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奥克兰往事

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三十)

作者: 谭厚文    人气: 1398    日期: 2020/9/20


第三步

四 离婚

 

“来,别客气,多吃点鱼。”甄妮给卫薇的碟子里夹了一块清蒸的鱼肉。

卫薇急忙端起跟前的碟子,“我自己来,甄妮姐,我可是把你和徐大哥当亲人的,这里就像家的感觉,我不会客气的。”说完笑嘻嘻地看看徐安杰。

徐安杰权当没有听见,根本不理会卫薇,只顾狼吞虎咽,埋头吃饭。

“对,你就把这里当家,年纪轻轻的,一个人在外不容易,以后你就多来家里吃饭。”甄妮的善意让卫薇突然感到语塞,她嘴角漾起一丝笑意,随即消失,仓皇地夹住鱼肉往嘴里

送。

在家里吃完晚饭,徐安杰表现得十分安静,基本上没有怎么说话。大家都想,可能是他太累了。吃完饭,甄妮想让徐安杰送卫薇回家,但是卫薇坚持要自己坐公交车回家。甄妮也就没有坚持,自己把卫薇送到公交车站。初夏的夜晚,黑幕下的奥克兰凉风习习,夜灯昏暗,

公交车上乘客寥寥无几。甄妮目送卫薇乘车离去,在夜色中独自踱步回家。

睡觉的时候,甄妮依偎在徐安杰的身边问道:“你今天怎么啦,是不是累了?一个晚上

看见你都是心不在焉的。”

“嗯,这些天有点累。”徐安杰闭着眼睛。

甄妮侧起身看看徐安杰,心中涌起一股柔情,便开始往徐安杰身上蹭。她慢慢地解开徐安杰的睡衣纽扣,轻柔地揉摸着徐安杰的胸。但是徐安杰推开了甄妮:“算了吧,我今天有

点累,睡觉吧。”

“奇怪。”甄妮的第六感觉得丈夫有点不太对劲,她想起了今天早上看到的口红。

“你是不是有什么人了?”甄妮突然发问,徐安杰一惊,睁大眼睛说道:“你胡说什么?快睡觉,我就是累了。”

“我看见你的衬衣上有口红啊?”甄妮忍不住问道。

“别瞎想好不好,那是口红吗?你看清楚了?”徐安杰反问道。

甄妮一下就没有话了,是啊,是口红吗?就是一个小红印而已。甄妮不想再说什么,只恨自己洗掉了那件衣服,没有证据。

徐安杰翻身关了灯。甄妮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徐安杰背对着甄妮,他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同样没有睡意。他在心里暗暗发誓,明天一定要跟卫薇说清楚,他不能再和卫薇发生关系。他爱甄妮和家庭,孩子还那么小,那么可爱,他不能失去她们,他不能背弃甄妮。他觉得自己的背叛是多么的不道德,不负责任。甄妮的父母对待自己如同对待亲生儿子,虽然以前甄妮的妈妈看不起自己的出身。这么多年和甄妮耳鬓厮磨而形成的夫妻关系,难道就这么轻易地被卫薇打垮吗?不不,不是卫薇打垮我的婚姻,而是我自己打垮了自己,是我自己要摧毁我的婚姻和幸福。徐安杰的脑海里思潮翻涌,他一夜未眠。

第二天,卫薇没有来上班。她说自己生病了。徐安杰心里暗自高兴,他想,卫薇是在思考。也好,自己可以利用这些天,好好静下心来思考如何处理和卫薇的关系。

甄妮来到店里接替卫薇上班,看着老婆在前面忙碌的身影,徐安杰走近甄妮说道:“想和你商量个事,如果你父母可以在这里帮我们带孩子的话,卫薇我们就不要用了吧,这样还可以省出一个人的开支。”徐安杰对甄妮说。

她干得好好的,这样处理合适吗?”甄妮似乎有点为难。

“她已经办好了自己的居留申请,我们也不欠她什么了。”徐安杰显得很坚定,“你不好说,我来跟她说。”

甄妮看看老公坚定的样子,说:“那就试试谈谈,可不要伤害到她的感受。”

“知道了,你真是善良。”徐安杰笑笑说,他心里开始感到有些轻松。

一周以后,卫薇回到咖啡店上班。徐安杰对卫薇说:“你来,我跟你说点事情。”

卫薇看看甄妮,又奇怪地看看徐安杰,疑惑地和徐安杰走进了厨房。

“你想我了?”一走进厨房,卫薇就问道,“甄妮姐还在这里啊。”

“嘘,小声点,不是这事。听着,我跟你说正经的,”徐安杰表情严肃地说,“我和甄妮商量了,她妈妈可以在家里照顾小孩,这样甄妮可以全天上班了。我们想,你就不用来上班了。再说,你的居留申请也获得批准了,你也不需要我们这个小店了。”

卫薇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她万万没有想到几天没来上班,徐安杰居然想解聘她。“徐安杰,你太残酷了!”卫薇眼里含着泪珠,她感觉委屈,“你知道我喜欢你,你想甩掉我!”卫薇低下头悄悄地擦拭眼泪,她不想让徐安杰看见。徐安杰走上前,递给卫薇一张纸巾,“别哭了。”沉默了一会儿,卫薇抬起头,抽泣地说:“我爱你!这几天我想你想得发疯。”她加重了语气。

徐安杰上去一把捂住卫薇的嘴,说道:“我的大小姐,你小声点。”

卫薇压抑地抽搐着说:“我说过我只喜欢你,我只要看见你就好,我不要你和我结婚,我不要你给我什么承诺。我只要你每天抱抱我……”卫薇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流淌下来

徐安杰内心何尝又不想卫薇呢?他时刻都想侵入她纤细的身体,排除婚姻的责任,徐安杰从来没有这么地需要过一个女人的身体。但是他在心里发过誓,要维护自己的婚姻,要保护甄妮。

“如果你想我,我们可以在你家见面,但是你不能再在这里工作,答应我好吗?我求你了,”徐安杰急促地说着,“你明白了吗?”

“可是我……”卫薇不顾一切地扑进徐安杰的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徐安杰的脖子,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徐安杰想推开卫薇,但是卫薇顺势吻住了他的嘴。

在外面听见厨房里面发出争吵声的甄妮这时刚好进入厨房,她看见了这一幕。轰的一下,甄妮的头就大了,她惊呆了,“你们干嘛?”甄妮怎么也想不到丈夫和卫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甄妮的出现,让卫薇和徐安杰也吃了一惊。徐安杰猛地推开卫薇,急促地呼吸着,看着甄妮。甄妮凝视着他们,眼里满是愤怒,没有说话。

卫薇尴尬地看看甄妮,又看看徐安杰,气氛凝重,她没有说话,默默地走出了咖啡店,推门出去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徐安杰,然后戴上墨镜离开了。

门外是灿烂的阳光,可是卫薇的心如同针扎一般疼痛,她的眼泪隔着眼镜流淌了下来。

站在甄妮跟前的徐安杰木讷地说:“甄妮,你误会了。”

甄妮感觉自己的心里在下雪。“我都看见了。”她冷冷地说。

“事情不是那样的,卫薇是来说再见的,”徐安杰知道甄妮不相信他,“我和她结束了,我爱的是你,甄妮。”徐安杰看到甄妮惊诧伤心的眼神觉得心痛,他上前想拥抱甄妮。

甄妮侧身,徐安杰抱她的肩膀。甄妮扭开身。“我其实早就知道,我早就该清醒了,”她自言自语道,“我就是在想,那都不是真的,除非老天让我看到。老天没有蒙蔽我的眼睛。”甄妮终于压抑不住,伤心地抽泣起来。

徐安杰在心里暗自骂自己:“我他妈的混蛋,不是男人,害得两个女人为自己痛苦。”他知道,他极大地伤害了甄妮,他也知道自己爱上了卫薇。没有见到卫薇的这几天,他每天晚上在睡梦中和她交合,在梦里卫薇娇艳地笑着,撕咬着他。他想抓住她,可是却怎么都抓不住。她时而飘起来,时而沉入水中,抓住了,她又滑走了……徐安杰就常常在这样的梦境中惊醒过来。

可是他的内心深处也爱着甄妮。甄妮善良、体贴、聪明,是个贤良的妻子和母亲。不管是从十年相濡以沫的夫妻关系上,还是从刚刚建立起来的生意上,理智上来说,徐安杰都应该竭尽全力去维持这场婚姻,他不想自己的婚姻就这样解体。

“甄妮,我……”徐安杰内疚地欲言又止。

“别说了,我都看到了。”甄妮出乎意外地平静,她擦擦眼泪,转身离开了咖啡店厨房。






手机版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九)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