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终将被忘却的日月 :无果的花之21:阳光的背面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那些终将被忘却的日月

无果的花之21:阳光的背面

作者: 吕行哲    人气: 2543    日期: 2021/2/8


(续上期)


“阴谋”和“陷阱”这两个词从尤琦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蓝心吃惊地抬起了头,看着尤琦。尤琦是省旅游局的副局长,而且被公认是局级领导中最年轻、学历最高、形象最好、能力最强的才俊之一,在蓝心心里,他几乎是神一般的存在,仿佛是千里之上的高天,遥不可及。可是,就是他,却向她表白了心迹,让她从未打开过的心海里荡漾起了涟漪。可是,在她还没来得及抚平自己的心跳,还没来得及品味那种如天外降临的情感滋味的时候,却在KTV看到了那无论如何她都想象不到的一幕,使得他在她心目中形象轰然崩塌。

尤琦跟蓝心讲了那天在鹭岛KTV发生的事儿。

自从省旅游大会召开后,每个周末尤琦基本都没有休息过。云洲的旅游现状,千头万绪,宛如一团乱麻,不知道从哪里抓起。人们都知道他是最年轻的副局长,都认为他背景很硬,要不然怎么会提的那么快?但人们不知道的是,其实他的能量、资源、人脉都不足以处置现状,更不要说开创新局。沉重的无力感让他感觉十分沮丧也十分无奈。

云洲省的旅游乱象,在全国都是出了名的。云洲地处内陆西南地区,自古有“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之称,虽然打出的旅游口号是到云洲来,你将看到在别处看不到的真山真水,有一定号召力。可是,由于交通闭塞,设施落后,每年的游客数量和旅游收入历来在全国都处在吊车尾的位置,最要命的是,游客本来就不多,可是云洲各景点及执业人员花言巧语、强制购物、乱加自费项目等坑蒙拐骗的事儿却层出不穷,投诉率居高不下,极大程度折损了云洲的旅游声誉。许多游客在被敲诈、欺骗之后,由于云洲地方保护主义严重,往往投诉无门,最多只能摇摇头,感叹一声“穷山恶水出刁民”,发誓下辈子也不会再踏入云洲半步!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就这样,云洲旅游业恶名远扬,导致最近几年旅游业经营每况愈下。作为主管市场拓展的副局长,他组织团队花了半年的时间,出过一个全省旅游发展方案,其中很大篇幅涉及的就是旅游乱象的整治,可是,这个方案却在局党组会上被否决了。他才意识到,跟别的行业一样,云洲省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旅游利益链盘根错节,哪里是他这么一个只有热情却没有背景的副局长一个方案就能改变的?他感觉到自己其实还太嫩了,甚至觉得自己出的那个方案,实在是非常幼稚、十分可笑,感觉自己就像那个不自量力战风车的堂吉诃德。

省旅游大会邀请了东南亚好几个国家的旅游界代表与会,这些客商们在会上介绍了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的旅游发展经验,而且针对云洲的情况,提出了一些很好的建议。尤琦心里的热情再度被点燃,他仿佛看到了一线希望。他一贯反对云洲省一昧模仿、复制邻省的做法,那样做的结果只能导致旅游景区及产品的同质化。要想开创云洲旅游新局面,必须解放思想,放宽眼界,与国际接触甚至接轨,走出去,请进来,那样才有可能打造出云洲特色的旅游,才能摆脱困局。

那天是星期六,他和平常一样在办公室加班,接到一个传呼。他一看是陌生号。踌躇了一下,他用桌上的电话复机,对方称是省海外旅游总公司张副总的秘书,受张总委托给他打电话,有几位外国旅行社的老板想见见他,如果可以,请他晚上到鹭岛KTV见面。

放下电话,他一拍桌子:太好了!他正想多见见外国旅游界人士,多了解一下外国旅游界的情况,多学习一些人家的先进经验,这些对云洲旅游发展大有好处。

他如约到了鹭岛KTV,找到了A08高级包间。里面有七八个人,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年轻人热情地站起来跟他握手,自我介绍是省海外旅游张副总的秘书,然后把身后的几位客商一一介绍给他。其中一位身穿花格子西装的大胖男人,是泰国一个国际旅行社的总经理。

那个秘书走到门口去用大哥大打电话,尤琦隐隐约约听得见,秘书嘴里称呼电话里的人为张总,告诉他尤局长到了。

打完电话,秘书走过来,告诉大家张总还在一个重要会议上,一会儿就到。他拿起桌上的几个酒杯,恭恭敬敬地用双手一个个递给在座的人们。那个泰国旅行社的总经理站起来,举起酒杯,用带着浓重外国腔的国语很热情地要敬尤局长一杯。

几个人一口干掉了杯子里的葡萄酒,尤琦也不例外。他感觉到有些头晕。他觉得有些怪,平时喝酒,就算一瓶茅台酒下肚,也是脸不红心不跳,怎么才一杯葡萄酒就晕了?他想,可能是自己这段时间太忙累了,而且还是空腹,才这么容易醉。

紧接着,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就在这时,蓝心她们几个姑娘打开了A08包房的门,看到了里面只有尤琦和一个女的在一起。

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包间里,身边站着的是KTV的经理和几个服务员。

他问经理是怎么回事?经理告诉他所发生的事情。

他问海外旅游的那个秘书和那些泰国的客人去哪里了?经理支支吾吾地说,那些客人走了。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尤局长一个人。

他问,包间是谁订的?KTV经理把预订单拿给他,上面写的是:省旅游局尤琦副局长。

而尤琦根本就没有预订包间,他是被海外旅游总公司的张副总请来见外国客人的。

第二天,他辗转找到了张副总的传呼号,给他发了个传呼:我是尤琦,请回电话。
    电话很快就打回来了,张副总告诉他,他从没有接待过泰国客人,更没有在鹭岛KTV请客人唱歌,邀请尤琦副局长过去见客人,更是连影子都没有的事情!

他意识到,自己被人算计了!有人给他摆了一个局!先是冒充尤琦订了包间,然后,冒用海外旅游秘书的名义,把尤琦骗到KTV,找了几个人冒充外国客人,在酒里下药,麻翻了他;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用一个女性摆出一副在包间偷情的姿势,安排人混入前台,偷制了第二张A08包间的门卡,把卡给了让蓝心和她的同学,让这些旅游界人员“偶然撞见”了尤琦躺在一个女人怀里的那一幕。

如果说蓝心在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尤琦的形象瞬间被摧毁的话,而听了尤琦亲口说出的这些话,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对官场、政坛、商圈产生了莫大的恐惧。那样的世界,是自己这么一个小菜鸟无法想象也无法适应的。

她不想惹也感觉自己惹不起,只想逃避、躲开,逃得远远的,躲得严严的......

跟蓝心说完这一切,尤琦心里涌起一阵悲怆的沮丧感和挫败感。他在心里自嘲:尤琦你怎么了?什么时候“沦落”到了要在这么一个小姑娘面前表白自己清白的地步?

蓝心坐在椅子上,用两只手掌捂住了自己的脸。尤琦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他感受得到,蓝心并没有在第一时间立即恢复对他的信任。

尤琦鼻子一酸,猛地解开自己中山装的扣子,拍打着自己的胸脯,用带着哭腔的声调对蓝心说:难道你要我剖开自己的胸膛,把心取出来你才相信吗?

就在这时,蓝心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蓝心本能地啊了一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而尤琦,也赶紧扣上了自己的中山装,忙乱中,扣错了扣子......

敲门的人,是来给蓝心送随身听的柏云峦。门一打开,看到了蓝心脸上惊慌的神色,看到了尤琦身上扣错了扣子的中山装......

 

 

(待续)

 

                          201977  草于奥克兰

                             2021128日 缮于奥克兰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那些终将被忘却的日月 文章


无果的花之22:在人间

无果的花之20:阴谋和陷阱

无果的花之19:歌厅一幕

无果的花之18:华溪别墅

无果的花之17:礼物

无果的花之16:报复

无果的花之15:难以置信

无果的花之14:走进省府大院

无果的花之13:考上法院

无果的花之12:飞来横祸

无果的花之11:体检惊魂

无果的花之10:跳槽--报考法院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