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文苑:桔 子:雨呀





雨呀

作者: 桔 子     日期: 2009/4/28


    从超市出来,手提沉重的大包小袋走在暮春的夜。忽有零星水珠儿自天而落,洒在裸露的双臂,又是谁家的空调滴水了?素有洁癖倾向的本人心生埋怨,下意识地想躲。紧走,水珠儿如影随形,再走,水珠儿亦步亦趋。是雨?是雨!人立时就莫名的欢悦起来,嗔怪也早已化作欣喜。雨,就这样即刻改变了人的心绪。 
    喜欢雨,尤其是小雨,尤其是小雨刚落之际,空气中仿佛跳跃着活泼的音符,周遭好似流荡着明快的旋律,雨天特有的朦胧氛围立时洇润在romantic的情调里。 
    南国雨水充沛且来得快去得爽,干净利索,决不像江南的梅雨悠长缠绵到令人心焦。生活在南方,自爱的女士手中不可一日无伞——晴日遮阳,雨天挡雨。南国的雨让人安然,即使在秋冬季节,宜人的气候也使人全无 “一场秋雨一份寒”的担心,而亚热带的暑期,更少不了夏雨送来的清凉慰藉。 
    最欢喜莫过夏夜的雨了。住在山脚下,一下起雨来,附近的小山宛若一个天然氧吧,空气清新到近乎奢侈。住在离地面不高不低的五楼,无须担心雨水会打湿门窗,尽可以放心倾听房前屋后的芒果树和菠萝蜜树在细雨中低语。雨幕中,连绵的山峦雾霭氤氲,“紫气东来”这句成语,此时该称做“紫气山来”了吧。在都市里倚山而居,人便多了几分气定神闲,在夏夜听山雨,更会怀疑特区是浮躁之地的说法。想必,是那山那雨掩盖了红尘的嘈杂喧嚣,洗涤了浮躁之气吧。 
    雨夜,最让人浮想联翩的是远处山顶上的亭子。这亭子不单供游人歇脚,也是民航的导航站。白天它不打眼,每每在夜晚,尤其是有雨的夜,于黑黢黢的山脉间,它发散着黄晕温润的灯光,因了这灯光,天上的飞机、山间的草木、山下的人们就有了被守护的安全感。 
    自然自然,雨下得多了亦会给人带来麻烦、痛苦甚至无尽的灾难。本人不是没领教过的。 
    十多年前那个小雨淅沥的夏季,那时本人尚在离家十多公里的中学读书,每日课后窝在宿舍里想着漫无边际的少年心事,因着丝丝小雨的相伴,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日子便多了几分惬意。雨已连下多日,丝毫不见停转,隐隐的,我也预感到几分不祥:这样下去怕对庄稼不好吧?但这样的忧虑仅是一闪之念,那些真实的灾难离我毕竟还太远。直到数天后放了暑假,我和学友踏上归家之路,平日仅需几十分钟的车程因雨水没路,家近在眼前却咫尺天涯。印象中幼时常听老人提到“涨水”两个字,这一次,在连日暴雨造成洪水决堤侵袭家园的时刻,我才认识到雨是涨水的祸首。洪水进逼家门的那一晚,父亲作为防汛干部派驻在抗洪第一线,只有母亲在家中镇定的指挥我们几兄妹堵门塞窗,但几件家什物品怎能抵挡蓄势已久的洪流涌进?一家人坐在高高垒起的家具上,眼睁睁地看着洪水在屋子里一寸寸地上涨,“水火无情”的威力这时有了最深刻直观的体会。好在我们很快就随救生船迁移到安全所在,家中损失亦并不严重。那时年少无知,何曾想见,这一次雨水引发的,是给华东地区造成巨大灾难和损失、百年未遇的特大洪灾。 
    这就是雨,有柔情亦有威力,适量如甘露,过量似祸水。雨,如此,世间诸事万物又何不如是?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桔子看世界 | 原来你是这样的泰国

大陆妞看台湾 | 台湾最美的不是风景而是人

中国妞冷眼瞧韩国

中国大妞眼里的小日本

愿你红尘踏遍,归来仍是少年

再见了,小欢 (最终修改版)

呼唤中国福尔摩斯

友情牛蒡茶

至美情书 |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那一场天空和大地认可的婚外恋

再见了,小欢

戴脚铐的女孩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