同题诗

穆迅先生画作赋诗---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群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七)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六)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0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