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读者来稿

萬里掃墓記

作者: 心水    人气: 2092    日期: 2012/6/2


 

          兒子電郵問我,母親節我們將在何處慶祝?當時真無從回覆,在歐洲觀光,有時一天就經過了三個不同國家,又無事先規劃,怎能確知呢!

            四月十三日準備妥當,由二侄兒明順開車,弟婦秋娣相陪。於十時半啟程,從瑞士蘇黎世的郊區Stilli前往北德杜鵑花城,目的是為先父母掃墓並探望定居花城的三弟玉淵。

            瑞士限制車速在120公里內,山國路窄車多,沿途風光如畫,賞心怡目。拿著相機隨手亂按快門,不論是左或右,呈現鏡頭的都是蔥綠養眼,連綿青山雲岫橫貫,綠草坡上牛羊低頭點綴,房舍凌散偶有炊煙飄浮,彷若仙景。

            瑞士德國邊境分掛上兩國小國旗,若非侄兒提醒還真不知是邊疆重地呢,守軍揮手免查証件即可通過。車剛進入德國,在四線高速公路上猛踩油門,以180公里奔馳,兩旁的青山綠樹農舍匆匆向後倒退,侄兒輕巧的迫近前方各類汽車,不必按鈴,前車主動轉入右線讓道,超越不單是趕路,也有種快感,一是名車的性能二是駕車者的技巧。

       為了求証汽車速度指針是否正確,瞧見路牌上到達前方市鎮里數時,即對準腕錶,恰恰是一分鐘後,又見路牌已減去了三公里。偶而有法拉利跑車迫近,侄兒才讓路,左方車影已過,時速至少超越了200公里。問侄兒在德國開車,他最高時速記錄是多少?說以前開奧地車時試過220公里。沒到過德國的人,是無法想像在無限時速公路上駕車飛馳的刺激,難怪歐洲各地的駕車者一旦進入德國,莫不踩盡油門,享受高速駕車的快樂。

       沒想到遇上了塞車,長長車隊慢如蝸牛般移動,整整兩小時才擺脫被困車陣中,比原定黃昏到達杜鵑花城遲了兩小時,先到弟婦小妹阿蘭經營的大平洋餐廳祭五臟,才知道原來是母親節。德國人大都是中午到餐館為母親慶祝。且已過了晚餐時間,餐廳食客不多。

        侄兒為我們捧上黑啤酒,現為Alstom跨國公司駐瑞士高級主管的侄兒,求學時經常到其父經營的餐樓當侍應,見阿姨忙,一時技癢便重操舊業,特別為伯父母服務。我舉杯同時祝賀婉冰-秋娣-阿蘭這三位好媽媽們母親節快樂,世事難料,婉冰想不到今年母親節是在北德杜鵑花城渡過。

晚餐後回到二弟那棟已被當成渡假屋的舊居經已十時,由於長途奔波而勞累,一宵安眠。翌晨大早醒來,步出戶口,訝見杜鵑花圍牆竟然成了長長的花牆,小城家家戶戶的杜鵑花牆皆鮮花盛開,處處花牆有白有紅也有淡紅粉紅淺紫,以杜鵑花築牆,唯獨此小城能見,難怪是名符其實的杜鵑花城呢。

先往三弟居處,侄兒將蘋果牌ipad送予三叔,並指點他堂妹如何上網傾談,及如何找到下象棋處,讓侄女麗雲轉教其父。今後老三始能與各國棋迷對奕,尤其可和瑞士棋藝高超的老二玉湖及侄孫永安比高下。

去超市買了兩束康乃馨,三弟夫婦與麗雲陪同,我們行過超市對面馬路,就是小城寧靜的墓園入口,整座墓園啼鳥處處聞,各墓牌前均種滿多類花卉,彷彿花展似的爭艷鬥麗。

不遠處就是先父母埋骨墓塋,墓牌中文是墨爾本書法家游啟慶君揮毫,在眾德文石牌圍繞中培感孤獨,後方相距數碼有另一中文墓牌,是袁母之墓,大右邊又見另一華族墓穴,都是先父母生前舊識,同是天涯淪落人,最後同歸塵土又成芳鄰,也算極有緣份呢。

弟婦將帶來的香枝燃上,每人分配一炷,可惜二弟要留守家門,沒有陪同一起前來,不然咱兄弟三人便可同時叩拜祭祀先父母了。眾人齊齊持 香三鞠躬,再將炷香插上墳前泥地。二弟婦找到水桶,清洗墓碑上鳥糞,並澆花草,同時也在鄰近幾個德文華文墓穴前的花草代為澆水。

墓牌上雕刻生卒年月,先母早在1985年辭世,父親孤單寂寞獨居十二載後,於1997年往生,得能與先母同塋相陪,信守了生同寢歿同穴的盟誓。父輩們對婚姻的重視忠誠,雖是盲婚迎聚,英俊潚洒聰明機智的先父,一生對文盲的母親不離不棄。在先母離世後,父親十年如一日的每天清晨漫步數十分鐘,到先母墓園探視,並閒話家常,生死如一,視死如生,情深意切,母親實仍天下最為幸 福的人妻,得夫如此真是此生無憾啊。

面對父母墓穴,念及慈親駕鶴西歸轉瞬竟已27 年,嚴父也已離世15載,歲月無情,我與兩位弟弟也早已鬢如霜。黃家兒孫分佈瑞士德國澳洲及美國,我兄弟三人共育有十三兒女,至今也恰恰衍生了十三位孫男女們,開技散葉,難能可貴的是,兒女輩們皆力求上進,敬業樂群,安份為人。先父母定必含笑九泉。

每年清明重陽,我遠在萬里外的墨爾本,有墓難掃,總感有虧人子之責。

三年前專程蒞歐拜祭,此次重臨,已年歲徒增,無法預知有生之年能否再度遠途奔波?頓有不勝唏噓之慨嘆呢。慎終追遠,是為人子女應盡之責任,也是我中華文化代代承傳的優良美德。

     經已西化的孫輩們,將來是否明白此等含義探遠的傳統,也非我等能強求之事了。我兄弟對兒孫輩的身教言教,一如先父母當年的訓導,盼望後代毋忘黃家祖德,兒孫皆能守望相助,做個堂堂正正之人。

     寒風吹拂中,依依向墓塋三鞠躬,難捨難離的含淚與先父母告別,出到墓園外,再與三弟夫婦及侄女揮手,此別萬水千山,也許相逢無期了。強忍悲痛,從車窗中外望,弟弟的身影已漸漸隱沒了、、、、、、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於瑞士蘇黎世Stilli 小鎮。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心怀万里诗情
下一篇:崛起中的闪小说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