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纽网文苑:黄菊:再见了,小欢





再见了,小欢

作者: 黄菊    人气: 2643    日期: 2009/5/6



狗仔仔出生21天



“小欢……”听到我的轻唤,病床上的它微侧过脸,平日沉静的面容此时异常疲弱,我努力给它一个笑,可是笑容未及舒展它便酣睡般的合上了双眼。
认识小欢,是在一个初夏夜。路经小区大门口,乍见一只身形短小、长毛披卷的狗狗在闲遛。一撇间它也正打量我,那一双眼睛,似孩童般纯净,又似长者般安宁。值班保安告诉我:这是条混迹此地已数月的流浪狗,平日睡在岗亭边的地上,保安偶尔喂它点剩饭。
我 素来反对豢养宠物,费时、费力、费钱,弄不好还染病,然而这只名唤小欢的小生灵,柔顺、乖觉就罢了,流浪的身份尤惹人怜。每天晨起、暮归,或见它独自蹓 跶,或见它席地安眠,间或有幸和小孩嬉耍。它已然成为大门外一道风景,也渐成我的记挂。每次经过,我都习惯性的瞧它几眼或喂它几口,见了我它也总是远远就 欢跳着相迎。人之表情每日尽阅,它的小样儿令我尤感纯、静、真。单身且每天早出晚归上班的我,不能给予它很多,唯有尽量多展笑颜,以给它些许慰安。
虽有保安及我等小区居民偶尔喂食,但并非稳定的照护令狗狗温饱不均,我自感有为它另寻东家的责任。贵为西施犬血统的小欢却其貌不扬,我四处推介均无功而返,正打探宠物医院寄养事宜,保安相告:有个服装店女老板近期常来喂它,以后收养也说不定。



每次道别,小欢总会摇尾回应,然后乖坐地上目送我。回望那茕茕孑立的小身影,我暗自祈望它不要有高级动物所具有的孤寂。它也曾接近小区内的同类,但因饲主顾 虑它的健康和卫生而常遭驱赶。心理学认为,遭受遗弃和缺少关心的孩子会认为自己不够可爱而自惭形秽。这是否能解释小欢缘何总那样谦卑?
就像野百合也有春天,小欢身边忽而多了个玩伴,这是只无主的小土狗,它的出现令我相信小欢不再孤单。



朋 友调侃说,流浪狗是不惜出走追求自由的狗中精英。其实若非迷途或遭弃,何曾听说狗狗违背忠贞之天性?而我却无资格指责他人遗弃动物之举。数年前,当父母收 养的那只整天在家大搞破坏的猫咪撕碎了新沙发后,我终于忍无可忍将它弃于邻近小区,恼火之余竟盲目的相信,定有心善如我双亲的人将它收留。历经光阴的温 润,人心才会愧疚于年少时的冷硬。小欢为我提供了补偿机缘,善待它实为心智的自我完善,帮助它何尝不是帮自己?



平日见面,小欢总是欢跳相迎并吻我裤脚以示亲昵,可当我出差数日归来,它仅打个照面即闪身。保安轻声道:“它不开心,那个小土狗被宰杀了……”
“宰杀?”我吃惊不小。
保安悄声答:“听说有人要吃它秋令进补。”
“哪个狗娘养的?我找他去!”我不禁愤而开骂,继而愧悔的意识到,人类语言将狗做为负面形象出现太欠厚道。
保安劝道:“找人家也不承认。小声点,小欢能听懂话,前天我们说到小土狗,它在旁边都哭了。”我望向蜷缩一旁的小欢,它低头垂目,一片晶亮的东西模糊在眼前,我不知是自己眼中有泪还是小欢的泪光在闪。
落单的小欢愈发懒了,可它老兄却日渐肚大腰圆,经验人士提醒:这狗怀了孕。小欢有喜了我却有忧了:做狗难,做流浪狗更难,做怀孕的流浪狗又将怎样的难乎其难?有目击者称,狗娃爸是附近一只八哥犬。




每一个中午或黄昏,有一位时髦女郎会携各色狗粮走进大院,小欢能体面的过活,非仰赖于这位自诩“上辈子是只狗”的马红不行。
一 个人爱狗并不难,难得是爱一只流浪狗;爱一只流浪狗并不难,难得是在搞设计、跑工厂、守商店的繁忙中坚持守候。自从老公十年前领回家一只宠物犬,马红自此 成为护狗达人。本着对遇到的每只流浪犬都要有个交代的原则,十年间经她救护的狗儿不下七十只。身为时装店女老板,马红相信自家生意红火源于“狗来福”,而 于狗而言她何尝不是命中贵人?她乐于扮靓狗狗,而狗亦将她的美配衬出慈悲的神韵。
“你为什么对小欢好?”我问。
“它不招人待见,我不能看着不管。”她答。
至于为何不将它招安马红自有苦衷:家中已收了3条流浪狗,其气味、噪音已多次遭投诉,数月后乔迁新居方可添丁。


小欢产前的某晚,我们遍寻无着它的芳踪。如果狗狗以消失来试探自己重要与否,那它应欣慰于我们的失落和忧心。翌晨小区管理处传来喜讯:小欢生了!原来头晚失踪的准狗妈是躲在管理处待产,当晚无人在侧,5只狗娃瓜熟蒂落。
作为办公区的管理处非久留之地,所幸小区隔壁有个海关仓库大院,素来爱狗的仓库主任恩准狗狗移居到该院一隅。
媒体的狗仔以追星为业,而这5只狗仔俨然明星般招来很多看客。但凡有人从窝里抱起仔仔,小欢就亦步亦趋却温顺的跟着“护犊子”,然而随着观众的增多,狗妈似乎嗅到了分离的气息,只要有生人出现,它就狺叫抗议。
某 天保安突然向我求援,原来小欢的乱吠招致城管要将它猎捕。动物的舐犊之情加上本“狗主”的恳请,使小欢得以幸运避过此难。可是,在人的生存福利尚难保证的 大背景下,又何谈流浪动物的权益?缺乏科学、文明、人道的流浪动物救助机制,小欢们的幸运又能走多远?


临近年底,和一名外企白领闲谈,才真切感受到经济危机的威力。
“公司年后就宣布裁员名单,大家都前途未卜,部门有把握留下的,可能就那只‘狗’了。”白领郁闷的说。
“狗?”我颇好奇。
“一个所有心思都放在勾兑领导关系,唯上级马首是瞻、察言观色、曲意逢迎的同事,我们背后都叫他‘狗’。”
是 了,单位制度莫不以职位的高低决定个人的价值和待遇,而上司对下属的好恶左右着下级的升迁,“官本位”的价值观自是成为职场通病。可是,焉能拿唯上是从之 人折损狗狗?温驯、忠诚如小欢,乃祖上真传的天性使然,而唯上者为保一己私利,罔顾原则和法度,为讨好上峰,不惜抛却人格和尊严。



冬 天的大院金桔飘香,茶花吐芳,狗仔也在拔节成长。马红每天送来美味主食,我则添些早点、夜宵,另有其他善心人士偶尔捎来手信,加之保安的尽心照看,小欢月 子坐得奶水充沛,娃儿养得如5虎下山。仔仔们在这个宽绰的小天地可以恣意撒欢,这里除了当值保安再无他人,狗儿即便狺叫也不致扰民,大院不啻狗狗们的桃花 源。
块头最壮的狗老大,每每吃饱肚皮,就四脚朝天躺着眯觉,那份无邪常勾起保安老贺对老家幼女的惦念。然而,就是这个能吃、嗜睡的狗头大哥,因吞咽异物导致急性肺炎,仅在世上走了1个月零6天便躺在病床上永远睡去。
老大西去未几,小欢忽然步履蹒跚。马红根据伤势推测是遭人殴打所致。坊间源于人心戾气的事端何其多,这种判断不无根据。哺乳期的小欢身体消瘦,毛色暗淡,若它不幸遭遇某心态不平衡之人,挨顿拳脚颇有可能。
小欢被马红接去休养了几天,伤愈后混了一身靓装衣锦还乡。马红想通过衣服传达出:这狗有主人,请手下留情。别家狗狗穿衣是为了美观或御寒,小欢穿衣却是为了少挨扁。


有过数次被街头求助者蒙蔽的经历,再遇求援,你每每疑虑,非凭直觉确信无误不敢相助。而一只流浪的小犬,令你无须担心播种善意而收获打击。
“我们爱的真正对象应该是人类,只有人类的心灵,才有成长与进步的能力。”心理医生斯科特?派克所言非虚,但作家米兰?昆德拉之见你亦赞同:狗是我们与天堂之间的媒介。它们不懂何为邪恶、嫉妒、不满。在美丽的黄昏,和狗儿并肩坐在河边,有如重回伊甸园。



凭着淳朴的怜悯,保安们对小欢多能尽心照管,然而他们自身犹如一介飘萍,这份关照自是随波不定。春节前夕,有关单位为节约成本,将大院辟为办公室,保安的饭碗则被仓管员接捧。
狗娃中仅剩个头最小的老幺未被领养,马红打算元宵节后就将母子俩迎进新居。只需劳烦仓管员再照看几天,老幺就成为笑到最后笑的最好的幸运儿,小欢也将实现从流浪狗到宠物犬的华丽转身。
狗 狗暂有了安顿,我即放心的去省亲,大年初五我返程归来,迎接我的却是一场变局,“小欢出事了!刚被马小姐送医院!”仓管员怀抱老幺老远就冲我喊。原来,当 天老幺随妈咪在院外的马路上散步,一骑车人顺手牵狗将老幺抓走,狗妈小欢嚎叫着追赶,贼人躲避追咬时车子失控将狗妈压倒……
仓管的叙述像过电影,且是一部包罗偷盗、追逐、喋血元素的警匪片,不过该片主角无意惩恶扬善,其舍身护犊仅源于母爱本能。
从夏天结识,到冬季挥别,在这既短且长的半年里,流浪犬小欢曾经三餐不继、凄惶无依,也曾经衣食无忧、儿女绕膝。它半年的遭际俨然一幅浮世绘,明暗交织、黑白杂陈,勾画出世道人心,亦唤醒美好人性,比如单纯,比如忠义,比如真诚……


马红和小欢母子



小欢和出生14天的狗仔仔



出生20天的狗仔在午休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文章



中国大妞眼里的小日本

愿你红尘踏遍,归来仍是少年

再见了,小欢 (最终修改版)

呼唤中国福尔摩斯

友情牛蒡茶

至美情书 |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那一场天空和大地认可的婚外恋

戴脚铐的女孩

雨呀

送你一朵红杜鹃

南国秋意淡如菊
 

更多>>  



Save on your hotel - hotelscombined.com.tw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19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