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免费迷你广告> [租房][生活服务][征婚交友][出售][招聘]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读者来稿

望(小小说)

   作者:于漫江    人气: 6125    日期:2018/4/2


 

       白天吹吹打打的喜乐,迎来送去各种风俗仪式喧嚷聒噪过后,暮霭沉沉,滚过天地的雷鸣碾过她的心房,她凄然地望着玻璃上的喜字闪着羸弱的光,仿佛在加深那两字的重量,阿郎!

 

     爱的记忆一幕幕在脑海里剪辑播放,月下徜徉,溪水河畔嬉戏追逐,五色石垒房,诗与远方,未来充满无限向往,而今寸断肝肠,红盖头下的她,颤动着肩膀,抽噎着泪水无法抑制地流过脸庞……

 

     年过半百的东家比她爹爹还年长,他暗自觊觎多年的她如今出落得娉婷玉立,芳华绽放。洞房花烛光影摇曳,迷离惚恍,夜风阵阵传送着她的体香。

 

    东家邪魅地笑望着她,哼着小曲儿惬意地畅饮着地窖陈酿,杯中倒映着她娇弱的模样,他感叹并非有情人也能如愿以偿,只是经历洪荒,穷小子阿郎甭想与我争抢,如今辞掉你,看你怎样张狂,一拳之恨怎能轻易遗忘,一切都握在爷的手掌。入夜渐微凉,他踉踉跄跄扑向她欲泽初尝,犹如恶狼扑向羔羊。

 

     她爹多年痼疾卧床,东家见机慷慨解囊,替她家还清沉积多年的饥荒。阿郎自幼失去爹娘,身世凄惶,杯水车薪无力帮忙,苦命鸳鸯难抵世事无常现实窘况。她娘含泪做主许给东家做续房,她厌恶他趁人之危多次调戏龌龊的嘴脸丑样,阿郎曾见他对她动手动脚耍流氓,心中愤怒难抑,一拳着实打青他的眼眶,今日与他成亲拜堂,怎奈拒抗命运沉陷绝望的汪洋,娘,娘呀娘,阿郎呀阿郎……

 

    东家干瘦的身躯胸膛将她娇小的身子埋藏,双手粗暴地撕扯她的衣裳,外泄春光,苦菜花将断枝秧,挣扎慌乱中的她一脚踢到他肋骨下方,他地一声滚落下去,蜷缩呻吟一旁。她趁机抓起衣衫,跌跌撞撞逃出他的魔掌。暴雨与泪顺着脸颊流淌,天地混沌苍茫,吞噬着她的残影,她的哀伤,情劫涕滂萋草成殇,她奔向别墅环绕的河塘。

      “爹,娘,永别了。河水幽深汤汤泱泱,波涛翻滚着向远方,只见她孤影一晃,溅起朵朵浪花,瞬间淹没河塘。

 

      她幽幽冥冥中醒转医院的病床,身边站着她深爱的阿郎。

      原来新婚之夜,阿郎立在别墅附近,雨中诀别驻望后也欲投江。

 

      有情人重逢,紧紧相拥在一起,虽然命运无常,但爱仍充满着正能量。两人商议,即使私奔流浪,也要偿还这笔账,东家莫在痴心妄想,只是爹爹的病,苦了老娘。

 

      两人站在乡间的羊肠小路上,远望村庄,还有那座洋房,转身远走他乡……

     

      

作者简介:

 

于漫江,男,39岁,电工,绝句小说新文体学会(筹委会)副秘书长。作家在线、江山文学网签约作家;人民作家专栏作家。作品散见于《绥化日报》《河南经济报》《作家在线诗歌选》《文苑》《前卫》《北大荒文学》《大西北诗人》《台湾好报》等报刊。

 

 






上一篇:從早餐的情趣談開去
下一篇:看不见的爱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8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