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妙妙雅园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七)

作者: 孙妙捷    人气: 2089    日期: 2020/4/13


【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七)

第七章  新的火种

作者:孙妙捷(新西兰)

20.04.13

 

   “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完全改变了世界的发展趋势,人们开始重新审视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重新衡量人生的价值。对世界而言,何为重要?对个人而言,何为应该?人类与细菌之战已经无可避免,这无疑是一场无硝烟的世界大战。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对手变化多端,毒性強大,夺命于无形。人类为了生存,唯有打赢这场战争,我们都做好准备了吗?在当今这个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世界上的强国、财团和资本家们,他们全力以赴地导演着世界的秩序,整个资本市场在这场运作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人们为掌握和拥有了核生化武器而沾沾自喜!更为了那征服了宇宙的飞天导弹和卫星倍觉骄微!为了满足各种发展的欲望,更是尽其所能地利用和开发,甚至是对大自然进行了无情的掠夺!人类唯一忘记的是,应该怎样生存!这种无视自然的規律,肆意破坏自然的法则,已经引发全球气候和环境的恶化,人类正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不断变异的病毒让人类措手不及,这些看不见的微生物正在让狂妄的人类负出沉重的代价,让大自然重新回到一个平衡状态至关重要。人类不仅需要进行深刻的反省,更需要付出行动,从現在做起!刻不容緩!”深夜,江漫还在继续写着报告,为“世界生物医学联合研究所”收集资料和组织课题。

    此前,以江漫提出倡议,联合世界各国生物医学界的顶尖专家学者们成立了“世界生物医学联合研究所”,研究所隶属聯合国卫生组织下属机构,是一家集当今世界最前卫的微生物医学研究課題的单位,旨在以最新的科研成果指导预防流行病的暴发。地址设在江漫曾經留學的母校日本“东京大學。”

  “妈妈,我可以进来吗”江汉在门口轻敲了一下门。“可以,进来吧,有事吗”江漫看着儿子,关切地问。“妈妈,我有事想与您商量,希望能夠得到您的支持!”江汉非常尊重他的妈妈,在他的眼里,他的妈妈就是英雄!做的都是非常有意义的事。在江漫的身上既有女人的溫柔慈愛,又有男人般精明能干的气魄。所以,江汉虽然自小不在他父親的身边長大,却不缺少似父愛一样的关怀。

    “儿子,你还沒有說关于什麼事,让妈妈怎样支持你?”江漫看着她儿子的眼睛询问道。“親愛的妈妈,我前不久申请了“东京大學”与“世界生物医学联合研究所”共同成立的微生物細菌学系,已經通过考核,刚收到入學通知书。”这消息确实让江漫吃了一惊,她知道儿子一直表現对医学方面兴趣,在学校成绩优异各科考试都是A等,自然科学类更是他最喜欢的科目。这也許是遺传,也許是冥冥中早有注定。她双眼望定江汉:“儿子,你确定你所选的专业吗?你都准备好了吗??”看着江汉坚定的点头,江漫仿佛又看到了櫻花樹下那坚毅的目光。

   江漫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儿子即将入读的学科正是由她親自倡导创立的新学系,那是一个非常规的学系,学与实践并行,由学生自定学习方案,每一步的学习,同時都须用实验来验证所学的結果。全部学生來自世界各地,经过层层挑选、严格考核而录取,每一位学员可说是学子中的佼佼者。且一旦被录取,所有学员必須同意签署一份个人安全的保密文件。在历史的新时期,这个独特的学系被授予了特殊的使命,不仅為了学习而学习,而是要求每一位学员,对社会必須具有一定的献身精神。

    望着儿子期待的表情,江漫沉默片刻答道:“妈妈為你的选择感到骄傲!支持你!为了你的选择努力吧!”

  半年后,槟城的机场大厅里人头攒动,在国际出口处,江漫看着个子比自己还高的儿子,心中无比的宽慰。赴日本留学是儿子自己的决定,这一条留学之路,已经整整走过了江漫家两代人。

    “妈妈,您说的爸爸,他会给我签名吗?”江汉悠悠的问道,他从背包里拿出了入学需要递交的那份个人资料简历表,只见表格上申请人一栏姓名填写的是:芥川江汉,父亲一栏空白。“当然,你的父亲为了这个签名,已经等待了很久很久。”江漫心疼地拍拍儿子的肩膀说,看着这个无论是长相还是个性都与他父亲十分相似的儿子,尤其是那与生俱来的善良、朴实、坚毅,简直是他父亲芥川太郎的翻版。想到这,江漫的心中感慨万千。

   当初,在非洲与太郎不期而遇,江漫就一直在等待着一个适当的机会,把儿子的事情与太郎交待清楚,可是,如果太郎的反应会影响到江汉的成长,这是江漫所不愿意看到的,毕竟江汉已经有了自己习惯的生活方式。半年前,当儿子把留学的事情告诉她时,她知道,这就是天意,是时候了。

    太郎在知道真相后,当时他对江漫说的话,让她记忆尤新:“漫,我一直相信,我们一定会团圆的,江汉就是我们最好的见证。”

    办理完登机手续,与妈妈拥别的江汉拉着行李箱一边走进闸口,一边回头与妈妈摇手再见。

    看着儿子的背景,江漫的眼前飄起了漫天的粉雨,朵朵娇艳芬芳,太郎站在櫻花樹下正深情的望着她:“漫,我们将相聚,在下一季的樱花盛开时。”

    江漫的脸上终于泛起了甜蜜的笑容。


20.04.13奥克兰

网络图片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手机版





上一篇: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下一篇:【那些年】原创小说连载(六)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