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瑟楚专栏

老毛、老邓、老美及其它

作者: 凯闽    人气:     日期: 2022/8/19


一.老毛1

中共中央、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党组《关于一九六六—一九六七学年度中学政治、语文、历史教材处理意见的请示报告》。中央批示指出:目前中学所用教材,没有以毛泽东思想挂帅,没有突出无产阶级政治,违背了毛主席关于阶级和阶级斗争的学说,违背了党的教育方针。要求中小学停开历史课,合并政治与语文课,以毛主席著作作为基本教材。

从此之后,大陆一代又一代人更加没有了思想思维文化。

我一上小学读书,课文尽是“喝水不忘挖井人,幸福全靠毛泽东”这一类的东西。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乱世,乱到了从上到下都是神经病没有任何缘由就突然发作的神经病时代,到处都是如美帝被吓尿的神经病歌曲:

“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不可抗拒,美帝国主义必定灭亡,全世界人民一定胜利,全世界人民(就)一定胜利!”



被骗还不自知,还嗨得不行!此情景像不像太监?都没有JJ尽不了人事了,还雄得不行!

1946年8月,老毛在同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的谈话中,满怀信心地提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宏论。新中国成立后更是推演出“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小的时候满脑子就被灌满“纸老虎”是毛的天才创造。文革后期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偷偷摸摸访华时更是非常肉麻地用自损来当面拍毛的马屁,说“纸老虎就是指我们”,“paper tiger是毛的创造”,等等。

过去才子佳人等等小说都是禁书,年年就看几部样板戏,只能听这些下流的政客瞎扯瞎忽悠。

后来解禁看了明朝施耐庵写的《水浒传》。武大捉奸,西门庆慌作一团,潘金莲不禁大怒道:“见个纸虎,也吓一交!”这纸虎,不就是纸老虎?要说“纸老虎”的原创,那也是“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描不尽风情万种、道不完百媚千娇的潘金莲的原创。四百年之后拾了风姿绰约潘金莲的牙祭说是毛的创造,毛的抄袭和自吹以及国内外令人作呕的拍马屁,都还要不要脸啊?

1961年2月,老毛的一个女友、中共中央办公厅一个女机要员给毛看了一张自己持枪的照片。老毛有感而发,即兴写了首七绝《为女民兵题照》,并且于1963年12月公开发表。文革中谱130多首语录歌的吹鼓手李劫夫为这首诗谱了曲,于1965年2月发表。

歌曲《为女民兵题照》歌词:

飒爽英姿五尺枪,

曙光初照演兵场。

中华儿女多奇志,

不爱红装爱武装。



小小年纪的我忒喜欢军人,尤其是军人的绿色服装。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来新西兰看了老毛的保健医生李志绥写的回忆录,这位老毛的女友后来不满毛泽东不准她结婚,说毛泽东“将她作为泄欲器,是典型的资产阶级玩弄女性,过的是腐朽的资产阶级生活”。老毛恼羞成怒,还让中办主任汪东兴组织开会批评这个女机要员。有了这个故事,现在再回过头去重读老毛写的《为女民兵题照》这首诗,我是不论怎么看都觉得是会让巾帼脸红的闺房战场淫诗!

再后来就是老毛身边的又一位亲密战友、伟大的林副统帅一夜之间成为“卖国贼”了!我们又有了新的儿歌:

“叛徒林彪、孔老二都是坏东西,嘴上讲仁义,肚里藏诡计,鼓吹‘克己复礼’,一心想复辟,呸!”

歌曲《咱们的领袖毛泽东》:

“高楼万丈平地起,盘龙卧虎高山顶,边区的太阳红又红,边区的太阳红又红,咱们的领袖毛泽东,毛泽东。”

这首歌的曲谱却是抄袭陕北原始民歌 《光棍哭妻》。原词是这样的:

“正月里来锣鼓敲,锣鼓敲得我好不心焦,有老婆的人儿真热闹,没老婆的人儿,心骚骚,哎哟,我的孩子他的娘啊。”

老毛还给老婆江青写了首非常有名的诗,仙人洞:

暮色苍茫看劲松,

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

无限风光在险峰。

八十年代初,该诗被我用在同学结婚闹洞房这个民间俗之又俗的场景。我正色对新郎官道:“要严肃点,不许笑,要感情充沛要有丰富的想象力听主席的话把主席的意境好好地背出来!”当新郎官才背第一句“暮色苍茫看劲松”,我就问:“劲松在哪里?往哪里看?”此时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新郎背到第三句“天生一个仙人洞”时,我点评道:“表情不对,要眼带迷离,要有神秘感!”一个个家伙这下全都反应过来都来了灵感,纷纷教育新郎应有怎样的表情朗读这一句。当新郎官背到最后一句那更是被大家捉弄个半死!

其他来宾又问啦:“哪新娘子要听主席的哪句话呢?”

我说:“主席早就替新娘子想好了。咏梅: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当新娘子背到“俏也不争春”时,我就问“怎么做才能达到主席要求的俏也不争春呢?”把大家笑晕了!不过新娘子见过世面,接着背到“只把春来报”时,我刚想开口还没问,大家就替我问道:“怎么做才能达到主席要求的只把春来报呢?”“怎么报?”那场面够high够高潮滴。把新郎新娘整得够呛!

过了些天,新人俩来我家拜访,说是感谢。当他们把闹洞房的事跟家里人一说,就等于告状,当场就把老爷子的眼珠子都震出来了。等他们前脚刚走,我就挨了老爷子一顿剋。那可是八十年代初期,也就是改革开放初期,人们的思想观念还很禁锢保守呢!

但我早已在内心深处觉得老毛的这两首我从小背到大背得滚瓜烂熟的诗词与正襟危坐台面上的说辞不符,而是非常情色,非常符合那晚闹洞房的场景,所以才会被我用得如此完美贴切。第一首仙人洞是描述男欢女爱的场景,第二首咏梅就是叫女的不要吃醋要取悦男人嘛!但我不敢说出来不敢再发挥了,也从此不再参加闹洞房了!

来到新西兰,我发现毛的仙人洞抄袭了清朝临川山人写的情色小说《花荫露》第三回开首男欢女爱场景的两句诗。根据李志绥著《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里记载,一位毛的失宠性女伴向毛抱怨后,咏梅是毛回给她的词。

网络上还有一种说法是:老毛当初给江青同志的题词是这样地:

淫色娼氓摸劲松,

云雨一番仍从容!

天生一个水仙洞,

无限风流在双峰!

后来,经过流氓才子郭沫若的反复淫色后,才改成了现在的那种朦胧诗廖。

老毛给江青同志题淫诗,全国人民都看不懂,但江青同志能读懂!这太浪漫、太有情调啦。

江青同志毕竟是上海滩女名伶,回谢老毛的这首淫诗,那就更加艺术。她用样板戏《沙家浜》来回应老毛的这首淫诗!

《沙家浜》原名《芦荡火种》。注意看那芦苇荡,这是否就对应劲松和青纱帐啊?那芦荡火种,是否说的就是中南海龙种啊?那泰山顶上十八颗青松,说的就是十八摸!对应的就是老毛的庐山劲松!

看不懂的愚民们以为就是歌颂伟大领袖的,但实际上都是江青同志以艺术的方式来歌颂伟大领袖的那个能够征服她仙人洞的那个伟大的东东!

“通房大丫头”张玉凤艺术脓包不多。看到江青用样板戏来歌颂老毛,她只能赤裸裸地来歌颂老毛。张玉凤同志多次公开地宣扬:

“主席,真是太伟大啦。你们都不了解主席的伟大,只有我们这些在主席身边同主席一道战斗过的同志才真正了解主席的那里是多么地伟大!”

………。

老毛抄袭应是从小就抄到大、到老、到死。他不仅抄中国古人,还抄日本政客,而这个日本政客却是抄中国古人。



例证: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若不成死不还。埋骨何期坟墓地,人间到处有青山。 
——宋‧月性和尚《题壁诗》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死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日本明治维新时期著名政治活动家西乡隆盛

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毛1910年《七绝‧赠父诗》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唐人所作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明朝嘉靖年间浙江永嘉人张聪少年求学时所作

小小青蛙似虎形,河边大树好遮荫。明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清末湖北英山名士郑正鹄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毛《七绝‧咏蛙》约作于1910年秋

………。

做错与做假在本质上是两码事。明知抄袭是错还故意为之,如此做假最为可恶。对成年人来说,“一次做假终身是假”的原则我是深信不移的。故老毛连基本的诚信都不具备。当看到有人崇拜老毛,被骗还浑然不知,是不是忒可笑?

老毛当年可能没想到会有发达的网络时代来临,会有强大的搜索引擎,否则他抄袭剽窃也不敢如此放肆吧!

许多人都知道郭沫若写了很多令人不齿的烂诗,老毛也一样。

据老资格冯雪峰回忆,毛泽东在20世纪30年代初期写过一首打油诗,这首诗以“蒋干宋美龄”开头,紧接两句是分别调侃林伯渠、李维汉夫妇,全首诗只有三句,第四句要求同座的人续上。结果却没有人能够做到,因为其中的动词必须是小说中的人名,且必须富有幽默感,还得与调侃对象沾上边,这有很大的难度。

这打油诗发生在1933年底至1934年初。其背景是:

1)要从1932年说起,经过宁都会议后,毛泽东失去了军事指挥权,回瑞金担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是一闲职。那些年,毛泽东一直熟读《三国志》、《水浒传》等书。

2)第二句是关于林伯渠夫妇。此时林伯渠的老婆叫范乐春,是他第二位夫人。根据“蒋干宋美龄”句式,故第二句简单:“林冲范乐春”。

3)第三句是关于李维汉夫妇。此时李的老婆是金维映,故第三句是“李×金维映”。1931年7月中旬,金维映同邓小平一起被派往中央苏区工作,一路同行,后结为夫妻。1933年5月,邓小平受到打击和批判。根据《我的父亲邓小平》一书所写:“在他(邓)遭受批判以后,1933年,阿金(金维映)离开了他。”丈夫被批判,负责审查邓的李维汉来做其妻子的工作,结果做到了被窝里。《三国》里有个人物——汝南太守李通,故推断出第三句是“李通金维映”,有“通奸”之意。

4)第四句依老毛的下流成性的雄奇想象力来推断,能从《三国》的“蒋干”想到“蒋干宋美龄”,怎么能对“曹操”不浮想联翩?不做些文章?“蒋干宋美龄”,其趣在“干”。《三国》里比“干”更火爆的人名,那就是“曹操”。也就是说“蒋干宋美龄,林冲范乐春,李通金维映”,第四句一定是“曹操×××”!

其次,这四句打油诗,首句蒋宋是国民党阵营的,第二第三句林、李两对是共党阵营的,那第四句应该是国民党阵营才显对称。而且,当时共党阵营里也没有姓曹的大人物。

曹锟当过总统,和蒋能相配上。1927年后在天津做寓公,由于诗词绘画颇有造诣,在士林里还有些名望。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日本觊觎华北,多派说客联络曹锟出山,被曹锟拒绝。曹锟有个四姨太叫刘凤玮,原是河北梆子大牌,名震京津,刘凤玮多次堵在大门口,高声叫骂汉奸,传为一时佳话。因此,曹锟、刘凤玮两人的名头身份,都能配得上前三对儿。但是,“曹操刘凤玮”,与前三句合不上韵。但刘凤玮有个艺名“九丝红”,所以,老毛这首打油诗的第四句,应为“曹操九丝红”。

蒋干宋美龄,

林冲范乐春,

李通金维映;

曹操九丝红。

https://images.weserv.nl/?url=https://zhuanlan.zhihu.com/p/26354113?utm_id=0

拍马屁的人说老毛的打油诗博学机智、风流诙谐、才高八斗。在我看来不过是低级趣味、意淫糜烂、下流成性罢了。

1945年8月,老毛到重庆谈判,许多人知道他填了首非常著名的《沁园春·雪》,被吹得天花乱坠。但他还写了首《七律·忆重庆谈判》却极少人提及,权当没有发生一般:

有田有地皆吾主,无法无天是为民。

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屎不黄金。

炸桥挖路为团结,夺地争城是斗争。

遍地哀鸿满城血,无非一念救苍生。

清平乐·赠张志坚(天津市委书记处书记):

白昼梦呓,满嘴胡放屁,

叫人可笑又可气,滑天下之大稽。

“小口径上刺刀”,叫人大牙笑掉,

如何来上请教,不知是焊是铆。

更不用提批判苏修赫鲁晓夫的《念奴娇》“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如此肮脏龌龊不堪的语言何来诗的美感?是不是玷污诗坛?

我每回想起胡适离开大陆时曾说:“大陆从此必成为一个流氓社会,人心糜烂,道德信仰无存,奢淫虚假并存,成王败寇的流氓法则必贯穿始终,斗与抢成为主旋律,权力与金钱成为行尸走肉的唯一追求,民族全体堕落,历史再无荣光!”

每每想到这预言是不是都觉得贼准?



二.老毛2

1925年12月1日,那一天老毛差25天满32岁,写了篇作文《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也就是《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的第一篇。他在文中第一句话就提出了个影响许多人一生的著名问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也就是说人一生下来一旦懂事就要分清敌我。只能以立场来论是非。阶级斗争的火苗就在大陆小小少年传承,一直传承到大、到老、到死,一直传承到此时的现在。

1939年9月16,老毛在《和中央社、扫荡、新民报三记者的谈话》中进一步提出了“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的政治原则。

这种对任何问题,都要是从意识形态的两极立场出发来划分敌我来回答,这种毛思维深深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而且还传染到国外,出现了“敌人的敌人是朋友”一说。

故在我看来,一个只会以立场来论是非的人,不论其标榜自己是多么深情的爱毛或多么痛恨专制的反毛,骨子里面早都深深打上了毛思维的烙印,全都是毛的徒子徒孙。

先把尿不到一个壶里的对手划入“敌人”阵营,然后就可以随意扣上“叛徒”、“内奸”、“工贼”、“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白左”、“政治正确的代表”、“华盛顿的沼泽”等等等等五花八门莫须有的罪名和帽子,随心所欲地按需大搞有罪推定。这在本质上全都是反法治的烂招,与主流社会的“诚实、平等、法治”三要素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与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背道而驰!因为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也包括了“诚实、平等、法治”这三大要素。

一个人的“法治”观若出现问题,那么其“诚实、平等”观都没有“法治”观为依托,又怎么可能能站得住脚呢?一旦站不住脚,就只能堕落到“诚实、平等、法治”价值观的对立面!

比如老毛的颂歌: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兒嗨喲)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这是抄袭了晋西北民歌《芝麻油》曲调:

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呼儿嗨哟,哎呀我的三哥哥。

而败走台湾的中华民国《蒋公纪念歌》与老毛的《东方红》都是异曲同工,一个尿性!

总统 蒋公,您是人类的救星,
您是世界的伟人。
总统 蒋公,您是自由的灯塔,
您是民族的长城。
内除军阀,外抗强邻,
为正义而反共,图民族之复兴,
内除军阀,外抗强邻,
为正义而反共,图民族之复兴。
蒋公!蒋公!
您不朽的精神永远领导我们,
反共必胜,建国必成,
反共必胜,建国必成。

总之,从史到今,中国无数先烈用生命和鲜血搞了两次“共和”,不过是赶走了一个“救星”,又迎来了一个新“救星”。

作业:在讲法治这个基础上,谁能或谁敢回答我的下述3个问题?

  1. 翻翻百科全书,什么是“共和”的定义?
  2. By 1,目前的中国是不是“共和”?
  3. 如果不是,为什么不改国号?
  1. 三.老邓

老邓跟我家非亲非故,为什么要写他呢?是为了拍他马屁?那早点拍啦,他都做古25年了,现在拍有个鬼用?不过还真是鬼用!

对于我来说,老邓没有“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您的光辉思想永远照我心......”那种深不可测的无比神圣的伟人泰斗光环。自打懂事起,看见、听到的只要是关于老邓的,都不是啥子好事,诸如:“全国第二号走资派”、“修正主义反动分子”、“投机分子”、“死不改悔”、“牛鬼蛇神“、……、等等等等。绝对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货!

在红卫幼儿园,年龄太小,很多事都记不得,唯一记得就是开刘邓的批斗大会。要把这两个牛鬼蛇神的大头子押来幼儿园,这也太吓人了吧!

主持人一声厉喝:把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押上来!把死不改悔的走资派邓小平押上来!

惊魂未定的我看着押上来的是两个丑陋无比戴着高帽的稻草人!那声嘶力竭的凶悍场面吓得我迄今都心有余悸。

再就是吃忆苦饭。几乎每个学期都要吃,从小吃到恢复高考前夕。台上的人愤怒声讨万恶的吃人旧社会,情绪激动时还淌下了很多眼泪,是挤出来的、装出来的、还是如水龙头一般流出来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我是没有一次流出来。不过看北朝鲜电影《卖花姑娘》,读小学的我流下了眼泪。通常台上人哽咽说不下去的当口,就有人呼口号,大家就跟着呼!全场达到最高潮。忆苦思甜的整个过程就像景德镇的尿壶瓷器,都是一套接着一套的。有一回忆苦思甜又到了有人领头呼口号的高潮处,他刚喊出“不忘阶级苦!”全体学生跟着喊完的当口,我立即出风头领喊道“牢记血泪仇!“但跟着我喊的人气就不如前面了。站在附近的老师赶紧跑过来说我不能领头喊,只能跟别人喊。读小学的我还挺纳闷的,同样的口号为什么我不能领喊,只能跟着喊?

1973年2月-1976年4月,全国坏透顶的第二号走资派老邓居然复出任副总理。

我还知道老邓跟我一样很会写检查、写认错书,很接地气。“我保证永不翻案,绝不愿做一个死不悔改的走资派。”结果,翻了个底朝天。

那年月不论是读完小学、初中或高中,都两眼迷惘看不见任何前途,唯一确定的去向就是上山下乡修地球,变相劳改!

每年的毕业季,单位门口都停放几辆解放牌大卡车敲锣打鼓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似乎欢天喜地,但所有送行的父母都跟子女哭成一团。

如果父母亲在城里有工作,按政策子女可顶替父母退休进城工作,如果子女数多过父母工作单位数,回不了城只能修地球的子女命苦还不能怪政府,只能怪自己的宗祖!

臭名昭著的十年文革高考停止,上千万知识青年进行了上山下乡运动。

高考虽然停了,去读大学的路并没有封死。比如一双老茧的手就可以去读大学,但并不是有老茧的手的人都可以去,要看组织需要。比如老毛的众多小情人都直接去读大学了,不仅手上没丁点儿老茧,还飘飘亮亮嫩嫩滑滑水水灵灵滴,这些小情人儿读的还不是一般的大学,读的是中国最高的学府北大、清华,而且还没完,还任这两大学府的最高领导,领导那些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臭老九们!谁敢不服?

当年有一部电影《决裂》,代表组织的人一句话就能决定谁能上、谁不能上大学。

https://ausnznet.com/new/wp-content/uploads/2022/08/173.mp4

众多的芸芸百姓就没有被皇帝临幸的命了!小小年纪的我早已被迫做好了上山下乡修地球的准备。读小学时就跟着居民户的同学上山砍柴火。父亲说挑不动的时候就丢掉一两根柴火,再挑不动时再丢一两根,但不能全丢了空着手回来。其实当年我就已经知道,去农村当知青,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绝对不合格,生存都是问题。

在文革期间,邓小平曾一再遭到批斗、中伤和清洗,但这个只有1.57m小个头的政治人物是一个倔强很难压制的人。人们从没有听说邓写过什么诸如此类“天生一个仙人洞”被无数马屁精吹捧为雄才大略、样样精通的云山雾罩的诗、甚或打油诗。他最经典的、享誉国内外的名言就是“猫论”:“不管白猫黑猫,能捉老鼠就是好猫。”非常通俗、易懂、简单、实际。深得挣扎在饥寒交迫之中的广大百姓的人心。

1976年老毛临终前又为全国人民选了一位接班人,并钦定“你办事我放心”手谕。此时老邓再次被打倒。

老毛的手谕就是圣旨就是最高指示,满大街都是脑浆子沸腾到百八十度兴奋的人群抬着老毛的手谕和画像,鞭炮齐鸣、红旗招展、锣鼓喧天、载歌载舞、游行庆祝。

我的一位来自工人底层家庭的初中小同学悄悄跟我说:“华国锋办事就他一个人放心,而矮邓办事全国人民放心!”在那残酷斗争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年月,听得我是目瞪口呆!这位小同学说:“矮邓做领导,他就不会像老毛那样不管我们的死活去援助亚非拉。”

我回家把这件事告诉父亲,他很吃惊:“还是工人阶级敢说!”他再三叮嘱我在外不要乱讲话。

有一天他跟母亲说悄悄话,被好奇的我偷听到。他去理发店理发,理发师傅说:“第一个接班人是工贼,第二个是卖国贼,现在的这个是个什么贼?”听得他也晕了!

虽然我和许许多多人一样都没有见过老邓的面,只知道他是全国“第二号走资派”,而且还是“死不改悔”,但底层民众的民心所向真真是处处无声胜有声!

1977年7月,老邓第三次复出政坛,他复出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当年立即恢复高考。凭着手上的老茧、祖上的根红苗正乃至皇上临幸的嫔妃等等阿猫阿狗不用文化考试就能上大学的可笑至极的丑恶现象终于终结了!老邓在1978年底登上权力巅峰。

邓小平登上权力巅峰对我和我家来说最大的好处就是:

1)父亲不用隔三差五地去五七干校蹲班房了;

2)母亲不用成天担惊受怕遭人白眼了;

3)我不用上山下乡修地球了;

4)我有高等教育可以考了;

5)有饱饭、肥肉可以吃了;

6)不用穿打补丁的衣服裤子了;

7)买米不用粮票了,买肉不用肉票了,买油不用油票了,买糖不用糖票了,买布不用布票了,…,买生活日用品不用数不尽数五花八门的票了;

8)可以出国门了。否则别说出国,去香港都不行,最多让你的脚去去香港。

“直到邓小平非常意外地重新出现在舞台上,并开始进行大胆的改革发言,我们才真正感觉到我们脚下的土地正在发生变化,”夏伟(Orville Schell)说。他是一名杰出的美国记者和中国专家。

在1979年1月28日,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出人意料地访问美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位对“纸老虎”“美帝国主义”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国领导人。他受到了美国罕见的国家最高元首的款待。在采访中,邓小平直言不讳地称苏联为“战争温床”。

“当邓小平抵达华盛顿时,整个城市的人出来迎接和举行宴会,仿佛之前的历史从未有过一样,”曾全程采访邓小平访美的夏伟说。“它让人们觉得一切都变了,或者一切都将改变。”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60430980

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兼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李慎之于1979年随同邓小平访问美国。他说,“邓小平认为,中国的开放首先是对美国开放,不对美国开放,对其他任何国家的开放都没有用。”“邓说,最近几十年,跟着美国走的国家都富强了。改革开放,关键是开放,有开放的态度和政策,改革就有保障。”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xuyouyu/xyy-09272018111348.html/xyy-10152018131417.html/ampRFA

  

也就短短30年,老邓的改革开放给贫穷落后、都要被“开除球籍”的中国大陆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0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

2007年,超越德国成为世界第三;

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

美国先后有四位总统曾经与邓小平“共事”,他们是:理查德·尼克松、吉米·卡特、罗纳德·里根和乔治·布什。主政时,他们与这位中共领导人共同书写中美关系的历史。退任后,他们用文字记录下这位充满智慧的中国老人。

卡特在回忆录中这样写道:“我对邓的印象很好。他矮小、坚韧、智慧、坦率、有勇气、有风度、自信、友好,和他谈判是一种乐趣。”

最有意思的是尼克松将邓小平同戈尔巴乔夫对比:

 “西方迫切期待并观望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但迄今为止,戈氏只是表现出,愿意给斯大林建造的老破发动机加油。邓小平通过中国农业、工业、科技的发展,已经开始全新打造中国的发动机。至少是在当下,年轻有力的戈尔巴乔夫,尽管衣冠楚楚、能言会道,只能在他84岁、身着毛氏服装的中国同行的后排就坐,虽说这位中国同行一根接一根抽着香烟,笑声带着喉音,有一只痰盂在他的脚旁。

戈氏至今只能梦想的,邓小平正在操盘。邓小平改革的成功是轰动性的,将世界五分之一人口引向繁荣富强,领衔世界。”

2022年2月19日是老邓过世25周年的日子。仅仅25年:

  1. 针对老毛留下的都要被“开除球籍”、“国民经济到了破产的边缘”、以及领导干部终身制的烂摊子,老邓煞费苦心,先把老干部请进顾问委员会,然后再取消顾问委员会,在宪法上规定最多两届任期,从根本上解决了领导干部终身制问题。但2018年改宪,删除了国家主席、副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限制,在法理上又恢复了领导干部可以终身制了!
  2. 邓的后人还一度将臭名昭著的文革“十年浩劫”篡改为“艰辛探索”。
  3. 2021年11月,中共19届6中全会公报中的十个坚持,已经没有老邓竭尽心力的“坚持改革开放”了。也就是老邓一而再再而三地地强调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要坚持一百年不动摇!现在才几年?不仅动摇而且不提了!
  4. 老邓关于香港制度的50年不变,是写进《中英联合声明》第三条以及附件一、以及《香港基本法》:

“香港特别行政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变。”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章第五条。

这里的不变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香港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

2)生活方式不变;

3)现行法律基本不变;

4)自由港的地位与国际贸易金融中心的地位不变;

5)与其他国家保持经济合作关系不变;

6)坚持港人治港。

香港才收回25年,现在早都面目全非了!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不设陪审团来审理案件的这种颠覆香港Common Law System的案例。

https://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20818-%E9%BB%8E%E6%99%BA%E8%8B%B1%E6%A1%88%E6%8B%9F%E5%8F%88%E4%B8%8D%E4%BB%A5%E9%99%AA%E5%AE%A1%E5%9B%A2%E5%AE%A1%E7%90%86-%E6%86%82%E6%88%90%E5%9B%BD%E5%AE%89%E6%A1%88%E4%BB%B6%E6%96%B0%E5%B8%B8%E6%80%81

  1. 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年8月10日发表自改革开放以来《台湾问题与新时代中国统一事业》第3次白皮书。在这个最新发表的台湾问题白皮书中删除了在以往白皮书中所做出的“统一后台湾实行高度自治,中央政府不派军队和行政人员驻台”的承诺。

http://www.gwytb.gov.cn/m/headline/202208/t20220810_12459870.htm?randid=0.8901687724529628&sign=ABZ0cnNfd2NtX3ByZXZpZXdfYWNjZXNzAAAH5gAAAAcAAAAKAAAACgAAABMAAAAP

  1.  中国官方公布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经济增长仅为0.4%,是改革开放史以来的新低,比最悲观的预测都低,震惊全球而成为国际新闻。

https://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20715-%E4%B8%AD%E5%9B%BD%E7%BB%8F%E6%B5%8E%E9%81%AD%E9%87%8D%E5%88%9B-%E5%8A%A8%E6%80%81%E6%B8%85%E9%9B%B6%E6%98%AF%E4%B8%BB%E5%9B%A0

邓公啊,您非常勇敢的“改革开放”、富有创意的“一国两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正在被或早已经被丢进垃圾箱了!您的那把“谁不改革谁下台”的达摩克利斯之利剑已经被人偷偷摸摸地调包了!现如今早已背离了您确立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改革开放一百年不动摇”的“韬光养晦”政策,处处是“厉害了,我的国!”、“平视世界”、“东升西降”也就是老神在在老毛时代“东风压倒西风”卷土重来、复辟翻版的“战狼”时代!

………。

邓小平两次到访美国,一次是出席联大,一次是中美建交。个人认为他到访美国的风采远胜其他所有中共领导人到访美国的总和。因为他说话直接、坦荡、接地气,很受大家的欢迎和念想。

1974年4月9日,邓小平率团代表中国出席第六届特别联大并发言。他向国际社会清晰阐明:“中国现在不是,将来也不做超级大国。如果中国有朝一日变了颜色,变成一个超级大国,也在世界上称王称霸,到处欺负人家,侵略人家,剥削人家,那么,世界人民就应当给中国戴上一顶社会帝国主义的帽子,就应当揭露它,反对它,并且同中国人民一道,打倒它。”

https://ausnznet.com/new/wp-content/uploads/2022/08/181.mp4

许多人说,如果邓小平还在世会多好,改革开放不会停滞,就像长江黄河不会倒流,与世界最发达的现代民主世界的关系不会如此糟糕和敌对。但我不这样认为。邓公啊!您还是不要醒过来好。否则看到这一切,您肯定气得吐血再次死过去,更痛苦更难受!

“多少年过去,我们在乱世中感受自我,拥有了足够的苦难和足够的损失。苦难和损失都值得珍惜,珍惜的方法就是记住它。”

“父辈在激流中默然逝去,无声无息。而后代又当如何?我不会再为理想做事,只想用后半生写前半生,用平常的语言叙述不平常的往事。”

                                                                                                 ————————章诒和

参考文献:

  1. 尼克松访华50周年:中美关系能否再“破冰”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60451326

  1. 尼克松访华50周年:亲历者眼里美中关系跌宕起伏的几个历史性瞬间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60430980

  1. 尼克松毛泽东到特朗普习近平:中美“夫妻”缘尽与世界秩序洗牌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8385150

  1. 文史| 美国四总统笔下的邓小平

https://www.yangtse.com/content/674114.html

  1. “我知道我不可能在中国生存”上世纪逃港中国人谈用脚投票

https://www.voachinese.com/a/i-fled-hong-kong-from-china-in-the-60s-and-heres-why-20220607/6606222.html

  1. 邓小平谈民主:为什么“文革”悲剧只会出现在中国?

http://www.xinhuanet.com//book/2014-05/23/c_126537494_2.htm

  1. 邓小平: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邓小平文选》第二卷 ,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320-343页。

http://chinalaw124.com/a/gongyixinwen/20180119/23275.html

  1.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公报

http://www.qstheory.cn/dukan/qs/2021-11/16/c_1128064152.htm

  1. NATO 2022 Strategic Concept

https://www.nato.int/strategic-concept/

  1.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布的2000年第二次白皮书《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

http://www.scio.gov.cn/zfbps/ndhf/2000/Document/307945/307945.htm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再发奇想 ——周邦彦躲进妓女的床下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下一篇:谁是老虎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2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