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俊男美女面孔全是AI造 世间并不存在

腾讯科技讯 人工智能成为当下最热门新科技,人工智能正在演变成无所不能。据外媒最新消息,许多人还不知道人工智能能够生成栩栩如生的视觉效果,不过一个ThisPersonDoesNotExist.com(域名的中文意思是“这个人并不存在”)提供了一种快速而有说服力的教育。

据美国科技媒体报道,这个网站是优步(Uber)软件工程师菲利普·王(Philip Wang)创建的,他利用芯片设计公司英伟达去年发布的研究成果,创作了一系列无穷无尽的假面孔。

据悉,这一人工智能系统背后的算法是在大量真实图像的基础上训练出来的,然后使用一种称为生成性对抗网络(GAN)的神经网络来构造新的人脸实例。

这位工程师在Facebook上写道:“每次你刷新网站时,网络都会从头开始生成一个新的面部图像。”他在给科技媒体的一份声明中补充道:“大多数人不明白人工智能将来在合成图像方面有多么优秀。”

这位工程师介绍说,他在租赁的服务器上使用了英伟达公司的图形处理器,人工智能系统每两秒钟就可以生产一个人脸画面。这个网站与其说一项技术突破,不如说是为了提高人们对人工智能操纵图像能力认识的一个演示项目。

为网站提供核心技术的底层人工智能框架最初是由一位名叫伊恩·古德费罗的研究人员发明。英伟达公司对该算法的研究项目名为StyleGAN,这一项目最近转变成开源项目。

据悉,这一项目已经被证明非常灵活。虽然这个版本的模型经过训练可以生成人脸,但从理论上讲,它可以模拟任何视觉形象来源。研究人员已经在对其他目标进行了实验,比如动画角色、字体和涂鸦。

不过,正如一些科技媒体所讨论,像StyleGan这样算法的强大功能引发了很多问题。一方面,这项技术有明显的创造性应用。这样的程序可以创建无穷无尽的虚拟世界和虚拟形象,也可以帮助设计师和插画家。这些人已经在利用这一工具开发全新类型的艺术品了。

这个算法也有缺点。正如我们在关于虚假影视内容的讨论中看到的,操纵和大规模生成真实图像的能力将对现代社会如何看待证据和信任产生巨大影响。这类软件对于开展政治宣传和影响竞选运动也是极为有用的。

换句话说,ThisPersonDoesNotExist.com只是对这项的视觉形象生产技术的温和应用,一些“粗鲁”的应用可能会在未来浮出水面。

美国科技新闻网站Engadget也指出,外部人员可以利用上述的技术为一个故事创造看似可信的角色形象,但也可以用它来实施身份信息欺诈。这种技术也将会让人们对人工智能技术的伦理问题展开更加深入的讨论。(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More...
特斯拉的下个大挑战:为高价版本Model 3寻找新买家

腾讯科技讯 2月16日消息,据外媒报道,当特斯拉公司终于从Model 3的“生产地狱”和“交付地狱”中走出来后,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了:还有多少客户在等着买这款车呢?

1月30日,在与行业分析师举行电话会议时,特斯拉曾多次被问及这个问题。特斯拉仍未开始生产最初2016年承诺的3.5万美元版本Model 3,许多华尔街人士担心,该公司已陷入美国对高价版本Model 3需求饱和困境中,尤其是在其他汽车制造商警告2019年全球汽车销售将趋冷之际。

对于特斯拉来说,这将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该公司在2018年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证明它可以生产足够多的汽车来满足数十万客户的预购。华尔街投资公司Wedbush分析师丹尼尔·艾夫斯(Danie lIves)本周写道:“特斯拉现在已经从生产故事转向了需求故事。”他说,这显然是特斯拉“前方面临的更艰巨任务”。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那次电话会议上多次否认了需求问题。他说:“人们对Model 3的需求高得离谱,最大的抑制因素是成本太高,人们真的没有足够的钱买这款车。这和欲望无关,只是他们的银行账户里没有足够的钱。如果这款车能变得更实惠,他们就会去买,这种需求是非同寻常的。”

因此,马斯克认为,特斯拉公司在美国的问题在于定价。解决了这个问题后,需求就会出现,就像2018年Model 3全面投产后,第一年就卖出了大约14万辆高价版本。

但目前还不清楚特斯拉Model 3的定价何时会发生变化。马斯克在电话会议中承认,特斯拉还没有想出如何制造一款可以在35000美元的价位上盈利的Model 3。在此之前,Model 3的价格仍比最初公布的基本价高出数千美元。在某些情况下,甚至高出数万美元。

上周,特斯拉将目前最便宜的Model 3价格下调至4.29万美元,此前该公司已经于1月份将其价格下调了2000美元。但根据专业汽车评价公司凯利蓝皮书(KelleyBlueBook)的数据显示,这款车的起价仍比美国目前汽车的平均售价高出6000美元左右。今年1月,美国汽车的平均售价为37149美元。

基于某些选项(如自动驾驶仪或全轮驱动等功能),Model 3的成本可能高达7万美元。马斯克说,事实上,经过精心设计的Model 3可能会变得非常昂贵,以至于特斯拉最近停产了Model S和Model X的基本版本,以避免产品重叠。

除非进一步降价,否则Model 3只会变得更昂贵,因为特斯拉的汽车不再有资格享受全额7500美元的联邦电动汽车税收抵免优惠。当3.5万美元的基本型Model 3最终面世时,特斯拉网站称仍有“4至6个月”时间,它可能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能享受其他更低数额的联邦税收抵免优惠。

这是因为,特斯拉于去年夏天在美国销售的电动车数量已经超过20万辆,越过了美国政府制定的关键门槛,这导致今年1月1日其可享受的联邦税收抵免优惠被削减一半,至3750美元。到7月1日,这种优惠会再次减半,下降至1875美元,年底则完全取消。州政府的激励措施可以帮助降低最多2500美元的汽车成本,但3.25万美元的价格仍将远高于最初的预期,即在联邦税收减免后的价格低于3万美元。这让分析师们感到担忧。

美国金融集团Cowen分析师杰弗里·奥斯本(Jeffrey Osborne)本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尽管管理层专注于扩大供应,但我们认为,高端版本Model 3在美国的需求已基本饱和,国内增长率似乎正在迅速减速。”有关1月份销售数据偏低的报道,以及最近裁员期间对该公司递送团队的削减,都加剧了这一担忧。奥斯本表示,这就是为何在短期内,特斯拉将“需要依赖这些在欧洲和中国的高价车型来抵消销售方面下滑”的原因。

这两个新市场的Model 3需求,为特斯拉提供了巨大的机会。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欧洲规模也与美国不相上下。马斯克在电话会议中说,他相信在这些新市场的成功将来会提高特斯拉的销售额,在经济发展强劲的市场中,Model 3每年的订单大约有70万至80万辆。他估计,在经济不景气时期,这一数字可能会下滑至50万辆左右。

不过,目前尚不清楚实现这类全球销售数据的路线图。特斯拉还无法在一年内生产出那么多的汽车,更不用说那么多的Model 3了。据该公司本月发布的业绩展望,该公司预计其2019年全球汽车销量仅为36万至40万辆,其中约10万辆为Model S和Model X。

特斯拉在美国加州弗里蒙特工厂的制造潜力也几乎告罄。去年夏天,当该公司开始在停车场的帐篷里生产Model 3时,该公司在那里的运营已经“接近极限”。上个月,特斯拉在中国的“超级工厂”破土动工,计划生产更多的Model 3(特别是针对该地区),但最早要到2019年底才能开始生产。

马斯克在1月30日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说,上海工厂是“特斯拉年产50万辆Model 3的最大变数”。特斯拉最好的猜测是,到今年年底,该公司将能够每周生产7000辆Model 3,这意味着该公司将在20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以目前的生产速度或接近目前的生产速度生产Model 3。

与此同时,特斯拉也没有提供具体信息,说明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在中国和欧洲的预订数量。马斯克本月早些时候在回答高盛(Goldman Sachs)分析师的提问时表示,除了欧洲已发出的2万份订单和中国的“数千份”订单之外,“绝对”还有更多的需求。

他还说,特斯拉目前并不关心欧洲或中国的需求,该公司目前正专注于为这两个地方提供Model 3的基本物流服务。但这两个市场都存在障碍。特斯拉在欧洲的早期交付遇到了一些麻烦。在中国,外资汽车制造商面临着定价方面的挑战,而且很可能要等到特斯拉启动上海工厂并投入运营。因此,该公司一直在对定价和功能选择进行调整。

最终,特斯拉将不得不关注这些市场对Model3销售的需求,因为维持汽车销售是该公司摆脱亏损的关键。2018年,特斯拉亏损了10亿美元,但在最后两个季度实现了盈利,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Model 3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受欢迎程度。在第一年的全年生产中,特斯拉交付了大约14万辆Model 3,比Model S和Model X的总和多4万辆,几乎相当于其2016年和2017年交付的汽车总量。Model 3的销量超过了世界上最大汽车制造商某些高档车型,如宝马X3 SUV或梅赛德斯-奔驰C级。

这一成功的关键之处在于对Model 3被压抑的需求,这种需求来自于过去几年中特斯拉接受了数十万辆汽车的预订。这意味着销售几乎直接与该公司生产和交付汽车的速度息息相关。大约有45万人预订了这款车,因此特斯拉生产的越多,它的销量就越大。这就是为何在2018年全年,人们如此关注Model 3生产“坡道”的原因。

2018年下半年,情况发生了变化。特斯拉在美国不再接受预订,而是直接接受订单,以努力生产更多的高价版本Model 3。这颠覆了剧本:特斯拉现在生产很多更昂贵的Model 3,所以它需要在短期内不断寻找新的买家,这就是它转向欧洲和中国市场的原因。

马斯克说,如果特斯拉能让价值3.5万美元的Model 3投入生产,可能会有更多的需求等待。但目前还不清楚这45万名预订者中还有多少人会继续等待。特斯拉去年10月表示,“不到20%”的预订者要求退款,但它没有提供最新数字。

马斯克和即将离任的特斯拉首席财务官迪帕克·阿胡贾(Deepak Ahuja),都试图淡化预订者要求退款的影响。阿胡贾说:“我们不太在乎预定数据,而是专注于真正的订单。现在,我们仍然有大量的预订积压,这告诉我们,许多客户仍在等待这款汽车。但我认为分享预订数据不太合适。”

即使没有联邦税收抵免优惠,3.5万美元的Model 3可能也会吸引大量的新客户。但经过多年的增长,世界各地的汽车销售正在放缓。汽车制造商警告投资者,2019年可能是他们的利润糟糕的一年,特别是因为中国汽车市场正在经历几十年来的首次下滑。如果特斯拉要在Model 3的支持下继续发展其业务,那么该公司将不得不做它一直在做的事情:证明它的竞争对手是错误的。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More...
无人巴士在美国逐步推开 公交司机担忧饭碗

腾讯科技讯 据国外媒体报道,在美国罗德岛州的普罗维登斯,前公共汽车司机托马斯·卡特(Thomas Cute)将是今年春天首批乘坐无人巴士的乘客之一。他和其他当地巴士司机将调查小型无人巴士是如何从市中心的火车站穿过伍纳斯克特基特河,到达一个目前很少有公共车的社区。但有一个问题很可能会在他们的脑海中浮现:这项新技术会抢走他们的工作吗?

据外媒报道,运营这款车的公司是“梅尔交通公司”(May Mobility),这是一家成立两年的初创公司,刚刚以未披露的估值筹集了2200万美元,系由Millennium风投和Cyrus资本公司牵头的一轮A轮融资。

梅尔公司一位高管上周告诉媒体称,该公司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利用这笔资金聘请更多的工程师,以提高可靠性,扩大车队,并将巴士服务从两个美国城市增加到至少四个美国城市。

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准备向梅尔交通公司和竞争对手Drive.ai、Navya和EasyMile等公司支付费用,提供免费的无人驾驶巴士服务,以测试这项技术是否安全,并解决更广泛的公共交通问题。

对于自动驾驶汽车初创公司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这对公交司机这一中产阶层工作而言,这则是一个潜在的威胁,这种问题已经在劳工组织和政府官员之间造成了紧张关系。

美国运输工人协会国际总裁约翰·萨缪尔森(John Samuelsen)表示:“美国交通运输系统的自动化就是对全国运输工人存在的威胁之一。”

低速服务

梅尔交通希望赢得城市中的公共交通合同,在短路线上运营低速、自主的班车,比如从火车站或停车场到商业区和办公园区。

在罗德岛,该公司已经获得一份价值80万美元的合同,在普罗维登斯提供为期一年的免费服务,并可选择再延长两年。梅尔交通首席运营官马利克(Alisyn Malek)表示,该公司正与其他城市和房地产所有者“进行最后谈判”。

对于一家自动驾驶汽车公司来说,这是一种不同的(有些人可能会说是更务实的)方法。这相当于一种“赌博”,即通过保持自动驾驶汽车在预定的路线上以每小时不到25英里的速度行驶,它可以克服自动驾驶汽车在现实世界中面临的一些挑战。

据悉,安全和可靠性问题让Waymo和Cruise等更知名、资本更雄厚的公司面临挑战,这些公司正寻求在更远、更快、更难预测的环境中载客。

梅尔交通的高管表示,该公司的技术方法以及依赖于政府合同支付的商业模式,给了该公司更多的即时收入、与乘客的经验以及与政府的深厚关系。梅尔交通表示,它希望今年有一条无人公交路线实现盈亏平衡,这意味着合同中的钱将支付该路线的全部成本。

作为对梅尔交通战略的潜在推动,美国政府现在有一种财政上的激励,让城市探索公交服务。

美国交通部去年12月宣布,将向愿意测试和收集自动驾驶系统数据的州和城市拨款高达6000万美元。洛杉矶、匹兹堡和拉斯维加斯的交通官员说,他们计划申请拨款,或者探索其他方法来测试小型无人公交车。

然而,以城市为中心的方法也有其自身的问题。在城市街道上使用公交车,可能和人类司机驾驶的公共交通产生竞争,这让这家初创公司更深入地陷入了一场关于自动化如何影响就业的日益激烈的辩论。梅尔交通和其他初创公司提供的技术威胁的是许多教育程度较低、工会会员、或是少数族裔工人所从事的工作。

去年秋天,美国交通部的一份报告警告说,与工会的紧张关系可能导致城市机构避免或停止无人巴士试验。它说,扩大部署低速无人巴士“可能面临来自运输部门员工、工会以及包括公众在内的其他利益攸关方的反对”。此外,报告说,联邦规则和集体谈判协议将使用无人公交车取代传统公共汽车路线的努力复杂化。

就业影响

在俄亥俄州的哥伦布市,梅尔交通去年秋天开始运营班车服务,当地交通工人正在探索如何让梅尔交通的安全司机和技术人员加入工会。萨缪尔森说,去年12月,工会领导人在一份为期三年的合同中获得了保证,即不会对传统的公共汽车服务进行自动驾驶相关的裁员。

梅尔交通表示,目前或计划中的路线(现在底特律和哥伦布,很快在普罗维登斯和密歇根州的一些地方推出)都没有取代现有的公共汽车服务。相反,它说,它的无人公交车增加了城市的就业机会,甚至可以帮助提高公共交通的载客量。

在罗德岛,为无人公交车提供资金运输机构的官员和工会领导人表示,他们正在研究这项技术对就业的影响。该州交通运输局正在拨款让公共汽车司机休息一段时间去认真观察无人公交车。华盛顿智库全球政策解决方案中心(Center For Global Policy Solutions)的数据显示,美国约有60万名巴士司机,其中38%是黑人或西班牙裔,与其他工人相比,他们更有可能缺乏大学学位。

“这些都是中产阶层的好工作,”来自罗德岛的卡特先生说。他现在是联合运输联盟(Amalgamated Transport Union)当地分会的主席,“它们将被什么取代?”

低成本解决方案

一些城市正将无人公交车作为解决广泛交通问题的低成本解决方案,比如乘客量不断减少。Trucks风投公司的董事会观察员雷利·布伦南(Reilly Brennan)表示,如果梅尔交通能够证明自己是一个好合作伙伴,那么解决劳资关系问题和争取公共合同是值得的。这项工作有助于梅尔交通在潜在的利润丰厚的市场上站稳脚跟,并将自己与其他自动驾驶汽车公司区分开来。

布伦南说,“它们将会出现在世界上汽车自动化最有价值的一些市场。”

据悉,研发测试无人驾驶公交车的公司包括法国的Navya和Easy Mile,以及美国的LocalMotors。但到目前为止,这项技术在很大程度上还没有得到验证。

“基岩”(Bedrock)是底特律的一家房地产公司,它与梅尔交通签订了合同,在其办公室和停车场之间开发一英里的穿梭公交路线。

该公司表示,在扩大这项服务之前,这家初创公司还有几项挑战需要克服。比如其他公交路线将要求无人公交车在高速道路上以每小时40英里的速度行驶,以及城市和州政府需要批准在灯柱上安装传感器,以便车辆能够读取交通信号。

基岩公司负责停车和交通业务的副总裁凯文·博普(Kevin Bopp)表示,到目前为止,他对梅尔交通的合作关系感到满意,因为它的安全记录很干净,而且有机会就未来自动驾驶汽车如何融入其车队提供反馈。

面对这项技术的限制,上述人士马利克表示,梅尔交通的无人公交车可能永远都需要人,即使不是为司机。她说,车上的乘务员可以帮助乘客提供服务,包括在他们下车后的指引。该公司还增加了数十个维修和其他维护工作岗位。

她说:“考虑到我们在社区招聘方面已经做了多少工作,现在并不一定导致就业岗位减少,(无人巴士有关的)这些都是高薪工作,我们让人们专注于提供优质服务。”

梅尔交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马利克说,其他城市和其他客户应该把驾驶公交车的工作交给她们公司。(腾讯科技审校/承曦)

More...
微软前CEO鲍尔默的球队选择亚马逊为其云服务合作伙伴

腾讯科技讯 据外媒报道,微软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拥有的洛杉矶快船队与亚马逊的AWS云服务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

这位亿万富翁正在重新思考在人们纷纷取消有线电视和体育博彩合法化的世界里球迷应该如何观看体育比赛。

鲍尔默说,是的,与微软最大的竞争对手达成协议确实令人感到尴尬。

他之所以选择亚马逊AWS云服务,是因为它为CourtVision视频技术提供了强大的计算能力。洛杉矶快船队正准备使用CourtVision视频技术开发一款移动应用程序,从而“改变消费者的体验”。

“我让微软流血了吗?是的,我让微软流血了。”鲍尔默在接受采访时说,“但亚马逊做得确实很好。”

作为合作的一部分,AWS云服务成为了洛杉矶快船队的独家云计算和人工智能提供商。该团队和亚马逊都没有透露该团队支付了多少钱。

从Netflix到美国第一资本投资国际集团(Capital One Financial Corp.),很多公司都使用AWS云服务来运行应用程序和存储信息,而不是购买和操作自己的数据中心和服务器。

亚马逊开创了这一业务,并在市场上处于领先地位。鲍尔默领导了14年之久的微软位居第二。

CourtVision采用了Second Spectrum公司的技术。早在鲍尔默和洛杉矶快船队出现之前, Second Spectrum公司就已经使用AWS云服务多年了。这显示了亚马逊的优势。它在云计算领域起步较早,而且已建立了很多合作伙伴关系。

微软的Azure云服务是在鲍尔默的领导下构思和开发的。鲍尔默以强烈的产品忠诚度而闻名。但是,对于Second Spectrum公司来说,仅仅为了洛杉矶快船队的交易而改变其所有的AWS技术是非常困难的。

Second Spectrum公司首席执行官拉吉夫-马赫斯瓦兰(Rajiv Mahewaran)表示,鲍尔默的做法是“合情合理的”。

“这是正确的事情。”马赫斯瓦兰补充说。

鲍尔默确信打造CourtVision是正确的。CourtVision目前可以提供免费下载。

它的工作原理是这样的:Second Spectrum公司在每个NBA赛场上都有摄像头,收集空间数据,包括球和球员的位置和运动。Second Spectrum公司利用这些信息创造了观看这项运动的新方式,包括有关投篮是否会命中的统计数据、新的视角,甚至还有一种音频模式,可以接收运动鞋在球场上吱吱作响的声音。

Second Spectrum公司使用AWS服务来处理和存储来自其相机的数据,并创建相关图表,这些图表通过洛杉矶快船队的广播电视系统实时显示。

洛杉矶快船队正在测试一个类似电子游戏的应用程序,球迷可以选择球员来控球,并为投篮、篮板或助攻等成绩收集积分。鲍尔默说:“幻想与电子游戏相遇了。”

鲍尔默在最近的一次NBA老板会议上谈到了CourtVision。目前,鲍尔默说他专注于改善用户体验,给铁杆球迷一个更沉浸式的体验,同时用一大堆服务来吸引新的球迷。

洛杉矶快船队与福克斯达成了一项广播电视协议,福克斯通过迪士尼出售其22家区域性体育网络。除了传统的广播电视方式外,洛杉矶快船队可能会将CourtVision转变为一个按月收费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服务。

目前,鲍尔默非常关注的是CourtVision是什么,以及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变成什么。“这太酷了,”他说。(腾讯科技审校/乐学)

More...
亚马逊大肆扩张物流与航运能力 拟打造物流业巨头

腾讯科技讯 2月16日消息,据外媒报道,亚马逊正努力扩展其物流和航运能力,以减少对联邦快递和UPS的依赖。许多分析人士认为,亚马逊正在成为物流和航运业的重要参与者。以亚马逊航空货运部门Amazon Air为例,该部门最近增加了50架飞机和几个新的地区枢纽,包括2021年斥资15亿美元在肯塔基州北部启用的枢纽。

据市场研究机构Wolfe Research公布的数据,这家电子商务巨头目前正在运送自家26%的在线订单。在去年12月的新闻稿中,亚马逊表示,通过新的“专用航空网络”,它可以“每天运输数十万个包裹”,而且它的飞机编队使“美国几乎任何地方都有可能享受两日达递送服务”。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北美运输分析师拉维·尚克尔(Ravi Shanker)表示:“亚马逊正寻求凭借自身的实力成为一家物流公司。我们认为,在未来几年,无论是卡车运输还是航空运输,亚马逊都将成为顶级的物流供应商。我认为问题在于,他们将以多快的速度推进这项业务。”

亚马逊甚至承认了这一业务对投资者的重要性:在本月早些时候发布的2018年年度财报文件中,亚马逊首次将“运输和物流服务”列为其竞争业务之一。

亚马逊控制航运有何意义?

上个季度,亚马逊的运输成本跃升了23%,达到创纪录的90亿美元。2018年,该公司在航运方面花费了270亿美元。亚马逊能控制的航运能力越强大,其控制成本的能力也越强。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尚克尔说:“我们估计,依赖自家航运网络,亚马逊将为运送每个包裹支付约6美元的费用。相比之下,亚马逊支付给UPS和联邦快递(FedEx)的费用,目前每个包裹约8美元或9美元。考虑到亚马逊的规模,自己控制航运至少可以为其节省数十亿美元开支。”

通过提供内部送货服务,亚马逊也能更好地控制送货速度。美国西北大学运营管理副教授塔里克·阿卜杜拉(Tarek Abdallah)表示:“亚马逊将在内部开展更多业务,他们只会将自己不想承担的昂贵业务外包给UPS和联邦快递等运营商。通过对供应链的更多控制,他们可以确保提供更好的服务,因为如果客户不能按时收到他的包裹,他们不会责怪UPS或联邦快递,而会责怪亚马逊。”

2019年2月4日,亚马逊包裹在安大略国际机场分拣

阿卜杜拉还说:“如果亚马逊能从这条送货路线上节省任何一分钱,这些钱就可以分给他们的卖家。这意味着卖家可以更低的价格提供他们的产品,这给了他们在这个在线电子商务领域以巨大优势。”

亚马逊航空货运部门扩张

亚马逊航空货运部门目前在美国21个机场拥有飞机,今年将在德克萨斯州沃思堡(Fort Worth)、俄亥俄州威尔明顿(Wilmington)开设新的地区中心,并在伊利诺伊州的罗克福德(Rockford)扩建一个中心。

亚马逊将于2021年在辛辛那提/肯塔基北部国际机场开放造价15亿美元的航空枢纽。在那里,它将有能力支持100架飞机运营,是该公司当前拥有飞机数量的两倍,计划每天安排200次航班降落和起飞。

南加州的安大略国际机场,也有亚马逊航空货运部门的繁忙业务。最近,它取代了亚特兰大,成为美国第一大出货机场。安大略国际机场副执行董事阿蒂夫·埃尔卡迪(Atif Elkadi)说:“我们每天为Prime Air业务提供大约8个航班。我知道,当他们几年前开始在这里飞行时,每天大概只有三、四个航班,而且还在稳步增加。”

记者在安大略国际机场看到的亚马逊飞机,部分被重新涂上了蓝色Prime品牌标识,而其他飞机仍然带有亚马逊租赁飞机的航空公司标志,包括阿特拉斯航空(Atlas Air)、ABX航空以及航空货运集团航空运输服务集团(Air Transport Services Group)等。

一旦亚马逊的包裹从亚马逊飞机上卸下来,它们会在安大略机场被现场分拣,装到亚马逊的送货卡车上,并发送到它的185个配送中心里。亚马逊航空货运部门最近在距离安大略国际机场仅50公里的莫雷诺山谷(Moreno Valley)马奇空运储备基地(March Air Reserve Base)开设了一个新的中心。

在加州莫雷诺山谷马奇空运储备基地,亚马逊航空货运部门运营着每天多达5个航班

亚马逊不仅仅在大肆扩展空运能力,它也在与地面上展开竞争。亚马逊、UPS和联邦快递都依赖美国邮政服务(U.S.Postal Service)来完成从配送中心到居民住宅的包裹运送,这是一项特别困难而昂贵的工作。

这就是为何亚马逊去年订购了2万辆货车,并开始测试更先进送货方式的原因,如Scout人行道机器人。在洛杉矶和伦敦,亚马逊正在测试名为“亚马逊航运”(Shipping with Amazon)的项目。使用过这项服务的卖家表示,亚马逊提供的送货服务价格只是UPS的一半。

联邦快递并不担心

随着自身运输能力的提高,亚马逊对联邦快递、UPS和美国邮政服务的依赖有所下降,这给这些合作伙伴带来了许多麻烦。

摩根士丹利去年12月向投资者详细介绍了亚马逊航空货运部门的扩张计划后,联邦快递和UPS的股价从最近的高点下跌了20%。分析师尚克尔表示:“如果亚马逊航空货运部门根本不存在,我们估计UPS和联邦快递的收入将比现在高出约2%。”

但联邦快递负责整合营销的高级副总裁帕特里克·菲茨杰拉德(Patrick Fitzgerald)表示,他对此一点儿也不担心。

菲茨杰拉德说:“老实说,我们不认为亚马逊会成为联邦快递的竞争对手,因为没有明智的方法来对它们进行比较。你可以在高度密集的市场上开拓些本地配送业务,这绝不算是对联邦快递所做广泛业务组合的竞争威胁。”

联邦快递飞机停在安大略国际机场

菲茨杰拉德还指出,联邦快递有700架飞机,而亚马逊只有40架。他说:“每周,亚马逊可飞行671个航班,而联邦快递的航班数接近13000次。亚马逊是一家革命性的电子商务公司,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可以突然在运输方面与联邦快递竞争。”

菲茨杰拉德称,即使失去亚马逊的业务,对联邦快递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解释说:“亚马逊是我们的长期客户。我们为我们的合作感到自豪,但他们不是我们最大的客户。实际上,我们最近明确表示,亚马逊业务在我们2018年的总收入中所占比例不到1.3%。而对于我们的竞争对手来说,来自亚马逊的收入占比要高得多。”

虽然联邦快递表示它并不担心,但亚马逊本身似乎担心这些合作伙伴对双方关系的看法。当亚马逊听说记者联系了UPS、联邦快递和美国邮政服务置评时,该公司取消了预约的采访。在一份书面声明中,亚马逊说:“我们很高兴拥有这些运营商合作伙伴,他们能够提供强大的交付能力。他们提供高质量的服务,我们自己的交付努力只用来补充而不是取代这种能力。”

西北大学的阿卜杜拉说,亚马逊对透露其野心持谨慎态度。他指出:“没有物流,亚马逊就不会存在。因此,对他们来说,保持与第三方物流供应商的密切关系是非常重要的。 电子商务领域的‘下一件大事’是,谁来决定如何做这种一小时送货亦或是当日达送货。这是非常昂贵的,但谁先搞清楚,谁就能在这个市场上获得巨大的优势。” (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