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脏水里的孩子

作者: 大 康    人气:     日期: 2005/7/6


脏水里的孩子

 

   上周,伊拉克人民在经受了几千年的独裁暴政和宗教思想束缚后,终于成功地举行了第一次民主选举,走上了一条最有可能达成和平与创造幸福未来的自由之路。笔者在感动、欣喜之余,不禁撰文为民主的胜利大声欢呼,也为人民的勇敢选择大声喝彩。

 

然而,不知是巧合,还是编辑的有意安排,在笔者的专栏下面,赫然一个醒目的标题“请勿送来!”,作者诸崇哉先生以与笔者完全相反的观点,洋洋洒洒,以多于笔者一倍的文字,对美国所一意推行、扩展的民主与自由进行了无情鞭挞,并对那些虔心接受这种“恩赐”的“糊涂、厚道老实得幼稚可爱”的人们深表惋惜和痛心。

 

我想,持诸崇哉先生同样观点的不止一人,看过此文不禁点头称是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这是一种思潮,值得分析,值得一说,需要为之一辩。

 

看罢此文,我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场面:西装革履的美国推销员小布什推开门,一手拎着民主,另一只手举着自由,一脸坏笑地向主人介绍道,便宜,美国制造,不信您尝尝?以前吃过亏、上过当的诸崇哉先生,听到美国这两个字就已经如畏蛇蝎,不由自主地退后三步,双手紧摆,厉声将来者呵斥出门,随之马上将门上再加两道锁,篱笆墙再检查一遍,然后躲在书斋里,抹着惊出的一头冷汗。

 

当今世界,富国强民的主要手段是发展经济。但今年南方富裕,明年北方发财,无非是把钱从这个口袋挪到了另一个口袋,国家的总财富并没有增加。所以,有史以来,富国的主要办法就是战争掠夺和国际贸易。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世界第一强国的地位,更是深谙此道,历来紧紧抓着这两样法宝。只是与以往血腥的权倾一时的帝国们相比,它更聪明,更阴险,更文明。它把一切的贪婪算计和控制伎俩都藏在了自由和民主两面大旗后面。并凭此无往而不利。其实不止美国,以中国近代史为例,从当初的孙中山、蒋介石,以及后来的中共,那个当初不是高举着这两面大旗,登高一呼,夺取天下的呢?

 

因为民主与自由这两面大旗实在是好用,因为民主与自由确实是“好东西”。尤其是在那些充满专制独裁暴政的国家里,民主与自由对人民来说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它是那么的可贵,近百年来,曾经有多少人为此理想而奋斗,有人为了自由故,宁可爱情乃至生命皆可抛。可到头来,盼来的却是更专制的独裁,更凶狠的暴政。由此可以想见,它也是多么的难得。

 

民主与自由的理念源自西方,大行与西方。所以说起民主与自由,本就是西方式的,而所谓美国式的民主、自由,不过是西方式民主、自由体系中的一个枝节,一种体现形式。难道还有什么东方式的民主或其他什么别的民主形式不成?所以,无庸讳言,无需遮遮掩掩,无论是当年的五、四运动,还是后来的一二、九学潮,以及早年的中国革命,甚至后来的六、四事件,无数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其实拼争的,就是这种令诸崇哉先生等诸公所不齿、所为之惊慌失措的西方式的民主与自由。

 

美国民主的主要架构是三权分立。与独裁专制相比,每四年的定期总统普选,难道不比皇权般的父子相传、私私相授更好吗?众、参两议院审议制,难道不比酒足饭饱后就知道举手的“橡皮图章”更好吗?司法独立,难道不比以权御法、人治大于法治以及缺乏监督的严重的司法腐败更好吗?诸崇哉先生能在此地畅所欲言,难道不是正在尽情享受西方式或者是美国式民主中的舆论自由、言论自由吗?

 

所以,美国能够成为当今第一强国,绝非上天所赐,其先进的民主制度,以及与生产力相适应的生产关系、社会关系,使这一切具有必然性。就是文中作者所列举的被美国所蹂躏过的“民主殖民地”中,难道诸崇哉先生认为北朝鲜比韩国好吗?古巴人民现在幸福吗?就算是阿富汗,该国在经过民主与自由的浴火重生后,去年GDP增长高达29%,名列世界第一。难道诸崇哉先生希望他们再回到没有学校、没有书刊、没有电台、电视的暗无天日的塔利班时代吗?

 

同样,自由也有相对性。在纽西兰,人们很少谈论自由,因为人们已经拥有自由。可当人民的自由遇到阻碍,遇到独裁专制,触及到少数人的利益时,就会撞出火花,就会激起火焰。诸崇哉先生在文中把自由等义为“休闲”,姑且由他,但个人的“休闲”与社会的民主与自由的程度是紧密相关的。试想,如果没有蒋彦勇先生勇敢的挺身而出,为大家拼取西方人权中的知情权,一旦SARS病毒蔓延全世界,恐怕诸崇哉先生即使身在纽西兰,也未必能“躲在小楼成一统”吧;一旦红了眼的矿工们与上访的民众汇集到一处,再来一场什么“彻头彻尾”的“打破一切坛坛罐罐”的革命,诸崇哉先生也就未必能做到“管他冬夏与春秋”了。

 

古时,有一愚妇人,泼脏水时把孩子也倒出去了。人们在反对美国霸权的同时,绝不能陷入只要是美国,我们就反对的偏执,绝不能轻易玷污民主与自由的圣洁。因为它的光芒还远没有照耀到世界的每个角落,还有无数的人们在像期盼甘霖一般地等待着它的降临。

 

我相信,即使在“糊涂、厚道老实得幼稚可爱”的人中,也没有人会相信美国会真心扮演上帝的使者,播撒民主与自由的福音。即使在美国国内,你也感觉不到这种圣洁的光辉,而且粗俗的美国大兵也承担不了这样神圣的使命。在美国的全球扩张战略中,民主与自由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背后依然是战争掠夺和全球侵略性贸易战。

 

可叹的是,在国与国的利益争夺中,在诸崇哉先生等人不论青红皂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偏执中,伟大的民主与自由成了欺世盗名的工具,成了牺牲品,成了被诅咒的对象。自由女神,今天,我为你哭泣。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快乐的眼神
下一篇:选战功略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2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